178.一模一样的晚礼服

    毕竟,现在是他们展现的最佳时候。

    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不发一语,直接将他们揍倒在地。

    那速度让苏颜兮和陆安安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陆安安嘴角一抽:“我爸怎么没有请个会打架的?”

    苏颜兮也深有同感……

    不到五分钟时间,一群美男都被撂倒在地。

    最后,就只剩下苏颜兮和陆安安。

    陆安安的气势毫不输给男人,双手叉腰对眼前的一群男人喝到:“有本事冲我一个人来。”

    “安安……”苏颜兮蹙眉,伸手将她拽开,不希望她为自己受伤。

    陆安安却死活不让,于是两人争来争去。

    “你快走!”

    “不要,你别护着我了。”

    “我不能看着你受伤,这是陆家,我的地盘。”

    “你才出院,更不可以受伤……”

    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被她们推来推去整晕了。

    带头的人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少夫人,我们……我们不是坏人!”

    哗……少夫人?

    苏颜兮与陆安安同时一怔,彼此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面前站着的男人,上下打量一番。

    囧……

    苏颜兮黑线,这群人似乎是顾西城的保镖!

    陆安安也明白过来,她和苏颜兮谁是少夫人很清楚明了不是?

    她悬着的心总算落到:“顾少让你们来的?”

    “是的,顾少让我们接夫人回去。”对方毕恭毕敬,完全没有刚才揍人的气势。

    苏颜兮无语:“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动手打人呀?”

    这些人都是陆伯父请来的客人,这不是不给陆伯父面子吗?

    带头的男人无辜地又一次摸了摸后脑勺:“顾少吩咐,如果有男性阻挠,统统撂倒。”

    “噗……”陆安安忍不住笑出声,她真是佩服顾少的霸道,也替躺在地上痛苦哀叫的美男们感到委屈,无妄之灾啊!

    “兮兮,你快回去吧!不然,顾少怕是亲自来接人了。到时他还不拆了我们陆家。”她就说嘛,有那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女人看别的男人。

    更何况这个男人是顾西城,顾大公子。

    苏颜兮小脸通红,在心里将顾西城慰问了一遍。

    她的面子都被他丢光了……

    最后,她只能与陆安安道别,抱歉地跟着保镖离开。

    陆安安送走苏颜兮,立即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将这群美男送去了医院。

    想必经过这样的小插曲,他们也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仔细想想,她倒是应该好好谢谢顾少。

    因为下午的事情,苏颜兮对顾西城非常生气。

    于是,她拒绝了他共进晚餐的要求。

    并且让保镖将她送到了顾家老宅。

    苏颜兮似乎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和顾西城闹矛盾就完顾家老宅跑,仿佛顾老夫人是她的护身符那般。

    瞧她闷闷不乐的样子,顾老夫人也知道两人又是闹矛盾了。

    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这丫头能来顾家,那么就说明两人之间的矛盾并不严重。

    因此,她连问也懒得问,将事情留给顾西城自己处理。

    顾老夫人朝苏颜兮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苏颜兮也没有多问,直接走到老夫人身边,在沙发上坐下。

    “奶奶!”

    “本来还说打电话让你过来,你这倒是自己过来呢!”

    “咦,奶奶找我有事吗?”

    “嗯,的确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顾老夫人说着,朝管家点点头。

    管家立刻明了,退了下去。

    倒是苏颜兮疑惑不解,怎么感觉神神秘秘,究竟什么事情啊?

    不一会儿,管家领着两个女佣过来,女佣手上捧着一件晚礼服。

    苏颜兮定眼一看,不觉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衣服……”她忍不住走过去,将衣服仔细打量一番,随即惊喜地转身看向老夫人。

    “奶奶,这晚礼服是顾西城母亲的设计……”

    “嗯,没错,这件晚礼服和西城母亲照片上的礼服一模一样。你不是说喜欢嘛,所以我让人特意准备了一件。正好下个星期公司周年庆,你觉得就穿这件礼服如何?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

    “不,就这件吧!”苏颜兮一口答应下来:“我非常喜欢这件礼服,有种复古的感觉,却不会觉得俗气。真的非常好看。”

    老夫人也满意地点点头:“既然如此,你就试穿看看合不合身,如果有什么不妥,我让人立刻修改。”

    “好的,奶奶!”苏颜兮说着,便拿着晚礼服朝楼上去更换。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床上这件晚礼服……

    顾老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一蹦一跳的上楼,也忍不住牵动了嘴角。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招人喜欢!

    这件晚礼服虽然很好看,可是毕竟是过去的款式,现在的年轻人都爱追求时尚,有几个愿意接受这样的晚礼服?

