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司徒朔知道真相

    “我……”苏颜兮犹豫的目光看向司徒朔:“如果我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你可以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司徒朔忍无可忍了,真想打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你以为只要我替你守着这个秘密就没事了,既然我知道,别人也有可能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久守着的秘密。这件事顾老大迟早会知道。”

    “我知道,或许有一天顾西城也会知道这一切,但是绝不可以是现在。”

    “为什么不是现在?”

    “因为,我不能拿我妈妈的生命冒险!”

    “你说什么?”司徒朔瞬间震住。

    苏颜兮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切终究偏离了她和贺锦兮预计的轨道。

    突然间,她觉得非常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将这场闹剧继续。

    疲惫地叹息:“贺锦兮带走了我妈妈,我要是不按照她说得去做,那么我这一辈子很可能再也见不到我妈妈了。司徒朔,我求你好吗?再给我有一些时间……我答应你,总有一天,我会将所有的事情坦白。”

    司徒朔看着此刻的苏颜兮,莫名的心里有些难受,她应该快快乐乐的。

    就像……她故意逗他的时候那般快乐着。

    调查报告,让他不仅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也让他知道她过去过的生活有多么辛苦。

    小小年纪,被父亲赶出家门。

    母亲发生意外变成植物人,从此她变得无依无靠。

    为了维持母亲的医药费,每天都在四处打工。

    想到此,司徒朔潜意识地皱了皱眉。

    “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或许可以考虑暂时帮你隐瞒这件事。”

    “呃?”苏颜兮惊讶地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真的吗?”

    “答不答应?”

    “答应,我答应!”苏颜兮生怕司徒朔后悔,赶紧点头回答着。

    司徒朔被她的模样逗笑,不过他只是在心里笑,表情还是挺严肃的。

    不管怎么说,顾西城是他这一辈子纯度百分之百的好兄弟。

    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人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如同顾西城也不会让人伤害到他们兄弟利益那般。

    若是此刻这人不是苏颜兮,换做别人,他一定会狠狠将对方揍一顿,然后丢去警局。

    可是,这个人是苏颜兮……

    事情峰回路转,苏颜兮还是有些不愿相信:“你……你想问什么?”

    司徒朔微怔,他想问,她喜欢顾老大吗?

    可是忽然间,他居然问不出口了。

    她喜欢顾老大,这没有什么值得怀疑。

    双眸微眯,终是心软了:“你为什么每份工作都做不到三个月?”

    “啊?”苏颜兮愣住,无辜的双眼眨了眨,好半响她才慢慢反应过来。

    司徒朔是在问她过去的事情,有一段时间她不断的找工作,不断被老板开除,原因总是说她太笨了。

    现在想想,苏颜兮也是醉了。

    “嗯?为什么?”司徒朔发现她表情很怪异,忍不住又问。

    苏颜兮一脸囧囧的样子,回道:“他们说我太笨!”

    “噗……”司徒朔这一次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随着他的一声笑,刚才紧张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苏颜兮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请你顾忌一下我的感受,不要笑得那么真诚好吗?”

    “哈哈……”司徒朔听了她的话后,反而笑得更欢了。

    “其实我可以解释的……”

    “嗯嗯,哈哈……”

    “啊,算了。”苏颜兮无奈地叹息一声,瞧他的样子,八成也不会相信她的解释。

    其实,当初是因为要照顾母亲,所以上班的时候精力不好,总是反应慢。

    所以……

    后来她渐渐适应,又有安安帮助她,情况才慢慢好起来,可以稳定守住一份工作。

    见司徒朔笑得这么欢,苏颜兮厚着脸皮问道:“你……你刚才答应我的事情算数吗?”

    司徒朔的笑容一僵,深邃的眸子看向她,半响才回了一句:“爷说话算数!”

    苏颜兮顿时一喜:“真的吗?太好呢!”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啊?”

    “我会替你找到你姐姐贺锦兮,还有你母亲。到那个时候你必须将所有的事情告诉顾老大,不能再继续隐瞒。”

    司徒朔琢磨了一番,仿佛只有这个办法。

    苏颜兮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愣愣的目光与司徒朔直视:“你要帮我?”

    司徒朔微怔:“确切来说,我是帮助顾老大。”

    “谢谢你,司徒朔。”苏颜兮此刻对他说不出的感激,不管他的本意是帮助她还是帮助顾西城,她都要感谢他。

    “我答应你,只要找到我妈妈,我一定……一定向顾西城坦白身份。”

    就当还他一个人情,感谢他的帮助。

    司徒朔见她答应,忍不住问:“如果说出所有的事情,顾老大不原谅你怎么办?你不害怕吗?”

