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离开,顾西城知道真相

    犹豫半秒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好好照顾他!”

    贺锦兮冷漠以对:“他已经与你无关!”

    苏颜兮眼神一黯,是啊,从此他们只能是陌路了。

    转过身,苏颜兮一步一步朝里走去,整个人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般。

    随后跟着的司徒朔,瞧着她一脸的受伤表情,不觉地皱了一下眉头。

    贺锦兮在保镖的守护下站在原地,当她看到苏颜兮和司徒朔通过了安检,走进了候机室,她才安心地转身离开。

    折腾了两天,她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所以离开的步伐有些匆忙。

    因此,她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动。

    苏颜兮坐在候机室的椅子上,沉默不语,一双空洞的双眼毫无交集。

    司徒朔在她身边坐下,双腿交叠放着,整个人看上去慵懒无比。

    “如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司徒朔,不要让我动摇好吗?”苏颜兮眼神一黯:“你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走到这儿,有好几次我都想反悔,想不顾一切地留在顾西城身边。可是这些想法最后都被我扼杀了。因为我知道,就是我义无反顾地抛弃妈妈和顾西城在一起,这一辈子也不会心安。”

    “那你能放心顾老大?”

    “放不下!也不舍得放下。只是,不得不放下。”

    这种无奈,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得。

    唯有苏颜兮自己才知道,那又多么的难:“人活着好像总是有很多不顺心的事情,我不想无家可归,但是我还是只能选择和妈妈离开曾经属于我们的家。我不想和自己的亲姐姐成为敌对的人,可是命运的安排让我们没有逃脱这样的命运。其实我和顾西城并不该相遇,谁想我们却相遇了。不想和他分开,可终究还是要分开了。我真的不解,为什么命运总是爱和我开玩笑。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很多错事,所以这辈子要赎罪呢?”

    苏颜兮说着,眼眶不觉地红了,她嘟着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话落,她先一步站起身。

    司徒朔微微一愣,随后才站了起来,跟上他。

    他们并肩走着,心思各异。

    刚才听苏颜兮那番话,他的心里莫名地沉重起来,对苏颜兮的心疼更甚了。

    心中有股冲动驱使他开了口:“苏颜兮,其实我……”

    “司徒少爷!”就是司徒朔想告诉苏颜兮自己可以照顾她的时候,一道男声打断了他。

    司徒朔蹙眉,和苏颜兮同时看向说话的人。

    只见,一群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朝他们急匆匆走过来,而说话的人大概就是带头的人。

    苏颜兮愣住,疑惑地看向这些人:“他们是谁呀?”

    司徒朔双眸微眯,透着一抹寒意,他走前一步挡在苏颜兮的前面,目光阴冷地扫向这群突然出现的人。

    “谁让你们来的?”

    黑衣带头人扬手,他身后的手下全部停下了脚步。

    而他上前,来到了司徒朔的面前,接着非常恭敬地喊了一声:“司徒少爷!请跟我们回去!”

    司徒朔俊脸一沉:“老头子让你们来的?”

    黑衣人点点头:“是的,司徒老爷吩咐,如果少爷不回去,就让属下将少爷绑回去。”

    “你们敢!!!”

    “少……少爷,我们不敢!”黑衣人的气势顿时弱了一大截,为难地目光看向司徒朔:“所以少爷,您还是自己回吧!”

    “回个鬼呀!”司徒朔一脚将黑衣人踹开:“回去告诉老爷子,小爷我去度假了,他把我当什么了,没断奶的娃?”

    居然让人来绑他,司徒朔的俊脸黑沉无比。

    不过稍稍冷静地一想,这可不是他父亲的作风,平日里如果要绑他,也得先跟他通通气。

    今天怎么突然……

    司徒朔眸光一闪,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他双眸微眯,随即抓住苏颜兮的手转身就走。

    苏颜兮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如此,险些没有反应过来:“司徒朔,你怎么了?”

    “我们快走!”

    “啊?为什么呀?这些人是你父亲派来的吗?”

    “是!”

    “司徒朔,既然你父亲要你回去,那你就回去吧,不然他会担心的!”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如果你还想见你的母亲,那么就赶快走吧!”司徒朔的表情异常严肃,不似刚才那般悠然自得。

    苏颜兮突然开始有些不安:“司徒朔,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在司徒朔想解释的时候,身后的一群保镖已经追上来见他们围住了。

    司徒朔不悦地目光扫向他们:“全部滚开。”

    “少爷,请跟我们回去!”

    “废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命令我了?”

