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陌生的感觉

关灯
护眼
    贺锦兮面色一白,身体忍不住轻颤。

    她幽暗的目光瞪着司徒朔,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因为他说得没错,她现在不能动苏颜兮。

    如果苏颜兮一死,司徒朔就会毫无顾忌地对顾西城说出一切。

    所以,她不能冒这样的险

    “你们在做着什么”走在前面的顾西城突然回头,深邃的目光看向两人。

    司徒朔朝顾西城耸耸肩,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儿,接着朝前走去。

    回过神来的贺锦兮连忙露出了无懈可击的笑脸,看向顾西城。

    “没什么,我只想问问关于火灾的事情。”

    顾西城皱了皱眉,深邃的眸光闪过一丝异样。

    贺锦兮没有察觉到,她上前主动挽着顾西城的手:“我们走吧”

    顾西城微愣,想到火灾的事情,他对自己的小丫头有些抱歉,婚礼似乎仍然没有他们想想的那么完美。

    半响,他才点了点头,带着贺锦兮离开了教堂。

    。。。

    当苏颜兮看到婚礼被终止时,她整个人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必须离开这个地方,她要亲口告诉顾西城所有的一切,不能让他继续被蒙在鼓里,而她也不能再被贺锦兮牵着鼻子走。

    苏颜兮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她从地上站起来,擦干了眼泪,然后开始在房间里寻找出口。

    她想,只要她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希望。

    在楼下她没有找到出口,她跑到了楼上,每个房间的窗户她都用力地推了几下。

    但是很可惜,都无法打开。

    苏颜兮一遍一遍试着,一遍一遍失望。

    贺锦兮似乎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等她傻傻地入局。

    只是,她究竟想干什么囚禁她吗

    苏颜兮真的想不明白

    整栋别墅宽敞无比,家具齐全,唯独没有一扇可以打开的窗户,没有一个可以联系外界的座机电话。

    此刻,苏颜兮无比后悔自己的粗心大意,她不应该相信贺锦兮。

    现在她不但没有见到妈妈,反而让把自己困在了这里。

    而贺锦兮和顾西城,他们两

    苏颜兮摇摇头,不敢继续想下去。

    她从楼上又重新回到楼下,从大厅来到厨房,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苏颜兮无奈地转身,当她的目光无意间看到厨房里的燃气时,她忽然一怔,停下了脚步,脑中迅速闪过一个画面。

    刚才电视里,婚礼上着火的画面。

    火苏颜兮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或许可以让她逃脱的办法。

    。。。

    顾西城带着贺锦兮回到了顾家老宅,他们的卧室被布置得非常漂亮,全是苏颜兮亲手布置的。

    当看到如同新房的卧室,贺锦兮有些微微出神。

    这就是她以后要住的房间她的新家

    “对不起”顾西城突然送身后抱着贺锦兮,在她耳边轻语。

    贺锦兮起初吓了一跳,随后慢慢地平静下来,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满足的笑。

    “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

    顾西城抱紧她:“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可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贺锦兮一愣,眼神暗了几分,想必火灾是司徒朔的杰作。

    这一切有何顾西城有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的,我不在乎这些。”

    “真的没关系”

    “嗯”贺锦兮主动转身,双手搂着顾西城的脖子,接着朝他微微一笑:“我在乎的是你,你的心里有我吗你爱我吗”

    顾西城轻笑:“这样的傻话也问”

    难道他表现得还不明显

    “回答我好不好,告诉我,你是爱我的”贺锦兮希望眼前的人是爱自己,而不是爱苏颜兮,那么她会嫉妒得发疯。

    顾西城低眸,与她直视:“我”

    她的眼神,那么直接,带着无尽的渴望。

    可是,为什么他却突然间什么也说不出口

    “我”顾西城皱眉,修长的手忍不住抚摸对方的脸。

    顾西城,你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你今天一直不正常,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像是你的丫头

    怎么可以有这样的错觉呢

    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伤害到小丫头的吗

    顾西城,你清醒一点,眼前这个新娘就是你的妻子,你的挚爱,你一生要相携与共的人。

    你不能对她有任何怀疑

    贺锦兮忽然紧张起来,因为顾西城的打量而紧张。

    像是顾西城他看出一切,贺锦兮迫不及待地抱着他,主动亲吻他,想以此转移他的注意力。

    当唇与唇触碰,顾西城和贺锦兮同时愣住。

    像是条件反射那般,顾西城毫不犹豫地一把推开了贺锦兮。

    贺锦兮一时没有站稳,整个人被推到在地,刚才心中的甜蜜瞬间消失无踪,她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指控的眼神望向顾西城。

