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万般不舍,还是再见

关灯
护眼
    在离开他的唇那一瞬间,眼泪顷刻间滑落了下来。

    顾西城,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快乐。

    顾西城,谢谢你!

    谢谢你的保护,谢谢你的宠爱。

    顾西城,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不曾后悔和你相遇,哪怕是在别人眼中是一场错误的相遇。

    还有对不起,顾西城,我欺骗了你。

    如果有下辈子,我会好好弥补对你的亏欠……

    苏颜兮走出卧室的时候,时针正好指向十二点。

    在关上房门那一瞬间,她的目光还紧紧地看着床上躺着的顾西城。

    当房门一点一点地隔绝她的视线,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顷刻间流下来。

    啪嗒……房门彻底地关上了,仿佛将苏颜兮和顾西城隔局在了两个世界。

    顾西城,再见了。

    苏颜兮流着泪,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最后僵硬地转身,一步一步朝楼道走去。

    她来到了老夫人的卧室门口,不过她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与她老人家道别。

    除了顾西城,苏颜兮最不舍的就是顾老夫人。

    她老人家对她的疼爱,让她觉得非常温暖。

    很可惜,以后她没有办法再得到她老人家的宠爱,也没有办法在陪伴她老人家。

    奶奶,对不起……

    半年的时间,苏颜兮已经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现在她要离开了,心如撕裂般疼痛。

    顾家老宅的一切,她都不会忘记,她会永远记住。

    无论她在什么地方,都会想念这儿。

    缓慢的步伐走过顾家大厅,穿过被雪覆盖的花园。

    每走一步,苏颜兮的心就痛一次。

    当她走到雪人面前时,她的脚步微微一顿。

    一双泪眸看向眼前这一对相依相偎的雪人,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雪人的脑袋。

    “以后,替我陪着他,守着他!”

    良久,苏颜兮转身最后再次看向卧室的阳台,她在心里默默跟顾西城说了一声再见。

    这才一步步后退着,走出了顾家大宅。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如贺锦兮所说,等候的车子已经停止了路口。

    黑色的轿车停止白色的雪地里,非常显眼。

    而此刻贺锦兮就坐在车里,当她看到从不远处走了的苏颜兮,她原来紧皱的眉头才稍稍松开。

    和苏颜兮同样的一张脸,只不过她的脸显得比较苍白。

    她推开车门下车,站在车旁等着苏颜兮走近。

    苏颜兮抬眸便看见了贺锦兮,两人四目交接,却没有所谓姐妹之间的亲密,有的只是冷漠。

    “我以为你不舍得出来了。”贺锦兮冷冷地说道,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苏颜兮,我警告你,不要奢求不属于你的东西。”

    苏颜兮淡淡地看她一眼:“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我既然已经答应你,那么我自然会做到,我希望你也能兑现承诺。”

    “哼,放心,我会让你见到你想见到的人,上车!”贺锦兮说着,转身又坐回到车上。

    苏颜兮深呼吸一口气,绕过车尾,从车子的另一边上车。

    当车子平稳行驶一段距离后,贺锦兮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机票和苏颜兮的身份证,然后交给苏颜兮。

    “等你到了纽约,会有人告诉你地址。”

    苏颜兮伸手接过自己的身份证,好似重新找回自己的身份那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从现在开始,她终于不再是贺锦兮。

    她……终于做回了自己。

    做回了那个什么也没有的苏颜兮。

    她该高兴吗?

    可是,她的心为什么会那么痛,仿佛下一秒就要碎掉那般!

    苏颜兮慌忙地将拿着护照和身份证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

    为了不让贺锦兮看到她的狼狈,她转过头看向窗外。

    此刻,整个A市大雪纷飞。

    路灯照耀下,雪花飘散着,看上去非常美丽,像一幅唯美的画。

    苏颜兮想,她这一辈子大概都无法忘记这样的一个夜晚。

    机场

    或许是晚上的缘故,所以机场的人不是很多,显得比白天清静。

    苏颜兮像是被抽走灵魂那般,机械地朝候机厅走去。

    她的身后跟着贺锦兮雇来的保镖,贺锦兮大概是因为怕她会不遵守约定,所以亲自将她送到机场。

    两人并肩走着,因为长着同一张脸,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你觉得我们像吗?”贺锦兮突然开口询问,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此刻她的心情。

    苏颜兮没有看她,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不像!”

