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他说好久不见

    “你你……我我……”

    “好久不见,锦兮。”

    “……”苏颜兮彻底傻眼了,好久不见?他们什么时候见过?

    “先生,我和你,我们……”

    “你真的生我气了!”

    “不是,我……”

    “锦兮!”花美男突然伸手抓住苏颜兮的手,把苏颜兮着实吓得不轻。

    她连忙甩开他的手,依旧防备的目光看着他:“你你你……你干嘛?”

    “放心,我不会再伤害你。”花美男的语气里透着淡淡忧伤,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看着苏颜兮。

    苏颜兮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小脑袋偏向一边。

    他刚才叫她锦兮,贺锦兮。

    不会吧,难道他和贺锦兮认识?

    他们是什么关系呀?

    瞧他那眼神,关系一定不一般。

    怎么办?

    苏颜兮真是纠结死了,今天一定是黑色日,怎么如此倒霉呀,什么事情都被他遇上了。

    “怎么了?锦兮?”花美男或许是见她没有反应,突然坐直身体靠近她。

    苏颜兮回神,连忙伸手挡住他的靠近。

    “我没事!”

    花美男一怔,眸光了透着几分落寞:“看来,你是真的怪我。也对,当初是我先选择放弃我们感情。你怪我,也是我应该承受的。”

    苏颜兮:“……”

    “锦兮,让我们重新开始吧!”美男突然很郑重地对苏颜兮说道:“这次我来A市的原因就是想挽回我们的感情,所以,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苏颜兮眨眼,嘴角忍不住一抽,重新开始?开始什么?机会?她给不了啊!

    “我说先生……”

    “秦脩,叫我秦脩。”花美男眉头微微皱起:“锦兮,你一定要和我这么生疏吗?”

    苏颜兮汗颜:“禽、兽?”

    “呵!”花美男突然笑了,修长的手指轻轻刮了一下苏颜兮的俏鼻。

    “记得第一次和你见面,你也这样叫我的名字。不过,我不介意……因为你是贺锦兮。”

    花美男的话让苏颜兮彻底凌乱了……

    她要不要告诉他,她并不是贺锦兮!

    额,不行,那不是自找死路吗?

    “咳咳,停车!”苏颜兮朝前面的司机喊道,心想还是先下车吧!

    岂料,司机对他的话充其不闻。

    苏颜兮最后只能无奈地看向秦脩:“我想下车。”

    “我们这么久不见,难道不能多陪我一会儿?”秦脩有些委屈地抿唇。

    苏颜兮拒绝诱惑,很果断地向他摇摇头:“对不起秦先生,过去的事情我都忘记了,现在我已经结婚,所以……”

    “我知道!”秦脩表情变得比刚才什么时候都要严肃,有神的目光看着苏颜兮:“就算你结婚了,我也不会放弃。”

    “哈?”

    “你只能属于我!”秦脩一把将苏颜兮抱住,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苏颜兮被他突来的举动吓得尖叫出声:“喂,你干什么,放开我!”

    秦脩嘴角轻扬,直到苏颜兮挣扎累了,他才松手。

    苏颜兮气喘吁吁地瞪他:“你……让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别生气!”秦脩浅笑着,目光转向了司机。

    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

    苏颜兮想也没想,直接推开车门下车。

    当她呼吸道新鲜空气,整个人才稍稍平静下来。

    用力甩上车门,再见也懒得说。

    因为她想他们是不会再见面!

    怎想,秦脩也跟着下了车,站在车的另一边对她喊道。

    “贺锦兮,就算你结婚了也可以离婚,无论是什么也阻止不了我追回你的决心。”

    苏颜兮听到他的话,险些平地打滑摔一跤。

    她回头狠狠地瞪秦脩一眼:“疯子,下次出门记得吃药。”

    话落,她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上去,离开。

    秦脩站在原地,原本带着笑的表情忽然间变得严肃起来,深邃的目光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

    贺锦兮,你逃不掉的!

    苏颜兮好似感觉到一阵冷风,她奇怪地打量着车内。

    奇怪,怎么会有冷风呀?

    “小姐,你要去哪里?”

