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顾少心情不悦

关灯
护眼
    他完全搞不清楚了,这丫头简直就是跟他杠上了,他明明想和她好好说说,让她消消气,将昨天的那一页翻过去,两个人又像原来那样开开心心。

    谁也没有料想到,今天又演变成了这样。

    对此,我们的顾大总裁着实地郁闷了一把。

    他解决一个上亿的合同也比这个轻松。

    带着无奈的心情,他把慕廉川和司徒朔拉到一块喝酒,地点自然是宫爵。

    慕廉川对这位最近经常照顾他生意的买主非常欢迎,将最好的最贵的酒全拿出来招呼了。

    顾西城优雅地拿着酒杯,一杯一杯地喝着,随着包厢里播放的轻音乐,心情舒缓了不少。

    不了解顾西城的人会以为此刻的他是在品酒,那优雅的动作,高贵的气息让人不觉地将目光停在他身上。

    而熟知他的慕廉川和司徒朔却知道,他这是在灌自己酒,压根没把酒当成酒。

    慕廉川拿起酒杯与顾西城碰杯,随口问了一句:“心情不好?”

    顾西城一顿,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可是俊脸却没有丝毫表情,所以让人难以琢磨。

    他不是心情不好,只是想放松放松,好好想想自己是怎么把那小丫头得罪的。

    没有回答慕廉川,他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见他如此,慕廉川便没有多问,因为他知道就算问也问不出结果。

    顾大少爷不想说的事情,就算你把他杀了,他也不会蹦出一个字。

    司徒朔看着他这样,不用猜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苏颜兮还能为了谁?

    所以,他不像慕廉川那样问些废话。

    而是在陪顾西城喝了几杯后,直接切入正题:“顾老大,上次因为那个叫什么的明星,你和小嫂子冷战,那这次又为什么呢?”

    听到冷战二字,顾西城的俊脸明显沉了几分。

    端着酒杯转动着的他,终于吐出了两个字:“因为一件毛衣!”

    噗……慕廉川一时没忍住,嘴里的就喷出去了。

    “毛衣?”慕廉川黑线,这是逗谁玩呢?

    “我说难道跌入爱情魔障的男女都这么无聊?大事吵架冷战吃醋,小事也闹得鸡犬不宁?”

    如果真是这样,他慕廉川这一辈子怕是都不会碰爱情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

    对于慕廉川的话,司徒朔第一个表示不认同:“你就不懂了吧,这就叫打情骂俏,越吵越爱,两人之间的甜蜜。你个没心的人是不会懂的!”

    “说得你好像很懂?”慕廉川嗤之以鼻:“你哪天不是几个女伴轮换着,你还懂得两个人的甜蜜?”

    “靠靠靠……”司徒朔不满了:“怎么听你说话,我就想找你打架?”

    “你还是省省吧,打你我嫌累!”慕廉川说着,又替顾西城把酒满上:“话说回来,刚才你说的什么明星,就是前段时间报上报道的那位自称是嫂子男友的那位?”

    顾西城的手碰地一下把酒杯捏碎了,酒杯里的酒瞬间喷发出来。

    慕廉川和司徒朔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远离顾西城。

    酒杯可碎,衣服可不能被红酒弄脏。

    “咳咳,顾老大,你冷静一点!”慕廉川嘴角抽搐,他不过是提了一下而已,至于吗?

    “没错!”司徒朔也附和:“不就是一个小明星,动动手指就能让他得瑟不起来,所以没有必要为这样的一个人生气。”“

    “对啊,而且你和嫂子已经是合法关系,你还怕他把嫂子从你身边夺走不成?”

    顾西城如鹰般锐利的目光瞬间看向两人。仿佛透着浓浓的不满。

    司徒朔和慕廉川互看一眼,都有些疑惑。

    “难道说,这个小明星还挺有道行的?”居然能让伟大的顾公子如此敌对。

    慕廉川的话到是话说对了,秦脩的存在的确让顾西城有种敌人的存在感。

    他可以忽略不计他是自家小丫头的前男友,但是他计较小丫头心里有她。

    这家伙没出现的时候,他和他家小丫头可没有这样冷战过,他这一出现,小丫头居然跟他冷战上了。

    你说他能不计较吗?

    尤其是哪天在公司,那家伙挑衅的话。

    什么叫他不懂爱,不够爱他家小丫头,简直笑话!

    “老大,你没事吧?”司徒朔见他阴沉着脸,却不说话,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灯光下,顾西城的眼眸深邃得让人猜不透。

    好半响,他才将目光看向两人。

    “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做?”

    咦……司徒朔与慕廉川同时怔住,这话说得!

    顾老大这是喝醉了吧?

