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付博雅舍命相救

    拼命拼命地向外跑去,仿佛身后跟着的是洪水猛兽。

    当她冲出酒店,整个人已经虚脱。身体摇晃着站在路灯下,迷离的目光看不清方向。

    最后,只能盲目地朝前走去。

    “琉璃,停下!”原本坐在车上的付博雅,无意间见到南宫琉璃冲出酒店,摇摇晃晃地走入了车道。

    他震惊地从车上下来,惊慌失措地喊她。

    “不要朝前走,回来,琉璃。”

    谁……谁在喊她?

    意识渐渐消失的南宫琉璃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喊她,她想看清楚对方是谁,可是只觉得自己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让她找不到方向。

    嘀嘀嘀……突然,一辆大卡车朝南宫琉璃的方向行驶过来,灯光打在她的脸上。

    刹那间,眼睛被灯光刺得睁不开,因此潜意识地伸手放在眼前挡住光芒。

    眨眼间再次睁眼看去,居然看到行驶过来的车子已经离她近在迟尺,南宫琉璃一瞬间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她仿佛看到了死亡来临,整个人愣住原地,完全忘记了反应。

    “琉璃小心……”危机时刻,付博雅不顾一切冲过去,将南宫琉璃用力一把推开。

    只是,他自己却没能逃脱……

    顾西城和苏颜兮等人追出酒店,只见付博雅的身体被一辆大卡车撞飞了出去。

    苏颜兮被这一幕惊吓到,反射性地跑过去:“博雅哥哥……”

    不要啊!!!

    “锦兮!”顾西城从震惊中回神,上去抓住了苏颜兮,深邃的目光最后只看到付博雅的身体从半空中坠落到地面,鲜血猛地从嘴里喷出来。

    “博雅哥哥!”苏颜兮心一紧,双手条件反射地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唇,她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当看到堕落地面的付博雅,她的眼泪瞬间决堤,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博雅哥哥……”苏颜兮绝望地哭泣,整个人好似失去了支撑倒在了顾西城的怀里。

    不,她不相信,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博雅哥哥……

    顾西城抱着苏颜兮,视线却一直在付博雅的身上未曾移开。

    “叫救护车!!!”

    司徒朔和欧阳浩猛然回神,赶紧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刚才发生的一幕,太过于震惊,让他们都失了方寸。

    付博雅躺在冰冷的马路上,身体抽搐着,嘴里不断喷出鲜血,可他的双眼仍然看着倒在一旁草带上的南宫琉璃。

    或许是因为剧烈的晃动,倒在草地上的南宫琉璃却清醒了几分。

    她好像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僵硬地慢慢抬起了头,然后看向不远处……

    黝黑的目光不期然地看到了已经被撞倒在地的付博雅。

    顷刻间,她仿佛听到自己世界崩塌的声音,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博……博雅!”她伸出手,想去触碰那个救她的男人。

    可是他们距离太远,一个在马路这边,一个在马路另一边,中间停着那辆大卡车。

    她想过去,却无力站起身,无奈之下只能用力地向付博雅躺着地方爬去:“博雅,博雅……”撕心裂肺的喊充斥着整个空间。

    付博雅听到南宫琉璃的喊声,他拼命地将手伸向她,可是他的力气在渐渐消失,好不容易抬起的手,最后仍然落了下来。

    他无力地闭上了双眼,逐渐坠入了黑暗,他的世界就像泡沫般,一下子破灭。

    南宫琉璃看到他闭上了双眼,着急又绝望地喊他:“不要,博雅不要……不要丢下我,博雅……”

    “博雅哥哥……”苏颜兮的面色顷刻间变得苍白,她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最后晕了过去。

    顾西城抱着苏颜兮的手不觉地加大了力度,他深邃的目光带着几分悲痛。

    今夜冷风刺客,注定是一个悲伤夜,就连老天也感受到了悲伤气息,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

    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南宫琉璃已经拼命爬到了付博雅的身边。

    她哭泣着抱着付博雅冰冷的身体,不愿松开。

    他们……他们明天就要举行婚礼。

    他说过要一辈子对她好的,他要陪伴她一辈子……

    他们的一辈子,还有很长很长才是。

    老天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付博雅死了,为了南宫琉璃而死。

    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而南宫琉璃也仿佛一夕间被抽空了灵魂,失去了生气。

    她一直握着付博雅的手的不愿松开,哪怕医生护士强行要她松手,她也置若罔闻。

    后来,司徒朔出面,让医生暂且不用过问,医生这才任由她去。

    付博雅安详都睡着,南宫琉璃就是在他床边静静地坐着,目光呆滞。

    顾西城来到她身边时,就看着这样的她。

    此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唯独站在一旁守候着。

    这场意外,让他们每个人的心都不得安宁。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苏颜兮,不顾老夫人的劝阻,也来到了付博雅的身边。

