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心原来可以如此痛

    顾西城将她留在身边不是因为还爱她,只是因为要惩罚她。

    对此,她却无言以对。

    见她失魂落魄,顾西城的心脏狠狠抽了一下。

    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愿在多看苏颜兮一眼,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对她心软。

    只不过,心里一阵阵的难受他却无法忽略。

    双眸微沉,他明明是想惩罚她,可是为什么看到她难过,他的心也会痛苦万分?

    顾西城在心里冷哼一声,不得不承认自己终究是败给了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

    罢了,既然放不开,那就纠缠到死吧!

    “苏颜兮,你可以拒绝我刚才的话,不过,从今以后你别想再见到你的母亲!”

    话落,顾西城笔挺地走出了客厅。

    呆愣地坐在沙发上的苏颜兮,眼泪顷刻间从脸庞话落,她没有挽留顾西城,只是默默地念着“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对我?你难道就不能告诉我,你只是不想我离开,你只是想让我一辈子留在你身边,你根本没有放弃对我的爱,你为什么不这么说,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用这样残酷的方式?

    为什么……

    良久,客厅里恢复了平静。

    苏颜兮仍然木愣地坐在沙发上,眼神毫无焦距。

    从楼上下来的欧阳浩瞧着她这样子,有片刻的错愕。

    “小兮,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总裁去哪里了?”

    苏颜兮卷缩在沙发上,双手环抱自己,语气平淡地回道:“他走了!”

    走了?

    欧阳浩眉头微皱,怎么就走了呢?

    两人着好不容易见着,不是应该好好谈谈吗?

    “你们……”晃眼间,欧阳浩看到地上属于苏颜兮的外套,他想说的话顿时卡在喉咙处。

    看来两人不仅谈了,而且谈得相当激烈。

    “欧阳浩!”苏颜兮忽然间收回思绪,转而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欧阳浩。

    或许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叫他的名字,所以欧阳浩明显愣了一下。

    随即才茫然问道:“什么?”

    苏颜兮抿唇看向他,本想开口,却最后摇摇头没有问。

    这一切如此明显,还有什么好问呢?

    顾西城把我囚禁在小岛上,如果没有他的允许,司徒朔又怎么可能找到我,并且轻易将我从小岛带走?而欧阳浩又怎么会那么巧合地出现在机场?”

    这一切的一切原来都在顾西城的掌握中……

    苏颜兮忽然很讨厌自己笨笨的脑袋突然清醒过来,一个人其实最幸福事情是难得糊涂,她要是一直能糊涂下去该多好。

    那样,她就可以忽略和顾西城之间的裂痕,装作他其实还是在意她的。

    装作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设的一个局。

    装作不知道此刻的他也和贺锦兮一样,用同样的方法逼她。

    ……

    “小兮,你想问什么?”欧阳浩一向懂得察言观色,苏颜兮的表情并瞒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件事可以帮助她。

    苏颜兮低眸,遮去了眼眸中的伤痛,思绪转到了另一处。

    “如果今天我和司徒朔一起离开A市,我是不是永远也见不到我的妈妈呢?”

    顾西城将她的妈妈接回A市,却只字未提。

    直到她被司徒朔留在A市,他才让她知道。

    想必,他是想试探她的取舍,是走还是留吧!

    苏颜兮嘴角苦涩地扬起,她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并没有离开?

    欧阳浩的表情有几分尴尬,目光闪烁地看着苏颜兮,她说得没错,如果她选择离开,那么这辈子恐怕都不会知道她母亲的下落。

    所幸的是她没有离开,没有让总裁失望……

    “对不起小兮,我没有事先告诉你这一切,我……”

    “欧阳,你不用说对不起,我明白的。”苏颜兮淡淡说着,心疼却难以控制。

    若是要追究谁的错,那归根究底也是她的错,她能怪谁?又能怨谁?

    顾西城这么做,是因为她的欺骗让他不再相信。

    欧阳浩会这么做,只不过是听命行事……

    苏颜兮双眼一闭,瞬间从沙发上站起来。

    再次睁开眼的她快步跑出客厅……

    欧阳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她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

    他微微皱眉,不明所以。

    不过,他还是随后追了出去!

