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以后我会永远陪着你

关灯
护眼
    顾西城双眸半阖,目光落在苏颜兮的小脸上,忍不住在她的嘴角亲了一下。

    谁说他的小丫头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挺细心的,挺招人疼的。

    “傻丫头,我没有不喜欢你穿那件晚礼服。”

    “那你怎么看上去不高兴的样子?”

    “我……只是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

    苏颜兮微怔:“你想到了你的母亲的吗?”

    顾西城眼神一黯,片刻才点点头:“是啊,我以为我的回忆里不会有她,可是原来并不是这样。”

    他甚至很清晰地记得她的长相,甚至……怀念她。

    苏颜兮伸手轻轻抱住顾西城:“你可以跟我讲讲关于你母亲和父亲的事情吗?”

    她愿意和他分享一切关于他的回忆。

    顾西城回抱着苏颜兮,两人站在路灯下,灯光把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看上去却异常温馨。

    “我父亲不爱我的母亲,从我有记忆以来他们就没有和颜悦色地相处过一天……他们每天争吵,甚至打架。后来我父亲不喜欢回家,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再后来,母亲不哭了,也不爱笑了,对谁都很冷漠。甚至也不愿意再多看我一眼……”

    “顾西城……”苏颜兮心里一酸,双手更用力地抱紧眼前这个男人。

    顾西城的表情很淡然,没有特别的忧伤,因为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

    不过,当他感受到怀里小丫头的安慰,心里也不觉地温暖几分。

    “我或许像我的母亲,同样是一个冷漠的人。所以后来我也不愿意理他们,他们出车祸去世,我也没有多么的伤心,只是感觉我的世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当时很难过,为自己难过。”

    “你现在有我,我会陪着你的,会永远陪着你的。”苏颜兮听完顾西城的话,心里对他很是心疼。

    他并没有错,可是却要承受这么多。

    或许,她现在更加可以理解,为什么当初的他那么在乎南宫琉璃。

    因为,当时的南宫琉璃就是他生活里的唯一曙光。

    此刻,她倒是非常感谢南宫琉璃,是她陪着顾西城走过了那段灰暗的日子。

    顾西城被苏颜兮傻里傻气的话感动,嘴角微微上扬:“记住你的话,永远陪着我。”

    “嗯,我会牢牢记住的!”

    我们都想给自己所爱的人最真诚的承诺,可是往往会力不从心,遇到各种阻碍。

    苏颜兮此刻也没有想到,未来的自己要守住这样的一个承诺是那么的不容易。

    当然,那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苏颜兮只想和顾西城永远在一起,不离不弃。

    转眼间,龙神集团的周年庆便到了。

    这对于公司的员工来说是一个非常喜庆的日子,大家可以尽情的吃喝玩乐,还能抽奖,表演节目,享受公司的各种福利。

    苏颜兮换上老夫人为她准备的礼服,细心打扮了一番,穿上自己不怎么喜欢的高跟鞋,然后准备与顾西城一起出门,前往举办周年庆的酒店。

    坐上车,苏颜兮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顾西城看了她一眼:“怎么呢?”

    苏颜兮抿唇,也同样看向顾西城:“我的眼皮一直跳一直跳,你说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老人家都说眼皮跳,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所以,她心里有些担忧。

    顾西城伸手戳了戳她的小脑袋:“别胡思乱想,这说法完全不科学。”

    “哦……”苏颜兮嘟嘟小嘴,也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周年庆是在A市最豪华的酒店举行,虽然没有通知各大媒体,但是也有电视台闻讯赶来,争锋报道。

    尤其是顾西城和苏颜兮的到来,无意引起了一场轰动,员工们热烈迎接,记者们争先采访。

    这样的场面,苏颜兮说习惯也还是有那么几分不自然。

    顾西城从容地牵着苏颜兮的手,领着她一步步走进豪华酒店。

    对于媒体的问题,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就算如此,媒体也将这一则新闻转为现场直播。

    顾西城天生的王者气息让人不能忽视,加上一向冷漠的他对妻子关怀备至,温柔体贴,更是让电视机前的人们羡慕不已,赞叹有加。

    比如南宫琉璃,此刻的她就被电视上,顾西城与苏颜兮相携走进酒店的一幕刺伤。

    顾西城身旁的人明明应该是她,这一切都被贺锦兮这个女人毁了。

    她目光渐渐变得阴冷,双手忍不住紧握。

    嘀嘀嘀……手机忽然间想起,拉回了她的思绪。

    她愤恨地拿起手机,发现电话居然是私家侦探打来的。

    原本的怒意消失了不少,接着她接起了电话。

    “查到了吗?”

