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质问,强行带走

关灯
护眼
    “很抱歉女士,你现在不能进去!”

    苏颜兮唯一的期许也被无情地扼杀,站在原地,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世界在慢慢倒塌……

    “还想走吗?”和刚才同样冷漠的声音又一次震撼了苏颜兮的心,如果刚才的她当做自己出现了幻听,那么现在还能怎么解释?

    低沉的声音,冰冷的气息,冷漠的话语,无一不在告诉她。

    这一切都是真的……

    苏颜兮的身体在颤抖,一双黝黑的双瞳在无助中缓缓闭上。

    这一次,她似乎又面临着别无选择的境地。

    老天爷为什么总是这样对她,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双手在不知不觉中紧握,她试着以此压下心中的不安。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无奈地缓缓睁开了双眼。

    最终还是慢慢地转过身,面对自己必须要去面对的。

    闪烁着的目光看向了站在对面不远处的伟岸身影,就那么一瞬间,熟悉的深邃轮廓便顷刻间闯入她的眼眸。

    顾西城,除了他还能是谁!

    身着黑色外套,身躯挺拔,俊脸如雕刻般完美无瑕,大气且精致的五官总,这样的他无论在哪儿,都让人移不开视线,也让人无法忽视。

    此刻,他深邃的利眸也正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就这样撞上,像是带着魔力那般,将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

    苏颜兮握紧的双手仍在轻颤,她的眸光里充满了不安,或许是因为对方的目光太过于冰冷,让她有种心生寒意的错觉,仿佛比站在雪地里还要冷上千百倍。

    这时,司徒朔冲了过来挡在了他们两人之间,也隔开了两人的目光,同时也打破了这凝结的气氛。

    “顾老大,这件事我们可以解释……”

    “你们?”顾西城冷漠的声音不客气地打断了司徒朔的话,接着不等司徒朔解释,狠狠地一拳便朝司徒朔的脸上重重揍去。

    司徒朔毫无防备地挨了一拳,就这样在所有人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倒在了地上。

    这突来的变动让苏颜兮一惊,她的双手潜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像是生怕自己尖叫出声。

    待她看清楚倒在地上的司徒朔,第一反应就是朝眼前的人喊道:“顾西城,求你不要这样!”

    说着,她想冲过去扶起司徒朔。

    岂料,司徒朔的父亲司徒镇已经让人抢先一步过来将司徒朔扶到了一边。

    而他走到了顾西城面前,很诚恳地对顾西城说道:“西城,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是我儿子,我定会好好教训,希望你能给我一个面子,让我将他带走。”

    “顾老大,事情并不是你想到那样……”司徒朔擦掉嘴角的血迹,不甘心地又一次开口。

    “闭嘴!”司徒镇没好气地朝司徒朔吼道:“还不嫌丢人?”

    话落,他朝手下一挥手:“把他给我带回去!!”

    “干什么,放开我!!!”司徒朔不悦地皱眉,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该死,我让你们放开我!!!”

    一群保镖对司徒朔的话完全置之不理,只管使劲地拽着他往外走,不让他挣脱。

    司徒镇也上去用威严的拐杖压制着他:“回去我自然会放了你!现在跟老子消停一点。”

    “老头,您跟着起什么哄!”司徒朔俊脸黑沉,无法挣扎的他回头看向苏颜兮,眸光中满是担忧。

    苏颜兮见司徒朔被他父亲带走,心里着急却只能默默地站在原地,因为她知道,就算她想阻止也没有这个权利。

    不过,司徒朔离开也好,至少不会再挨顾西城的拳头。

    这件事,本就与他无关。

    “你的表情是告诉我不舍得吗?”顾西城的声音冰冷刺骨,锐利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小脸上。

    “如果你不舍得,我可以让人把他抓回来……”

    “不要!”苏颜兮摇头:“这件事和司徒朔没有关系!”

    “什么事情和他没有关系?欺骗我的事情?还是说你想和他一起离开的事情?嗯?”顾西城冷声质问,语气显得咄咄逼人,也透着他压抑的愤怒。

    两人面对面站着,彼此之间只有两步的距离。

    在苏颜兮惊慌看向他时,他快步上前来到她跟前,然后骨节分明的大手毫不怜惜地将她的下颚一把捏住。

    并且,强迫她抬起头看着他。

    四目相接,相隔咫尺,却好似两人之间已经隔着千山万水。

    顾西城的冰眸微沉,目光深邃:“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他的手缓缓而下,来到了苏颜兮的颈项之间。

    苏颜兮因他的话而心痛,呼吸变得急促,她以为顾西城此刻想掐死她,没想到他的手却抓住了她的项链,那条属于妈妈的项链,那条顾西城送给她的项链。

    这一刻,苏颜兮终于明白,所有的谎言已经不再是秘密。

    顾西城既然出现在了她面前,想必他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终究,她没有亲口告诉他,他却知道了。

    “回答我,你是谁!!!”顾西城的目光变得凌厉,像是要用眼神将苏颜兮凌迟。

    此刻的顾西城对苏颜兮来说是陌生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宠爱她的顾西城。

    苏颜兮的眼泪不自觉地夺眶而出,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隐瞒呢?