    顾西城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太失礼了。

    他连忙弯下腰将贺锦兮扶起来:“没事吧抱歉,刚才我只是”

    “没关系,我没事”贺锦兮作为一个女人,在主动亲吻对方的时候,却被对方一把推开,自尊难免受伤。

    但是因为对方是顾西城,所有她才努力地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继续扮演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

    顾西城却因为自己的行为愧疚不已:“我我出去一下,你先休息吧”

    他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今天的他太失常了。

    贺锦兮忍不住一把拽住他:“你要去哪里你在生我的气”

    “没有,我并没有生气”顾西城轻轻抱了一下贺锦兮:“别胡思乱想,早点休息。”

    话落,他果断地松开了贺锦兮,转身走出了卧室。

    贺锦兮想追上去,却听到自己的手机忽然响起。

    她止住脚步,转身回到卧室,找到了包里的手机。

    看到来电号码,贺锦兮潜意识地皱了皱眉,但还是一手按下了接听:“什么事”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贺锦兮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把她看好,我马上过来。”

    切断电话后贺锦兮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猜想顾西城的心,她此刻只想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她在顾西城离开顾宅后,也悄悄地离开了顾宅,前往城外别墅。

    当她赶到别墅,便看到四处浓烟,她潜意识地皱了皱眉,快步走进。

    “小姐。”贺锦兮的手下看到她,连忙迎上了上来,其中两个人正钳制着苏颜兮。

    “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将她的别墅烧毁了一半,贺锦兮异常恼怒。

    她带着怒意的目光扫向眼前的手下,几名受雇的手下连忙战战兢兢地回答。

    “小姐,是她在屋里放火,所以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将她关在别墅里,可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放火。”回答的人伸手指向被浓烟呛得不轻的苏颜兮。

    或许是听到了他们交谈的声音,被浓烟呛晕的苏颜兮在此时渐渐清醒过来。

    她缓缓抬起头,便一眼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贺锦兮。

    她顿时一怔,猛地瞪大了双眼。

    “贺锦兮,你为什么要囚禁我你让他们放开我,放开我”

    听到苏颜兮的吼声,贺锦兮忍不住揉了揉额头,最后走到了她面前。

    “你闹够没有”

    “没有”苏颜兮毫不犹豫地回道:“贺锦兮,你太卑鄙了,你居然骗我,你把妈妈究竟藏哪儿去了我已经答应你从婚礼上离开,可是你却欺骗我,这里根本没有妈妈,你这个大骗子,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让你闭嘴”贺锦兮忍不住朝苏颜兮怒吼,今天她心里积压的怒火全对着苏颜兮发泄了。

    “妈妈现在很好,她在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如果你想见她,我立刻送你出国。”

    “贺锦兮,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苏颜兮气结,如果不是被这两个男人抓住,她非要和贺锦兮好好打一架。

    “我要去见顾西城,我要将告诉她所有的真相。贺锦兮,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见到顾西城”贺锦兮冷笑,轻蔑的目光扫向苏颜兮:“你最好安分守己地待着这儿,别再给我闹腾,否则我真的会对你不客气。”

    “哼,贺锦兮,你以为我会怕你的不客气有本事你冲着我来,把妈妈还给我。”

    苏颜兮说着,想使劲地挣开钳制着她的那双手。

    可对方太用力,她压根挣脱不了。

    无奈之下,她低头咬对方的手腕,抓住她的男人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整个人吃痛连忙松开了手。

    一手得到自由的苏颜兮,毫不客气地一脚揣想另一个钳制她的男人,好巧不巧,那一脚正好踢中对方的要好。

    男人立即松开手,捂住自己脆弱的地方跳起来。

    苏颜兮得到自由后,连忙推开贺锦兮,朝别墅区外面跑去。

    贺锦兮蹙眉,立即招了一下手:“把她抓回来”

    “是”其余几人听到贺锦兮的吩咐,于是赶紧朝苏颜兮追去。 ~~

    苏颜兮拼命地奔跑,但是还是感觉那些人离她越来越近。

    她此时此刻既紧张又害怕,她怕自己真的逃不出贺锦兮的圈套,真的再也见不到顾西城。

    “救命啊”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情况下,她只能大声求救,希望有人可以出手帮助她逃脱。

    老天好像听到了她的求救,前方真的跑了了几个人男人。

    苏颜兮惊吓不已:“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

    对面跑了的人,训练有素地冲过来,将苏颜兮身后的几人全部撂倒在地。

    贺锦兮赶来时,就看到一群人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