    当看到付博雅紧闭着双眼的模样,她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他明明说要结婚了,可是为什么转眼间会变成这样?上天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

    那个曾经给予她温暖的大哥哥,她终是不愿相信,他已经离她远去……

    如果早知道会如此,她一定不会对他冷漠。

    她一定会告诉他,她早已经不怪他。

    博雅哥哥……他永远会是她的哥哥。

    时间一点点过去,苏颜兮和顾西城陪着南宫琉璃守着付博雅到天亮。

    当翌日的第一抹曙光照射进来,南宫琉璃才渐渐回神。

    她慢慢松手,将付博雅的手松开。

    然后站起身,木愣地看向顾西城和苏颜兮。

    苏颜兮也同样看着南宫琉璃,此刻的南宫琉璃没有了往日的尖锐,目光里透着满满的悲伤。

    这一刻,苏颜兮不知道该替付博雅高兴还是难过。

    他在南宫琉璃心里并非一点地位都没有。

    南宫琉璃终究是在乎他的,所以她才会如此悲伤。

    “西城!”南宫琉璃忽然间开口,声音沙哑无比,她淡然的目光落在顾西城的俊脸上,仿佛在仔细打量。

    “为什么我的眼里一直都只能看到你,而看不到真正爱我的人?”

    “琉璃……”

    “你知道吗?我很爱你,我也很恨你。我恨你对我的残忍,可是现在我才发现,真正残忍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南宫琉璃说着,抬起头怔怔地与顾西城直视。

    片刻,她才又继续说道;

    “对不起西城,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因为我,你的父母才会发生车祸死亡……”

    “你说什么?”顾西城哪怕再冷静,此刻也无法冷静。

    他上前抓住南宫琉璃的手,目光直逼她:“你再说一次,什么叫因为你?”

    南宫琉璃的手背顾西城抓得生疼,可是她却没有吱一声,只是用愧疚的目光紧紧地看着顾西城。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南宫琉璃,你在说谎,对吗?”顾西城不肯相信,他的父母明明是因为车祸,怎么会跟她有关?

    不,这不可能!

    苏颜兮在一旁听着,也非常震惊,不过她比现在的顾西城更有理智,她上前握住顾西城的手,劝说着:“你顾西城,先松手好不好,你这样会把琉璃小姐弄伤。”

    南宫琉璃淡淡一笑:“没关系,我已经不会再被伤到。”

    不会再被顾西城伤到……

    仿佛在一瞬间,南宫琉璃的执念找到了出口。

    她不再患得患失,因为她已经失去了一起。

    她不再害怕,因为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此时此刻,她只希望将自己的过去彻底了结,这样她就能守着付博雅一个人,就如同他一直守着她一个人一样。

    人的一生或许会欠下很多很多债,不过我们都要记得还债,这样才能在下一世安稳轻松。

    她和顾西城的过去,就是她现在该还的时候。

    “西城,你知道吗?因为你,我可以忍受你母亲的辱骂。当年她要我离开你,我哭着求她不要将我们分开,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卑微地求她。”

    南宫琉璃的话再次让顾西城怔住,他仿佛看陌生人那般看着南宫琉璃。

    不发一语,似乎在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可是她还是不答应,她说我是佣人的女儿,她说我和我妈妈一样犯贱,奢求着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南宫琉璃眼神一黯:“我不明白,什么是不属于我的?你顾西城是不属于我的吗?不,我不接受,我对你那么好,你也需要我,我们是属于彼此的。就因为我是佣人的女儿,所以剥夺我的爱情吗?我不愿意,所以我告诉你母亲,我说我们是真心在一起的,结果她打了我一耳光。”

    那一耳光她一直记得,那是不是一个耳光,更是她的尊严。

    “她……她还将我妈妈赶出顾家,我妈妈很爱你爸爸的,她再也见不到你爸爸了,所以她伤心,她难过,最后一病不起,没多久就离开我了,妈妈她不要我了……”

    就像付博雅这般,不要她了。

    南宫琉璃说着,眼泪不断不断地滑落。

    仿佛,所以的事情就发生在昨天,还那么清醒地记在她的脑中。

    顾西城俊眉微皱,他知道南宫琉璃的母亲病逝的事情,当时是他让人料理的后事。

    只是,他没想到这些事情和他父母有关。

    而且,她的母亲和他父亲,他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