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知道真相的南宫琉璃

    可是,这残酷的世界里没有如果。

    所以,对不起付博雅……

    “好,我答应你,我不去见顾西城。”

    “真的?”付博雅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琉璃:“你真的不去见他?”

    南宫琉璃疲惫地点点头:“是的,我不去见他。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那好,我陪着你休息。”只要她不去见顾西城,付博雅也没那么害怕,悬着的心才回到了原地。

    南宫琉璃却不留痕迹地避开了他的双手:“你不用陪我,我只是感觉有些头疼,想好好睡一觉。你父亲不是让你回去一趟吗?你去吧,替我向你父亲道歉,我改天再去看他。”

    “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付博雅不放心地伸手抚摸她的发丝。

    南宫琉璃朝他微微笑着:“放心,我会在家等你回来。”

    “那好吧……”付博雅犹豫再三,最后才点头答应。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付博雅可以拒绝不去,但是父亲的要求,他没办法拒绝。

    “如果头疼就好好睡一觉,等你睡醒我就回来了。如果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打电话告诉我,我立刻回来,知道吗?”

    “嗯!”南宫琉璃心里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

    面对这样温柔的付博雅,她真的快无地自容。

    “对了,晚上的药你还没有吃,我去替你拿。”

    付博雅说着,便转身走出房间,替南宫琉璃倒开水和拿药。

    药是医生开的,营养神经的药和一些助眠的药。

    一般情况下,付博雅没有将助眠的药给南宫琉璃吃。

    不过,想着南宫琉璃说头疼,为了让她可以好好睡一觉,他今天特意加了有助睡眠的药。

    南宫琉璃为了让付博雅放心,乖乖地吃了药,听话地躺在床上休息。

    见她闭上眼睛,付博雅才放心地离开了别墅。

    当听到车子发动离开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南宫琉璃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呆愣的目光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才起身下床。

    很多事情她想放下的,可是怎么努力也做不到。

    她想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做到。

    再次换上晚礼服,化好一个精致的妆,开车离开别墅。

    今晚,她要将自己受到的委屈全部还给苏颜兮。

    她要让她身败名裂,永远无法留在顾家。

    她要夺回顾西城!

    ……

    一心想着如何对付苏颜兮的南宫琉璃却没有注意到,车后跟着一辆熟悉的车主。

    付博雅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的车子,原来很多事情都会变,他……也变了。

    曾经的他相信南宫琉璃的一切,甚至包容她的一切,不管她要做什么,都会全心全意支持她。

    可是现在,他却不再信任她。

    这样的改变,真的让他的心凉透到了极致。

    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

    南宫琉璃到达酒店的时候,私家侦探已经在等候着她。

    当看到她时,私家侦探立即将苏颜兮的资料奉上,然后拿着南宫琉璃给的支票走人。

    南宫琉璃坐在车上将苏颜兮的资料翻阅了一遍,她也慢慢地将所有的事情连贯在了一起。

    她甚至很肯定,这份资料要是落在顾西城的手上,苏颜兮就彻底玩完了。

    因为她了解顾西城,他最无法容忍的就是欺骗。

    南宫琉璃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她仿佛已经看到苏颜兮的悲惨下场。

    不得不说,今天真的是一个好日子。

    她不介意借着这个好日子,将苏颜兮的假面具揭开。

    等等,似乎少了什么。

    南宫琉璃抿唇,拿起手机发送了一条消息给A市的所有媒体。

    她不只要让顾家的人看清苏颜兮的真面目,她也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苏颜兮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一切准备就绪,南宫琉璃这才推开车门下车。

    或许是她太激动,一阵眩晕袭来,她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知道眩晕的感觉过去后,她才优雅从容地朝酒店走去。

    周年庆的抽奖活动已经结束,顾西城和苏颜兮一起上台为获奖者颁发礼品。

    然后,顾西城和老夫人一一致辞,与员工拍照留念。

    紧接着是舞会,这一次公司策划的是化装舞会,每个人都有一个精美的面具。

    苏颜兮的是公主,顾西城的是王子。

    两人拿到面具,不由地相视而笑。

    司徒朔在这时很不识趣地来到两人面前:“为什么我的面具就一骑士?爷我怎么说也得是王子呀!顾老大,我们换!”

    说着,他便伸手想去夺顾西城手中的面具。

    顾西城轻易地避开他的爪子,斜睨他一眼:“幼稚!”

    “噗……”苏颜兮忍不住笑出声,她也觉得四大公子之中司徒朔最幼稚。

    不过,倒是挺可爱的。

    想到此,苏颜兮忍不住逗司徒朔:“你长得这么美,其实更适合做公主,要不我的面具和你换。”

    司徒朔嘴角一抽:“靠,爷是男人!!”

