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看光光了,他说身材很好

关灯
护眼
    “顾奶奶,你没听到她……”

    “我听到了,我耳朵没聋,不过这也和你没有关系!”

    “可是奶奶……”

    “行了,如果你闲得慌,我倒是有件事让你去帮我办了。”

    司徒朔摸摸鼻子,有些防备地问:“什么事?”

    顾老夫人的表情忽然间变得严肃:“你知道那个叫秦脩的明星吧?”

    “知道!”司徒朔双眸微眯,不就是贺锦兮的情人吗!

    “不过奶奶,你怎么突然提起他?”

    “没什么,我要你将他赶出A市!”顾老夫人的目光阴沉下来,不管是谁,只要欺负顾家的人,那么他们就得付出代价。

    既然这个秦脩已经没有利用的代价,留着也只会破坏事。

    不管他以前和那丫头是什么关系,以后必然是不可能有关系。

    司徒朔微微一愣,没想到顾老夫人会如此。

    不过转念一想,他还是明白的。

    其实不用老夫人命令,他也决定将这个小明星弄走,不管怎么说他的存在是一个危险,会苏颜兮面临身份暴露的危险。

    所以,这个人是留不得的。

    “奶奶,你就放下吧!三天之内,我会让他彻底从A市消失。”……

    苏颜兮的小脑袋从水里冒出来,整个人喘息着趴在浴缸边上。

    “呜呜,太丢人了……”

    就在刚才,她居然被顾西城看光光了。

    虽然说她喜欢顾西城,可是也没有想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坦诚相见下。

    怎么……怎么也得在浪漫的气氛下,点着蜡烛,吃着烛光晚餐,然后一起跳舞,一起脱衣服……

    呸呸呸,苏颜兮你疯了吗?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呀?

    苏颜兮使劲地摇着脑袋,她一定是被冻傻了。

    哇呜一声,她又将身体沉到了水里。

    在浴室磨磨蹭蹭好半天,苏颜兮才穿着睡衣走出浴室。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红着小脸钻进了被窝里,一路走来她都不敢东张西望,就怕看到顾西城。

    现在,她真没办法坦然面对顾西城。

    岂料,顾西城却自己找上来了。

    “起来,喝完姜汤再睡。”顾西城说着,便把苏颜兮盖着的被子揭开了。

    苏颜兮感觉到遮挡物消失,双眼顿时闭上,趴在床上装死。

    顾西城见她不出声,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说着,他将姜汤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想看看她有没有发烧。

    谁知,苏颜兮一个驴打滚避开了他的触摸。

    顾西城微微一愣,手僵在了半空,目光疑惑地看着从床上坐起来的苏颜兮。

    苏颜兮此刻也红着脸看着他,因为已经避无可避,所以她只能鼓足勇气面对。

    她朝顾西城噜噜小嘴,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不满:“那个……顾西城,你难道就没有话对我说吗?”

    不管怎么说,也该道个歉什么的吧!

    她都被他看光光了……

    顾西城俊眉一挑,深邃的目光落在她小脸上:“嗯,身材不错。”

    “哈?”苏颜兮怔住,朝着顾西城眨眼再眨眼,他说得什么东东啊!

    “哈什么哈,把姜汤喝了。”顾西城说着,又把汤碗拿给她。

    苏颜兮被迫接过,还有些愣神。

    “快喝!”

    “哦!”

    顾西城见苏颜兮乖乖地喝姜汤,整个人也松口气。

    接着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说完:“身材不错,我很期待有机会再次观赏。”

    “噗……”苏颜兮一口姜汤喷了一米距离!

    下午,用过午餐后顾西城就去了公司。

    苏颜兮也恢复了精神,然后她率领整个顾宅的佣人前去公园的河边捞戒指。

    想到戒指,她就肉痛。

    如果找不到,她真的要哭晕在厕所里。

    佣人们非常喜欢苏颜兮,所以她交代的事情也很认真地做。

    可是他们捞了半天,除了捞到垃圾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其中一位女佣忍不住对苏颜兮说道:“少夫人,戒指会不会被河水冲走呢?”

    苏颜兮顿时哭丧着小脸:“你们觉得被冲走的希望多大?”

    “呃,百分之百!”一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听到他们的回答,苏颜兮想死的心都有。

    那么大一颗钻戒,就这样祭奠河爷爷呢?

    这让她以后怎么赔给贺锦兮啊?

    哇呜……不嗨森!

    苏颜兮趴在桥上,探头往河里看,仿佛要将这河水看干。

    管家见她如此,也不忍打击。

    于是吩咐着大家继续找,不管怎么说,找一找没有错,万一找到了呢?

