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婚礼遭破坏

关灯
护眼
    “我没有!”苏颜兮厉声反驳:“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什么身份地位,我只想陪在顾西城的身边。”

    她只想陪着顾西城而已……

    贺锦兮双眸微眯,不悦地看向苏颜兮:“你有什么资格!你难道忘记你的身份只是我暂时的替身?”

    “我没有忘记,可是我爱顾西城却无关我的身份!”苏颜兮毫不避讳地对贺锦兮和直言,神情异常的坚定:“贺锦兮,我知道我的身份是你的替身,可是我爱顾西城却不是以你贺锦兮的名义。如果你想拿回你身份,那么我们就一起找顾西城坦白吧。我会亲口告诉他,我是苏颜兮,而你是贺锦兮。我也会为我们的欺骗向他道歉。”

    说着,苏颜兮迈步朝门口走去。

    当她与贺锦兮擦肩而过时,贺锦兮开口叫住了她:“苏颜兮,你是想鱼死网破?”

    苏颜兮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她的表情带着几分无奈:“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想将所有的真相坦白。隐瞒这么久,我也累了。我们之间,还有和顾西城之间,必须要有个了断。顾西城他有权利知道真相……”

    “你认为我会让你说出真相?”贺锦兮面色一沉:“苏颜兮,我警告你,如果你走出这个房间,我保证你这一辈子永远见不到妈妈……”

    “贺锦兮!!!”苏颜兮猛地转身,悲愤地瞪向面前站着的人:“你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妈妈威胁我,你的血是冷的吗?你难道就不会有一丝愧疚?对我对妈妈真的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贺锦兮面对苏颜兮的质问,冷漠的表情没有一丝松动,而是伸手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纸:“苏颜兮,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向顾西城坦白,结束这一切,那么后果就是你会永远失去妈妈!二是离开,离开顾西城,离开这里的一切。我会让你和妈妈见面,这纸上的地址,可以让你找到妈妈。苏颜兮你只能选择其一。你要顾西城还是要妈妈,你自己衡量!”

    苏颜兮整个人像是被人点穴那般,僵在原地完全没有一丝移动。

    她黝黑的双瞳盯着贺锦兮,仿佛像将她看穿,想看清楚她的心究竟是用什么做的。

    不管怎么说,她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她居然可以对她这么狠。

    让她选择?

    她有的选吗?

    顾西城和妈妈,都是她的最爱挚爱。

    无论选择谁,放弃谁,这一辈子她注定会痛不欲生,简直比直接杀了她还让她痛苦。

    贺锦兮,她所谓的姐姐,就是用这也残忍的手段逼她。

    苏颜兮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疼痛一点点蔓延四肢。

    面对苏颜兮的目光,贺锦兮的眸光微闪,她转身避开了她的视线。

    “我的人会在一个小时后送妈妈离开,苏颜兮,容我提醒你,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你继续犹豫,我想你会来不及的。”

    苏颜兮双眼一闭,眼泪啪嗒一声,从脸颊滚落下来,掉在了地毯上。

    顾西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此刻,正在迎接宾客的顾西城忽然间感觉到一阵心疼,他潜意识地皱了皱眉,手不觉地抚上自己的心口。

    他这是怎么呢?

    “顾老大!”慕廉川用手腕轻轻撞了一下愣住的顾西城,示意他有宾客到了。

    顾西城回神,这才又换上了客气疏离的浅笑,朝宾客微微点了一下头。

    司徒朔瞧着顾西城突然心不在焉,本想上前询问,突然自己的手机响起。

    他脚步一顿,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

    “喂?”

    “老板,贺锦兮已经回到了A市!”

    “什么?”司徒朔双眸微眯,真是一群饭桶:“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电话那边的人吞吞、吞吞,不敢接话。

    司徒朔毫不犹豫地切断电话,现在追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他连忙转身朝新娘休息走去……

    当司徒朔推开新娘休息室的门,一个穿着美丽婚纱的身影闯入了他深邃的眸子。

    他微微一愣,脚步停止了门口。

    对方似乎察觉到他的出现,这时缓缓地转过了身。

    一瞬间,四目交接,仿佛时间被定格在这一刻。

    司徒朔原本深邃的目光变得更加深邃,他知道她漂亮,一直都知道。

    可是,他没有想到她可漂亮到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贺锦兮,不,应该是苏颜兮……这个让他总是有意无意想起的女人,也是唯一不让他厌烦的女人。

    此时此刻,他真的好想说……可不可以不结婚!

