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安慰,代替他活下去

    南宫琉璃的表情突然间有一丝动容,不过她的目光却没有看向老夫人。

    只是轻声地回道:“我只想赎清我的罪,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

    顾老夫人双眸微眯,轻轻点了一下头:“既然如此,那么就永远别说。”

    话落,她老人家便离开了,将空间留给了南宫琉璃和付博雅。

    ……

    苏颜兮追出医院,眼看要追到顾西城。

    岂料,顾西城的保镖却突然出来挡住了她。

    她微微蹙眉:“你们干什么?让开?”

    “对不起少夫人!”保镖为难地牵动着嘴角:“总裁想一个人安静,不想被打扰。”

    这是顾西城的命令吗?他觉得她的存在是一种打扰?她打扰到了他吗?

    苏颜兮抿唇,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顾西城,你要去哪里呀?”

    在保镖的拦截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西城的车子离开。

    她大声喊他,他却没有回答她。

    此时此刻的顾西城是苏颜兮不曾认识的顾西城,现在的他比以往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冷漠。

    冷漠到不愿意理她,甚至不愿意理任何人……

    苏颜兮知道,他受伤了。

    曾经在乎的人,却是间接害死自己的父母的人。

    这样残酷的事情,任谁也难以接受。

    可是,他难过为什么不愿意让她陪着呢?

    他难道不知道,他难过,她也会难过吗?

    苏颜兮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顾西城开车离开的方向。

    忽然间,心里升起一抹无力感。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什么也做不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她无力地叹息了一声。

    既然顾西城不愿意她看到他的悲伤,那么她就给他一些时间和空间去疗伤。

    紧接着,苏颜兮转头看向医院大门。

    想到付博雅的死,她眼眶忍不住泛红。

    她真希望这一切只是做了一场噩梦,醒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

    可是,事实总是那么残酷。

    顾西城的悲伤,她没有办法抚平。付博雅的离开,她也无能为力。

    此刻她唯一可以做的,似乎只有送付博雅最后一程。

    苏颜兮如此想着,沉默地又折回了医院。

    就在这时,付家的人也赶到了医院。

    付博雅的父亲坐着轮椅,一脸的悲伤严肃。

    苏颜兮走出电梯,就看到他命令人将南宫琉璃赶出来。

    南宫琉璃无助地站在那儿,没有埋怨,只有深深的痛。

    面对付家的人,她非常歉疚,所以不敢违背付父的要求。

    只是,她也不愿意离开,因为付博雅还在这儿。

    苏颜兮抿唇走过去,复杂的目光看着南宫琉璃:“你……还好吗?”

    南宫琉璃没有说话,走到走廊的长椅上坐下。

    随着她身体的移动,苏颜兮的目光也跟着移动,落在她身上。

    此刻,秋日里的淡淡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打在南宫琉璃的身上,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轻轻开口:“对不起,以前对你太过分了。”

    苏颜兮一怔,半响才明白过来,她是在向自己道歉。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很复杂。

    其实面对过去南宫琉璃对她的所作所为,她真的不待见她。

    可是,付博雅的死给了她一个非常强烈的冲击。

    生命很脆弱,明天是什么样的景象没人会知道。

    所以现在的她情愿用更多的时间去爱一个人,也不愿花心思去记恨一个人。

    恨一个人真多非常的累,就像她恨自己的父亲,已经让她失去了太多的快乐时光。

    对于此时的南宫琉璃,苏颜兮更多的是同情,她想自己或许从来没有恨过她。

    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想做坏事,只是命运不断捉弄让她渐渐迷失了自己,才会如此。

    就像她把照片拿给顾西城的母亲,其实她并没有想到会有后来那么严重的后果。

    很多事情,总是不在预料当中。

    苏颜兮低眸,深深叹了一口气:“你是因为顾西城才会对我那样,我……没有理由怪你。”

    南宫琉璃嘴角微微扬起,平静的目光看着苏颜兮,仿佛早已经料到她会这样说。

    “我现在或许明白,西城为什么会选择你。”

    “啊?”苏颜兮微愣,不解地看着她。

    南宫琉璃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天空:“你的存在,让我们感觉到这世界其实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

    那样黑暗……无论是她,还是顾西城,甚至司徒朔他们,都会因为自己的利益不得不去算计对付他人。

    不是他们想如此,而是不得不如此,甚至已经习惯如此,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生存原则,强者才能走到最后。

