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真正的贺锦兮再次出现

    顾西城瞧她如此,只能默默地为她夹菜。

    不过,他还是有些无奈,如果不知道的人见到某人的吃相,怕是以为他顾西城每天让老婆饿肚子。

    司徒朔疑惑地看着桌上的食物:“真这么好吃?”

    记得,上个星期他才过来用过餐,味道一般啊。

    再看看某人的吃相,啧啧啧……不忍直视啊!

    “顾老大,你确定这样的你能养?”

    “要你管!顾西城扫他一眼:“你最近似乎很闲?”

    虽然都是好兄弟,可是顾西城仍然不希望自己的小丫头跟他走得近。

    因为,他会忍不住嫉妒!

    顾西城眼中的寒意,司徒朔很明显就感觉到了。

    他没有拆穿,只是哀叹地摇摇头:“都说女人是小心眼,想不到男人也会如此。”

    “吃你的吧!”顾西城冷哼。

    司徒朔适可而止,没再继续说下去,拿起筷子准备用餐,可是当他看到桌上那所剩无几的食物,就无语了。

    于是,特别委屈地向顾西城抱怨:“所有的菜都被她吃光了,我能吃什么?”

    苏颜兮一愣,嘿嘿地笑了两声,这两天忙着婚礼的事情,太累没有什么胃口。

    今天或许真是去坐了一次过山车,所以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下来,肚子也饿到不行。

    “咳咳!”顾西城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招来服务员,又添了几个菜。

    很快,他们点的菜就被送了上来。

    迫不及待的苏颜兮伸手去接,没想到反而撞翻了服务员小姐手中的餐盘。

    刹那间,一盘滚烫的食物倒在了苏颜兮的手上还有桌上。

    苏颜兮痛呼一声,整张小脸皱在了一起。

    突来的变动,惊住了顾西城和司徒朔。

    顾西城蹙眉,反应极快地抓住了苏颜兮的手,带着她往洗手间走去。

    司徒朔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跟上还是留下,整个人愣住了。

    刚才那一瞬间的发生的事情,让服务员也吓到了,尤其是打翻托盘的服务员,也被吓哭。

    听到隐隐的哭声,司徒朔才反应过来,冷眸扫向她们。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几名服务员一听,连忙道歉离开。

    来到洗手间后,顾西城将苏颜兮的手直接放到水槽里,然后用凉水冲洗。

    “怎么这么不小心?”

    顾西城看到白皙的小手上红肿一片,俊脸不觉地沉了几分。

    苏颜兮疼得皱眉:“我怎么这么倒霉呀!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怎么办呀?”

    一双手本就长得不怎么出色,现在倒好,都要成猪蹄了。

    手背连着手指也开始肿起来,她要怎么戴戒指呀?

    苏颜兮泪奔……

    顾西城认真地替她冲洗着,后来饭店的老板赶来,并且带来了医生。

    苏颜兮在惊讶之余,还是让医生替她包扎了一下受伤的手。

    虽然如此,但是手还是没有办法一时间消肿。

    回到顾宅后,老夫人瞧见了忍不住说了苏颜兮几句。

    “你做事情总是毛毛躁躁,大大咧咧,怎么就不知道谨慎二字怎么写?”

    苏颜兮只能默默地低下头,一副乖乖受教的样子。

    每每这个时候,老夫人就会放她一马:“回房休息去吧,看到你,我就头痛!”

    苏颜兮咬着唇角,赶紧乖乖地上楼。

    瞧着她离开的背影,顾老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而看向顾西城。

    “看来不是你一个人变了,她也变得不少,完全不像我第一次见到的样子,那个时候,这丫头倒是自信干练……”

    老夫人说着说着,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顾西城站在原地,因为顾老夫人的话一怔,不过只是一瞬间。很快,他也跟着上了楼。

    卧室

    苏颜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感觉这一切太不实际了。

    她居然要和顾西城重新举办一场婚礼,这仿佛就像是做梦一般,让人难以置信。

    可是,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只是……她的手!

    举起手看了一眼,忍不住嚎了两声。

    而她的声音成功引来顾西城的注意,顾西城从沙发上坐起来,看向大床上的苏颜兮。

    “怎么呢?伤口痛?”

    苏颜兮一愣,随即看向顾西城,当看到他眼中的担忧,她的心莫名一暖,刚才烦乱的心被一种叫幸福的感觉取代。

    潜意识地,她摇了摇头:“不痛。”

    顾西城疑惑地看着她,似乎并不相信。

    苏颜兮抿唇一笑:“睡吧,我真的不疼。”