    有没有搞错,居然让他带女人的面具。

    “等等,小嫂子,什么叫长得这么美?爷这叫帅气,帅气懂不懂?真是的,美是形容女人的好不好!!!”

    司徒朔暴走……

    “呵呵!”苏颜兮掩面轻笑:“司徒朔,你真的很幼稚。”

    “噗!!!”司徒朔吐血。

    这……这夫妻两没一个好人。

    顾西城白司徒朔一眼,接着转身看向苏颜兮:“别理他,舞会开始了,我们跳舞吧!”

    说完,他便优雅地带上面具,轻轻拉着苏颜兮的手走向人群中央,开始跟着音乐跳动着舞步。

    苏颜兮对舞蹈并不是很熟练,但是在江城的山上两人曾经共舞过,所以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

    因此,在大家的注视下,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没过一会儿,所有的人都开始跟他们着跳舞。

    带上面具的苏颜兮这才反应过来,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她和顾西城跳第一支舞。

    “专心一点!”顾西城见苏颜兮东张西望,便开口提醒。

    在这个时候,他只想自己的小丫头将所有的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苏颜兮点点头,听话地不再看大家,而是跟着顾西城的步伐,尽情地跳舞。

    一旁的老夫人看着替我的来两人,嘴角忍不住轻轻扬起。

    “年轻就是好呀!”

    “顾奶奶,要不我们也去跳舞吧!”司徒朔颇有兴致地提议。

    顾老夫人扫他一眼:“得了,你把八国联军都带来,还有时间陪我这个老太婆?”

    司徒朔黑线:“顾奶奶,你太夸张了吧!”

    他不就带了三个女伴,一个日本的,一个法国的,一个英国,离八国还远着呢!

    顾老夫人品了一口香槟:“上次听你父亲说给你安排了结婚人选,怎么样,你选好了吗?”

    “我……”这可踩到了司徒朔的痛脚,他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他家老爷子乱点鸳鸯谱。

    “奶奶,您老人家可得帮我劝劝我家那位老爷,一个大男人整天就知道整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烦死了……”

    “你这臭小子,什么叫婆婆妈妈的事情!”顾老夫人顺手抓起一把葵花籽丢过去。

    “婚姻大事,有那个长辈不为你操心,你就不能像西城一样,找一个妻子,好好安定下来?”

    司徒朔跳着避开了顾老夫人的攻击,无比委屈地看向正跳舞的顾西城和苏颜兮。

    当看到两人恩爱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出神……

    就在这时,欧阳浩急匆匆地来到顾老夫人身边,低声在她老人家耳边说道;

    “南宫小姐带了一大批记者来宴会。”

    顾老夫人随即沉了脸:“她来做什么?”

    欧阳浩也费解:“老夫人,这件事要不要通知总裁?”

    此刻,他们的总裁大人和总裁夫人正在甜甜蜜蜜地跳舞,他还真心不敢过去打扰。

    万一总裁大人一个不高兴,将他丢出其他地方历练,那就糟糕了。

    所以,他直接来找顾老夫人。

    总觉得老夫人要比总裁大人有人情味。

    “不用告诉西城。”顾老夫人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表情严肃的她散发着一抹让人敬畏的威严。

    “我倒要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说着,老夫人就朝外走去。

    司徒朔见状也跟着起身:“浩子,发生什么事呢?”

    “呃,南宫琉璃硬闯了进来。”

    “南宫琉璃?”司徒朔双眼微眯,也毫不犹豫地跟随着老夫人身后朝外走去。

    此时,南宫琉璃已经来到了宴厅外,只不过被顾西城的保镖拦在了外面。

    她身后跟着一群记者,正对着她拍照。

    “南宫小姐,请问你让我们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宣布呢?”记者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原因。

    南宫琉璃优雅地微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能够更清醒:“你们别着急,我保证这条新闻能让你们非常震惊。”

    “南宫小姐这么一说,我们可是越来越好奇了。”记者最多的就是好奇心。

    “琉璃小姐选择来这儿宣布,那么是不是说明这件事和顾总裁有关?”

    “对啊,早有传闻说顾总裁与南宫小姐是情侣……”

    “你们别猜了。”南宫琉璃轻笑着打断记者:“我想要宣布的事情是你们永远也猜不出来的。”

    “是吗?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事情需要来我们公司的周年庆宣布?”顾老夫人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南宫琉璃和记者们的谈话。

    南宫琉璃微怔,转过头看去,只见老夫人一脸冷漠地站在不远处,身后跟着司徒朔和欧阳浩,还有守在门口的保镖,这一瞬间她感觉眩晕感更重,甚至看到重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