    可当他们站在最高处享受这样的胜利同时,又会觉得高处不胜寒,孤独无奈。

    或许对顾西城来说,苏颜兮的存在就是让他不觉得孤独。

    苏颜兮和他们都不同,她比他们更多爱心,更多包容,更多温暖。

    那些看似很简单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却是那么难能可贵。

    而自己的存在,对顾西城来说却是可有可无,因为他们太像,他不需要另一个自己。

    南宫琉璃苦涩地笑着,她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

    可是到头来,这么简单的一个事实她却有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才能明白过来。

    “琉璃小姐,你……没事吧?”苏颜兮虽然不明白南宫琉璃话里的意思,可是看她表情悲伤,忍不住担心。

    南宫琉璃回神,轻轻摇头,黯然伤神的目光看向被付家人挡着的那扇门:“我一直勉强顾西城喜欢我,却残忍的忽视博雅对我的好,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感受……我明明那么坏,可是他却用他的生命来保护我。为什么……”

    苏颜兮怔住,目光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目光看向那扇门,此刻的付博雅就在里面安静地躺着。

    想到以后他再也不会叫自己小兮,心里就莫名一酸:“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所爱的人受伤,除非他并不爱这个人。我想……博雅哥哥是真的爱你,他真的很爱你!所以才会……”

    他才会不顾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自己所爱的人。

    如果换成她和顾西城,她想她也会如此。

    “是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南宫琉璃扬起一抹酸涩的笑:“可是我却从来不曾珍惜。”

    所以,最后老天爷才惩罚她,夺走了这一切。

    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像付博雅那般对她好。

    再也不会了……

    “为什么,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人不是我……”

    苏颜兮的眼泪划过脸颊,她缓慢地走到南宫琉璃身边,在她面前缓缓蹲下,白皙的手轻轻握住她的手。

    “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请你好好的活着,代替博雅哥哥活下去。”

    南宫琉璃双眼一闭,眼泪终是再次落下来。

    无尽的悲哀,无尽的伤痛,只能化作一颗颗眼泪肆意挥洒。

    ……

    苏颜兮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她第一时间来到顾西城住的客房。

    一室的冷清让她有些失落,顾西城他根本没有回来。

    这么晚了,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苏颜兮蹙眉,再也忍不住拿起手机拨打顾西城的电话。

    可惜,电话那边只传来机械的女声,只告诉她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她原本紧锁的眉头更加皱紧,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思索了片刻,她又打电话给欧阳浩,欧阳浩是顾西城的私人助理,想必她应该知道顾西城现在在哪儿……

    岂料,还是让苏颜兮失望了,就连欧阳浩也不知道顾西城在哪儿。

    对此,苏颜兮更加担心起来,顾西城究竟去哪儿了?

    苏颜兮拿着手机翻阅着电话通讯录,最后又把电话拨打给了司徒朔。

    此刻的司徒朔正在酒店办公室,正出神地看着手上的资料。

    当看到电话是苏颜兮打来的时候,表情微微愣了一下。

    不过,最终他放下资料夹,还是接起了电话,只不过深邃的眸子却看着放在资料夹上面的照片。

    苏颜兮的照片……

    “喂?”

    “司徒朔!你知道顾西城在哪里吗?”

    “顾老大?”司徒朔微微皱眉:“他没和你在一起吗?发生了什么事?”

    苏颜兮拿着手机的手潜意识地一紧,看来司徒朔也不知道。

    无力叹息一声……

    “没什么,我先挂了,如果顾西城和你联系,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好!”

    “谢谢,再见。”

    “等等……”司徒朔在苏颜兮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反射性地喊出口阻止她。

    苏颜兮一愣:“怎么了?你……你有事吗?”

    “我……”司徒朔微顿,目光始终看着办公桌上的照片。

    他深邃的眸子微眯,想质问。

    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纠结了半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忍不住在心里低咒了一声。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别担心顾老大,他遇到事情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待在一个地方沉思,不喜欢被打扰,等他想清楚自然会让你找到他。”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司徒朔!”听完司徒朔的话,苏颜兮这才放心不少。

    她将电话挂断,整个人倒在沙发上,目光呆愣地看着没有打开的电视。

    顾西城,你这样做是不想让我担心吗?

    那好,我等你回来。

    付博雅的葬礼非常隆重,隆重到仿佛整个A市都被悲伤气氛渲染,就连上天也感觉到了似的,连着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

    付家的人不愿意南宫琉璃出现在付博雅的葬礼上,可是南宫琉璃还是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