    “少爷,这是老爷的意思,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哼!”司徒朔压根不把他们的话当回事,拽着苏颜兮就要硬闯过去,只要挡着他去路的人,都被他无情地一脚踹开。

    “啊……”苏颜兮看着眼前的人飞出去,整个人吓了一跳。

    而带头的黑衣人看着这一幕,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朝一群保镖挥手。

    “全部一起上,将少爷请回去!”

    “是!”一群身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立即领命,统统朝司徒朔进攻。

    司徒朔不悦的蹙紧眉头,他将苏颜兮轻轻地推到了一边:“站在一边等我!”

    “司徒朔……”苏颜兮刚不安地喊了一声,就见一群保镖朝司徒朔围攻而上。

    眨眼睛,便打成了一团。

    司徒朔毫不留情地将靠近自己的人撂倒,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群人就被司徒朔用叠罗汉的方式打到在地,痛苦哀叫着再也站不起来。

    带头的黑衣人忍不住捂脸,对这样的局面不忍直视,虽然拳头不在他身上,可是他也觉得疼痛无比呀!

    毫发无损依旧帅气的司徒朔冷漠地扫向他:“该你了!”

    “少爷,你饶了我吧,我怎么打得过你!”他们这群人都是司徒朔训练出来的,几斤几两他是清楚的。

    黑衣人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有那么一天会与自家少爷对峙!

    “既然打不过,就回去告诉老头子……”

    “想告诉我什么?”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打断了司徒朔的话。

    苏颜兮一惊,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个长得极其圆润的老伯朝他们走来。

    他的表情很严肃,在瞪了司徒朔的一眼后,又转而朝苏颜兮微微一笑,那表情变化着实怪异。

    司徒朔来到苏颜兮身边,一脸防备地看向圆润老头:“您怎么也来了?”

    圆润老头听司徒朔这么一说,顿时黑了一张老脸,接着拿起拐杖就朝司徒朔的身上乱打。

    “我怎么来了,我怎么来了……还不是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瞧瞧你自己都干些什么事!”

    “老头您住手……”

    “我是老子还是你是老子,居然敢命令我!”圆润老头更火大了,一棍一棍地更加用力。

    司徒朔没有还手,只是一跳一跳地避开。

    “死老头,您再不住手,我就……”

    “你就怎样,还手啊!”

    “你别逼我!!!”

    “我就逼你了,怎么招?”圆润老头继续抽司徒朔:“我倒要看看我司徒镇的儿子是不是一个孬种!”

    “靠!!!”司徒朔暴走,一把抓住了司徒镇的拐杖:“老头,您再不住手,我真的会还手!”

    司徒镇不屑地瞪他一眼:“你又被是揍老子呀!”

    “我……”

    “司徒朔,司徒朔……住手!”被刚才一幕怔住的苏颜兮,总算回过神来,当看到司徒朔真的扬起手后,她连忙冲过去拽住他的手。

    “你疯了,他可是你父亲!”从刚才司徒镇那番话中,苏颜兮就算再笨也听出来了。

    不过,她怎么也想不到长得如此帅气的司徒朔,居然有个这么……这么圆润的父亲,这遗传还真是……

    只能说,司徒朔幸好不像他父亲!

    “女娃,别拦着他,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

    “啊?”苏颜兮傻眼了:“那个……那个伯父,大家还是冷静一点好!”

    “别跟他说那么多!”司徒朔蹙眉:“我们走!”

    说着,他便拉着苏颜兮的手再次朝登机口走去。

    司徒镇老脸一黑:“臭小子,你认为你还走得了?”

    蠢……

    司徒朔皱眉,总数是停下了脚步,俊脸忽然间变得沉重。

    苏颜兮也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她紧张地看向司徒朔:“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你父亲说我们走不了?”

    难道……

    “因为今晚的航班已经取消,所以你们别想去。”冷冷的声音,突然间毫无预兆地从身后传来。

    苏颜兮浑身一僵,大脑瞬间当机。整个人仿佛被定格了那般,一双黑瞳缓缓放大,带着不可思议与震惊。

    刚才……谁在回答她?

    好熟悉的声音,像是他……

    错觉,一定是她的错觉。

    苏颜兮摇摇头,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不过,她没有回头去一探究竟,也没有想过去看清楚说话的人,她潜意识地抓住司徒朔的手,颤抖的声音缓缓说道;

    “我们……我们走吧!”

    司徒朔的目光落下苏颜兮的脸上,却没有迈步,俊眉微皱的他,伸手握住她的手。

    “我们或许真的走不了了。”

    “不,不会的……”苏颜兮摇头,她不相信,她也不愿意相信。

    慌措的她松开司徒朔的手,朝登机口跑去,她的步伐很乱很急,仿佛身后有什么在追赶她似的。

    只是,她好不容易跑到登机口,就被机场工作人员拦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