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只有囚禁这个方法

    慕廉川为他倒了一杯酒,然后回答着商震:“我也好奇,最近似乎很少见到他,不知道是不是又沉醉在某个温柔乡。”

    商震听慕廉川这么说,也没有继续追问,大家都是成年人,追踪谁的行踪岂不是太可笑。

    不过下次见到那家伙,他们定时要斥责一番。

    “对了!”商震意味深长的目光转而看向顾西城:“你的小妻子怎么没有一起来?”

    刚拿起酒杯的顾西城一听,俊脸瞬间沉下来,比刚才更冷漠了几分。

    他表情的变化被精明的慕廉川察觉,慕廉川非常无奈地摇头:“该不是又吵架了吧?”

    这三天两头闹一出,日子是怎么过去的?

    “吵架?”商震微微挑眉,算是明白了。

    瞧顾西城一言不发地喝着酒,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爱情这东西真不是东西!

    谁只要沾染了,都别想好过!

    不过……似乎谁都甘之如饴!

    顾西城不打算说什么,商震和慕廉川自然也不会再继续问下去。

    因为,只要顾西城不想说的事情,他们就算追问也无济于事,索性不问。

    还有,毕竟是顾西城的私事,他们也不方便过问。

    唯有在此刻,陪着顾西城喝酒解闷。

    只是最后,醉倒的人不是顾西城,反而是商震。

    慕廉川因为酒吧的事情牵绊,所以送商震的任务交给了顾西城。

    在酒吧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将商震扶着走出酒吧,安置在车上。

    顾西城也喝了不少,因此并没有亲自开车,而是慕廉川的私人司机负责开车送他们。

    坐在后座的顾西城和商震,一个沉默无语,一个坐立不安。

    当车子平稳行驶,商震却突然开了口:“我找了很久很久,才找到她。”

    此刻的他闭着双眼假寐,看似安静,却在手舞足蹈。

    “可是,她居然狠心不愿意见我。”

    低淳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愤怒和失落……

    沉默着的顾西城终于抬起头,深邃的目光看向一眼身旁的商震。

    只听他继续喃喃自语:“我真的那么罪无可恕?明明知道我在四处找她,可是她就能狠心地不断搬家搬家,为的就是避开我。”

    顾西城眸光微闪,转而看向了外面一闪而过的路灯。

    良久,他才淡淡地说道;

    “当初你选择放弃,现在又何必坚持?”

    闭着双眼的商震在这时睁开了眼睛,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是听见了顾西城说的话。

    他伸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目光变得有些迷离:“我TM当初是疯了!”

    所以才会干出那样混账的事情!

    他们四人,商震一直以为顾西城不懂爱情、司徒朔不信爱情、慕廉川不要爱情,而他最懂爱情。

    曾经的他甚至相信网络上说的那些俗话:一个人只有一颗心,一颗心只能动一次心,而让你动心那个人便是你今生唯一,其他的都是生命中的过客。

    他和莫晚婷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第一次见到莫晚婷开始,他就认定她是他的。

    不管爱情不爱情,莫晚婷就那样走进他的生命。

    一路走来,他保护她,宠着她。

    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他想他以为摘下了送给她。

    甚至,她和他闹别扭,瞒着自己与一个外籍男人悄悄结婚,最终他还是选择原谅她,只将那个男人揍个半死。

    他就是这般宠她、纵容她,心里也只有她。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本书由@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址www.akxs6.cOM

    所以自从莫晚婷远嫁他国以后,在他眼中其他的女人都是一样的,陆安安也不列外。

    他就喜欢陆安安的大胆、不拘小节。

    两人自然而然在一起了,他也为她将外面那些没趣的女人清理掉。

    因为她发现陆安安比外面那些女人有趣多了。

    陆安安爱恨分明,说一不二,比他们男人都果断干脆。

    他那时就想,这样的女人以后清理掉也不麻烦。

    莫晚婷终于回到他身边了,他当初支离破碎的心总算愈合,他暗暗发誓不会让莫晚婷再一次离开她。

    因此他又开始对莫晚婷无尽宠爱,只是没想到她容不下安安。

    在陆安安和莫晚婷之间,他最终选择了自己认定的女人莫晚婷。

    后来陆安安走了,每天面对刁蛮不讲理的莫晚婷,他总算发觉了自己那颗已经动摇的心。

    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寻找陆安安,想确定这份心意。

    可是让他气恼,陆安安根本不愿意见他。

    几经周转好不容易查到她的住处,兴高采烈地去找她,她却在前一秒搬走了。

    接下来几次三番都如此,商震面对这样的情况简直无言以对。

    这瞬间,他恨透了陆安安的果断干脆、说一不二!

