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囚禁在岛上

关灯
护眼
    当直升机飞行了一段距离,苏颜兮才恍然回神。

    刚才发生的一切来得太快,让她有些无法相信。

    彷徨的目光转而看向坐在她身旁的顾西城,此刻的顾西城依旧冷着一张俊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苏颜兮抿唇,犹豫半响终是忍不住开了口:“顾西城,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有贺锦兮现在在哪里你把她怎么样呢”

    顾西城双眸一沉,侧目冷淡地扫了苏颜兮一眼:“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苏颜兮:“”

    这件事除了她和贺锦兮,就司徒朔知道。

    司徒朔答应过她不会告诉顾西城,那么她相信这一切不会司徒朔说的。

    但奇怪的是顾西城居然知道了,让人太匪夷所思了。

    苏颜兮无论怎么想也想不通,她一直以为贺锦兮将事情布置得天衣无缝。

    岂料,所有的事情还是被揭露了。

    贺锦兮刚从机场离开,顾西城就来了,整件事好像是早已经计划好的那般。

    想到此,苏颜兮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眸光打量着顾西城,发现自己对顾西城的了解并不是她自以为那么多。

    心里有些小小失落

    不过,有件事顾西城说的很对,现在她该担心的是自己。

    飞机已经飞行了好一会儿,可是还没有达到目的地。

    顾西城究竟想把她带去哪儿

    妈妈还等着她去接她,她该怎么办

    苏颜兮无力叹息一声,整个人仿佛是被霜打了的茄子。

    她探头想看向外面,凭着自己不太好的地理寻思寻思方向。

    可是,外面一片黑,压根什么也看不到。

    她再次无力叹息一声,将目光又移回到顾西城的俊脸上。

    “顾西城,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我”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顾西城冷漠的语气将苏颜兮的话打断,也顷刻间刺痛了的苏颜兮的心。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瞬间落下来,心里难受不已。

    顾西城这是讨厌她了吗

    虽然知道自己做了错事,知道自己不该欺骗他,他讨厌她也是应该的。

    但是,她的心还是受伤了。

    她带着一双泪眸看着顾西城,想伸手过去抱住他,想跟他认错求他原谅。

    可看到他冷漠的表情,忽然间她胆怯了。

    原本抬起的手,又悄无声息地放下。

    整个人低下头,安静地坐在位置上不再开口。

    既然顾西城不想听到她说话,那么她就不说。

    。。。

    最后,飞机终于停到了地面。

    当感受到一阵寒冷袭来,苏颜兮才回神过来。

    此刻的她已经像一个囚犯一样被带下了飞机,顾西城修长的身影走在她前面,而她身后跟着顾西城的保镖。

    她的目光忍不住打量四周,在路灯的照耀下,可以看清楚附近的一些景物。

    只是这些景物很单调,全是绿树绿树绿树

    苏颜小脸一皱,疑惑不解,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呀

    感觉好冷清

    因为太关注周围环境,所以苏颜兮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下。

    突然不小心踩到冻结的冰块险些摔倒,吓得她惊叫出声。

    本以为自己会摔倒狗吃屎,岂料,一只有力的大手拽着了她。

    苏颜兮微愣,从震惊中缓缓抬起头,看向手的主人。

    意外,此人居然是顾西城。

    奇怪,他不是一直走在她前面吗

    “你”

    “不要东张西望”顾西城冷言以对:“你以后就住在这里,有的是时间慢慢看”

    话落,他便松开了苏颜兮的手,转身继续向前走。

    而震惊中的苏颜兮闻言,脑袋有些迷糊了。

    她皱眉想了想,才将顾西城的话理清楚。

    于是,她慌忙地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顾西城,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要住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行”苏颜兮拒绝地摇头:“我不能住在这里,我要离开,我要去纽约”

    “够了”顾西城俊脸暗沉,锐利的目光直射苏颜兮:“我说过从现在开始你什么地方也不能去”

    说完,他拽着苏颜兮就走进了前面不远的楼房里。

    苏颜兮的眉头紧皱,因为顾西城的力气很大,将她的手腕弄疼了。

    她想反抗,可是她的气力不及顾西城。

    因此,只能任由他拽进楼房。

    顾西城的动作极其粗鲁,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

    当他们走进楼房后,屋内的灯光瞬间亮起,将整个楼房照亮。

    穿过大厅,顾西城将苏颜兮拽着继续上楼,身后的保镖全留着了楼道口。

    苏颜兮完全来不及打量这个楼房,就已经被顾西城丢进了楼上的一个卧室。

    整个人踉跄一步,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这一次,顾西城没有出手扶住她,反而是因他才跌倒的。

