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苏颜兮被困

关灯
护眼
    妈妈根本不在这儿,贺锦兮居然在骗她。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知不知道妈妈对她有多么的重要。

    “贺锦兮”

    苏颜兮的心里被愤怒,悲痛,绝望而占据。

    她要找贺锦兮理论,她一定要见贺锦兮。

    可是,现在的她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苏颜兮忍着哭泣的冲动,不断的拍打着大门,不断地拍打着窗户。

    很可惜,整栋别墅被封闭着,完全没有出口,像是专门为她做的金丝鸟笼,让她插翅也难逃。

    耗费了所有的力气,最终一无所谓。

    苏颜兮无力地坐在地上,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忽然间,客厅里的电视被打开了。

    苏颜兮猛地抬头,四处张望,却没发现有人。

    她愣住,知道对方是不可能放她出去了。

    空洞的双眼缓缓地看向电视屏幕,只见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苏颜兮看到了婚礼的主角,穿着黑色西服的顾西城,依旧的从容淡定,依旧的帅气逼人,依旧地带着低调而疏离的浅笑。

    看到这样的顾西城,苏颜兮刹那间僵住。

    原来,电视里播放的婚礼原本是顾西城和她的婚礼。

    可是现在却变成了

    苏颜兮又看到了走向红地毯的贺锦兮,她猛地走到电视机面前,哭泣着拍打电视机。

    “贺锦兮,你为什么骗我妈妈在哪里你把她藏哪儿去呢你把妈妈还给我”

    “不可以,你不可以和顾西城结婚”

    “对不起顾西城,对不起”

    “我该怎么办,顾西城”

    圣雅斯教堂

    盛大的婚礼,聚集了各界知名人士,他们都为这场婚礼而来,带着祝福和喜悦。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新郎顾西城衣冠楚楚俊逸非凡地站在哪儿,等待着他的美丽新娘朝他缓缓走来。

    这一次,他没有不耐,反而很是期待,甚至一向严肃的眸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欧阳浩见到自家总裁如此,还真有些不习惯。

    想当初,他们总裁还嫌弃人家贺大小姐走路像鸭子一样难看。

    现在倒好,那个眼睛盯着人家都不转眼。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的总裁夫人今天似乎走路很正常,不像第一次婚礼那般摇摇晃晃的。

    嘿,还真是奇怪了。

    带着所有女人羡慕的目光,穿着婚纱的贺锦兮在伴娘的陪伴想,优雅地走到了台上,来到了顾西城身边。

    两人面对面站着,彼此对望。

    贺锦兮展露出一个得体的笑,目光带着崇拜地看着眼前的顾西城。

    这个男人,给了她一种温暖,让她觉得所有的害怕都那么微不足道。

    看到他,她就不觉地想起在医院的时候,他抱着她的感觉。

    以后,他将属于她贺锦兮,永远属于她贺锦兮

    相对于贺锦兮的开心,顾西城的笑却忽然间僵住,他心里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就是对眼前的人产生了一种生疏的感觉。

    眼前的人明明是自己心爱的小丫头,怎么会有种陌生的感觉呢

    顾西城微微皱眉,难道是因为小丫头今天化妆的原因

    “顾老大,神父问你话。”见顾西城发愣,伴郎慕廉川赶紧小声提醒他。

    随着他的声音,顾西城猛然回神,深邃的眸子看向神父。

    神父也正看着他:“新郎顾西城先生,你愿意娶新娘贺锦兮小姐为妻吗并保证一生一世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你将不离不弃,相爱相敬,永远在一起。”

    顾西城抛开了繁杂的心思,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婚礼上。

    他伸手轻轻捂住贺锦兮的手,向他的挚爱宣誓:“我愿意永远照顾我的妻子,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随着顾西城的回答,台下响起一阵阵掌声。

    就连顾老大夫人也感动地掉了一两滴眼泪

    龙神集团的员工更是站起身,为他们鼓掌喝彩。

    四大美人大声齐呼:“小兮,你是最美的。永远幸福哦”

    贺锦兮一愣,茫然的目光看向她们。

    “新娘贺锦兮小姐,你愿意嫁给新郎顾西城先生成为他的妻子吗并保证一生一世爱着他,陪着他,无论贫穷还是富贵,疾病还是健康,你将不离不弃,相爱相敬,永远在一起。”

    “我愿意”贺锦兮深深看向顾西城,眼眸中映出了他的俊脸。

    如果他还有一生一世,那么她会永远和他在一起,永不分离

    “新郎,新娘,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神父说着也扬起了嘴角。

    这对新人一直是他的遗憾,今天可终于要将结婚戒指为彼此戴上了。

    慕廉川将戒指递给顾西城,顾西城执起戒指,轻轻握住贺锦兮的手。

    然后替她戴戒指

    忽然。顾西城的手一顿,深邃的目光落在贺锦兮的手背上。

    “你的手”

