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曾孙问题是个问题

    “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说说现在。”

    顾西城的太阳穴随即抽了一下,总感觉不妙。

    接着便听到顾老夫人说道:“关于我的曾孙……”

    “奶奶,这件事我们自有安排,你就无需操心,早点休息吧!”

    顾西城直接打断了老夫人的话,起身朝外走去。

    “臭小子!!!”顾老夫人极其不满,埋怨的眼神等着顾西城离开的背影。

    “不管怎么样,你们必须尽快给我一个曾孙!!!”

    回答她老人家的是房门关上的声音。

    顾老夫人气结,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这两人存心气她,结婚快半年了居然还没有一点动静。

    再这样下去,她何年何月才能看到曾孙?

    不行,她必须得想想办法……

    苏颜兮见到顾西城下楼,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奶奶答应了吗?”

    顾西城抿唇,一脸当然的表情。

    下一秒,某个身影就跳到了他的怀里。

    “顾西城,你太好了。”

    面对苏颜兮的热情,顾西城忍不住轻笑:“那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当然有啊!呵呵。”

    “傻妞!”

    最后两人驱车离开顾家老宅,直奔四大公子约好的地方。

    如同以往一样,四人齐聚外加各自的女伴,除了顾西城带着苏颜兮,其他三人都带着女伴,而且都是新面孔。

    对此,苏颜兮早已经习以为常,她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应变能力。

    每天换一个女伴,他们早上醒来记得住对方的长相和名字吗?

    因为这个问题,苏颜兮曾经还虚心请教过花花公子司徒朔。

    司徒朔的回答是这样的:“一个个化着浓妆,谁记得她们长什么样,估计她们自己也不记得了。至于名字,爷我都赐给她们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宝贝儿’,你看宝贝儿宝贝儿多好记呀,更难得的是她们竟然都非常喜欢。”

    苏颜兮顿时感觉有一群乌鸦飞过头顶……

    如果有一天,谁问她对司徒朔的评价。

    她一定会毫不犹疑地回答:此人乃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

    大家吃过晚饭后,来到宫爵属于他们的包厢。

    今晚,让苏颜兮错愕的是商震居然没有带莫晚婷,而是带了一个文静的女孩,一晚上都没有说两句话。

    饭桌上,商震喝了不少,任谁也看得出他醉的不轻。

    所以到包厢的时候,他就那样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顾西城他们也没有管他,各自玩着自己喜欢的休闲节目。

    苏颜兮吃得有些撑,坐在单人沙发上不愿动。

    本来想拉着她一起打桌球的顾西城,也只好放弃,转而和慕廉川一起对决起来。

    整个包厢的气氛,异常舒适。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四大公子居然没有一人抽烟,所以包厢里的空气十分不错,不像其他包厢那样乌烟瘴气。

    苏颜兮的目光无意间落在对面,对面的沙发上躺着的是商震。

    此刻的他仍然闭着双眼,而他带来的文静女生一直在身旁伺候着,非常细心温柔。

    苏颜兮微微蹙眉,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幸好安安已经走了,不然看到这一幕该多伤心。

    只是,今天的商震似乎不像平时那么淡定。

    至少每次聚会,他并没有像今天这般醉得不轻。

    不过,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情。

    想到此,苏颜兮快速地看向司徒朔……

    对方好像没有料到她会突然看过来,打量的目光都还来不及收回,就被逮了个正着。

    “咳咳……”

    “司徒朔,你没事吧?”苏颜兮抿唇,也同样打量着他:“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今晚有些奇怪?”

    司徒朔目光微微闪躲:“额,没有啊……”

    “是吗?”苏颜兮表示怀疑,总觉得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她,难道她脸上有什么东西?

    苏颜兮如此一想,连忙从手提包里找出化妆镜看了看。

    奇怪,什么也没有呀!

    “司徒朔,你是不是什么话要对我说?”

    司徒朔嘴角一抽,目光最后坦荡荡地落在苏颜兮脸上:“你……”

    “我有话要说!”就在这时,闭着双眼的商震突然做了起来,深邃的目光同样看着对面的苏颜兮。

    苏颜兮汗颜,今晚似乎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你……你说!”

    “安安,安安她去哪儿了?”商震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有几分忧伤。

    苏颜兮微微一愣,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不是已经放弃安安了吗?

    现在,又为何要问?