    苏颜兮茫然无措地抬起头,眸光中带着一丝恐惧:“顾西城”

    “怎么害怕了”顾西城深邃的眸子看着苏颜兮,倾身向前与她直视,语气冰冷地一字一句说道:“你现在就算害怕,也晚了。苏、颜、兮,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代价”

    冰冷刺骨的话说完,他便决然地转身离开,完全不顾坐在地上愣住的苏颜兮。

    直都房门关上发出碰地一声响动,苏颜兮才猛然回神,随即快速站起身追了过去:“等一下顾西城,你不要走”

    如果刚才苏颜兮心里有那么一丝恐惧,那么现在恐惧便已经占满她的心。

    她伸手想把门打开,可惜根本无法打开,房门显然已被顾西城落锁。

    可是他为什么要落锁,真的要将她关在这儿吗

    不,不要

    苏颜兮不相信顾西城真的会将她锁起来,顷刻间,整颗心拧着痛。

    “顾西城,放我出去,你不能这样把我关起来。”她无助地用双手拍打着房门,晶莹剔透的眼泪用眼角滑落,带着悲伤。

    “我知道是我不对,对不起可是求你不要这样”

    “顾西城,放我出去,我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门外,顾西城始终背对着房门,整个人仿佛被一层阴霾罩住,俊脸一副严肃的表情,深邃的眸子透着冷意。

    当他听到屋里传出的哭泣音,眼眸中闪过一丝受伤。

    她还是想走吗

    心中燃起愤怒,他潜意识地紧握着双手,决绝地走下楼去。

    苏颜兮听到远离的脚步声,终于相信顾西城是铁了心要将她困在这儿。

    害怕的目光回头看去,陌生的屋子在这个深夜显得特别的清冷恐怖。

    她的眼泪不觉地更加猛烈地夺眶而出,不一会儿便将她的小脸湿透,她颤抖的双手双手也更加用力地拍打着门板。

    “开门,把门打开”

    “顾西城,不要走,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我害怕。”

    “你回来,我求求你”

    “我不可以待在这儿,顾西城,放我走好不好”

    “顾西城,不要这样对我”

    “放我出去,我要去救妈妈,我要去纽约,顾西城,你快放我出去”

    “怎么办,妈妈,我该怎么办妈妈”

    苏颜兮哭泣着,撕心裂肺地呐喊着,可是外面安静得没有一点点声音。

    她知道顾西城真的走了,狠心地将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留着了这个让她觉得陌生害怕的地方。

    一瞬间,她的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

    无助,慌措,孤独,还有顾西城的冷漠让她感到一阵绝望。

    想到还在遥远国度的母亲,她的心更是凉透了。

    整个人像是体力透支那般,无力地坐在了地板上,任眼泪肆意流淌。

    “放我出去”

    。。。

    贺锦兮步伐缓慢地下车,面色惨白的她化了一点淡妆,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不少。

    因为身体的缘故,她在车上休息了一会儿。

    睁开眼时,早已经到了顾家大门口。

    此刻,天空已经蒙蒙亮。

    或许是因为地面被雪遮住的缘故,仿佛整个世界已经天亮。

    贺锦兮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进顾家大宅。

    不顾门卫的诧异表情,仍然是那个高傲自信的贺家大小姐。

    没走一步,她就告诉自己,这是她贺锦兮一个全新的开始,所以的美好都等着她。

    病痛,并不知道她忧伤

    “少夫人”刚起的管家路过花园就看到从外款款走来的贺锦兮。

    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确定真是他们少夫人后,才迎了上去。

    “这天刚亮,少夫人怎么从外面回来”

    贺锦兮朝他淡然一笑:“顾家有规定不可以吗”

    管家一怔,连忙摇头:“呃没有”

    “既然如此,那我就没必要向你解释,我累了,先回房。”

    “是,少夫人”

    贺锦兮优雅地从管家身边走过,说不出的从容淡定。

    不过,她的表情还是让管家感觉到一丝疑惑,他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这位少夫人,总觉得有些奇怪。

    可是哪儿怪,他一时半会儿也理不清楚。

    突然,贺锦兮的步伐顿住,站在了原地。 ~~

    管家见状微微一愣,半响后跟了上去。

    “怎么了少夫人”

    贺锦兮蹙眉,缓缓侧过身,看向眼前的两个雪人,目光随即暗沉下来。

    接着,她走过去,毫不犹豫地伸手过去将属于苏颜兮的雪人用力推到。

    转眼功夫,雪人就恢复了本来面貌,变成了一堆白雪。

    “少夫人”管家惊呼,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少夫人怎么把自己堆的雪人推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