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醉人的比喻

关灯
护眼
    难道是因为这段时间经历太多变过的缘故吗?

    “奶奶,我和锦兮决定搬出去住!”顾西城突然开口,打断了是苏颜兮的思绪。

    几乎是同时,苏颜兮和老夫人都看向了他,表情带着震惊。

    顾老夫人:“你说什么?”

    苏颜兮:“搬出去住?”

    “是,搬出老宅!”顾西城的语气很坚定,像是早已经做好的决定。

    苏颜兮眨眼,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他的用意,于是她咬着筷子,没有再吱声。

    妈妈的在香山别墅,自然她也要住在哪儿。

    所以,顾西城这么做也是为了她。

    还有就是,贺锦兮……

    “明明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顾老夫人不悦地蹙眉:“就这么嫌弃和我这个老太婆一起住?”

    “奶奶,您想多了。”顾西城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坦然的目光与顾老夫人对视:“我们只是想要属于我们的私人空间。”

    顾老夫人顿时语塞,其实她也明白,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她不该一味地插手。

    只是想想自己的曾孙啊……

    哎,罢了!

    “随你们吧!”看他们感情如此好,想必她的担心也是多余。

    “奶奶……”苏颜兮忍不住伸手去握住顾老夫人的手,心里很是抱歉:“我们有时间会回来看奶奶的!”

    顾老夫人听她这么说,故作无所谓地说道:“我没关系,你们搬出去,我也清静。”

    苏颜兮咬着唇角,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顾西城的表情倒是很坦然,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中。

    晚餐就在这样的气氛下结束,饭后苏颜兮陪着顾老夫人聊天,顾西城接了一个电话去了书房。

    顾老夫人无意间想到一事:“珠宝店的人已经将我选中的珠宝送来,记得离开的时候一并带上。”

    “珠宝?”苏颜兮有些怔住!

    “转眼间就快到春节了,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难得这款珠宝你也喜欢,就当我送你的春节礼物吧!”

    “奶奶……”苏颜兮恍然明白,老夫人口中说的应该是贺锦兮,她心里莫名难受:“其实奶奶,我不是……”

    “锦兮!”顾西城突然出声,打断了苏颜兮想说的话。

    苏颜兮猛然抬头,便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顾西城。

    她不安地握紧双手,表情很少纠结。

    顾西城走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然后对老夫人说道:“奶奶,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住处。”

    话落,不等老夫人回答,就拉着苏颜兮走出了顾宅大厅。

    “顾西城!”苏颜兮跟随着顾西城的脚步,走到花园的时候,她忍不住甩开了他的手。

    “我要把真相告诉奶奶,我不想再继续欺骗的她……”

    苏颜兮觉得自己太可恶了,面对老夫人对她的好,她还要装作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她觉得好累,带着谎言的她简直无脸见她老人家。

    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那般沉重!

    她不想再这样下去,转身,她想回大厅去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就算奶奶生她的气,她也无所谓。

    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顾西城伸手一把将她拽入了怀里,紧紧抱住。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苏颜兮,谁允许你擅作主张?”

    “我受不了了,我不要再这样……”

    “就算你难受,你也必须忍下去!”

    “顾西城,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爱你!”

    “……”顾西城突来的表白,将苏颜兮怔住,她愣愣地靠在顾西城的怀中,忘记了反应,激动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顾西城对她极其宠爱,可是极少会如此直接地说这几个字。

    因此,她被这几个字定住了。

    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顾宅。、

    总之,想坦白的想法被遗忘了。

    回香山的路上,顾西城一直紧握着苏颜兮的手,锐利的目光却看着前面的路况。

    他知道苏颜兮心里的压力,可是他并不觉得所有的事情说出来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苏颜兮慢慢地找回思绪,清澈的目光带着淡淡的忧伤望向窗外纷飞的雪。

    “顾西城,我下辈子一定会受惩罚的!”

    “没关系,你还有我!”他会永远陪着她!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顾西城,我们下辈子还能遇见吗?”苏颜兮表示担心:“万一我我们变成了一棵树,在世界的两端怎么办呀?”

    顾西城黑线,忍不住扫了苏颜兮一眼:“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我……不是有句话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呢!”

    “你下辈子如果是一棵树,那么我一定是伐木的!”无论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到她。

    “如果你海鸥,我一定是猎手!”他就不信守在海边,会让她逃了。

    “如果你是水中的鱼,我一定是渔夫!”非抓住她不可。

    总之,她想逃开他,门都没有!