    “我害怕……”苏颜兮神情一黯,她害怕极了,不然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犹豫不决,这样痛苦的隐瞒。

    “可是,我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南宫琉璃知道她的身份,现在司徒朔也知道了她的身份,她不敢想象,明天顾西城会不会知道她的身份?

    起初想一直隐瞒着的想法被无情的否决了,就如同司徒朔所说,这世界没有永久的秘密。

    与其等着顾西城发现,她情愿自己告诉他。

    至少,她心里会好受一些。

    “没关系,到时候如果顾西城不原谅我,我就求着他原谅,一直求一直求,直到他原谅我为止。”

    苏颜兮脸上坚定的表情让司徒朔为之动容,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既然如此……那么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苏颜兮使劲地点头,眼泪却忍不住落下来,不知道是因为高兴司徒朔为她找妈妈的下落,还是难过她的未知未来。

    司徒朔见她落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就在他准备开口安慰时,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

    两人同时一怔,转而看向门口。

    顾老夫人在女佣的陪伴下走进了病房,目光正打量着他们。

    苏颜兮连忙擦掉自己的眼泪,这才有勇气看向老夫人:“奶奶!”

    “你们这是做什么?”顾老夫人指了指司徒朔:“你怎么在这儿?”

    司徒朔回神,随即恢复成平日那般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当然是来探病啊,听说小嫂子从马上摔下来,我特地前来恭贺。”

    苏颜兮黑线……

    “没个正经!”顾老夫人没好气地斜睨司徒朔一眼,接着将目光转向苏颜兮:“医生让你躺着,听说你非要下床?”

    苏颜兮微愣,看了一眼女佣:“奶奶,我想去看看顾西城。”

    她还不知道他伤成什么样呢!

    顾老夫人听她这么一说,也没有开口阻止,只是让女佣陪伴着她去。

    待苏颜兮离开病房后,病房里只剩下顾老夫人和司徒朔。

    司徒朔顿时感觉不妙:“奶奶,那什么,公司还有些急事等待我处理,我就……”

    “你们刚才说什么了?”顾老夫人挑眉看他一眼:“你小子可别怪我没有警告你,贺锦兮是西城的妻子,如果你敢打她的主意,我非让你家老爷子扒了你的皮。”

    司徒朔汗颜:“奶奶,您老人家想多了,我怎么可能……”

    “没有最好,朋友妻不可欺,可懂?”

    “……懂!”

    “咳咳!”顾老夫人这才满意了,严肃的表情稍微缓和了几分:“既然你懂,那我就交给你一个任务。想办法撮合撮合西城和锦兮。”

    司徒朔无语:“奶奶,他们已经非常恩爱了,还要撮合什么?”

    “少废话,总之,你得让他们比现在更加恩爱。”

    她不懂年轻人的想法,那就找个懂的来处理这件事。

    顾老夫人左思右想,觉得司徒朔最适合。

    商震去了国外,慕廉川工作繁忙,就只有司徒朔每天在女人堆里打转,对这些情啊什么的了解,不找他找谁。

    有幸被老夫人盯上,司徒朔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你们说他容易吗?

    替顾老大操心,替苏颜兮隐瞒秘密。

    现在倒好,还要听老夫人的吩咐充当顾西城和苏颜兮的红娘。

    真是……

    苏颜兮来到顾西城的病房的时候,顾西城正好也醒过来了。

    他额头上绑着纱布,纱布上还有血迹。

    看到血迹,苏颜兮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她流着泪跑过,扑到在顾西城的怀里。

    “你就不能不要管我吗?”总是为了救她受伤。

    顾西城微愣,紧接着反应过来,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你是我顾西城的妻子,我不救你,那等谁去救?”

    苏颜兮的眼泪越发的涌出来,心里被内疚充斥。

    对不起顾西城,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是……

    “你答应我好不好,以后无论我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我,我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你为我受伤。”

    “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愿意你受伤!”顾西城都不敢回想看到她从马上摔下去的那一刻,也没有办法告诉她,她对他的重要。

    总之,她是他唯一想好好对待,好好守护的人。

    所以,为了她,他做什么都无所谓。

    不过是受点伤,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她平平安安陪伴他左右。

    苏颜兮心里的难受,因为顾西城简单的话语慢慢抚平。

    她没有吭声,安静地倚靠着顾西城怀里。

    此时此刻,就让她多吸取一点他给予的温暖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