    “你有什么事吗?”新娘子在这是先开口了,因为她不想继续被人这样盯着看。

    而她的话成功打断了司徒朔的思绪,和乱杂的心。

    司徒朔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了,他忍不住在心里暗咒一声,对好兄弟顾西城莫名地升起一种愧疚。

    他不该如此,不该对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有别样的心思……

    司徒朔怔了怔,压抑住了自己的异样情绪,然后他才又一次看向眼前的人儿。

    “贺锦兮回国了。”

    “……哦,是嘛!”新娘的眸光微微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就在这时,礼仪小姐前来通知婚礼开始了。

    新娘子点了点头,从容地朝外走去,就在她与司徒朔擦肩而过时,她轻轻说道:“司徒朔少爷,我先过去了。”

    司徒朔双眼微眯,目光里透着一丝冷漠。

    她……居然叫他司徒少爷?

    司徒朔猛地转身,看向新娘子的背影:“知道贺锦兮回国,你一点也不紧张吗?还是说这一切已经无所谓呢?”

    新娘子一顿,随即关上了休息室的门,将礼仪小姐和伴娘隔绝在外。

    接着,她缓缓转身看向司徒朔,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

    “司徒少爷,你认为我该紧张吗?”

    司徒朔俊脸一沉:“你果然是贺锦兮!!!”

    贺锦兮轻笑:“没错,是我!”

    “苏颜兮她在哪里,你把她怎么了?”司徒朔厉声质问,心里开始担忧起苏颜兮。

    贺锦兮见司徒朔如此紧张苏颜兮,心里一直的猜测终于让她更加确定。

    想到此,她的笑意更浓了:“司徒少爷放心,她很好。”

    “你以为你的话我会信?”他司徒朔可不是苏颜兮那个笨蛋。

    “司徒少爷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了。婚礼即将开始,恕我不能奉陪。”

    说着,贺锦兮再次转身离开。

    司徒朔自然是不会轻易让她走:“等等,新娘子又不是你,你去凑什么热闹?”

    贺锦兮冷笑:“司徒少爷这是说笑了,难道你没瞧见新娘的名字叫贺锦兮吗?而我就是贺锦兮!”

    “你……”

    “怎么?司徒少爷是想去告诉顾少,我不是贺锦兮?”

    贺锦兮一脸得意,这让司徒朔郁闷无比。可是,更TM让人郁闷的是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新娘是贺锦兮没错,眼前这个女人是贺锦兮也没有错。

    真是……

    “贺锦兮,爷懒得跟你废话,我只问你,苏颜兮到底在什么地方?”

    “司徒少爷放心,只要婚礼顺利进行,我会让她平平安安,也会让你再见到她。如果婚礼没法继续举行,那我就不能保证了。”

    靠……司徒朔第一次有种想打女人的冲动!

    “贺锦兮,你威胁我?”

    贺锦兮微微摇头:“其实,司徒朔少爷可以当成是一笔交易!”

    司徒朔俊脸一沉,深邃的目光怒视她,却没有再开口。

    带着胜利的笑容,穿着婚纱的贺锦兮离开了休息室。

    不会儿,外面传来了结婚进行曲。

    司徒朔回神,低咒一声。

    这贺锦兮还真是一个人物,难怪苏颜兮被她牵着鼻子走!

    哼……

    拿出手机,司徒朔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替我找一个人,就算把整个A市翻过来也要替我找到。”

    挂断电话,司徒朔忍不住拧眉,苏颜兮现在究竟在哪里?……

    “司机先生,麻烦你开快点!”苏颜兮催促着司机,手上拿着贺锦兮给她的地址。

    面对贺锦兮给她的选择,她终究选择了自己的妈妈,而放弃了她深爱顾西城。

    想到此,她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心里对顾西城的愧疚更是让她痛苦不已。

    她明明答应要永远陪着他,可是她去违背了对他的诺言。

    出租车司机本想告诉她,自己开的是出租车不是飞机。

    可是看到苏颜兮在哭泣,他便忍下去了,专心开着车。

    没过多久,车子抵达了目的地。

    苏颜兮连忙下车,然后按照纸上的地址,她找到了母亲所在的地方。

    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城外的别墅区。

    而且,别墅门外有人把守。

    苏颜兮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朝里面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与贺锦兮长着同样一张脸,所以没有人拦着她,一路畅通无阻。

    走过花园,绕过喷水池,来到了大厅。

    大厅里也有守候的人,苏颜兮仍然不理会,直接朝楼上跑去。

    “妈妈,妈妈……”

    苏颜兮带着急切的心,一个个房间地寻找自己的妈妈。

    可是,没有没有……

    最后一个房间找完,仍然没有。

    “怎么会这样?”苏颜兮傻住了,贺锦兮明明告诉她妈妈在这儿,为什么没有人?

    带着疑惑,苏颜兮跑下楼,她想询问刚才守候在外面的人。

    只是苏颜兮没有想到,当她跑下楼的时候,整个人别墅的大门全被关上了,甚至连窗户都关上了。

    她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她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拍打大门。

    “开门啊,你们为什么要锁门?让我出去!!!”

    苏颜兮的喊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却没有人回应。

    她的心顿时慌乱无比:“你们开门,把门打开,我要见贺锦兮,我要见贺锦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