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哪怕死,也要在一起

关灯
护眼
    顾西城不疾不徐地靠向椅背,双眸微眯打量着苏颜兮,像是在研究着什么。

    正在努力为她夹菜的苏颜兮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你怎么不吃呀”

    难道,她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如此一想,苏颜兮放下筷子随意地摸了摸小脸蛋。

    顾西城欣赏着她滑稽的反应,同时拿起了筷子开始用餐。

    最后,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的确,辛苦了一天是该多吃一点”

    “啊”

    那什么,啥叫辛苦了一天

    他们一天都在床上

    顾西城,你好太无耻了

    嘎嘎一群乌鸦飞过。

    苏颜兮整个人顿时石化了

    用过晚餐,顾西城起身便要离开。

    好似潜意识地怕他离开,苏颜兮连忙放下筷子追上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

    “顾西城,我们已经盖了手印,你可不能出尔反尔,不能再生我的气知道吗”

    “手印”

    “对啊,手印”苏颜兮像是怕他忘记,于是伸出了自己的芊芊玉手。

    顾西城低眸看着她的手,突然一把抓住,接着拉着她朝楼上走去。

    苏颜兮一惊,不明所以:“顾顾西城,你要干嘛呀”

    面对苏颜兮的质问,顾西城仍然沉默以对,不发一语地带着她来到了二楼。

    最后,脚步停在了苏颜兮母亲的卧室门口。

    苏颜兮突然间愣住,怔怔地看着卧室门。

    就在她发愣之际,顾西城用她的手印重新设置了秘密。

    啪地一声,房门打开了

    仿佛一瞬间,时间定格了。

    顾西城紧握着苏颜兮的手,两人并肩地站在卧室的门口,目光同时看向了卧室内。

    “苏颜兮,既然你求我再相信你一次,那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如果你再敢欺骗我,再敢离开我,我会带着从香山山顶跳下去”

    跌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他们这一辈子,哪怕死,也要在一起

    苏颜兮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犹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从脸颊滑落。

    不过,她却扬起了一抹笑,抬起头看向了顾西城的俊脸。

    “好,我们一言为定”

    顾西城听到她的回答,严峻的表情渐渐地缓和下来,原本握着苏颜兮的手不知不觉中松开。

    “进去吧”

    “嗯顾西城,谢谢你”苏颜兮的声音带着硬咽,因为她心里有太多感动,而这些感动全是一个叫顾西城的男人给她的。

    他终究没有对她狠心

    这一刻苏颜兮才发现,一直以来,都是她在狠心地对待这顾西城。

    而顾西城居然还原谅了这样的她

    苏颜兮忍不住上前,踮起脚尖抱住了顾西城,任眼泪落在他的外套上也无暇顾及了。

    “顾西城,过去对不起,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顾西城微怔,任由苏颜兮这样抱着他。

    良久,他才回抱着苏颜兮,像是抱着一件罕见珍宝那般。

    隐隐约约间,他心里某块大石头消失了。

    原来,囚禁并不是唯一的方法。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但是这样做他整个人感觉到轻松不少。

    顾西城双眸半阖,没有再继续深究。

    苏颜兮松开顾西城以后,流着泪走进了房间,来到了她母亲的床边。

    时隔半年,她终于可以再次近距离地触碰到自己的母亲,那样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此刻,她心里的喜悦和心酸是不能用言语形容的。

    唯有化作眼泪,让眼泪来倾诉。

    苏颜兮双手紧握着母亲的手,然后趴在床边痛哭起来,将自己所受的委屈和痛苦都发泄出来。

    听着她悲伤的哭泣声,顾西城没有进来安慰,而是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将空间留给了她。

    其实,此刻的顾西城心里多少有些内疚。

    毕竟,他也和贺锦兮一样,用她的母亲伤害过他。

    因此在这一刻,他没有了勇气去面对这样的苏颜兮。

    唯一可做的就是给她时间和空间。

    苏颜兮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哭累了,才停止了哭泣。

    满脸泪痕的她缓缓抬起头,目光落在母亲沉睡的脸上。

    瞧着她安静的睡颜,苏颜兮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然后露出了一抹笑。

    犹如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

    “妈妈,谢谢您平安回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妈妈,以后我再也不要和您分开了。”

    那种见不着的牵挂太难熬,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

    因为好不容易见面,所以苏颜兮一直待在母亲的卧室里不愿离开。

    直到深夜,顾西城才强行将她抱回了自己的卧室。

    “以后你可以随时见她,现在很晚了,你该休息了。”

