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原来她在香山别墅

    又是她,居然又是她

    为什么她总是要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里

    为什么她不消失

    心里的恨意战胜了理智,她生气地将遥控器砸向了电视。

    不过,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所以遥控器并未砸中电视,而是在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贺锦兮不以为然,阴沉的目光始终看着电视里的苏颜兮。

    片刻,她的眉头微微蹙紧,眼眸中带着一丝诡异:“香山别墅原来她一直在香山别墅”

    难怪难怪她会和顾西城出现在香山别墅附近的酒店

    。。。

    从噩梦中醒过来的苏颜兮,一双迷离的目光傻傻地打量了周围许久。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活着,没有被火烧死

    想坐起身的她,忽然发现腰间有双有力的大手将她禁锢着。

    她一怔,侧头看去,一张俊脸顷刻间闯入了她的眼帘。

    “顾西城”

    苏颜兮小声嘀咕了一句,目光却始终看着仍然沉睡中的顾西城。

    此刻的顾西城看上去很安静,完全没有平日里的严肃。

    就像是一个睡美男

    “呵呵呵”苏颜兮因为自己的想法而忍不住笑出声,而她的笑声无意间惊醒了沉睡的某人

    顾西城睁开眼,便一眼看到笑得灿烂的苏颜兮。

    突然间他怔住了,他发现睁开眼就能看到某人憨笑的模样居然是一件如此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无意间,他的嘴角忍不住也微微上扬

    两人四目相接,都带着深邃的笑意和慢慢的爱意。

    顾西城的手轻轻用力,某人就跌入了他的怀里:“在偷笑什么”

    “呃没什么”苏颜兮的小脑袋埋在顾西城的颈项处,她可不敢告诉他,她在想什么

    “哦,对了,田蜜蜜怎么样了”她想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顾西城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凌厉,手潜意识地抱紧苏颜兮,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无关紧要的人,你不需要费心,相信我,交给我处理。”

    田蜜蜜所做的事情,无非是女人的嫉妒作祟,想一箭双雕,摆脱秃头男的同时,让苏颜兮做垫背。

    或许,还有一些其他什么。

    顾西城不愿去深究,他只知道,伤害他小丫头的人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所以,田蜜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就算秃头男放过她,顾西城也不会放过她。

    只是,无论这个田蜜蜜最后什么样,顾西城都不愿意再说起她,

    他可不希望那么恶心的人恶心到自己的小丫头。

    苏颜兮是一个开朗的人,偶尔或许会有小悲伤,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她却能很轻易去忘记和忽视。

    虽然她对田蜜蜜的行为很痛恨,不过顾西城如此说,她自然也就放下了。

    她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再去追究更多,如果有更多的时间,她情愿用在和顾西城相处,还有就是陪伴着妈妈,剩余唯一的想法就是以后无论对人对事都要谨慎,不可轻信对方。

    在这件事情上,苏颜兮或多或少又成熟了几分。

    这场惊心动魄的经历以后,顾西城对苏颜兮的宠爱也明显多了几分。

    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是他的行为很夸张地证明了这一点。

    平日里能推掉的聚会,顾西城一定会推掉,情愿在家里陪着苏颜兮看喜洋洋。

    苏颜兮想外出,顾西城就算没有时间陪着她,也一定会让别墅里的女佣随着伺候。

    香山别墅的女人想接近苏颜兮,也全被顾西城暗中让人堵了回去。

    他的小丫头不需要和这些人有交集

    到了年底,顾西城的工作比较繁忙,因此他将某人带到了公司,放在自己的眼下看着。

    苏颜兮对此,完全没有反驳的权利。

    不过能和四位美女秘书重聚,她倒是蛮开心的

    所以出现了接下来的一幕。

    趁着总裁大人与合作商在会议室谈事,无所事事的四大秘书便邀请苏颜兮一起来玩扑克牌,安琪放哨。

    当然,四大秘书玩扑克牌是幌子,打探心中的疑问才是真。

    几个人当中,怕是只有苏颜兮当真了。

    “几位姐姐,我对这个不熟,要不我去放哨”苏颜兮一脸期待

    四大秘书齐齐摇头:“哪敢劳驾总裁夫人放哨啊,你就安安心心地玩牌吧”

