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分开一天就开始想念

    欧阳浩沉默,因为他也想知道对方是谁,主要是能让花花少爷司徒朔如此大费周章寻找,莫非是绝世美人

    不过,司徒朔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美人

    难道说这个女人比他身边的女人更美

    那可是要逆天了。

    这时,顾西城清冷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边传来:“去查清楚司徒朔为什么要在教堂放火。还有,关于这个女人,也一并查清楚。”

    “是,总裁”欧阳浩收回飘远的思绪,恭恭敬敬地回答。

    顾西城挂断电话后,目光微沉,俊逸的表情看上去带着几分凝重。

    他和司徒朔认识的时间可不短,对他也是非常的了解。

    这次司徒朔的行为,让他非常不解甚至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朦朦浓浓之间,他总感觉这件事有些奇怪。

    到底是哪儿奇怪,他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司徒朔的车子停在了顾家老宅大门口,他转而看向身旁呆愣的苏颜兮。

    忍不住蹙了蹙眉:“你真的决定了吗”

    苏颜兮回神,茫然地抬起小脸看向车外。

    良久,她才缓缓开口;

    “司徒朔,我别无选择”

    “”司徒朔愣住,明白她的无奈,甚至心疼她的无助。

    更让他生气的是自己的无能为力:“对不起,我答应你的事情没有做到,我没有找到你的母亲,我”

    “不是你的错”苏颜兮牵强地扬起嘴角,转而看向司徒朔:“司徒朔,你已经帮我太多,我很谢谢你,真的其实我是幸运的,因为这场谎言,我会失去很多,但是我也得到了很多。我认识了顾西城,还认识了你,我觉得很满足。或许或许以后我们不能再见面。不过,我会很想念你这个好朋友的。”

    司徒朔因为苏颜兮的一席话,心口隐隐作痛,仿佛被人狠狠揍了一拳那般。

    这样的感觉,从出生到现在,从未有过,真t不好受。

    “谁告诉你我们以后不见面了难道你还想打死不往来不就是去国外吗有什么了不起只要爷高兴,立马移民过去”

    “噗”原本忧伤的苏颜兮被司徒少爷的豪语逗笑了:“你还是好好待在我们的国家吧,你要是移民了,该有多少女孩为你心碎呀。”

    我不在乎她们,我只在乎你司徒朔险些说出心里的话,幸好他还有一丝理智。

    “得了,你还是先操心你自个吧,她们的事不归你管。”

    司徒朔皱眉,心情有些烦躁:“我只能送你到这儿,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

    “嗯”苏颜兮微微点头,复杂的目光与司徒朔对视:“谢谢你好朋友好姐妹”

    司徒朔释然,最终只能苦涩一笑。

    苏颜兮下车,朝司徒朔挥挥手:“司徒朔,再见了。”

    或许这一次分别后,他们真的不会再见。

    司徒朔深邃的目光透过车窗看着她,却没有向她说再见,而是直接开车离开了顾宅。

    苏颜兮站在原地,直到司徒朔的车子消失不见,她才转身走进顾家老宅。

    夜深了,顾老夫人和佣人们都已经休息。

    整个顾宅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却异常安静。

    苏颜兮站在花园里,望着整个顾家大宅。

    然后,再也忍不住朝她和顾西城的卧室跑去。

    虽然和顾西城只是分开了一天,可是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因为她已经开始疯狂地想念他了。

    不过,她本来以为只要回到卧室就可以见到顾西城,

    岂料,她推开卧室房门走进去,却并没有如意料般看到顾西城的身影。

    她的心顿时抽痛起来,仿佛自己已经和顾西城分开了那般。

    在卧室走了一圈,非常确定的确没有顾西城的身影,于是,她忍不住拿起手机,拨打了顾西城的电话。

    如果换做以前,她并不会这样如同查询顾西城行踪那般寻找他。

    只是此刻,她能和顾西城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她没有办法去等待,没办法像以往一样,无论他什么时候回家,她都可以安静地等待。

    这一刻苏颜兮才发现,以前那些等待的时间是多么的幸福。

    以后,她怕是再也无法享受到这样的幸福。

    想到此,苏颜兮的眼泪就一滴一滴地掉落下来,顷刻间打湿了她的脸颊。

    嘀嘀嘀

    宫爵包厢里,顾西城的手机忽然间响起,瞬间打破了包厢里的安静,也打断了他的沉思。

    顾西城微怔,低眸看向手中的手机。

    本以为是欧阳浩的电话,结果没想到居然是小丫头的电话。

    他深邃的眸子微微一闪,带着复杂又难以捉摸的情绪。

    当手机铃声已经快到尾声的时候,他才终于回神接起了电话。

    “喂”