    顾西城只有在微醺的时候,话会多几句。

    所以,慕廉川他们肯定他已经喝得有点醉了。

    司徒朔嘴角微扬,非常性味地坐过去:“顾老大你是指嫂子还是指哪个小明星?”

    顾西城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脑中不觉地回放小丫头跟他吵架的画面。

    “我该怎么哄这个小丫头开心?”

    噗,看来是真醉了,慕廉川好笑地也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比起慕廉川的不以为然,司徒朔倒是兴致勃勃的。

    “这好办,女人嘛就哄哄!尤其像小嫂子那样的,尤其好应付。”笨得跟什么一样的。

    顾西城挑眉看向他:“哄?”

    “对啊,这女人啊,就得哄!”

    哄……顾西城有喝了一杯,然后看向司徒朔:“方法管用?”

    司徒朔笑:“试试不就知道呢?”……

    顾西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他的生物钟非常准时,就算喝醉了也能准时醒来。

    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再顾宅,而是睡在他和小丫头的家里。

    昨晚……

    脑中仔细搜寻了一下昨晚的回忆,只记得后来喝多了。

    至于是谁送他回来的,居然没有了印象。

    他们搬回顾宅有段是时间,所以家里显得有些冷清。

    他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睡的是主卧小丫头原来睡的大床上。

    心里莫名划过一丝暖流……

    顾西城发现,仿有把小丫头放在心上后,总会有这样温暖的感觉。

    想到此,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目光不自觉地被墙壁上那张大大的结婚照而吸引。

    这是小丫头提议照的结婚照,在他们相爱以后,而不是在他们结婚前照的。

    现在想来,他们结婚似乎什么也没有做,没有拍结婚照,没有度蜜月,甚至……他没有亲手为她戴上戒指。

    脑中不觉地浮现出他和小丫头结婚的场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而且,在那么的宾客面前,将戒指丢给她,然后弃她而去。

    仔细想想,他还真是有些愧疚,这么长时间来他似乎对小丫头做的事情太少了。

    难怪,那个叫秦脩的家伙那么信誓旦旦地说他不够爱小丫头。

    顾西城双眸微眯,心情忽然间豁然不少,对小丫头的生气也不再计较,她对他生气也是应该,她可是他的妻子。

    她不对他生气,又能对谁生气呢?

    如果有一天,小丫头不对他生气,他才是该着急。

    嘴角微微轻扬,梳洗了一番,带着不一样的心情离开了家。

    当他走到户外,才发现天气又降温了。

    开车直接去了公司,开始一天的工作。

    比起顾西城豁然开朗的心情,苏颜兮却是郁闷到极点。

    昨晚,顾西城居然一夜未归。

    苏颜兮坐在床上,双手撑着小脑袋,委屈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沙发。

    直到佣人敲响房门,她才回过神来。

    “请进!”

    佣人听到她的声音,这才推开房门:“少夫人,老夫人请你下楼。”

    “呃?”苏颜兮眨眼,茫然地问道:“奶奶她老人家找我有事吗?”

    “那个……秦先生来了,所以老夫人请你下去,”

    “秦先生?”苏颜兮皱眉,秦脩?他怎么又来了?

    这个人真是……未免太固执看吧!

    苏颜兮有些不耐,原本心情就不好,因此下楼见到秦脩,她就冷声对他。

    “秦先生,我们出去谈吧!”

    “好啊!”秦脩自然是非常可以,顾家有老夫人在,他想说的话也不方便说。

    苏颜兮跟顾老夫人打个招呼后,才离开了顾家。

    秦脩也随她一起离开。

    原本淡定自若的老夫人在他们走后,立即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拿手了一把的座机。

    接着,把电话拨打给了那个彻夜不归的人。

    正在龙神集团办公的顾西城,见电话是老宅打来的,便顺手接起。

    “喂?”

    “咳咳,是我!”

    “奶奶,有什么事吗?”顾西城蹙眉,难道小丫头不舒服?

    想到她昨天晕倒,他就心有余悸,对她莫名担心起来。

    电话那边的顾老夫人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我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你老婆被人约出去了。”

    话落,她老人家直接挂断了电话。

    管家在一旁看着她的举动,额头不觉地掉下三条黑线。

    “老夫人,您这样做,少爷会不会生气呀?”

    顾老夫人轻笑:“他不只会生气,还会着急!”

    她就是要他着急,越着急越好。

    顾西城的确着急了,听到电话里老夫人所说的话,心里那叫一个着急。

    老夫人挂断电话的同时,他也将电话丢到了一边,甚至工作也被他丢到了一边。

    连冬衣外套都忘记了拿,便离开了公司……

    因为天冷,所以苏颜兮并没有走多远,就在附近的公园的桥边。

    周围许多清晨活动的人,空气也十分的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