    正在龙神集团工作的顾西城,始终对苏颜兮不是很放心,怕她会发烧生病什么的。

    因此,抽出了一点时间打了电话回顾宅。

    顾宅的人都不在,最后就唯一待在家里睡午觉的顾老夫人接起了电话。

    顾西城开口就是询问苏颜兮的情况,顾老夫人忍不住抛了一记白眼。

    “没有生病,那丫头生龙活虎的!”

    “奶奶!”

    “得得,她没事,活蹦乱跳的,带着一群佣人去河边捞戒指去了。”

    “捞戒指?”顾西城眉头微拧。

    他这才想到,那丫头把他们的结婚戒指弄丢了。

    挂断电话,顾西城有些出神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这枚结婚戒指是他随意买到的,压根没有认真挑选过,因为当时的他根本没有把这桩婚事当回事。

    没想到那丫头还挺在意的!

    顾少要是知道苏颜兮找戒指是因为戒指的价格,估计能气上好几天。

    话说回来,顾西城忽然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让他忽然觉得开心。

    于是,开心地将结婚戒指取了下来,放在抽屉里。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

    苏颜兮因为没有找回戒指,整个人郁郁寡欢,躺在床上独自默默悲伤。

    “那戒指值多少钱啊?”

    顾西城在卧室和书房之间来回走动了几次,发现她仍然保持着一个姿势在发呆。

    因此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过去:“穿衣服,我们一起出去。”

    “出去?”苏颜兮回神:“去哪儿?”

    “别问,去了就知道!”

    “神秘?”

    听顾西城话,苏颜兮瞬间充满了好奇心,对戒指的事情也就抛到脑后。

    接着快速地穿上外套,与顾西城出门。

    让苏颜兮没想到的是,顾西城居然带她来到了A市最大型的珠宝店,而且让老板清场,整个珠宝店除了营业员,就只剩下顾西城和她。

    苏颜兮对此到时颇为意外,她了解顾西城,他并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人,对不在乎的事情一向冷冷淡淡。

    而他此刻,却走上了高调路线:“告诉你们经理,我要最好的货。”

    营业员微愣,被顾西城的气场怔住,半响才反应过来点点头。

    “好的,先生请稍等。”

    接着,顾西城就牵着苏颜兮的手坐到了店里招呼客人的沙发上。

    不到两分钟,几位营业员纷纷捧着首饰盒过来,并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了玻璃桌上。

    “先生,小姐,你们请看。这些都是名师设计,独一无二的婚戒。”

    苏颜兮清亮的目光看向身旁的顾西城:“你买戒指?”

    顾西城略微点头,一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一手拿起桌上的一对戒指。

    “我们的婚戒不是掉了吗?那就重新挑选一对吧!”

    “可是结婚戒指哪能再买……”

    “当初我并没有亲手为你戴上婚戒,或许这是上天安排,让我弥补这样的遗憾。”

    顾西城真诚的话深深印在苏颜兮心上,让她感动得几乎落泪。

    她忽然间明白过来,当初的顾西城是不爱的她,所以那结婚戒指是没有意义的。

    现在他想送她一个有意义的婚戒,因为他爱上了她。

    苏颜兮心里一暖,不顾一群营业员的羡慕目光,扑上去一把抱住顾西城的脖子。

    “顾西城,怎么办?你让我好感动呀?”

    顾西城抿唇:“既然感动,那就挑选一对你心仪的戒指,让我们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苏颜兮忽然想到两人之间的不愉快。

    于是,她松开顾西城,嘟着小嘴质问他。

    “在挑选戒指之前,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表情这么严肃?”顾西城挑眉,点点头:“你问!”

    “那天你……你为什么会和韩蒙儿去酒店?”想到那个画面,她心里就忍不住酸酸的。

    顾西城一愣,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因为两个人吵架的事情,他也忽略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的事情。

    原来,她是看见他和韩蒙儿一起。

    “你和我生气,就是因为这个?”还把自己给气得晕倒了。

    苏颜兮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故意严肃地说道:“搞清楚,是我在问你问题,不是你问我。”

    顾西城瞧她认真的模样,心里忍不住觉得好笑。

    “你误会了,我之所以我她去酒店,是因为她要把她交给她的父亲。现在她已经和她的父亲回德国去了,以后再也不会打扰我们。”

    “真的?”只是因为在这样?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马上致电给丹尼尔,你可以亲口问他。”顾西城说着,便拿出了手机。

    苏颜兮见状,连忙阻止他:“咳咳,不用了,我相信你。”

    开玩笑,让她和丹尼尔通话,她说什么?

    她就学会的那几句德语也已经还给了老师司徒朔。

    顾西城收回电话,深邃的目光看着她:“真的相信?”

    苏颜兮赶紧点点头:“我不想我自己也得相信你不是,你可是众所周知的顾大公子。”

    顾西城没好气地看她一眼:“现在可以挑选婚戒了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