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同盟密谋

    两人伤得并不严重,只是一些皮外伤,所以在医院醒来后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或许是念在他们受伤的份上,顾老夫人也没有继续追究早上的事情,大方地放了他们一马。

    苏颜兮顿时轻松不少,不过想到傍晚和司徒朔的对话,她仍然有些难以入眠。

    司徒朔说会帮助她找到妈妈,真的可以找到吗?

    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妈妈,她真的好想念她。

    不知道她现在可好?

    第二天,清晨。

    顾西城准备去公司,苏颜兮连忙主动要求陪他去上班。

    虽然顾西城的伤不重,但是毕竟伤到头部,苏颜兮怎么也放不心。

    所以,她想去公司照顾他,提醒他注意休息。

    面对她的热情,顾西城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他非常乐意接受她的请求。

    因此,两人仿佛回到过去的一段时光,一同去上班。

    苏颜兮在顾西城的办公室,替他整理办公桌,替他泡咖啡。

    这让负责这一切的苏裳非常高兴,她可得清闲。

    苏颜兮对她的感觉一笑了之,其实她并不太喜欢闲着,可以做点事情她非常开心。

    如果实在没事可做,她就在顾西城的办公室里小眯一会儿。

    然后也劝着顾西城休息一下,甚至帮他敲敲背捏捏肩。

    顾西城对此十分满意,发现他的小丫头比他想象的要贤惠。

    只是,他就没明白,在这样好的待遇下,工作进度为什么降低?

    欧阳浩走进总裁办公室,心情不似以往那般沉重。

    现在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总裁这几天心情好,从不发火。

    所以,完全可以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

    “总裁,丹尼尔先生将在下周抵达A市,他亲自致电,预约能和您见一面。”

    顾西城双眼微眯:“这件事你亲自去安排,务必让丹尼尔在A市能有个愉快的假期。”

    “好的!”

    一件事情结束,欧阳浩接着汇报另一件事。

    苏颜兮坐在安静的角落,默默看着这一切。

    顾西城的工作每天都非常繁忙,他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做起事情可以忽略一起。

    谁说有钱人只知道贪图享乐?有钱人的日子安逸舒适?

    又有谁知,在他们光鲜的背后,他们所付出的一切。

    处理好工作的顾西城,见苏颜兮目光放空地坐在哪儿发呆,忍不住起身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身旁的沙发突然凹下去,苏颜兮才猛然回神。

    “咦,忙好了吗?”

    “嗯!”顾西城说着,从她伸手抱着她:“在想什么?”

    苏颜兮微愣,摇摇头:“没什么!”

    听她这么说,顾西城也没有多问,而是转开了话题。

    “我有一个朋友从德国回来,到时你陪我一起去见他好吗?”

    “呃,好啊!”他的朋友,她自然要重视。

    见苏颜兮乖巧地答应,我们的顾大总裁非常满意。

    他知道苏颜兮并不喜欢这样的应酬交际,不过,这次他希望她能陪他一起接待这位老友。

    “我记得你去德国留学过,我的朋友正好是德国的,或许你们会有共同话题。”

    “额……”苏颜兮嘴角一抽,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德国啊……”

    天哪,她连做梦也没敢梦到去过。

    “怎么呢?”

    “呃,没什么,嘿嘿……德国,德国很漂亮。”

    “嗯!”

    “那个……顾西城,你的朋友会说中文吗?”

    “不会!”

    “……”苏颜兮泪奔,那她该怎么和对方交流?

    “他不会中文没关系,你不是会德文吗?”

    哗……让她用德语交流?

    天哪,不是吧!

    苏颜兮捂脸,她可以拒绝刚才答应的事情吗?

    顾西城疑惑地看向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苏颜兮泪奔,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千万别问我静静是谁,静静也不会德语。

    啊啊啊,怎么办?

    或许是太震惊了,也或许是太害怕了。

    苏颜兮想了一整夜,决定将电话打给司徒朔,两人守着同样的秘密,让她对司徒朔多了几分信任。

    而此刻的司徒朔正在办公室办公,当他接到苏颜兮的电话到时有几分意外。

    “喂?”

    “糟糕,司徒朔怎么办?我死定了?”苏颜兮在顾家花园里打电话,整个人手舞足蹈。

    司徒朔放下手中的文件,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死定了?顾老大在,还有人敢为难你?”

    “就是因为顾西城,所以我才要死定了……”

    “什么情况?”司徒朔越听越糊涂。

    苏颜兮却越说越激动:“顾西城的朋友即将从德国来A市度假,顾西城要带我去见他这个朋友,可是我不会德语,怎么办呀?”