    那一刻他才真正相信,陆安安是真的打算放弃他,并不是什么欲擒故纵。

    “如果再让我重选一次,我定将那丫头囚禁在身边,让她哪儿也去不了。”

    那样,他就不必这么大费周章,还讨不到一个好。

    顾西城因为商震的话而怔住,在他看来商震一向是温和的,想当初莫晚婷一声不吭嫁给了别人,他虽然恼怒至极,但也没有做出伤害莫晚婷的事情。

    当时,他们都想让莫晚婷和那个男人痛不欲生。

    可商震却阻止了他们用那些手段,并且选择默默等待。

    而现在,他却因为陆安安变得如此……极端。

    如果重来一次,他真的会选择将陆安安囚禁吗?

    顾西城因此而迷惑了:“囚禁?这个方法管用?”

    就像现在他对苏颜兮所做的一样,威逼利诱将她留在身边,让她哪儿也去不了。

    这样,真的是对的吗?

    最近,他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他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将她留在身边,却不得不用这样的方式将她留下。

    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开她!

    “除了这样的方法,还有其他的方法?”醉了的商震一脸疑惑!

    顾西城双眸微眯,片刻后回道:“没有!”

    事情总是这样,并不会随着你的想法而改变,而是你用你的想法去改变。

    虽然很无奈,却别无选择……

    将商震送回住处后,顾西城才回香山别墅。

    此刻,已经深夜。

    不过,别墅仍然灯火通明,好似在等待他回来。

    这一刻,顾西城心里忽然有一抹暖流划过。

    他将外套脱下,正准备上楼,可是刚走到楼道口,脚步却停了下来。

    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打量起整个大厅。

    意外发现,大厅的布置全变了一个样。

    顾西城有些讶异,这究竟怎么回事?

    目光继续打量着屋子,微微地转过头,偶然看到亮着灯的餐厅。

    他忍不住迈步走了过去,意外看到趴在餐桌上睡着了的苏颜兮,不知为何,他僵硬的表情有些松动。

    接着,满满一桌的菜瞬间闯入顾西城眼眸,他微微怔住。

    深邃的目光移向沉睡中的苏颜兮,眉头潜意识地皱了一下。

    她不是说过不会再做菜了吗?

    现在她这又是为何?

    或许是在灯光照耀下,顾西城的身影打在了苏颜兮身上,突然暗下来,让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压下来那般,于是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不期然间,睡眼惺忪的双眼与顾西城黝黑的目光对上,两人同时一愣。

    半响后,苏颜兮才猛然回神,眨眼再眨眼,终于可以肯定眼前的人就是顾西城没错。

    于是,她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双有神的黑瞳看向顾西城:“你回来呢!”

    因为她过大而夸张的动作,顾西城也回过神来,见两人的距离有些近,他稍稍退后了一步。

    苏颜兮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微的事情,而是看了看桌上的菜,再看看不远处墙壁上挂着时钟。

    此刻快十二点了,她就这样等了三四个小时,结果等到睡着了,真是没用,想必桌上的菜早已经凉透了。

    她纠结地抓了抓小脑袋,黑眸望向顾西城:“你等一等,我去把菜热一下。”

    说着,她就开始动手,那动作麻利得都不像原来的她。

    顾西城看着她忙碌,并没有开口阻止,而将外套放在餐桌前的椅子上,随即又坐下,像是等着她那般。

    没过一会儿,苏颜兮便将每道菜都重新热了一下端到桌上。

    然后,她笑嘻嘻地为顾西城夹菜。

    “这些菜全是特意为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多吃一点!”

    “特意为我做的?”

    “嗯嗯……”

    “我并没有告诉你会回来用晚餐。”而她居然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就这样傻傻等着?

    苏颜兮微笑着看向顾西城:“我都忙着准备晚餐了,也没有想起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过我相信你会回来。”

    她的笃定,顾西城既然无言以对。

    他双眸微眯,看向桌上的食物:“为什么要做这些?”

    曾经的她最多逼他吃泡面,从没有问过他喜欢吃什么。

    现在倒是上心了。

    为什么呢?

    又是为了她的母亲?

    想到此,顾西城的眼神黯淡下来:“以后将这些事情交给佣人就好!”

    苏颜兮一愣,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你……你不喜欢我做的菜?”她的语气带着失落,表情有些受伤。

    顾西城看到她难过的表情,有些怔住。

    停顿片刻,他才再次开口,语气温和了几分:“没有!”

    “没有?那就是喜欢了?”苏颜兮听他这么说,总算松口气,嘴角微微上扬,又忍不住为顾西城夹了鱼:“那你就多吃点!我现在不需要佣人帮忙,我可以自己做菜的。以后我每天都为你做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