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死亡逼近的感受

关灯
护眼
    他内心深处并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她,可是他并不想欺骗或是隐瞒那丫头。

    心里想着苏颜兮,顾西城的心似乎变得乱起来,那是平日里从未有过的乱。

    他靠向椅背,拿出欧阳浩的手机,然后毫不犹豫地拨打电话给苏颜兮。

    “咳咳咳”苏颜兮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房间里此刻烟雾弥漫,黑暗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恐惧在心里盘旋,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连秃头男也熬不住,倒在地上猛烈咳嗽着。

    苏颜兮辛苦地硬撑着,心里却越来越感到绝望。

    就在此刻,单调的手机铃声突然在房间里响起,伴随着铃声,手机屏幕的光瞬间划开了黑暗的面纱。

    苏颜兮猛地一震,逐渐迷糊的思绪刹那间清醒了几分:“电话”

    电话是顾西城打来的吗

    是他吗

    带着心头那一丝丝的期盼,苏颜兮慢慢站起身,努力朝手机放置的地方走去。

    可没走两步,被浓烟呛到的她便跌到在地上。

    她难受地咳嗽着,却也没有想过放弃,娇弱的她用爬的也执意想要拿到手机。

    因为她害怕,害怕再也没有机会听到顾西城的声音。

    害怕没有机会跟他说一声再见便再也无法相见

    此刻苏颜兮才知道自己曾经多么的蠢,怎么会答应贺锦兮离开顾西城。

    她怎么舍得

    活着的人能相依相守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我们谁也无法预料明天跟意外那个先来,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好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不要争吵,不要别离,永远不要说分手。

    苏颜兮好后悔,好后悔没有用加倍的爱和顾西城好好在一起。

    如果今天她走不出去了,那么这将是她此生最大的遗憾。

    “顾西城,顾西城”她好想他,真的好想他:“啊”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苏颜兮猛地向前扑过去,终于伸手可以拿到正在响个不停的手机。

    她的眼泪顺着面颊滑落,白皙的手用力地一把抓住手机,紧紧地抓住。

    在手机铃声快停止的时候,苏颜兮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

    “宴会结束了吗”顾西城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总算松了一口气。

    刚才电话一直没人接听,他还以为这丫头又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此,顾西城嘴角忍不住微扬。

    看来以后他得把小丫头每天带着身边才放心。

    “顾西城,我咳咳咳”

    “你怎么呢”原本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顾西城听到苏颜兮急促的咳嗽声,猛地怔住:“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的声音听上去那么虚弱

    像是被什么击中那般,顾西城僵硬地坐直了身体。

    开车的欧阳浩疑惑地透过后视镜,看向突然表情凝重的顾西城。

    总裁夫人又怎么呢

    “顾西城”苏颜兮双手紧握着手机,流着眼泪吃力地对着手机喊着顾西城的名字:“对不起顾西城,我好像又要违背对你的诺言了”

    明明说好,再也不分开。

    可是,这一次她好像又无能为力了。

    “顾西城,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咳咳咳”

    “苏颜兮,告诉我,到底怎么呢”顾西城着急地询问,这一刻他恨不得能立刻飞去苏颜兮身边:“不要害怕,我马上来接你”

    “我快不行了”苏颜兮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双眼已经被烟雾熏着睁不开,眼泪更是无法控制地流淌:“顾西城,如果我死了,你不要难过,咳咳你一定好好好幸福下去,帮我帮我照顾妈妈。还有,替我告诉妈妈,我好爱好爱她”

    如果有下辈子,她还要做她的女儿

    “该死,你究竟在说什么”顾西城被那个冰冷的死字震住,手潜意识地握紧手机,紧张的语气朝对着手机喊道:“苏颜兮,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有事,听明白了吗乖乖的,我马上来找你,一定要等我”

    话落,顾西城又急切地朝欧阳浩吼道:“开快点”

    “火,有火”突然,电话那边又传来一道粗狂的男声,顾西城整个人都僵住了:“火”

    什么火

    她不是去参加宴会了吗

    为什么又火

    “苏颜兮,苏颜兮”顾西城的心逐渐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取代,他甚至不敢去想象苏颜兮到底遇到了什么。

    他唯有不断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顾西城你冷静,冷静,她不会有事,绝对不会有事

    “咳咳咳,顾西城”苏颜兮的眼泪更加凶猛地滑落,因为她听到秃头男的惊呼,转过头看去努力睁开双眼,就瞧见房门口大火熊熊燃烧着朝屋内奔来。

    那样的肆无忌惮,那样的猖狂

    仿佛,死亡在朝她慢慢靠近

    苏颜兮的身体忍不住颤抖着,她从来不知道死亡是那么的可怕。

    “小兮说话”电话那边传来顾西城紧张的声音,这时候的顾西城面色苍白,紧张而担忧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因为他被苏颜兮刚才绝望的声音吓到了。