    “老夫人,少爷回来呢!”管家突然出声,打断了顾老夫人的思绪。

    她抬头望去,就见西装革履的顾西城从外走进来。

    顾西城深邃的目光在大厅里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老夫人那儿。

    “奶奶!”

    老夫人没好气地斜睨他一眼,都说养女儿是替别人养的,她怎么感觉这个孙子也是替别人养的?

    如果锦兮那丫头不回老宅,她要见见这个孙子可是不容易。

    “锦兮,她去哪儿呢?”顾西城在大厅没有看到苏颜兮,便开口询问。

    顾老夫人嘴角一抽,再次斜睨他一眼。

    “奶奶,我换好了!”就在这时,换好晚礼服的苏颜兮从楼上缓缓走下来。

    闻声,顾西城与老夫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楼道。

    当看到穿着晚礼服的苏颜兮,顾老夫人欣赏地点了点头。

    而顾西城却是彻底傻眼了,目光落在苏颜兮身上不愿离开。

    恍然间,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她也曾经穿过同样的晚礼服,同样从这楼上走下来,同样带着微笑……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不记得她,此刻他才发现,她已经被深深刻在了脑海里,不用费力去记起,因为她已经自然地存在。

    苏颜兮走到大厅,才发现顾西城的存在。

    不过瞧他发愣地看着自己,她倒是有些不自在,走过去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顾西城,你还好吗?”

    顾西城一怔,猛然回神,思绪被拉了回来:“……没事!”

    他的视线停留在苏颜兮身上:“这件礼服……”

    “我让人准备的!”顾老夫人接过话:“我觉得这件礼服很适合锦兮。”

    苏颜兮微微一笑,心情甚好,起初对顾西城的气也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她带笑的目光看向顾西城:“你觉得好看吗?”

    顾西城微愣,半响才点点头:“很好看!”

    听到他的回答,苏颜兮不觉地红了小脸,心里甜甜的暖暖的。

    两人离开顾家时,已经晚上九点。

    苏颜兮见顾西城今晚不怎么开口说话,于是提议去住处附近的公园走走。

    顾西城自然是不会拒绝苏颜兮的要求,最后将车子停在了公园外。

    然后,两人手牵手散步,走在公园的平坦小路上。

    走了一段路,顾西城一句话也没有说,苏颜兮却忍不住了啦。

    她仰起头,看向身旁的沉默不语的某人:“顾西城,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我很生气很生气。”

    “哦?’顾西城漫不经心地问道:“为什么生气?”

    “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生气?你知不知,你的保镖把陆伯父的客人打了。”

    顾西城双眸微眯:“你口中的帅哥?”

    “呃……”人家本来都是帅哥嘛,苏颜兮心里这样想着,可是怎么也没敢直接回答。

    顾西城却淡淡开口了:“他们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

    为了这些人跟他生气?

    那该生气的人就是他了!

    “既然是无关紧要的人,你干嘛还打他们!”苏颜兮无语。

    顾西城停下脚步,转而看向她,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她。

    随即微眯,投射出一抹危险:“你心疼他们?”

    苏颜兮一愣,被他认真的样子怔住,潜意识的摇摇头。

    “不是心疼,而是他们是陆伯父请来的客人,是安安的老公人选,你这样……这样无缘无故地把人给揍了,你不觉地很过分?”

    “老公人选?”顾西城挑眉,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商震一声?

    “没错,陆伯父希望安安忘记商震,所以安排了这一切。不过,都被你搞砸了。”苏颜兮说着,似乎想起什么,因此非常严肃地看着顾西城:“我告诉你哦,这件事不能告诉商震。”

    顾西城嘴角一抽,这丫头怎么越来越懂他的心思?

    将她搂进怀里,朝前面走去。

    “我可以不跟商震说,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如果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让陆小姐自己处理就好。知道吗?”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丫头每天去欣赏那些所谓的美男。

    苏颜兮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咱们定了君子协议,以后一定要遵守。”

    顾西城轻笑:“君子协定?你是君子?”

    苏颜兮黑线……

    瞧她的样子,顾西城原本沉重的心情轻松不少,他低声笑出声,伸手揉了揉苏颜兮的细发。

    苏颜兮猛地抬起头看向他,愣愣地看着她。

    顾西城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俊脸,疑惑地问:“怎么呢?”

    “你笑了,顾西城!”

    “……”

    “从你看到我穿那件晚礼服开始,你的表情一直很严肃。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穿那件晚礼服?”苏颜兮想,如果他不喜欢,她可以不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