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我的脚断了吗?

关灯
护眼
    “我一直在退让,是她让我无处可退。”

    “我知道我知道,你大妈的脾气不好,哎,这都怪我”贺振东脸上多了几分愧疚,这倒是让贺锦兮有些惊讶。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宋雅珍再也成不了她的威胁。

    “放心吧,她只要不触碰我的底线,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不管怎么说,她也得让宋雅珍好好尝尝当年她所过的日子。

    这样,她不枉费自己努力多年的结果。

    。。。

    苏颜兮迷迷糊糊之间听到许多脚步声,接着,听到交谈的男声。

    那低沉的嗓音她很熟悉,于是仿佛像被针刺了一下那般,迅速地睁开了双眼。

    一瞬间,周围陌生的环境闯入了她的眼帘,她愣神地眨眼,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被顾西城锁住的屋子里。

    她皱眉,想坐起身,可是身体的疼痛让她坐起身有些困难。

    幸好,突然有人伸手扶她一把。

    “夫人,您慢一点”

    苏颜兮微怔,缓缓抬起头看向对方,原来是一名穿着护士服的女护士。

    或许是女护士刚才的声音惊扰了门**谈的人,他们停下了交谈,随即走了进来。

    苏颜兮茫然地看着他们,除了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还有一脸冷漠的顾西城。

    他此刻正带着怒意的目光正看着她

    “少夫人,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的问话打断了僵硬的气氛。

    怔怔看着顾西城的苏颜兮猛然回神,转而看向医生:“我我没事”

    她只感觉脚有些痛,因此她轻手轻脚地掀开棉被,目光不觉地朝自己的脚看去。

    这一刻,她顿时惊呆了。

    因为此刻她的脚被包裹得像粽子那般严实,样子极其难看。

    苏颜兮小脸瞬间变得惨白:“我的脚我的脚断了吗”

    医生和护士嘴角顿时一抽,嘴角僵硬地动了两下。

    “少夫人,你不必担心,你的脚只是扭伤,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真的吗”

    “是的,少夫人”

    苏颜兮听医生这么说,瞬间送了一口气。

    医生和护士站在哪儿,不知道该有怎么的反应。

    这位顾少夫人真是

    顾西城黑着俊脸站在哪里,表情倒是没有一丝变化。

    “你们先出去”他突然开口,向医生和护士吩咐道。

    医生点点头,不一会儿便领着护士离开了。

    一瞬间,整个房间就只剩下顾西城和苏颜兮两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站在离床不远的地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变得很诡异。

    苏颜兮不敢看顾西城,担忧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脚。

    良久,顾西城带着冷漠的表情走了过去,深邃的目光直射低着头的苏颜兮。

    “为什么要爬树”

    苏颜兮微怔,心虚地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回答我”顾西城的语气带着一丝怒意,显然有些不耐烦,

    被他这么以后,苏颜兮倒是不由得抬起了小脑袋,委屈的目光与顾西城对视。

    “我我只是想要离开”

    “离开到这个时候你还想着离开”顾西城俊脸一沉:“你想去哪里想和谁一起离开还是说你想和司徒朔一起离开”

    最后,顾西城的声音带着怒吼。

    将苏颜兮吓了一跳,她无辜地眨了眨双眼,接着连忙摇头。

    “我和司徒朔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颜兮,你以为你说的话我还会相信”

    “顾西城”

    “你应该已经看到,这是一个私人岛屿,你觉得你离开这个房间就可以逃出去”

    “不能”苏颜兮老实回答着,双手不觉地上前抱住顾西城的手臂:“所以,顾西城,我求你带我离开好不好,我”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顾西城无情地甩开苏颜兮的手,接着低眸淡淡地扫她一眼,冷声说道:“如果你想离开就自己从海里游过去。”

    “啊”苏颜兮傻眼了,她转头看向阳台的方向,她不是没看到那一望无际的大海,

    这叫她怎么游过去

    “顾西城”苏颜兮皱眉再次看向顾西城,求助的目光始终看着他:“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是你不能这样把我囚禁起来,这样是是犯法的”

    “苏颜兮,你居然也知道法律”

    “我”

    “那你告诉我,骗婚有没有犯法”

    顾西城的质问让苏颜兮怔住,小脸在顷刻间变得惨白。

    “无话可说了”顾西城伸手捏住苏颜兮的下颚,冷眸看向她:“所以,你没有资格和我说什么法律。你如果不想待在这儿也可以,那我就送你去监狱。”