    “顾顾西城,你现在在哪里呀”电话那边的声音中带着硬咽,让人想忽视都难。

    尤其是顾西城,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电话那边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顾西城一下就听出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为什么会哭”

    他潜意识地皱眉,想到自己的小丫头居然哭了,他的心就隐隐约约地开始发痛,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丫头为什么要哭

    “锦兮,回答我,你到底怎么呢”

    “我没事”苏颜兮伸手捂住自己的唇,不想再次失误,让顾西城听出她哭了,她试着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良久,她才又一次开口。

    “顾西城,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我想你了。”

    还有什么话比这一句更打动我们顾少的心,他仿佛没有思考就回道:“我马上回来。”

    刚才苏颜兮的话像是一瞬间化解了顾西城一晚上的郁结心情。

    什么异样的感觉全然消失不见,像是做了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他深邃的眸子微沉,难道是因为他突然离开的原因吗所以小丫头难过哭了

    想到此,顾西城这才发觉自己今天的行为太混账了。

    明明说好要给小丫头一个美好的回忆,可是婚礼搞砸了,而他更可恶地将小丫头放在家里置之不理,独自一人跑到宫爵来。

    该死,他究竟在做什么

    想到今天自己的反常,顾西城就恨不得抽自己。

    挂断电话,顾西城连忙拿着自己的冬衣外套离开了包厢。

    慕廉川折回包厢时,正好遇上顾西城。

    他瞧顾西城如此着急,不觉地挑眉:“发生什么急事呢你这是急去哪儿”

    “回家”丢下两个字,顾西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上。

    慕廉川居然完全没能反应过来,这人今天还真是奇怪,本以为他在新婚夜来宫爵是因为和他的小心肝吵架了,怎想,转眼间又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赶。

    这究竟是玩哪一出啊

    真让人费解

    此刻,顾家老宅

    苏颜兮听到电话那边顾西城说马上回来,她那一刻漂浮的心才稳稳当当地回到了原位。

    不希望自己此刻的狼狈模样被顾西城看见,她快速地擦干眼泪,跑去浴室洗了一个凉水脸,让自己清醒一点的同时也可是让自己暂时忽略心上的那抹痛。

    一天的时间,她只有一天的时间和顾西城在一起。

    她希望自己可以给他的,全是美好的回忆。

    这样,她才能稍稍弥补自己对顾西城的歉疚。

    清洗一番后,苏颜兮又坐到梳妆台前,找出自己极少用的化妆品,精心为自己化了一个淡妆,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一点。

    最后对着镜子笑了笑,告诉自己要坚强。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她才轻轻吐了一口气,伸手将化妆品放回到抽屉里。

    忽然间,她的手无意间碰到一个东西,她微微一愣,定眼看去。

    居然是妈妈的项链,她的目光一闪,带着一丝伤痛。

    呆愣了许久,她才轻手轻脚地拿起了安静躺在抽屉里的项链。

    这是在拍卖会的时候,顾西城帮她买下的,这是妈妈的项链。

    拿着项链,她仿佛感觉到妈妈就在她身边。

    寒冷的心仿佛在一瞬间被温暖包围,让她不再感觉那么冷。

    可是她的眼眶却不知不觉地红了,幸好她极力地克制自己,才没有让眼泪落下来。

    苏颜兮双手捧着项链,轻轻放在自己的心口:“妈妈,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您有事。我要和顾西城道别了,妈妈,我很爱他,所以我很舍不得很舍不得他。妈妈,您一定要给我力量,让我可以坚强勇敢的面对。让我做妈妈最勇敢的女儿。”……

    顾西城回到顾家已经深夜,下车时,忽然发现天空飘起了纯白的雪花。

    他微微一愣,抬头望向天空,不知不觉间轻轻扬起了嘴角。

    过了一会儿,他才收回目光,快步走过大厅,回到卧室。

    当他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苏颜兮,透过镜子见她带着凝重的表情戴上了项链。

    顾西城双眸微眯,这条项链他自然是记得的。

    似乎听到了响动,心不在焉的苏颜兮突然间抬起了头。~半:浮生:

    透过梳妆镜,两人的目光不期而遇。

    苏颜兮一怔,仿佛有种久违的感觉。

    今天对她来说,真的太漫长了。

    她缓缓站起身,然后转身,面对着顾西城。

    顾西城也一直看着苏颜兮,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今天的多疑是太多余了。

    这不就是他的小丫头吗

    他怎么可以有陌生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