    就算疼,有他的关心,她也可以忍耐。

    顾西城这才点了点头,重新躺在沙发上,不过他没有再闭上眼睛,而是睁着双眼,看着微弱的光。

    时间一点点过,当他听到某人均匀的呼吸声后,他才又从沙发上起身,来到了床边。

    此刻的苏颜兮已经沉沉睡去……

    顾西城从浴室拿来一张湿毛巾,在床边蹲下,然后轻轻握住苏颜兮受伤的手,为她敷着伤口。

    轻轻的,慢慢的,带着无限的宠爱。

    睡梦中的苏颜兮仿佛做了一个美梦,嘴角不觉地轻扬。

    翌日清晨

    这一天是这一年的圣诞节,也是顾西城与苏颜兮第二次举办婚礼的日子。

    整个A市,今天异常的热闹喜庆。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宾客,同样的新娘休息室。

    苏颜兮早早的在老夫人的陪伴下来到了教堂的新娘休息室,让化妆师替她上妆,换礼服。

    而顾西城作为新郎,并没有像上次那般迟迟未到,反而衣冠楚楚地站在教堂门口迎接前来祝贺的宾客,伴郎慕廉川陪伴左右。

    司徒朔大摇大摆走来时,看到站在门口的顾西城,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还是他们的顾大公子吗?

    带着好奇,他走了过去:“顾老大,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的,你居然亲自接客?”

    顾西城俊脸一黑,一脚不客气地朝他踹了过去。

    司徒朔笑着躲开,总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啊。

    新娘休息室

    顾老夫人见苏颜兮化好妆,换好礼服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休息室,前去招呼客人。

    苏颜兮一个人呆在新娘休息室,等待着婚礼开始。

    她赤着双脚,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落地镜前。

    当她看着镜中穿着婚纱的自己,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第一次婚礼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她彷徨、无助、害怕,对未知的未来充满了恐惧。

    现在她,却是带着满满的幸福和喜悦嫁给同一个人,她没有彷徨,没有无助,没有害怕。

    虽然对未知的未来仍然未知,不过她相信顾西城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就算……有一天真相被揭穿!

    她依旧相信他!因为她爱他!

    碰咚……休息的门忽然间被人从外推开。

    苏颜兮一怔,清亮的双眸自然地透过落地镜看向突然推门而入的人。

    只是当她看清楚对方长相时,整个人刹那间僵住,一双清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接着,条件反射地转身,看向一步步走进来的人。

    “贺……贺锦兮!你回来了?”

    同一张面孔,不同的只是衣着。

    贺锦兮带着若柔若无的笑,朝苏颜兮微微点头:“是,我回来了。苏颜兮,好久不见!”

    “你……”苏颜兮怔住,整个人完全僵在了原地。

    “这件婚纱很漂亮,比起我定做的那件婚纱漂亮多了。”贺锦兮说着,走到了苏颜兮身边,伸手替她整理着头纱,就像曾经那般:“你穿上如此好看,想必我穿上也一样好看。”

    苏颜兮浑身一颤,潜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冷清的目光看向眼前的贺锦兮。

    “妈妈在哪里?你把她带去哪里呢?”

    贺锦兮收回僵在半空的手,冷漠的表情下,她轻轻扬起了唇。

    “放心,她很好!”

    “她到底在哪里,我要见她!你把她还给我!”

    “你想见她?现在?”贺锦兮微微挑眉:“你难道忘记今天的婚礼了吗?”

    苏颜兮一愣,双手不觉地握紧裙纱,冷静了几秒,她平静地开口:“我当然不会忘记,今天是我和顾西城的婚礼……”

    “不对!”贺锦兮突然出声打断了苏颜兮的话,她幽暗的双眸紧盯着苏颜兮:“今天,是贺锦兮和顾西城的婚礼!”

    苏颜兮面色白:“贺锦兮,你……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贺锦兮抿唇,抬眸与苏颜兮直视:“苏颜兮,从今天开始,我们的一年之约结束,我贺锦兮要拿回属于我的身份。”

    “你说什么?”苏颜兮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要拿回身份?

    那么……她和顾西城该怎么办?

    “不,不可以……”

    “不可以?”贺锦兮蹙眉:“苏颜兮,你是忘记自己是谁了吗?居然对我说不可以?”

    她的身份……面色苍白的苏颜兮踉跄一步,险些跌倒。

    是啊,她是苏颜兮,并不是贺锦兮。

    “顾西城的妻子,顾家的少夫人,龙神集团的总裁夫人是贺锦兮而不是你苏颜兮,所以苏颜兮,你该将这漂亮的婚纱脱下,做回你自己了。”

    “不……”

    “嗯?”

    “我不可能和顾西城分开!”苏颜兮紧握着颤抖的双手,目光如炬地看向贺锦兮:“我爱顾西城,顾西城也爱我,我们是不会分开的……”

    “苏颜兮,你醒醒吧!”贺锦兮冷笑着打断苏颜兮的话:“顾西城喜欢的是贺锦兮,而不是你苏颜兮。你再好好想想,如果顾西城知道你是冒牌的贺锦兮,他还可能会爱你吗?”

    “不会的,顾西城他……”

    “顾西城是谁?他怎么可能容忍被人欺骗?而且你搞清楚,你不过是我的替身,你认为你有资格爱顾西城?”

    “你……”

    “苏颜兮,你是贪恋着顾家少夫人的地位,贪恋着龙神集团的总裁夫人的权利,所以你舍不得这一切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