    她深深叹息一声,强迫自己不再逃避,歉疚的目光看向顾西城。

    “我……我的名字叫做苏颜兮!”

    “苏、颜、兮!你不是应该叫贺锦兮吗?怎么呢?为什么不继续骗下去?啊?”

    “对不起……对不起顾西城,我不是故意要骗你,我……”

    “不是故意?你还想继续骗我?这难道不是你们精心策划的一出好戏?”

    “不,不是这样的……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不该欺骗你,真的对不起,顾西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此刻的苏颜兮心里有千万句话想对顾西城说的话,却最终只说出对不起几个字,因为她知道在此时此刻,无论什么理由,无论怎么解释,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顾西城的俊脸一沉,怒意横生,手用力地掐住了苏颜兮的脖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掐死。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三个字,我要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说啊!!!”

    “对不起,对不起……”

    “该死!!”顾西城的双眼瞬间燃气了火焰,掐着苏颜兮脖子的手猛地用力。

    苏颜兮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

    一直安静站在不远处的欧阳浩见状,连忙走了过来:“总裁!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待会儿怕是有记者过来。”

    他的声音好似唤回了顾西城的一丝理智,顾西城手上的力道才放松了几分。

    苏颜兮总算重新呼吸道新鲜空气,整个人大口喘息着,好半响才缓过神来,她的眼泪猛地落下来,心痛无以复加,白皙的手不觉地放到了顾西城的手上。

    “对……对不起,顾西城!”

    震怒中的顾西城对苏颜兮的道歉不以为然,原本掐着她脖子的手改为捏住住她的手腕。

    然后,他拽着苏颜兮就朝外走,完全不顾苏颜兮的意愿,强行带走她。

    他的步伐很快,苏颜兮只能小跑着才能跟上。

    “顾西城,你要带我去哪里,你先放开我好吗?”苏颜兮心里很慌乱。

    因为眼前的顾西城让她无法看透,甚至让她感觉……恐惧。

    “我知道我不应该欺骗,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可以向你道歉,顾西城你放开我好不好……”

    顾西城的脚步一顿,厉眼扫向气喘吁吁的苏颜兮:“想让我放开你,这辈子你都休息!我不管你是贺锦兮,还是苏颜兮,既然你招惹了我,你就别想能够轻松逃脱,你必须为你所做的一切承担后果。”

    说完,他再次拽着苏颜兮离开,任凭苏颜兮再说什么,他也没有半点反应。

    欧阳浩带着保镖紧跟其后,当看到这一幕,也不免皱了皱眉。

    在顾西城身边待了那么久,欧阳浩自然知道这一次顾西城是真的怒了。

    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愤怒。

    当时他查到这一切时,也震惊不已,也曾想过隐瞒,可是他职责所在,最后还是选择如实向顾西城报告这件事。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总裁夫人为什么要冒充她的姐姐嫁给总裁!

    这样的弥天大谎她们是怎么想出来的,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顾西城带着苏颜兮并没有直接离开机场,而是从机场的另一个入口来到了停靠飞机的场地。

    苏颜兮疑惑地看向四周,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全是顾西城的人。

    最后,她无意间看到一架熟悉的直升机。

    之所以熟悉,是因为曾经她和顾西城一同乘坐过。

    或许是有人发动了直升机,螺旋桨忽然刮起剧烈的狂风,将满地的白雪吹起来飞扬四周。

    苏颜兮被顾西城拉着往直升机的舱门走去,她的眉头顷刻间蹙紧:“顾西城,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

    愤怒中的顾西城冷哼一声:“你不是想离开吗?我成全你!”

    “不,顾西城你放开我,我要去纽约!”她要去找妈妈,妈妈还在等着她。

    如果她不及时出现,贺锦兮一定会伤害妈妈的!

    想到此,苏颜兮便用力挣扎,想摆脱顾西城的钳制:“顾西城,我求求你,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去纽约,你放我走好不好,我求求你……”

    “闭嘴!”顾西城厉声怒吼:“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

    话音刚落,他便将挣扎中的苏颜兮打横抱起,强行塞到了直升机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