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真正的贺锦兮出现

    护士小姐刚处理好一切,正松口气的时候,又送来一个病人。

    她连忙进入工作状态,通知医生,让人将病人送去急救室。

    当她看到病人时,有些慌神。

    难道是她看花眼了

    刚才被送进去那位病人和现在送进去的病人,怎么好像长得

    “唉唉。病人家属不能进去,这是急救室。”护士回过神来,赶紧上去把病人家属挡了出来。

    顾西城皱眉,不放心,却也没有再硬闯。

    护士小姐看了他一眼,顿时心花怒放:我滴乖乖隆地咚啊,今天来医院的帅哥会不会太帅了

    刚才那位已经帅得掉渣,现在这位是要让其他的男人都羞愧而死吗

    “那个请去交费”护士咽了咽口水,险些把正事忘记了。

    顾西城微微点头,可是却没有移动脚步,他的心现在悬着,根本无法静下来。

    没过一会儿,司徒朔从收费处回到急救室门口。

    当他看到站在急救室门口的顾西城,有那么一瞬间怔住。

    “顾老大,你怎么在这儿”他现在不是应该在酒店吗

    顾西城也微微有些吃惊,片刻他才冷淡回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

    “我”

    “请问家属在那里”护士的声音打断了两人谈话。

    顾西城和司徒朔几乎同时转过身,只见护士将苏颜兮从急救室推出来。

    此刻的苏颜兮躺在哪儿,紧闭着双眼,好似正熟睡的样子。

    司徒朔刚想走过去,却发现身边的顾西城已经快他一步过去。

    一瞬间,他愣在了原地。

    顾西城上前握住苏颜兮的手,感觉到她体温的那一刻,他急躁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医生摘下口罩,对顾西城说道:“病人没有是什么问题,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

    “没事怎么会晕倒”司徒朔对医生的话产生了怀疑,这人好端端怎么可能晕倒。

    难道,因为受到刺激呢

    医生尴尬不已,这病人真没问题。

    顾西城没有多说,将苏颜兮送到了病房,现在她还没有醒过来,自然不能出院。

    司徒朔本想跟上去,可是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电人是他家老爷子。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接听电话。

    悲剧的是接通电话的他一句也没有说,全被他家老爷子的吼声堵住了。

    “你人到哪里去呢女方等了两个小时也没见着你人。你个臭小子,老子就知道你答应相亲是哄老子着玩,你有出息,连你老子你也耍,你跟老子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随着絮絮叨叨的声音,对方把电话挂断了。

    司徒朔无语,他家老爷子的性子真是越来越火爆了。

    不过,刚才发生这样突然的事情,让他忘记了相亲这事情,怎么说对女方也有些理亏。

    亏待了女方,就是亏待了他家老爷子的心意。

    无奈,他又将电话拨了回去,得让老爷子消气才行,不然没有清静的日子。

    待护士退出病房后,病房里就真剩下顾西城和苏颜兮。

    顾西城坐在病床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小丫头。

    这几天两人都没有说上一句话,他心里也因此堵得慌。

    本来还说解决掉其他的事情再和她好好谈谈,没想到她倒是先把他吓了一跳。

    好端端居然晕倒了,真是一个磨人的小丫头。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顾西城的思绪。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潜意识皱了皱眉。

    他担心会吵到苏颜兮,于是拿着手机到病房外去接听。

    就在他走出病房后不到两分钟,苏颜兮便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到陌生的环境,有那么片刻失神,脑中浮现出顾西城和韩蒙儿走进酒店的一幕,她的双眸一黯,心里酸涩无比。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那清澈的双瞳才打量着四周,屋子里的摆设布局让她不难猜出这儿是医院。

    虽然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不过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儿。

    没有多想,她起身下床,穿着病服就那样走出了病房。

    当顾西城接完电话回到病房,岂料,病床上早已经没有了苏颜兮的身影。

    他顿时愣住原地,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待他回神,第一时间来到护士站询问。

    正在忙碌的护士都被问傻了,病人在这儿过上过下的,也没有来得及注意到叫苏颜兮的。

    顾西城俊眉微皱,着急不已的他开始四处寻找苏颜兮。

    。。。

    而此时此刻,另一个病房的病人也醒来过来。

    “患者名字”

    “贺锦兮”

    “你的家属没来吗”医生的询问让坐在病床上的人微愣。

    半响,她才缓缓开口。

    “我不需要家属,我现在就要出院。”

