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夜深了,别只顾着聊天

    苏颜兮嘴角抽了抽,想抗议可是没那熊胆。

    她并不排斥和奶奶她老人家一起住,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习惯和顾西城住在那个属于他们的家,因此她不舍得离开那个家。

    幸好顾西城也不满意老夫人的安排,并且提出了抗议。

    “我们不想打扰您老人家的清静,所以我们还是住原来的住处。”

    说着,他很有魄力地不顾老夫人埋怨的眼神,牵着苏颜兮的手就朝大门走去。

    苏颜兮正在心里暗暗松口气的同时,岂料,顾老夫人却突然开了尊口。

    “你们这么喜欢让我清静,那我明天搬去寺庙住!”

    嘎嘎……一群乌鸦飞过苏颜兮与顾西城的头顶,两人互看一眼,沉默……

    最终,顾老夫人完胜。

    因此,苏颜兮和顾西城就这样又搬回了顾家老宅。

    翌日,清晨。

    睡过头的苏颜兮急匆匆地跑下楼,正准备蹭顾西城的车,前去公司上班。

    谁想,顾老夫人将她拦住。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去上班了,我已经让你继母宋雅珍暂时代管贺氏。”

    “宋雅珍?”苏颜兮惊讶不已:“奶奶,她……你怎么能让她接管贺氏?她一定会把贺氏毁了!!!”

    “放心!有我在,她折腾不出什么风浪。倒是你……”顾老夫人从容地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眸光看向苏颜兮:“从现在开始就安安心心在家调理身体。”

    “调理身体?”

    “没错,你现在最大的责任就是替我们顾家传宗接代。”

    “啊?”又来……

    苏颜兮汗颜,奶奶怎么总想到这一出啊?

    “啊什么啊,就算觉得我这个老太婆古板也好,总之这件事势在必行。”

    顾老夫人的强势,让苏颜兮无言以对。

    于是,她接下来的日子就围绕着‘生宝宝’这个计划而展开。

    苏颜兮和顾西城本来是分房睡,搬回顾宅后,两人又被迫同住一屋。

    虽然两人不会有什么尴尬,如同以往那样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可是苏颜兮还是有些纠结。

    生宝宝的事情该怎么收场啊?

    苏颜兮在床上打滚,一声声叹气不断。

    这让顾西城想忽略也不行,原本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他,忽然间抬起眸子,看向苏颜兮。

    颇有几分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你放心,三个月之内我不会勉强你。”

    “呃……”苏颜兮囧,清澈的目光与顾西城直视:“难道三个月后,你就要勉强我?”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顾西城蹙眉,这丫头……她到底在犹豫什么?

    三个月,他还真是能说出口,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自虐的本事。

    想到此,顾西城忽然站起身,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某人。

    或许是他眼神太诡异,苏颜兮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砧板上的肉。

    她不觉的咽了咽口水,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望着站在床边的伟岸身影:“顾西城,你……你干嘛?”

    眼神怪怪的,天哪,他该不是想……

    啪嗒……忽然,室内的灯光刹那间全熄灭了。

    苏颜兮和顾西城同时一怔,有些怕黑的苏颜兮快一步反应过来,一个驴打滚,从床上噌地站起来。

    碰……

    啊……

    一声闷响伴着痛呼的身影,在这黑暗的卧室里响起。

    “贺锦兮,你撞到我了。”

    “呜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好疼……”

    苏颜兮揉着额头,皱着秀美,圆溜溜的目光在黑暗中来回巡视。

    “顾西城,怎么回事?为什么卧室的灯突然全部熄灭呢?停电了吗?”

    “不是……”顾西城微愣,不可能是停电,那是又是为什么?

    叩叩……突然,有人敲响房门。

    苏颜兮被吓了一跳,双手在黑暗中胡乱挥舞,最后抓住了顾西城的手腕。

    “顾西城,怎么办,有人敲门,是不是鬼啊……”

    顾西城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门外的‘鬼’倒是想回答了。

    “夜深了,你们两个早点休息,不要只顾着聊天。”顾老夫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从外传来,顿时把两人雷得不轻。

    苏颜兮身体一软倒在床上:“吓死我了……”

    “傻妞!”顾西城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这小丫头的胆子会不会太小呢?

    “我在这里你怕什么?”

    “我……我怕黑!”苏颜兮抿唇说道,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会不会太没用?

    “不过,到底几点呢?”她明明记得现在时间还早啊,怎么就到深夜呢?

    顾西城不知道从哪儿倒在自己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眼,随即眼睛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八点,才八点,奶奶她是闹哪样?

    “怎么了?”

