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陆安安选择放下

    面对付家人的谴责和刁难,她没有吭声一句。

    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她,一直站在离付博雅遗像最近的地方,安静地陪伴着付博雅。

    付博雅的父亲震怒,原本身体不好的他,又加上付博雅的死受到了严重打击,因此葬礼没有结束便晕倒过去。

    付家的直系亲属纷纷将不满的指向南宫琉璃,甚至让人将南宫琉璃轰出去。苏颜兮看到付家想撵走南宫琉璃,她潜意识地皱了皱眉。

    本想出面劝说,却被顾老夫人拦下。

    她不解地回头,当她看到顾老夫人时,有几分惊讶,不知道她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奶奶……”

    顾老夫人神色如常,淡淡说道:“随他们去吧!”

    “可是奶奶,他们这样对琉璃小姐太过分了,琉璃小姐只是想送博雅哥哥最后一程而已。为什么他们……”

    “现在的他们都处在悲伤中,哪还有什么理智可言,我们还是走吧!毕竟这是他们的事情。”顾老夫人说着,转身离开。

    苏颜兮纠结地看了看南宫琉璃,最后追上了顾老夫人的步伐。

    “奶奶,我们这样走了,琉璃小姐怎么办呀?”

    顾老夫人双眸微眯,却没有停下步伐:“这对她来说或许是一种救赎。”

    “什么?我不明白……”

    “南宫琉璃对付博雅的死充满了愧疚,付家人的为难,我想会让她心里好受一些。否则,她说不定会崩溃。如果你去劝说,只会让付家人对南宫琉璃的恨更浓。反而适得其反。”

    老夫人的话让苏颜兮愣住,她眨了眨双眼,半知半解。

    可是总觉得老夫人这样说一定有她的理由,所以她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跟随着老夫人离开。

    只希望,南宫琉璃可以熬过这个难关。

    坐上顾家的车子,苏颜兮只觉得一阵疲惫袭来。

    这两天,她真的有些累。

    顾老夫人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小脸上,犹豫片刻后问道:“西城,他……怎么样了?”

    苏颜兮微愣,眉头潜意识地皱紧:“我找不到他。”

    “哎,他的性格一点没有变,遇到事情就会躲开所有人,选择一个人面对。”顾老夫人无奈地叹息一声:“这一次,不知道他能不能想明白。”

    苏颜兮抿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心里有些堵。

    三天过去了,顾西城仍然没有回来,而她却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翌日

    苏颜兮失眠到天亮,好不容易睡着就被电话吵醒。

    她猛地睁开眼睛,快速拿起电话。

    当看到电话号码不是顾西城的时候,微微有些失落。

    不过,还是接起了电话,因为电话是陆安安打来的。

    “安安?”

    “兮兮,中午有时间吗?我请你吃午饭。”

    苏颜兮揉揉蓬乱的头发,点点头:“好啊。”

    两人见面,约在了平时经常去的餐厅。

    陆安安比苏颜兮早到,正坐在位置上看着窗外发呆。

    苏颜兮见她如此,心情也压抑到不行,这段时间似乎都没有什么顺心的事情。

    仿佛感觉到苏颜兮的目光,陆安安这时突然转过头来。当她看到苏颜兮时,朝她微微一笑。

    “你终于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听她这么说,苏颜兮心疼不已,连忙让人上菜。

    两人相对而坐,苏颜兮打量着陆安安的脸:“气色看上去好很多!”

    陆安安眨眼:“那当然,你都不知道,我老爸每天把我当什么样的养,不是鱼汤就是鸡汤,不是鲍参翅肚就是人参燕窝。我都感觉自己长胖了很多。”

    “伯父真的很爱你。”苏颜兮最羡慕陆安安的就是她有一个好父亲。

    瞧着苏颜兮眼中的落寞,陆安安明了地转移了话题。

    “我听说了付博雅的事情,真是让人震惊。不过,你也别太难过,人死不能复生。”

    “嗯!’苏颜兮抿唇,叹息一声:“我想他在天堂会很快乐。”

    不会再为情所苦,因为他一定知道南宫琉璃的心里其实有他。

    “对了,伯父还在为你安排相亲吗?”

    一听相亲,陆安安就苦笑:“当然有,不过我已经很郑重的拒绝了。”

    苏颜兮拧眉:“为什么呀?如果有适合自己的要好好把握才是……”

    “兮兮,我要出国了。”

    “噗……”苏颜兮一口茶喷了,不可思议地望向对面的陆安安:“你、你说什么?”