    “恐怕不行,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我很清楚,谢谢”冷漠地说完,她便起身下床。

    医生见状,赶紧叫护士扶着她:“你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我建议你还留院观察,等检查报告出来后,确定没事才离开。”

    听完医生的话,对方只是淡然一笑:“不必了,我是脑瘤患者,国外的医生都已经束手无策,你们又能怎么样了”

    话落,她不顾护士的阻挠,执意要离开。

    医生愣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原来他们的推测是真的。。。

    走在医院的长廊上,她好像回到了在美国的日子。

    “我们医疗小组已经讨论过你的病情,根据肿瘤所长的位置来判定,如果要动手术,那么成功的几率只有百分十,所以”

    “所以你们不愿意给我动手术”

    “no,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尊重病人的选择。”

    “如果不动手术,我还可以活多久”

    “保守估计,三个月”

    三个月,她的生命就只剩下三个月。

    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够,她还要回国,还要拿回自己的身份。

    不,她不甘心,她还不想死。

    谁可以帮她,谁能救救她

    “锦兮”顾西城远远看到蹲在医院喷泉旁的贺锦兮,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

    他差点把整个医院翻过来,幸好找到她了。

    顾西城抿唇,弯下腰将她轻轻抱起来。

    然后,朝病房走去。

    倚靠着坚硬宽阔的胸膛,原本沉浸在悲伤中的贺锦兮忽然间失去了言语。

    为什么这个怀抱让她感觉那么温暖

    她缓缓抬起头,看向近在迟尺的俊脸,一瞬间震住。

    顾西城,居然是顾西城

    此时此刻,她居然靠在顾西城的怀里。

    贺锦兮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的双手微微抓紧他的衣服,不可思议地一直看着他,他怎么会在这儿

    思绪复杂混乱中,她已经被顾西城安全放在了病床上。

    “好好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出院。”顾西城见她面色苍白,心里着实担心。

    “你”

    “有什么事情等你出院我们再谈,你休息”

    谈,谈什么”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知道她才是真正的贺锦兮

    “顾老大,找到了吗”司徒朔听说苏颜兮不见了,也担心地找了一圈。

    当他回到病房,见到躺在床上的人儿,顿时松口气。

    “我说小嫂子,你一个人跑哪儿去呢”

    司徒朔,顾西城的好兄弟,与他一起被列入四大公子之一。

    不过,他为什么叫她小嫂子

    贺锦兮双眸微闪,难道苏颜兮也在医院

    而他们把他们俩认错了

    “西城”一道甜甜的声音闯进了病房。

    只见韩蒙儿挽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外国男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不情不愿的表情。

    “我爹地说要见见你的夫人。”

    “丹尼尔”顾西城从容地上前,与他握手拥抱,两个出色的男人用着德语交流了几句。

    躺在病床上的贺锦兮安静地看着他们,并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直到那个叫做丹尼尔的人走过来向她问候,她才用德语回答了几句。

    丹尼尔仿佛很惊讶她会说德语,因此微笑着又询问了几句,问她有没有去德国,她告诉他,她德国去留学过,他便又问起了关于她学校的事情。

    她不怎么喜欢那段岁月,所以简单地回了几句,应付他。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的那几句话就让站在不远处的司徒朔傻眼了。

    司徒朔不敢相信,这是被什么附体了吗怎么转眼间对德语如此熟练

    真是,费解

    “贺锦兮”韩蒙儿在这时突然开口,高傲的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贺锦兮。

    “我告诉你,我就算回德国也不会放弃西城。就算他说只喜欢你一个人,我也不会放弃。你等着,我会回来的。哼”

    “赛琳娜”丹尼尔头痛,他真是把女儿宠坏了。 嫂索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带着抱歉的笑向顾西城和贺锦兮致歉,然后再告辞离开。

    顾西城亲自送丹尼尔他们离开,司徒朔与丹尼尔点头道别,却没有亲自相送。

    他趁顾西城不在,悄悄地对贺锦兮说道:“你别和顾老大生气,他和韩蒙儿之间永远不可能有什么。你真的不只笨,而且还很没出息,居然看到顾老大和别的女人走进酒店就晕过去了,你说你那点承受力哎,算了,既然你已经没事,我先回去了。”

    他答应了他家老爷子,去跟女方道歉。

    为了以后的安静日子,他决定去走走过场。

    贺锦兮深邃的眸光看着他,没有作答,只是用目光送他离开。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司徒朔说完,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离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