    “怎么呢”贺锦兮不解地看向顾西城。

    顾西城一顿,眉头不觉地皱了一下,小丫头的手昨天明明烫伤了,为什么此刻却完好无损

    面对此刻沉默不语的顾西城,贺锦兮忍不住紧张起来,难道他看出什么呢

    “西西城,你到底怎么了”

    听到贺锦兮的声音,顾西城猛地抬起头,一双黝黑的眸子紧盯着贺锦兮。

    贺锦兮被他的目光吓到,潜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心跳莫名加快,发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过了,她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故作不解,一脸茫然地看着顾西城。

    顾西城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贺锦兮,俊脸上却没有一丝波澜。

    他的小丫头喜欢叫他顾西城,而今天她却叫他西城,他该受宠若惊吗

    “顾老大,戴戒指,戴戒指”慕廉川真是看不下去了,怎么某人今天老走神啊

    听到慕廉川的催促哦,顾西城才收回了目光。

    他微微摇头,想以此让自己清醒一点,为什么他今天总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眼前的小丫头明明就是他的小丫头,他究竟在怀疑什么

    试着冷静下来后,顾西城拿着戒指准备替贺锦兮戴上。

    岂料,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冲进了教堂,大声呐喊。

    “着火了,着火了,大家快逃啊”

    随着他的一声喊,在场的宾客们都慌张起来,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

    接着,他们就看到许多浓烟朝教堂里涌来。

    “天哪,真的着火了。”

    “是啊是啊,大家快逃吧”

    宾客们吓得已经顾不得婚礼,连忙朝教堂外跑去。

    顾老夫人从座位上站起来,皱眉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着火”

    站在一旁的保镖连忙接话:“老夫人,我这就去看看。”

    慕廉川也拧了拧眉,这场火是不是太诡异了

    “总裁,现在怎么办”欧阳浩也倍感疑惑,目光看向顾西城。

    顾西城沉着俊脸,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目光让人看不透。

    他看着宾客们纷纷离开,没有开口挽留,只是沉默地看着。

    倒是贺锦兮整张脸被气得通红,她的目光看向四周,最后看到大摇大摆走进教堂的司徒朔。

    居然是他

    贺锦兮暗暗握紧的双手,冷漠的目光与司徒朔直视。

    司徒朔朝她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慕廉川见到司徒朔,连忙询问:“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哦,发生了火灾。”司徒朔一派悠闲地坐在最前排的椅子上,拿着手机玩起了。

    “你们放心,我已经报火警了,待会他们就来灭火。”

    顾老夫人不悦地走过去戳了一下司徒朔的脑袋:“你这小子怎么不去救火”

    “奶奶,我的身子弱,受不了那样的浓烟。您老人家就饶了我吧”

    司徒朔的回答险些让老夫人吐血,这家伙身强马壮的,还弱

    顾老夫人摇摇头,不再与他继续争论,而是将目光移向顾西城。

    “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你们婚礼也没法继续了,就到此结束吧

    顾西城双眸微眯,没有开口。

    贺锦兮却皱紧了眉头,可是她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她不能在顾老夫人和顾西城面前失礼。

    于是,她只能将埋怨的目光瞪向司徒朔。

    司徒朔哪怕玩着手机也感受到了贺锦兮的目光,可见对方的目光是多么的强烈。

    他冷漠地扬起嘴角,淡淡地说道:“这场婚礼反正是闹着玩,既然进行不下去了,结束也是应该的。”

    顾西城斜睨一眼司徒朔,厉眼警告了他一记。

    司徒朔抿唇,便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最后,婚礼还是被迫停止。

    众人走出教堂的时候,贺锦兮故意放慢了脚步,与司徒朔并肩而走。

    两人都是演技高手,表面看上去毫无异样,实质心里都一样愤怒。

    “司徒少爷是想与我为敌”  . 首发

    “贺锦兮,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

    “你”

    “本少爷的敌人多不胜数,多你一个敌人有何妨”

    贺锦兮面色一沉:“你难道不在乎苏颜兮吗”

    司徒朔的脚步一顿,冷漠的眸光射向贺锦兮:“我警告你,你敢都动她一根头发丝,我定把你捏碎”

    “呵,司徒朔,我贺锦兮不是被吓大的”

    “哼,本少爷也不是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威胁的。贺锦兮,你听清楚了。如果苏颜兮少跟头发,我必定毁了贺家。如果苏颜兮的命丢在你的手里,我就毁了你。不过我相信你是聪明人,不会笨到真的对苏颜兮动手。至少,她现在还对你有利用价值。”司徒朔冷笑,目光没有半点温度:“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但是你最好好好伺候好她,别让她受一点委屈。否则我保证,你贺锦兮会后悔认识我司徒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