    “不要”苏颜兮慌乱地再次抓住顾西城手:“顾西城,我错了,我知道我不该欺骗你,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没有选择。我知道自己很自私,没有顾忌你的感受。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算你要送我去监狱我也无话可说。但是你可不可以让我先去纽约找到我妈妈,只要看到她平安,我可以随便你怎么处置”

    顾西城双眸微眯,深邃的目光紧盯着哭泣的苏颜兮,接着带着一阵冷意倾身向前。

    “苏颜兮,你和我结婚的原因是因为你母亲”

    苏颜兮愣住,泪眸与顾西城直视:“我”

    “你之所以会爱我,也是因为想救你的母亲”

    “不是的”苏颜兮摇头否认:“顾西城,我爱你,我承认我欺骗了你,可是我真的爱你,你要相信我”

    “爱苏颜兮,你知道你最让我难堪的事情是什么吗”顾西城眸光一沉,向后退去了一步,神情突然间变得落寞:“不是你不爱我,而是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却最后选择轻易放弃我,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这样的你,我没有办法再相信,甚至没有办法再爱。”

    顾西城转身,没有让苏颜兮看见他眼中的伤痛,他背对着她继续说道:“如果你选择离开这里,那么我们这一辈子永不相见。”

    话落,他迈步走出了房间。

    这一次,他并没有将房门锁上。

    苏颜兮愣愣地看着顾西城离去的背影,心猛地抽痛,眼泪顷刻间顺着脸颊滑落。

    很想开口叫他别走,可是喉咙处仿佛被什么堵着那般,让她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此刻,苏颜兮才知道自己对顾西城的伤害有多深

    顾西城说得没错,她口口声声说爱他,却在最后选择放弃他,甚至可恶到没有亲口与他道别,想要悄悄离开。

    自始至终,她从未站在他的角度替他着想过。

    不管她有什么理由,都不能宽恕她对顾西城造成的伤害。

    这样的她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她这样做和顾西城的父母亲又有什么区别,明明说爱着他,却对他置之不理。

    苏颜兮一直知道,顾西城心里有道伤口,那是他父母留在他心上的。

    可她从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在这道伤口上补上一刀。

    想到此,苏颜兮的心就痛得无以复加。

    顾西城说没有办法再爱她,她又有什么资格奢求他的爱

    苏颜兮哭泣着,转头看向那敞开的房门,眼泪更加勇猛地流下来。

    “顾西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楼下客厅,顾西城沉默着坐在沙发上,手指间夹着一根雪茄,正冒着淡淡的烟雾。

    他深邃的眸子看向某处,深沉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

    恐怕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不知道在客厅坐了多久,外面天黑已经转为太亮,他仍然没有移动一下,沉默地坐在哪儿,犹如完美的雕像。

    保镖看着也无能为力,只是尽责地准备好餐点送到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有送到楼上的卧室。

    不过让他们无语是楼上那位和楼下这位都很有定力,安静地坐着,对任何食物都不愿看一眼。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

    保镖们按耐不住了,开始着急不安。

    他们的责任是保护顾少安全,这不要没被敌人害死,反倒自己把自己饿死了,那传出去还得了。

    可是顾少的威严在,他们不敢多说一句。

    就在几名保镖坐立难安,也没有丝毫胃口的时候,救星突然出现了。

    这位救星就是欧阳浩

    欧阳浩刚到岛上,就被一群保镖包围。

    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这群人是想绑了他。

    但欧阳浩知道,他们的反应极不正常,因此微微皱了眉头:“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助理不好了”

    “说什么呢,我好着”

    “不是,我的意思是顾少他不好了”

    “哎,还是我来说吧”带头的保镖将另一个保镖挥开,然后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对欧阳浩说了一遍。

    说完还不忘叹道:“欧阳助理,这可怎么办我们要通知老夫人吗” 生:

    “这件事不准惊动老夫人”欧阳浩严肃地吩咐,接着迈步朝客厅走去。

    不过他的表情凝重了几分,总裁大人和总裁夫人这是闹哪样啊

    欧阳浩走进客厅,一眼就瞧见坐在沙发上的总裁大人,他正抽着雪茄,屋子里弥漫的浓重烟味可以猜出他已经抽了不少。

    整理了一下衣着,欧阳浩迈步走了过去。

    “总裁,人已经找到。”

    原本沉默的顾西城总算有了一丝反应,黝黑的双瞳看向某处:“让人妥善安排,不能有任何闪失。”

    “是,总裁”欧阳浩负责的眼神看了顾西城一眼:“总裁,我让人替你准备晚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