    甚至,他毫不思索地喊苏颜兮小兮,而不是像平时那般直呼苏颜兮,这是他心里潜意识的一种在乎,一种深爱的宠弱。

    “不要有事,答应我,一定不可以有事不可以有事,不可有有事”就像是祈祷语,顾西城不断地念着。

    此刻他的心在向上帝祈求着。

    我们的顾大少从来不相信神灵,只相信自己。

    而现在,他却真的希望,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灵,能够听到他的请求,能够救助她最心爱的人

    苏颜兮的心一阵阵抽痛,虽然她不怕死,可是她害怕再也见不到顾西城,再也见不到妈妈,那种无能为力的绝望让她痛苦不堪。

    在一阵猛烈的咳嗽声过后,她已经说不出话,只有弱弱的咳嗽声一声接着一声,仿佛伴随着呼吸那般慢慢地减弱,绝望无助,唯有眼泪作伴。

    可是,她的手仍然紧握着手机,听着顾西城的声音。

    他在说:小兮坚持住,小兮等我,小兮不要有事,小兮我爱你

    苏颜兮不觉地笑了,带着眼泪地笑了。

    顾西城从来不叫她小兮的,他居然叫她小兮。

    恐惧的心莫名地被一阵暖意包围。

    她双手抱着手机,好想开口对电话那边的顾西城说:我也好爱你,好爱好爱

    冷酷的你,我爱

    生气的你,我爱

    微笑的你,我爱

    难过的你,我爱

    永远永远都很爱很爱你

    苏颜兮流着泪,趴在地上,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真的要永别了吗

    就因为太爱,所以她好不舍啊

    老天爷,她该怎么办

    泪滑落,苏颜兮尝到了自己苦涩的眼泪。

    忽然间,她清醒了几分。

    她使劲地摇头,不,她不要永别,不要

    在信念的支持下,苏颜兮艰难地睁开眼睛,她借助手机的屏幕光亮想寻找生机

    在浓烟中,她看不到出口,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奇迹,唯有看到浴室的门半开敞着

    忽然间,混沌的脑袋中闪过一道灵光。

    苏颜兮嘴角扬起了一抹难得的笑,她试着站起身,可就在她站起来不到三秒的时间又跌倒在地。

    不过,她仍然坚持着,一而再再而三跌倒她也咬牙坚持着。

    “咳咳咳”在迷雾中,在她的坚持着,终于跌跌撞撞地一步步走到了浴室门口。

    她冲进浴室,趴在浴室洗手台上,大声咳嗽的同时打开了水龙头的水。

    接着,她放下手机弯着腰,将小脸埋入冰冷的水中,直到呼吸急促,她才扬起小脑袋,浮出了水面。

    一瞬间,整个人清醒过来,呼吸也变得舒坦了一些。

    但是屋子里的浓烟太呛鼻,呼吸不到一会儿,就难受得紧。

    所以,苏颜兮不断用冷水啪嗒着自己的小脸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咳咳咳”秃头男在外难受地求救,大叫

    苏颜兮眨着双眼,看了外面一眼,浓浓的烟雾仿佛置身云端。

    她皱了一下眉头,随后从一旁扯下两张张毛巾,把毛巾打湿后,一张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小嘴,再拿着另一张同样的打湿的毛巾冲了出去。

    “救命啊救命啊”

    伴随着声音,苏颜兮找到了秃头男。

    她踉跄地走过去,将湿毛巾丢到了秃头男的脸上:“快,捂住嘴巴”

    秃头男起初愣住,随后云里雾里分不清的他总算反应过来,听话照做。

    “去浴室”苏颜兮看了一下火势,现在唯有去浴室才能拖延一些时间。

    她相信,顾西城一定会来救她

    “我我站不起来,咳咳”秃头男说了几个字就被呛到了,连忙又将毛巾捂住嘴。

    苏颜兮见他如此,眉头拧紧:“你想死在这里吗”

    “不不不不想”

    “既然不想那就别啰嗦,快快走”

    “我我脚软”秃头男泪奔

    苏颜兮黑线,不再与他啰嗦,伸手去拽他:“起来” 360搜索:\\

    眼看火势越来越猛,不能再逗留了

    在苏颜兮的命令下,秃头男只能想办法努力站起来。

    他身体过于肥胖,所以非常吃力,就连苏颜兮也耗费了不少力气。

    “你你不觉得自己该减肥吗”

    “嫂子,咳咳要是能活着出去,我减肥咳咳,我一定减肥”

    无论一个人有钱或是无钱,在面对死亡逼近时都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会害怕,会绝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