    原本坐着的商震突然站起身,他突然来的举动引起了在一旁打桌球的顾西城和慕廉川,他俩纷纷放下球杆,走了过来。

    “商震,你怎么回事?”慕廉川忍不住问了一句。

    醉的不轻的商震手一挥,目光始终看向苏颜兮。

    “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小嫂子,陆安安去那儿呢?她居然敢一声不吭地走了,她……”

    “够了商震,你喝多了!”顾西城挡住了苏颜兮面前,双眸半阖:“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只想知道陆安安去了哪儿!”商震的身体摇晃着走了过来,顾西城一把将他拦住。

    “陆安安她已经和你没关系!”

    “谁说没关系,她是我商震的女人!”商震的语气有些愤怒,那是对他或许也是对陆安安的愤怒。

    苏颜兮缓缓地也站起身,她走到顾西城身边,目光却看向了商震。

    现在商震的表情告诉她,他在后悔。

    可是,后悔又能怎么样呢?

    可以弥补安安因他受到的伤害吗?

    “商震,我是不会告诉你安安现在在那里,因为你已经无权知道她的一切。所有,你死心吧!”

    “死心?”商震眉头紧蹙,仿佛不能接受这样的回答。但是又不能反驳苏颜兮的回答。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可以怪谁呢?

    怪陆安安那丫头对他那么狠,一声不吭就跑国外去?

    还是怪他自己,将事情变成了现在的这样?

    商震目光黯淡,最终沉默地朝包厢外走去。

    慕廉川不放心地追了出去:“我让司机送你!”

    一瞬间,包厢里安静下来。

    司徒朔见状,瞥了瞥嘴说道:“爱情这玩意儿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哟,司徒少爷,瞧你说的,我可是只会爱你,不会伤你!”司徒朔的女伴连忙笑说着,依靠到司徒朔的怀里。

    看到这一幕,苏颜兮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转而看向顾西城。

    “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顾西城微微点头,自然是没有意见。

    可是,司徒朔不满意了。

    “我说你们都走了,剩我一个人在这儿多无聊呀?”

    苏颜兮嘴角一抽,送他一记白眼,不理他。

    美女陪伴着,居然还觉得无聊?

    真是……

    司徒朔看着苏颜兮和顾西城离开,双眸微眯,眸光中闪过一丝异样。

    随即,他将怀里的女人请走了,整个包厢剩下就他一个人。

    沉默了片刻,他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替我查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做苏颜兮……”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确定一下。

    苏颜兮坐上顾西城的车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商震和莫晚婷怎么了?”

    “不知道!”顾西城替她系好安全带,对于其他的事情不甚在意。

    不知道过来多久,他才想起,这才又说了一句:“听说他现在避着莫晚婷,两人闹得很僵。”

    苏颜兮明了地点了点头:“怪不得,今晚他没有带莫晚婷来。”

    而是带的别的女人……

    如果换做平时,像莫晚婷这般强势的女人怎么能容忍商震带着别的女人。

    想必这次两人闹得很严重。

    哎,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安安已经离开,她也没有必要告诉她这些。

    不过,第二天苏颜兮再见到商震,就没那么淡定了。

    贺氏公司楼下,商震倚靠着他的悍马,优雅地抽着烟。

    当苏颜兮从办公大楼走出来时,他才将烟头掐掉,复杂的目光看向了苏颜兮。

    苏颜兮起初是错愕,随即便是一脸的淡然表情:“商大公子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们贺氏溜达?你可别告诉你,你是来找我的?”

    “是,我今天来,就是找你。”商震直言不讳,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气躁。

    苏颜兮双眸微眯,打量着他:“如果你是想问我安安的地址,你应该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我知道!”商震语气低沉,接着目光坚定地与苏颜兮直视:“放心吧,我不是想问你安安的地址。

    “那你来是……”

    “我希望你替我带句话给安安,无论她在那里,我都会找到她。她想和我彻底结束没那么容易。”

    商震说完,戴上墨镜转身上车,动作一气呵成。

    直到他的车子开走,苏颜兮才反应过来,欲想追过去。

    “喂,商震……”

    此刻商震的车子已经开走很远,转眼间就消失在车流中。

    苏颜兮错愕地站在原地,压根没有明白他来的目的。

    直到后来的后来,商震独自一人飞往纽约,她才明白,这人是在安安离开后幡然醒悟,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意。

    所以,才不顾一切排除所有的障碍,飞去了安安所在的国度。

    苏颜兮虽然不知道陆安安会不会原谅商震,但是值得为她高兴的是商震心里有她,她的付出并非是一场空。

    事情总是好好坏坏,有开心的自然也有不开心。

    比如现在,苏颜兮就极其不开心。

    因为顾老夫人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直接让人到住处将她和顾西城的东西搬回了顾家老宅,并且命令他们从今天开始必须回顾家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