    陆安安的表情很淡然:“后天,我就要飞往纽约留学,今天我约你出来就是想告诉这件事和你道别。”

    “不是,安安……”苏颜兮太震惊了,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突来的消息:“你……你是为了商震?所以才选择离开?”

    陆安安眼神一黯,片刻后微微点头头:“或许吧,不过我和他之间已经不可能。”

    “你们……”

    “兮兮,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我和商震是彼此相爱的。也许他不比我爱他那么深,但至少是爱我的。可是……我现在才发现,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我爱你’三个字。原来,从始至终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安安,你别难过。”苏颜兮伸手过去,紧握住陆安安的手。

    她明白安安心里的感受,这一次是她最用心的去爱一个人,可最后的结果却是那么残忍。

    在她心里一定有一道很深的伤口。

    “不用担心我。”陆安安淡然地朝苏颜兮微笑:“或许现在我的心会很痛,但是我相信自己很快就会好起来,会将这一切悲伤都忘记,因为我是无所不能的陆安安啊。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做回原来的自己。”

    苏颜兮咬着唇角看着她,听她这么说本该放心,该为她高兴,至少她愿意放下这段不属于她的感情,重新开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颜兮心里却很难过很难过。

    难过到哭泣:“安安,你别走好吗?”

    “兮兮……”

    “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我会舍不得你。”苏颜兮说着活着,眼泪便控制不住不断滑落。

    那哭泣的模样,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

    陆安安心痛又觉得好笑:“傻瓜,我会回来的啊。或许一个月,半年,一年我就回来了。如果你想我,你也可以来纽约看我呀。又不是生离死别……”

    “我还是舍不得你啊,呜呜……”苏颜兮是彻底地放开了哭,趴在桌上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顾西城的事情,付博雅的事情,安安的事情,这些事情对她冲击太大。

    这几天压抑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了,眼泪止都止不住。

    陆安安连忙拿着纸巾给她擦拭眼泪,自己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了。

    “兮兮,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走呢?”

    “呜呜,那你别走不行吗?”

    “不行,我已经答应了我父亲。”

    苏颜兮擦着眼泪,抽泣着,泪眼朦胧地看着陆安安。

    “要不你把我也带上吧!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

    “噗!”陆安安嗤笑:“你傻呀,我把你带走,顾少能放过我?”

    “呜呜……反正顾西城他……他也不理我了,我连他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呜呜……”苏颜兮感觉身边的都离他而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了,心里难受得不得了。

    因此,也越哭越带劲。

    “顾少不见呢?”陆安安疑惑:“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颜兮一怔,可怜巴巴的双眼望向陆安安,然后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她。

    知道来龙去脉后,陆安安也震惊不已,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宫琉璃居然做了这么多事情。

    心里莫名有些后怕,双手伸过去捧着苏颜兮的小脸:“你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否则面对南宫琉璃这样的狠角色,你怎么能活到现在?真是……太不科学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很幸运。”陆安安松手:“哎,想必这件事对顾少的打击不小。”

    苏颜兮小脸一皱:“……我知道顾西城现在一定很难过,可是他却不愿意让我陪着他,甚至不告诉我,他究竟在什么地方。安安,我该怎么办呀?”

    “你别太担心。”陆安安坐回到她的位置上,双手托腮,一副军师的模样。

    “顾少是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这些事情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为他操心,所以你放宽心等他回来。你要相信,他那么厉害一人,绝对不会被这些事情打到。”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只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就成。”

    “可是,……我真的想他了。”苏颜兮嘟着小嘴,纠结的模样。

    陆安安忍不住白她一眼:“瞧你没出息的样儿,哎……好吧,我有办法。”

    苏颜兮的眼睛一亮,抬眸看向陆安安:“什么办法?”

    “天机不可泄露!陪姐姐吃喝玩乐,高兴了,就告诉你。”

    “……”苏颜兮汗颜,她就掉份到这种程度呢?

    不过,陆安安的办法究竟是什么?

    “嘿嘿,陆大小姐,我们下一站去那儿呀?”

    “购物!!”

    “……”

    “然后看电影!”

    “……”

    “再然后KTV!”

    “……”

    “你买单!”

    “我……”苏颜兮黑线,她容易吗?

    顾西城,你到底在哪儿呀?

    苏颜兮为了要求得陆安安的方法,所以心甘情愿地陪着陆安安吃喝玩乐。

    晚上,两人在宫爵开了一个KTV包厢,高歌欢唱,玩了个尽兴。

    原本很开心的一天,却因为在离开时遇到商震和莫晚婷而彻底破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