    苏颜兮嘴角抽搐:“顾西城,你的比喻怎么怪怪的!”

    “是吗?”顾西城不以为然:“或许是有点奇怪!”

    他大概是和笨的人待久了,所以自己也变笨了,请忘记他说了什么。

    苏颜兮抿唇,将小脑袋靠在顾西城的肩上,心情因顾西城的话舒坦了不少,一双璀璨的眼睛闪亮闪亮的:“不过,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无论如何,你都舍不得我?”

    哎呀,好感动呀!

    顾西城:“……”

    转眼,就到了周末。

    在佣人的提醒下,苏颜兮才想起要参加田蜜蜜的生日派对一事。

    可是这几天她把这事情忘记了,所以连礼物也还没有准备。

    心里一着急,她将手中的早餐面包丢掉,叮叮咚咚地跑上楼,来到顾西城的卧室……

    哦,不对,现在也是她的卧室。

    “顾西城,顾西城……”

    此刻的顾西城正悠闲地坐在床上操作着电脑,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一副黑框的眼睛,看上去比平时斯文了几分。

    当他听到苏颜兮的喊声,便抬起了头。

    这时,苏颜兮正好从外面走进来。

    见她如此着急,顾西城双眸微眯:“发生什么事?”

    “我忘记准备礼物了!”苏颜兮气喘吁吁地坐在床边。

    顾西城挑眉,有些疑惑:“礼物?什么礼物?”

    哦,对哦,苏颜兮忽然想起这件事她并未告诉顾西城。

    于是,她咽咽口水解释道:“你还记的上次那位田蜜蜜小姐吗?”

    顾西城一副完全不知道的表情……

    “田蜜蜜小姐她也是住在香山别墅区的,上次你和她见过一面,不记得呢?”

    “那又怎么样?”顾西城不以为然:“我为什么要记得她?”

    苏颜兮黑线……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邀请我参加她的生日派对,日子就是今天。可是,我却忘记替她准备生日礼物了。所以顾西城,你陪我去买礼物好不好?”

    现在下山去买,或许还来得及。

    “何必这么麻烦!”顾西城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就这样。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值得她亲自去挑选礼物?

    顾西城略有些不满:“既然没有准备礼物,那就不用参加!”

    “啊?”苏颜兮为难地皱眉:“可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做人要言而守信!”

    “言而有信也得看人!”

    “什么意思呀!”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和她们接触吗?”这里住的什么人,他了如指掌,没有谁是值得这丫头交朋友的。

    所以,参加什么生日派对,完全没有必要。

    可是苏颜兮却不这么想,她也多少知道周围住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顾西城不说还好,这一说她才想起自己现在也是住在这儿的一员。

    因此,心里有些委屈和不满。

    “顾西城,你既然不想我和她们接触,当初又为什么送我来这里,你又是什么心思?”

    是不是也和其他的男人一样,把见不到光的女人隐藏在这里?

    她承认自己欺骗他不对,可是她也不会因为这样卑贱自己。

    顾西城见苏颜兮生气,莫名地看向她:“你乱想什么!”

    “到底是我乱想,还是你就存了这样的心思,只有你自己才明白,哼……”

    苏颜兮生气地转身,快步走出房间。

    现在什么礼物不重要,什么生日派对也不重要。

    此刻对于她来说,顾西城的想法才最为重要。

    顾西城看到苏颜兮生气离开,眉头潜意识地皱紧。

    心思敏捷的他自然知道苏颜兮因为什么而生气,可是他真的没有那样的想法。

    他顾西城要的女人,有必要遮遮掩掩?

    咳咳,好吧,他承认,刚开始的时候,他很生气,将她安置在这里多少有些羞辱她的意思。

    可后来并非如此,这里的空气和环境的确是A市最好的地方。

    所以,非常适合她的母亲居住。

    只不过,在外界的胡乱传言中,将这儿的名声传的不是那么好。

    其他,并无什么错处!

    顾西城从不擅长解释,因此不知道该怎么去给苏颜兮解释。

    不过,他是断然不会放着生气的某人而不顾。

    于是,他放下手中的电脑,起身去寻某人。

    最后,在某人原来住的卧室里找到她。

    这时的苏颜兮正趴在床上生闷气,嘟着小脸。

    可是这样的她看在顾西城的眼中,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他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我并没有把你当做所谓的情、妇来养着,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就你这样的也能做人情、妇?你有见过做、情、妇的像你这样?从不打扮自己,丢在人群中都找不到,而且还动不动对金主甩脸色,生闷气!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