    “呃,龙神集团!”……

    四大秘书看到苏颜兮,很是惊喜。

    几人本想热情招呼一番,岂料,某人居然无视她们,直接冲进了总裁的办公室。

    黎一心最先反应过来:“呃,小兮,总裁在谈事……”

    “顾西城顾西城,大事不好了!!!”苏颜兮冲进顾西城的办公室就忍不住喊道。

    不过下一秒,当她看到顾西城办公室里,除了顾西城的其他人,她瞬间呆住了。

    显然,黎一心的提醒没有派上用场。

    四大秘书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纷纷捂住了脸。

    哎,她们的总裁夫人还是这么随性。

    所有人都愣住的时候,顾西城却一脸平静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就按照我们刚才讨论的方案去处理,还有联系对方的经纪人,尽快敲定这件事。”

    “呃,是总裁!”几个公司主管连忙起身告辞,纷纷从苏颜兮身边走出去。

    并且很尊重地喊了一声:“总裁夫人。”

    “嘿嘿……”苏颜兮收回思绪,傻笑,朝着他们点点头。

    欧阳浩走到她身边时,不留痕迹地小声问道:“总裁夫人,什么大事?”

    苏颜兮囧……

    “欧阳浩!”

    顾西城出声,欧阳浩赶紧收起好奇的心思,一秒钟消失在办公室。

    苏颜兮黑线,刚才自己就那样冲进来的傻帽样子,真是太无语了。

    “怎么突然过来了?”顾西城的表情很从容,仿佛苏颜兮的突然闯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走过去,亲自关上办公室的门,然后握着苏颜兮的手,牵着她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

    苏颜兮这才回过神,着急地看向顾西城:“怎么办,奶奶好像很生气,她……”

    医院发生的事情,苏颜兮用一种凌乱的解说方式告诉了顾西城。

    如果换做别人,或许根本听不懂苏颜兮在说什么。

    可是顾西城他却听懂了。

    不过,听完整件事的他,表情并没有苏颜兮那么复杂,依旧淡定自若。

    更或者说,他早已经猜到老夫人的目的。

    所以,并不惊讶。

    苏颜兮见他没什么反应,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顾西城,你怎么一点不着急呀?我们怎么跟奶奶解释呀?”

    “放心,没事!”顾西城轻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或许是他的手过于温柔,苏颜兮忐忑的心忽然安静下来,不似刚才那么慌张。

    忽然,顾西城将她搂着怀里,轻声安慰。

    “放心吧,奶奶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真的生你的气!”

    “真的?”

    “嗯,相信我。”

    好吧,苏颜兮嘴角轻扬,她就相信他。

    “哎……”

    “又怎么了?”顾西城挑眉,她的小丫头是不是太多愁善感呢?

    苏颜兮的眼皮有些重:“没什么,有点累……”

    折腾了一天,怎么能不累啊。

    “既然累了,那就休息一会儿!”

    “嗯……”苏颜兮回答着,双眼已经缓缓闭上。

    没过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顾西城低眸,看向怀中沉睡的小脸,嘴角不觉扬起。

    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刚才还着急不已,现在就睡得跟小猪一样。

    他将怀里的小猪轻轻抱起,走进了办公室里的休息室。

    休息室是顾西城平时办公累了休息的地方,里面什么都有,设施齐全。

    顾西城将熟睡的苏颜兮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将室温调到最适合的温度。

    然后在她小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才退出休息室,继续办公。

    可没等他打开文件夹,办公室的门突然又被推开了。

    顾西城潜意识地皱眉,抬头看去。

    只见,一脸气愤的顾老夫人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没等他反应过来,顾老夫人已经快步走过来,将手中的东西丢到顾西城的办公桌上。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荒唐,简直是荒唐透顶!

    顾西城深邃的眸光扫向顾老夫人扔来的东西,苏颜兮的检查报告。

    他俊眉微挑,并没有看检查报告的内容,而是非常淡定地将检查报告收到了抽屉里。

    然后,从容地站起身绕过办公桌,难得地伸手扶住老夫人。

    “您先坐!”

    顾老夫人太了解自己的孙子,这是向她示好的意思。

    她老人家颇有几分受宠若惊,要知道,这可是顾西城年少的时候才做过的事情。

    顾老夫人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他没有这样和她亲近。

    似乎从他父母死后,他便没有如此过。

    今天,他居然这么做了,难道是为了苏颜兮那丫头?

    顾老夫人想着,微微皱眉,心情有些复杂,探究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顾西城。

    他在乎那丫头的劲头会不会太过了?

    沉思着的老夫人顺了顾西城的意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顾西城也从容地坐在沙发上,表情异常沉稳。

    “奶奶,关于我和锦兮的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解释。我只希望你以后别再做出这样的事情。”

    顾西城忽然发现,他家老夫人是越来越幼稚了。

    当然,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你什么意思?”顾老夫人不悦了:“你是嫌弃我管太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说不是,你处处护着那丫头,我也没话说。不过你们两个联合起来耍着我玩是吧?”顾老夫人越说越气,越气说出的话越不经思考。

    “结婚半年了,居然还没有同房。今天孙主任告诉我,我还以为自己耳背了。我真是……脸都被你们丢尽了。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打算等我死了也不让我见未来曾孙一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