    “那是当然。”私家侦探颇为自豪:“关于苏颜兮的资料现在全在我的手上,她居然和你上次调查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后来我又仔细调查了一番,结果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有没有查出她和贺锦兮是什么关系?”关于长相的问题,南宫琉璃早已经知道,所以并惊讶。

    “这就是让我惊讶的地方!她们两个居然是双胞胎!”

    “双胞胎?”南宫琉璃瞬间被私家侦探的话震住:“你是说……贺锦兮和苏颜兮是双胞胎?”

    这……这怎可能?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解释她们长得一模一样的原因?

    “没错,她们的确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苏颜兮和她的母亲被赶出了贺家,所以苏颜兮改名跟着母亲的姓氏。她的原名叫做贺颜兮。这些资料似乎有人可以隐瞒,不过他们是瞒不过我的……”

    南宫琉璃拿着手机的手猛地一紧,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一个人叫苏颜兮,一个叫贺锦兮,如此相像的名字,而且长得一模一样,怎么会没有一点关系?

    等等,西城的妻子明明是贺家大小姐贺锦兮。

    可是,现在西城身边的女人却是苏颜兮,这究竟怎么回事?

    那么是不是说苏颜兮隐瞒了大家,冒充贺锦兮嫁给了西城?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还有,真正的贺锦兮又在哪里?

    整件事越来越复杂,南宫琉璃只觉得一团乱。

    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个贺锦兮是假的,冒牌的。

    那么,她根本没有资格留在西城身边。

    更或者,她和贺锦兮串通一气,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不行,她必须马上告诉西城,不能让他继续被苏颜兮欺骗。

    南宫琉璃暗自咬牙,目光落在电视里的苏颜兮脸上。

    她一定要揭穿苏颜兮的真面目,让她滚出西城的世界。

    如此一想,她便对电话那边的私家侦探说道:“将资料送到XX酒店,我现在马上过去。”

    付博雅推开房门时,南宫琉璃已经换好一件华丽的晚礼服,似乎打算出门。

    “你这是做什么?”付博雅不解地询问。

    南宫琉璃微愣:“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去一下,你有什么事吗?”

    付博雅打量她一番,没有继续追问她去哪里,而是说道自己来她房间的目的:“父亲让我们回家一趟,明天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他应该有很多话要对我们说。”

    南宫琉璃忍不住蹙眉:“额……现在吗?”

    “是啊,我也是才接到他的电话。所以……”

    “我不去可以吗?”南宫琉璃虽然觉得很抱歉,可是她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揭穿苏颜兮。

    其他的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无关紧要。

    付博雅因她的回答而感到失望,他的目光无意间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关于龙神集团周年庆的报道。

    随即,他的俊脸微沉,目光移向南宫琉璃:“你要去参加龙神集团的周年庆?”

    南宫琉璃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略微地点了一下头:“是,我要见顾西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

    “琉璃!”付博雅厉声打断了南宫琉璃的话:“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你为什么现在还要去见顾西城?你难道对他还念念不忘?”

    “我……”南宫琉璃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永远没有办法忘记顾西城。

    可是见付博雅受伤的表情,她又有一些不忍。

    付博雅抓住她的双手,卑微恳求:“琉璃,不要再去见顾西城了好吗?我陪你慢慢将他忘掉好吗?”

    “博雅,我……”

    “答应我好吗?”

    “你先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我不放,你先答应我。”付博雅真的是害怕她再次改变心意,他们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以后永远在一起。

    他不想……不想再有任何变化。

    这一生,为了南宫琉璃,他已经耗费了所有的精力。

    不希望到头来,一切又将成为空。

    一次次的希望变成失望,可以将人逼疯。

    南宫琉璃的耐心也被付博雅耗尽,她用力将他推开。

    “付博雅,你疯了吗?”

    “没错,我快被你逼疯了。”付博雅悲伤的目光落下南宫琉璃身上:“你究竟要我怎么做,才能将顾西城放下,好好的待在我身边?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什么可以对我如此冷漠?嗯?”

    南宫琉璃因为付博雅的话而哑言,没错,付博雅对她很好,好到让她惭愧。

    当付博雅再次抓住她的手时,她有些心软不忍心再推开他。

    她低着头,眼眶有些湿润。

    为什么,她没有早一步认识付博雅,如果她爱上的第一个人是付博雅,那么她一定会很幸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