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贺锦兮踏入顾家

关灯
护眼
    她不是非常喜欢的吗

    “丑死了”贺锦兮淡淡说了一句,不知道是在回答管家,还是在骂雪人。

    把雪人摧毁的她,心情瞬间好起来,这才转身继续朝大厅走去。

    时间还早,所以顾家此刻还非常安静。

    她没有惊动他人,直接上楼回到卧室。

    只是,当她推开卧室房门的那一瞬间,笑容刹那间僵在唇边。

    因为她的目光在看向床上时,没有见到她预想中该见到的人。

    心中莫名一慌,她快步走向浴室,甚至没有敲门就推开了浴室的门。

    空落落浴室让她的心顿时沉了大截,走出浴室,她快步朝卧室外跑去。

    跑下楼遇到管家,她连忙问道:“顾少去哪儿呢”

    “少爷”管家疑惑:“少爷没有在卧室休息吗”

    奇怪,今儿早是怎么回事啊

    管家搞不清楚了

    贺锦兮听到管家的回答,眉头瞬间蹙紧。

    顾西城不在卧室,那他会去哪儿

    难道

    “少爷”

    就在这时,管家晃眼间看到从外走进来的顾西城,惊讶地喊了一声。

    贺锦兮微怔,目光快速地随着管家的视线看去。

    门口那个伟岸的身影果然是顾西城,她的心跳猛地快了一拍。

    紧接着,她撑起一抹妩媚的笑走过去,主动挽着顾西城的手。

    “西城,这么早你去哪儿呢”

    顾西城深邃的冷眸淡淡地扫了一下贺锦兮的手,随后目光落在她带着笑意的脸上。

    他的目光异常锐利,让人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就连一向沉稳的贺锦兮被他如此直接的目光看得也有些招架不住,她目光微微一闪,笑容也变得僵硬起来。

    “怎么怎么呢”

    “没事”顾西城双手紧握,收回了目光,转而不留痕迹地挣开她的手,走到了管家身边。

    “外面的雪人是怎么回事顾家什么时候连一个小小的东西都无法保护好”语气颇为冷漠,大有责备的意思。

    管家微微一愣,为难地低下头,犹豫着该如何回答。

    刚才他们少爷的表情让他有些怔住,似乎从少夫人来到顾家后,他就已经很少看到他们少爷如此冷漠的一面。

    今天究竟是怎么呢

    “西城,不就是一个雪人吗干嘛这么生气”贺锦兮强颜欢笑再次走到顾西城身边:“雪一停,自然是会消失的,又何必为这样的小事情动气。”

    “小事情”顾西城俊脸一沉,转身与贺锦兮面对面站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你不是很喜欢雪人,现在怎么一点不在乎”

    “我”

    “还有,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这半夜都去了哪里嗯”

    “我”贺锦兮潜意识地退后了一步,面对顾西城的目光心里有些慌乱:“我我没有去哪儿呀,就在花园待了一会儿。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你却出去了。”

    “是吗”顾西城嘴角冷漠扬起:“你在花园里待着,那么你应该知道雪人为什么会被毁”

    “我”

    “既然你那么有闲情逸致,就去把雪人复原”顾西城淡淡地说着,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贺锦兮蹙眉,她不敢相信顾西城居然让她去将那个该死的雪人重新堆积好。

    如果换做以前,她定会厉声拒绝。

    可是现在不行,她必须抓住顾西城的心。

    想到此,尚存一丝理智的贺锦兮强迫自己撑起一抹笑,朝顾西城轻轻点头:“好,我现在就去。”

    顾西城故作满意地回道:“有劳”

    丢下两个字,他便转身上楼,完全不再多看贺锦兮一眼。

    贺锦兮多少有些受伤,难道他平时也是这样对苏颜兮的

    早就知道顾大少爷性格冷漠,没想到居然冷漠至此。

    本想追去,却被顾西城的冷漠气息止住了脚步。

    贺锦兮暗自咬牙,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

    在她完全摸不透他心思的时候不能自乱阵脚。

    比忍耐力,她贺锦兮从不输人。

    如此一想,她释然地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

    堆雪人而已,有何难

    只不过,她要堆的雪人是贺锦兮,而不是苏颜兮。

    顾西城回到卧室,伟岸的身影直接来到阳台。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一个安静的角落,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锐利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花园里正在堆雪人的贺锦兮。

    良久,冷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

    天终于亮了,将原本的黑暗照亮,将所有的事物照明。

    始终坐在地上的苏颜兮缓缓地挣开了眼睛,茫然地看向房间里的一切。

    其实整个房间很简单,除了一张大床,什么都没有,空空的,似乎很久没有住人了。

    苏颜兮恍惚地站起身,或许坐在地上太久的缘故,双脚有些僵硬。

    像是学走路那般,慢慢移动脚步,朝对面的阳台走去。

    她想看看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当她好不容易走到阳台后,双脚才开始慢慢活动起来,窗外的海风袭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目光看向外面,打量四周。

