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糟糕,结婚戒指掉了

关灯
护眼
    “秦先生,你如果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苏颜兮没有看向身旁的秦脩,而是看着桥下桥下的河流,清澈的水里还能看到小鱼游来游去很自在。

    “锦兮!”秦脩不喜欢她这样的忽视,仿佛他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于是,他伸手过去抓住她的肩膀,把她轻轻转过来看着他。

    苏颜兮因他的举动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不着痕迹地退后了一步。

    “你有话就说吧!”

    “我……”秦脩的桃花眼微眯:“你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躲开我?你的心里难道一点也不在乎我?”

    苏颜兮发现自己的头开始痛了,她无奈地看向秦脩:“我真的……不在乎你。秦脩,我再次郑重的告诉你,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就因为顾西城比我有钱有势?还是说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呢?”

    “对,我不爱你!”压根从来都没有爱过。

    “我不信!”秦脩着急地抓住苏颜兮的肩膀,把她掌控在自己的范围:“你不会不爱我的,你在撒谎对吗?”

    “秦脩先生!”苏颜兮一把将他推开:“请你放尊重一点,还有我再次郑重告诉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为什么?锦兮……”

    “别叫我锦兮!”

    “锦兮你……”秦脩疑惑地看着苏颜兮。

    苏颜兮一愣,随即想到自己说错话了,她闪烁着目光,连忙转移了话题。

    “我的意思是……请你叫我顾夫人,我不希望有人误会我们的关系。”

    “顾夫人?”秦脩忽然间感觉到寒冷刺骨:“你就这么狠心?锦兮,难道你忘记自己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是,我忘了。”苏颜兮咬咬牙,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念念不忘,但是我还是劝你早点忘记。既然你当初选择放弃,那么你就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挽回什么。”

    苏颜兮想,如果是贺锦兮,大概也会如此做吧,她是那么骄傲,怎么可能再接受一个放弃她的人。

    想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亮出手上的戒指:“秦先生,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所以,请你不要再继续纠缠我。你的出现,只会让我觉得是一种困扰。”

    “困扰?”秦脩苦涩的一笑,上前抓住她的手:“你为什么那么残忍,把我对你的爱当成是困扰?你知不知道,你的话伤我有多深?”

    “啊,秦脩你放开我。”

    “我不放!”

    “你抓疼我的手啦!”苏颜兮皱眉,使劲地想挣开她的钳制。

    岂料,她越是挣扎,秦脩的手越用力,弄得她的手腕生疼。

    苏颜兮紧皱着眉头,双眸看向秦脩,只见他的眼神里透着悲伤和倔强,想必是因为她的话而太生气了,所以才会如此。

    可是,她必须这样做,因为她不是贺锦兮,不是他爱的那个人。

    “放开,放开我!!!”

    “锦兮,回到我身边好吗?”

    “不可能!”

    秦脩的怒意取代了理智,他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手上:“戒指很漂亮,可是一点不适合你。”

    “你胡说什么呀,放开我。”苏颜兮真是要崩溃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秦脩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揪着的小脸上:“你一向喜欢简洁的东西,这个戒指的很漂亮,可是设计复杂太累赘,根本不是你喜欢的。就像顾西城那样复杂的人,根本不适合你,你是完全斗不过他的……”

    “我不知道你胡说什么,我让你放手!”苏颜兮的好脾气都被他磨光了。

    秦脩对苏颜兮的挣扎并不理会,而是伸手去触碰她的戒指。

    苏颜兮一愣,以为他是要摘下她的戒指,她一着急,毫不犹豫地一口咬着他的手。

    大概没有猜想到她会如此,吃痛的秦脩条件反射地一把将她的手甩开。

    “啊……”苏颜兮的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手在半空划过一个弧度。

    然后,手上的某物飞来出去。

    苏颜兮顿时感觉不妙,惊呼一声:“我的戒指……”

    没错,因为秦脩用力甩开她,她手上稍稍偏大的戒指瞬间从手上脱落,嗖地一声飞来出去。

    看到飞出去的戒指,苏颜兮着急不已,连忙伸手过去想要接住。

    只是她忘记了,自己此时此刻站在花园里的桥上。

    所以当她义无反顾地扑过去抓戒指的时候,整个人从桥上摔了下去。

    “啊……”

    “锦兮!!!”