    “是啊,我也觉得不像!”贺锦兮冷冷一笑:“可是他们都觉得我们很像,所以,就算我们交换身份,也没有人发现,这个世界很荒谬不是?苏颜兮,我知道你恨我,不过又能怎么样呢!你的选择注定你只能做一只丑小鸭,而我永远只会做白天鹅,我们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根本是不同的两个人。”

    苏颜兮脚步微顿,转身看向身旁同样停下脚步的贺锦兮,两人可以心照不宣同时停下脚步,面对面看向彼此,却不能再同一张脸下看到同样的自己。

    “贺锦兮,我不恨你,你根本不值得我去恨。相反,我非常同情你,因为你永远追逐的都是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忽略了身边最重要的东西。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你曾经有没有偶然想起过妈妈,而当你想起她的时候又会不会觉得难过或是愧疚……”

    “闭嘴!”贺锦兮的语气突然变得冷漠起来。

    苏颜兮瞧她如此,反倒是学她刚才那般冷笑:“你说的对,其实只是别人觉得我们像而已。我们根本一点不像,我才不会像你这般没有礼貌!”

    “你……”贺锦兮怒目瞪向苏颜兮,苏颜兮毫不畏惧地仰起头,与她对视。

    一瞬间,两人之间的气场变得非常僵硬。

    啪啪啪……

    就着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掌声。

    苏颜兮与贺锦兮同时一愣,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鼓掌的人。

    这一看,苏颜兮顿时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并且条件反射地伸手指向对方。

    “司徒朔,你怎么在这儿?”

    没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司徒少爷。

    他身着一件米色风衣,搭配着时下最流行的开衫款式和最适合他的领带,整个人看上去俊逸潇洒,卓尔不群。而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一双如宝石般璀璨的眸子看向苏颜兮。

    “你要离开,爷当然要来。”

    听到离开二字,苏颜兮的眼神莫名地黯淡下来:“其实,你不用特地来送我。”

    “谁说爷我是来送你的!”

    “啊?”

    “小爷我带了护照,决定去纽约散散心!”

    “什么?”苏颜兮不可置信地看向司徒朔,目光不觉地看向他手中拿着的东西。

    “司徒朔,你开什么玩笑啊?”司徒朔不说,苏颜兮也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她。心里虽然感动,可是却不希望他这么做。

    “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司徒朔对苏颜兮的话不满了,将机票和护照一起塞到苏颜兮的手中:“本少爷说到做到,绝不开玩笑,不就是去趟纽约吗?你干嘛大惊小怪?”

    司徒朔鄙视地看向苏颜兮,接着又说道:“你这个姐姐可不是什么好人,我还担心她把你卖了,你还替她数钱。”

    他说着,还不忘用眼角扫向贺锦兮:“你相信她,我可不相信她。”

    贺锦兮双手环胸,没好气地斜睨司徒朔一眼,虽然不满他的语气,可是她也懒得理会,毕竟这个司徒朔在A市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闹僵了,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因此,她只能将自己的不满发在了苏颜兮的身上。

    “时间差不多了,别磨磨蹭蹭的,走吧!”

    苏颜兮抿唇,微微点了一下头,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劝说司徒朔。

    “我一个人没问题,你不必特地陪我去一起纽约!”

    “小爷我已经决定了,少啰嗦,走吧!”司徒朔帅气地拽着行李箱:“对了,忘记说了,刚才你说的那些话很好,对付自以为是的人啊,就得这样不留一丝情面!”

    苏颜兮嘴角一抽,对司徒朔的表扬既然无言以对。

    “这才是我认识的苏颜兮!”司徒朔薄唇轻扬,眸光微闪,仿佛在回忆。

    贺锦兮侧目看了司徒朔和苏颜兮一眼,她似乎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

    想到此,她便冷冷笑了一声。

    苏颜兮蹙眉,总觉得她的笑声毛骨悚然。

    很快,他们走到了安检处。

    贺锦兮淡淡说道:“进去吧!”

    苏颜兮回头看了一眼,虽然知道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她还是没有忍住。

    带着满心的不舍,她慢慢移动脚步朝里走去。

    司徒朔的行李早已寄放,拿着护照的他倒是显得悠闲自得,好像真是去度假那般。

    不过在离开前,他还是忍不住对贺锦兮说了几句。

    “别以为自己赢了,顾老大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应付,你有本事最好让他永远不知道你是谁!”

    “哼!我的事不劳司徒公子费心。”贺锦兮对司徒朔的话不以为然:“所有人都知道顾家少夫人是贺锦兮,而我就是贺锦兮,我有什么好怕的?倒是司徒公子你,你这爱好还真是令人费解。”

    话落,她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了苏颜兮。

    苏颜兮对她的话一知半解,不过也没心思细想。

    此刻的她,带着满心的悲伤和离愁,深邃的眸子也同样看着贺锦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