    “呃,没什么,睡吧!”

    “哦……”

    苏颜兮抿唇,没有多说什么,心想现在卧室没有灯光,那么索性就睡觉吧!

    如此一想,便美美地盖上了被子,甜甜入梦。

    只是,她不知道,门外的人还未离开。

    顾老夫人非常难得地牺牲平日里的严肃和庄重,整个人趴在门板上,想听听房间里的动静。

    可是,听了半天里面也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安静得不能再安静。

    她皱了皱眉想直起腰,岂料,弯腰太久,现在想直起腰居然有些困难。

    原本皱紧的眉头此刻皱得更紧了!

    等候在旁的管家似乎发现了她的异样,连忙上前扶着她。

    “老夫人,您没事吧!”

    “嘘嘘……”顾老夫人连忙制止管家出声,不能惊扰了里面的两人,如果让他们知道她在偷听,她的脸往哪儿搁。

    管家一向懂老夫人的心思,因此没有再说一个字,扶着老夫人回她的房间。

    不过回到房间后,管家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老夫人,您这样做要是被少爷知道了,他该生气了。”

    “该生气的是我!!”顾老夫人伸手揉着腰,坐在卧室的沙发上。

    双眸微眯,仔细琢磨了一番:“这两人究竟在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苏颜兮已经习惯早起,当她熟悉好下楼时,才忽然先先想到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上班。

    她无力地叹息一声,一天才开始忽然间觉得自己无事可做。

    “少夫人,早餐替您准备好了!”

    “啊?哦……”苏颜兮回神,对女佣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向饭厅。

    此时,顾老夫人和顾西城也在用早餐。

    当顾西城看到苏颜兮,俊眉微挑:“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苏颜兮看了老夫人一眼,然后对着顾西城微微一笑。

    “不用了……”

    这时,顾老夫人忽然间放下了碗筷,抬起头看向顾西城和苏颜兮。

    “待会儿我要去医院例行身体检查,你们两个陪我去。”

    苏颜兮微愣,半响反应过来她连忙点点头:“好的,奶奶。”

    反倒是顾西城忽然间皱起了眉头:“不是每个月中旬检查吗?怎么现在月底了还没有检查?”

    “呃……咳咳,前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所以忘记了。”顾老夫人异常淡定,让人看不出又任何异样:“正好今天天气不错,你们就随陪我一起去。”

    顾西城双眸微眯,思索了半秒:“我没有时间,让锦兮陪你去。”

    “好啊,奶奶,我陪你去。”苏颜兮立马表现得很贤良淑德。

    顾老夫人没理她,目光斜睨一眼顾西城:“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亲力亲为?”

    顾西城表情有些微顿,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同样看着他的苏颜兮。

    然后对老夫人说道:“等忙完,我就过去。”

    见他有所退让,老夫人的态度也没有刚才那么强硬。

    “好,我和锦兮在医院等你。”

    “嗯,好!”顾西城抿唇,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

    而这一丝异样被苏颜兮不小心扑捉到,她睁着圆溜溜的双眼打量着顾西城。

    他似乎很奇怪,难道……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吗?

    没给苏颜兮更多时间揣摩,顾西城已经起身离开。

    在离开前,顾西城轻轻拍了拍苏颜兮的小脑袋:“今天辛苦你了。”

    苏颜兮一怔,收回思绪甜甜一笑:“只是陪着奶奶去检查身体,不辛苦。我等你来接我们。”

    顾西城点点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才开车离开顾家。

    A市,医院

    顾老夫人在苏颜兮和管家的陪同下,来到了医院。

    苏颜兮这是第一次陪顾老夫人来医院做体检,所以格外上心。

    不管怎么说,她可是一个尊敬老人的好孩子。

    管家也将要注意的细节一一告诉她,什么科室,那位医生,每个月预约的时间都说了一遍。

    就算如此,当苏颜兮看到‘妇产科’三个字时还是雷得不轻。

    如果他没有记错,刚才管家并没有说有这一项啊。

    可,他们怎么就到了这儿?

    妇产科这三个字压根和管家所说的一切没什么关系好吗?

    “奶奶……你不是心脏常规检查吗?”

    面对苏颜兮的质疑,顾老夫人非常淡定地瞥她一眼:“顺道,你也检查检查吧!”

    “啊?”苏颜兮伸手指向自己,一脸错愕:“我?”

    为什么她要检查啊?

    没等苏颜兮找到答案,两名护士突然走过来,非常有速地见苏颜兮拽进了妇产科检查室。

    苏颜兮措手不及,反射性地尖叫一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经过一系列检查,苏颜兮整个人都傻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愣愣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反应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