    不可思议,她居然看到了宽阔的大海,一望无际。

    她的心猛地一沉,双眼慌乱地看向四周,依山傍水,绿意环绕,树枝上的白雪正在慢慢融化。

    原本非常美的风景,却让苏颜兮感到一阵寒意袭来,比刚才的寒风更加猛烈。

    她不敢相信,顾西城居然将她带到了一座岛上。

    没错,从四周的环境看来的确是一座绿岛,哪怕在冬季,也一片的绿树,只是别白雪覆盖了一层而已。

    苏颜兮茫然地看向远方,一望无际的大海,看不到边际。

    她怀疑,这里还是a市吗

    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

    她又该怎么离开这里

    苏颜兮无助地摇头,转身跑回房间,直奔房门口,双手再次用力拍到门板。

    “开门,开门把门打开,顾西城,你听到了吗我求你放我出去,顾西城”

    顾西城,你在哪里呀

    阿嚏

    准备用早餐的时候,顾西城难得地打了一个喷嚏。

    坐在主位的顾老夫人一顿,转而看向他:“不会是感冒了吧”

    “感冒了”贺锦兮一听,关切的目光连忙看向顾西城:“我这就去叫医生。”

    话落,她便起身朝客厅走去,想用座机打电话叫医生。

    一旁站着的佣人,赶紧跟了过去。

    顾西城面无表情地坐在哪儿,对贺锦兮的行为没有阻止。

    到时顾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丫头倒是越来越懂事了,以前虽然懂得体贴人,不过大大咧咧的有时候也不够细心。现在看来,我是瞎操心了。”

    听到老夫人如此说,顾西城的眸光微微一沉,不过他并没有接话,而是低头安静用早餐。

    仿佛老夫人所说的那个人与他毫无关系那般

    早餐过后,顾西城直接开车准备去公司。

    贺锦兮见状追了上去,在车子开出车库时将车子拦下。

    她低头透过车窗看向车内面无表情的顾西城:“西城,医生马上就过来,你等医生看过后再去公司吧”

    “不用”顾西城将车窗关上,拒绝再交谈,将车子快速地开出顾宅。

    “西城”贺锦兮小跑了两步,最终没有追上,只能眼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

    她微微皱眉,不明白为什么顾西城对她如此冷漠。

    难道,他已经发现了所有的一切

    不,不可能

    顾西城是绝对不会知道这一切的,苏颜兮和司徒朔已经离开a市,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只有她。

    顾西城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一定是她太多心了。

    在心里琢磨了一番,贺锦兮才稍稍松口气。

    可就在这时,一阵眩晕朝她袭来,她慌忙地走过去,双手抓住喷池边上的围栏,以此来撑住自己,不让自己的倒下。

    良久,眩晕感才渐渐消失。

    她低眸看向喷池水中的自己,因为波澜不断,所以根本看不清楚她自己的脸,就像她看不到自己的未来那般。

    握住围栏的双手一紧,用力地抓住围栏。

    贺锦兮,你的时间不多,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做一个最幸福的自己。

    你想要的,属于你的,都要牢牢地抓在手里,不要让自己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龙神集团

    豪华跑车以一个完美的弧度,稳当地停在了大楼下,并且想以此来挡住黑色轿车的去路。

    岂料,正缓缓行驶过来的黑色轿车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豪华跑车的存在,突然加快了速度,嗖地一声冲过来,在众人的眼前,将跑车的车尾给撞了。

    一瞬间,气氛凝结,周围的人都僵在了原地,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大家心里纷纷猜测,谁如此霸气将这辆价格不菲的跑车给撞了。

    就在这时,黑色轿车的门碰地一声被打开。

    一双崭新的黑色皮鞋落地,接着一个修长的身躯出现在大家的视线范围内。

    顿时,大家惊讶地长得了嘴巴。

    天哪,总裁

    没错,将豪华跑车撞了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龙神集团的总裁顾西城。

    他冷酷地摘下将车钥匙丢给保安,冰冷的语气淡淡吩咐道:“通知下去,将挡在公司门口的垃圾拖走。”

    “是,总裁”保安汗颜,挡在公司门口的垃圾不就是这耀眼的跑车吗

    如此昂贵的跑车,在他们总裁的眼里居然成了垃圾,他们还真是替车主感到悲哀。

    在他们哀叹的瞬间,跑车的车主也揉着被撞疼的额头从车上下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