    跑出别墅大门,苏颜兮不小心踉跄一步摔倒在地,膝盖处被地面摩擦掉了皮,疼痛瞬间袭来。

    此刻顾西城的车子正行驶离开,她无助的双眼望向车子离开的方向,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眼前。

    苏颜兮此刻心里的痛远远胜过脚伤的疼痛,她终究是没有来得及追上顾西城。

    她刚才似乎忘记求顾西城,让她进屋看看妈妈,哪怕一次也成。

    忽然间,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无力感,那种对未来看不到希望的无力感。

    “小兮,你没事吧?”欧阳浩追出别墅就看到苏颜兮坐在地上,于是他连忙过去扶起她,

    “我没事……”苏颜兮的声音有些沙哑,难掩心中的悲伤。

    瞧着苏颜兮难过的表情,欧阳浩忍不住叹息。

    哎,看来这两人的冷战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过去的。

    总裁也真是太别扭了,明明舍不得人家,却要这样冷漠相对。

    为了将人留下,用尽各种方法,囚禁小岛,将人的母亲费尽心思带回国,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想将人留在身边吗?

    明明事情已经按照他的计划顺利进行,怎么他们的关系却不见一丝缓和呢?

    究竟,什么地方出了错?

    欧阳浩对此,真是只有无奈地摇头。

    “小兮,外面太冷,我们进去吧!”

    苏颜兮点点头,收起心中的失落和悲伤,缓慢的步伐与欧阳浩一同回到了别墅。

    “我已经让人替你整理好卧室,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告诉我。”欧阳浩领着苏颜兮去她的卧室。

    卧室就在二楼,就在苏颜兮母亲所住的卧室隔壁。

    苏颜兮对于卧室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有床可以睡觉就好,她现在一心一意想着的就是她的母亲。

    在卧室里没有待几秒,她便来到玻璃窗前,安静地看着静躺的母亲。

    半年的时间没有见母亲,现在见到了,心里的思念终于得到了满足。

    她现在哪儿也不想去,就想一直待在母亲的身边,这样就好。

    看到母亲沉睡的脸庞,她的心隐隐作痛,却又带着欣慰。

    在这个世上,母亲是她最亲的人,她又怎么能放弃?

    只是,她和顾西城之间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

    想到顾西城,想到他的冷漠,想到他的疏远,想到他的话,苏颜兮眼神瞬间变得黯淡。

    他们之间真的已经无可救了吗?

    苏颜兮一直站在玻璃窗前,好似不知道疲惫那般。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夜变成白昼,她仍然站在哪儿不曾移动,目光始终看着她的母亲。

    佣人见苏颜兮不吃不喝这样站着,心里担忧不已,于是致电给欧阳浩。

    此刻,欧阳浩正在龙神集团会议室开晨会。

    当他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会议刚刚结束吗,大家正在收拾面前的资料。

    欧阳浩见电话是香山别墅那边打来的,目光不由地看了一眼坐在主席位的总裁大人。

    整场会议,他们的总裁大人一句话也没说,沉默到现在,就像一个高贵的摆设,好似还有一些走神。

    不用猜也知道,总裁大人心情欠佳。

    欧阳浩见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也没有顾忌正在沉思的顾西城,连忙接起了电话。

    “喂?什么事?”

    “夫人不吃饭?”

    “夫人不睡觉?”

    “夫人一直站着?”

    ……

    欧阳浩立马变成了复读机,将电话那边传来的话重复一遍。

    意味深长的目光还不时地看向他们的总裁大人。

    只见,原本沉默淡定的总裁,俊脸渐渐地黑沉下来。

    接着,嗖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走出会议室。

    欧阳浩见他离开,这才对电话那边的人吩咐道:“好好照顾夫人,如果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我。”

    话落,他便挂断了电话,也快速走出会议室,追上总裁大人。

    当他们刚走出会议室不远,一位女员工端着咖啡走过来。

    或许是没有想到会遇到顾西城,所以有些小小紧张,小小激动,一双眼睛里冒着桃心,看着顾西城舍不得移开目光。

    突然,穿着高跟鞋她一不小心崴了一下,碰咚一声摔倒在地,手中的咖啡好巧不巧泼到了顾西城的皮鞋上。

    一瞬间,周围的员工都震惊了,全傻愣着地看着这一幕。

    反倒是顾西城一脸的平静,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喜怒。

    欧阳浩见状,皱眉走了上来斥责摔倒的女员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做事的?”

    “对不起总裁,对不起欧阳助理,我……我不是故意的!”女员工连忙解释道,完全不再敢犯花痴,反而像是要哭出来那般。

    “你……”

    欧阳浩本想再说她两句,不料,沉默中的顾西城突然扬手阻止了他。

    “收回东西离开龙神,永不录用!”

    哗哗……周围嘘声一片。

    对此,顾西城不以为然,冷着一张俊脸迈步离开。

    “总裁!!”女员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见顾西城要离开,她连忙开口求饶。

    “我知道错了,总裁,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如果刚才女员工想哭,那么现在她是真的哭了。

    多么好的一份工作,就因她的一个小小失误就丢掉了,她完全不能接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