    苏颜兮被顾西城放在了大床上,她才恍然回神,迷茫的目光瞥了一眼墙上的闹钟。

    这一看,才发现真的很晚了,已经快凌晨一点。

    没想到,她觉得在母亲的卧室待了那么久。

    “呃,的确很晚了,我先回房休息。晚安,顾西城。”苏颜兮说着,连忙从顾西城的大床上爬了起来。

    虽然现在的她有些迷糊,可是还不至于分不清东南西北。

    她此刻停留的卧室是顾西城房间,并不是她的。

    就算要睡觉,她也得回自己的卧室呀。

    因此,从大床上下来的她毫不犹豫地朝卧室门口走去。

    可是,她没有走几步,便被拦了下来。

    顾西城眸光一沉,不等苏颜兮反应过来,便把她扛在了肩上。

    “啊”苏颜兮顿时吓得尖叫:“顾西城,你这是干什么呀”

    顾西城保持一贯的作风,不予回答,直接将某人丢回到大床上,然后欺身而上。

    良久,才咬牙切齿地在苏颜兮耳边说了一句:“你以为我现在还会和你分床睡”

    当他傻子吗

    他又不是和尚

    磨人的丫头,看他以后怎么收拾她

    “哇呜”苏颜兮一个不留神,便被大灰狼吃得干干净净,连骨头渣也不剩。

    在抵死缠、绵过后,苏颜兮才异常委屈地说了一句:“顾西城,你个大坏蛋”

    白天折腾她还不够,晚上也不放过她

    太过分了呢

    翌日,清楚。

    苏颜兮在迷迷糊糊中睁开眼,无意间看到正在慢条斯理穿衣服的顾西城。

    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大清早你要去哪里啊”

    这人精神可真好,好像昨晚没他什么事那般

    此刻的苏颜兮,脑袋大概已经当机。

    完全忘记我们的顾总裁可是日理万机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带着一丝宠弱地看了她一眼:“公司有重要的会议,你如果困,可以再睡儿。”

    他本不想吵醒她,毕竟他昨晚把她累坏了,可没想到她居然醒了。

    看来,她的体力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差。

    下次,是不是应该再累她一会儿

    这边的顾西城一本正经地琢磨着某件幸福的事情,另一边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苏颜兮已经听顾西城话,继续接着睡。

    整理好一切后,顾西城再次看向大床上的苏颜兮,这才发现她早已进入了美梦中。

    目光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温柔了几分,忍不住轻轻地走到了床边。

    然后低下头,在那张熟睡的容颜上亲了一下。

    她,终究在他的身边

    这样的认知,让顾西城的心情变得很不错。

    我们的顾少的心情好了,整个龙神集团仿佛也在一瞬间从冬季走入了春季。

    四大秘书对此还颇为不习惯,好奇地向欧阳浩打听。

    “我们总裁这样的变化真的没有问题”

    欧阳浩无语地斜睨四人一眼:“你们是不是太无聊呢需要我再为你们安排一些事情”

    “不需要”

    “no”

    “你自己留着”

    “我很忙”

    四大美人很有默契的转身,准备离开。

    岂料,她们刚转身就撞上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贺锦兮。

    四人同时一愣:“小兮”

    “总裁夫人”欧阳浩双眸微眯,打断了四大秘书的话。

    如果他没有看错,眼前之人并不是他们认识的苏颜兮,而是真正的贺锦兮。

    贺锦兮淡淡扫了四大秘书一眼,最后目光停在欧阳浩的脸上:“顾西城在办公室”

    “是的,夫人”

    听到欧阳浩的回答,贺锦兮没有继续再问,而是无视众人,直接朝顾西城的办公室走去。

    欧阳浩想也没想,便伸手拦住了她:“总裁夫人,没有总裁的允许你不能进去。”

    “让开”贺锦兮冷声喝道,目光也瞬间冷了几分。

    既然顾西城不接她的电话,也不回顾宅,那么她就只能主动来找他

    所有的一切,总该有个了结。

    她可没时间耗下去

    “总裁夫人”

    “既然知道我是总裁夫人,作为下属的你有什么资格阻拦让开”

    贺锦兮一把挥开欧阳浩的手,踩着高跟鞋走进顾西城的办公室。

    欧阳浩极力拦阻,却没能成功将她拦下。

    在贺锦兮推开办公室大门时,一切成了定局。

    正在接听电话的顾西城停顿了半秒,最后切断电话,严厉的目光扫向突然被打开的办公室大门。

    当他看到不经他允许走进办公室的贺锦兮时,眉头潜意识地皱了皱,仿佛带着几分不耐。 本书醉快更新##

    “欧阳浩”

    “抱歉总裁,夫人她执意要见您”

    “没错,的确是我执意要见你”贺锦兮突然出声打断了欧阳浩的话,然后从容地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黝黑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对面的顾西城。

    “我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你,所以就来了。”

    “出去”顾西城冷漠地回了她两个字。

    贺锦兮眼神一沉,带着不悦,骄傲如她,怎么能接受被人忽视。

    “顾少,难道你不想和我谈谈苏、颜、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