    秦脩见苏颜兮摔下去,理智才复苏,他连忙伸手过去想要抓住她,可是已经晚了一步。

    只听扑通一声……苏颜兮的身体就那样掉到了河里。

    “救命……”刺骨的寒冷瞬间朝苏颜兮袭来,她在河里扑腾着,弱弱的声音求救。

    “锦兮!你别怕,我马上来救你!”秦脩顿时吓得面色苍白,这河里的水虽然不深,但是如果不会游泳也一样可以将人淹没,而且在这样寒冷的天冷,河水冰冷刺骨。

    想到此,秦脩就懊恼自己刚才的行为。

    他跳上及膝的围栏,准备跳下去就苏颜兮。

    岂料,一道身影比他先一步跳了下去,接着又是扑通一声巨响。

    秦脩微怔,一眼就看到了跳下河的人。

    他不是别人,正是顾西城。

    顾西城通过手机定位器一路找来,当他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小丫头时,就看到她整个人从桥上摔了下去。

    他连想都没来得及想,便冲过来,营救他的小丫头。

    “救命……”苏颜兮扑腾着,感觉自己的手和脚都已经不是她的了。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有一双大手从她身后将她抱住。

    “锦兮!别害怕,我在这里。”

    “顾西城……”没错,是顾西城声音。

    一瞬间,苏颜兮仿佛吃了定心丸那般,变得不再担心。

    最后,顾西城将她救上了河岸。

    这时,周围晨跑的人都围了过来。

    秦脩也连忙跑过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苏颜兮的身上。

    “锦兮,你没事吧?对不起,都怪我……”

    “的确都怪你!”浑身湿透的顾西城冷眸扫向秦脩。

    在秦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有力的一拳狠狠地朝他挥过去,毫不留情地打在了秦脩的脸上。

    秦脩一时不备,硬生生地挨了一记,嘴角顿时变得淤青。

    可是就算如此,顾西城也没有气消。

    他让苏颜兮坐着,然后又朝刚站起来的秦脩挥动了拳头。

    秦脩皱眉,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眼眸中也燃起了怒火。

    对顾西城夺爱的怒火……

    于是,他像是打了鸡血那般,噌地站起来,朝顾西城攻击。

    顾西城也没有手下留情,招招都用尽了全力。

    没两下,秦脩就不敌顾西城,被顾西城打到在地爬不起来了。

    苏颜兮冷得瑟瑟发抖,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朝顾西城喊道:“住手,别打了。”

    再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听到她的声音,顾西城才不情愿地住手,放了秦脩一马。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喘气的秦脩:“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骚扰我的妻子,我定让你在这个A市没有立足之地。”

    话落,不管秦脩不甘的眼神,他快步折回到苏颜兮身边,将她一把抱起。

    苏颜兮苍白着小脸,就连嘴唇都已经乌青,可是她却抓住顾西城的手,不断说道:“我的戒指,顾西城,戒指掉到河里了,怎么办?怎么办?”

    都是她不好,她没有保护好戒指。

    顾西城皱了皱眉,深深地目光看了一眼河水,然后将她紧紧抱住。

    “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说完,他抱着苏颜兮快步奔回了顾宅。

    顾宅的人看到狼狈的苏颜兮都惊讶了一番:“天哪,少夫人……”

    “少夫人她这是怎么呢?”

    面对佣人们的关系,顾西城没时间解释,直接将苏颜兮抱回到卧室。

    然后把她放在浴缸里,连忙把热水打开。

    接着,顾西城又开始脱苏颜兮的衣服。

    冻得快失去意识的苏颜兮顿时惊醒,潜意识地抓紧自己的衣服:“顾西城,你干什么?”

    “脱衣服!”顾西城回答着,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苏颜兮顿时瞪大双眼:“不行,男女授受不亲,你怎么可以脱我的衣服,不行不行……”

    “你的衣服湿透了,必须马上脱掉,不准动。”顾西城的表情很认真淡定。

    可是苏颜兮却不淡定了:“我……我当然要脱,可是你……”

    “贺锦兮!”顾西城手一顿,总算发现了苏颜兮的纠结:“你和我之间不需要别扭。”

    “啥?”

    “你是我的老婆,你迟早是我的,你的身体我迟早会看到的,所以……松手!”

    顾西城一本正经地说完,毫不犹疑地将某人的衣服扒了。

    “啊啊啊啊……”

    刹那间,一道吼声震响了整个顾家大宅。

    刚开车到顾家的司徒朔也被这叫声吓得不轻……

    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冲进了顾家大宅。

    “怎么回事?”

    同样被吓到的老夫人猛然回神,目光不觉地看向楼上。

    这声音是那丫头的声音,叫的这么惨,难道他们两个在房里……

    顾老夫人如此一想,心情瞬间变得极少,连笑意也浓了几分。

    “顾奶奶,我上去看看。”司徒朔说着就想上楼。

    顾老夫人反应极快地将他拦下:“唉唉唉,我说你小子凑什么热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