    如果顾西城知道她不会说德语,那么一定会怀疑她,然后……

    哎呀,不敢设想!

    司徒朔听完苏颜兮的诉说,也微微愣了一下。

    他记得真正的贺锦兮在德国留学一年,后来因为什么事情才返回A市的。而这位苏颜兮小姐似乎连国门也没有出过。

    “你为什么没有拒绝顾老大的要求?”拒绝了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呢?

    这人还真是笨……

    “我不知道会这样,不然打死我也不会答应啊!”这都怪顾西城说话太有技巧,主次分明有问题。

    要是他先告诉她对方是德国的,那她撑死也不会答应。

    “怎么办,难道要避而不见……对啊,只要避开见不着就好了!!!”苏颜兮眼前一亮,她刚才怎么没有想到?

    司徒朔双眸微眯:“喂喂喂,你想干什么?”

    “我在想,我可以装病,然后拒绝去见对方,这样不就成了?”哎,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不错。

    顾西城是绝对不会让她带病去接待他朋友的!

    对对对,就这么办!

    苏颜兮,你是天才!

    “我看你是想将见面地点转移到医院!”司徒朔真是服了她,这样的馊主意也能想出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顾老大的德国朋友是龙神集团的合作商丹尼尔,他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一定会到医院看望你的。”

    “什么啊!”苏颜兮瞬间感觉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简直是冷透了。

    “那我究竟该怎么办呀?”苏颜兮仰望天空,哀嚎一声。

    难道,这个秘密真的无法再继续守下去?

    司徒朔也一脸深沉,为此纠结不已。

    不过,比起苏颜兮,他要淡定许多,当然也理智很多。

    “我看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苏颜兮惊喜地握住手机:“快说快说,什么办法?”

    “临时抱佛脚!”

    “哈啊?”

    苏颜兮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一天。

    司徒朔是一个极其负责的盟友,为了帮助苏颜兮渡过难关,他放下手上的工作,还有泡小妞的机会,特地亲自指导苏颜兮,教她一些简单的口语。

    两人将地点约到宫爵,四大公子平时的聚集地。

    慕廉川见他们神神秘秘的样子,颇有几分性味。

    于是,趁机会将司徒朔拽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司徒朔的心思完全在想着该怎么教会苏颜兮简单的德语。

    慕廉川斜睨他一眼:“我可提醒你,要是被顾西城看到你和他的女人走这么近,可就有你受的的呢!”

    司徒朔白他一眼,仿佛看神经病那般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

    对此,慕廉川非常无语,这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苏颜兮在司徒朔亲自授教一天后,她对他的看法瞬间改观。

    以前只觉得司徒朔就一个花花公子,招摇的公子哥。

    现在发现他其实也有他的特长,比如德语说得极好,虽然她不知道他都说了些神马。还有就是做事认真细心,哪怕她一个简单的问候语总学不会,他仍然非常有耐心地教她。

    苏颜兮抿唇,这样的司徒朔还是让她有几分佩服和感激。

    就这样,苏颜兮临时学了三天的德语,把她累得够呛。

    如果说司徒朔教了十成,那么苏颜兮同学只学会了三成。

    对此,司徒朔也无言以对。

    总之,他已尽力。

    “司徒朔,你说我学会这些能应该了吗?”

    “听天由命!”

    “啊……”

    苏颜兮陪同顾西城前往与丹尼尔约好的酒店时,心里仍然忐忑不安,害怕自己无法应付。

    在酒店,他们最先遇到了司徒朔。

    他们见面的酒店是司徒朔的产业。

    司徒朔西装革履,比平日的他看上去要严肃几分。

    顾西城奇怪地扫他一眼:“今天怎么有时间?”

    居然亲自迎接……

    司徒朔皮笑肉不笑地回答:“碰巧!”

    他还不是担心某人应付不了,所以才为早不早地来酒店恭候,谁想刚到酒店就碰上了。

    苏颜兮朝司徒朔投去一个战友的眼神,心里的紧张居然少了不少。

    就如同,一个人做贼的胆子没有两个人做贼的胆子大。

    司徒朔嘴角抽了抽,一边让服务员领路,一边不留痕迹地走到苏颜兮身边。

    正巧这个时候,顾西城在和丹尼尔通电话,所以并没有特别注意到他们俩。

    “别紧张,越是紧张越会出错。”

    “我也不想紧张,可是控制不了啊,我发现我今天记得的语句比昨天少了一半!”

    悲剧的,苏颜兮害怕自己待会儿见到人以后,一句也记不得了。

    瞧她沮丧的样子,司徒朔忍不住黑线。

    “你以前的老板对你的评价还真是贴切……”

    “司徒朔!!!”

    “对我吼也没有用,你今天死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