    苏颜兮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可是这个我真不怎么会”

    “没关系”余紫欢笑得很妩媚:“只要你有钱就ok”

    “没错,我们要的是钱,又不是要人”黎一心的目光打量着苏颜兮,很是感叹:“哎,小兮,前段时间见到你,你总是冷冰冰的,害我们很伤心,以为你已经不稀罕我们这几个姐妹了。今天你突然又恢复正常,我们真的非常开心。为了表达我们的喜悦,所以我们来玩牌吧”

    苏颜兮嘴角一抽,眼神有些闪躲。

    她知道,黎一心所说的那个冷冰冰的自己其实是贺锦兮。

    只是,她不能向她们明说而已。

    “那好吧,玩牌”

    “这就对了”苏裳轻笑:“这才是我们认识的小兮”

    “嘿嘿”苏颜兮抹汗:“各位姐姐可得手下留情”

    “放心放心”黎一心笑着发牌,很快,牌局便开始了。

    苏颜兮懂得不多,所以玩得很认真

    而四大秘书却是非常熟练,出牌的同时还有心思提问:“小兮啊,前段时间你和总裁吵架呢”

    “呃没有啊”

    “那为什么总裁看上去不开心,是不是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没有啊”

    “总裁大人真的外遇了吗”

    “没,没有啊”

    “既然没有为什么电视上那样报道”

    就这样,在四大秘书的询问下,苏颜兮一直重复着没有啊几个字。

    四大秘书没有问出什么心里的疑惑,倒是赢了不少钱。

    苏颜兮是几人中玩牌最认真的,可是还是输的一塌糊涂。

    这还得感谢四大秘书不断的提问,不断地打断她的思绪。

    看着空空的钱包,苏颜兮真是肉痛啊

    这些钱是顾西城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塞到她钱包里的,现在全给了这几个女人

    虽然现在的她有顾西城宠着,从来不缺钱,但是她也没有习惯随便挥霍。

    看到钱包里的钱被自己败光,还是忍不住小小心痛了一下。

    她痛的不是钱给了四大秘书,而是心痛自己的牌技和运气,怎么如此差劲呀,还有什么事她可以做好的呢

    “嘿嘿,小兮啊。她们就是深藏不露的狼,你现在知道掉入狼坑的感觉了吧”安琪走过去,手搭在苏颜兮肩膀上,不知道是安慰苏颜兮还是安慰她自己:“我经历过无数次你这样的失败,不过没关系,我们仍然要相信自己,总有一天我们会把我们失去的重新夺回来。”

    苏颜兮听她这样说,忍不住轻笑出声:“我看,我还是戒赌吧,我没有赌博的天赋”

    “哈哈哈,还是小兮可爱”黎一心戳了一下安琪的脑袋:“说得姐姐们好像亏待你似的小没良心”

    “就是就是”苏裳故作严肃的表情看向她:“来,给姐姐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狼坑”

    “呃嘿嘿,我说着玩的”安琪憨笑着,一副求饶的表情。

    苏颜兮和其她三人瞧她没出息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她们身后响起。

    四大秘书同时一惊,顿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唯有苏颜兮一脸惊喜,带着满满的笑意从沙发上站起来:“顾西城”

    没错,来人正是顾西城顾大总裁

    四大秘书嘴角一抽,看着某人如翩翩起舞的蝴蝶那般,飞到了她们总裁的怀中,她们无语,微微低着头,不敢吭声

    心里暗想道:小兮啊小兮,你也顾及一下我们吧

    顾西城朝苏颜兮莞尔一笑,接着淡然地扫了一眼四大秘书,语气颇为眼神:“到底怎么回事”

    工作时间,全部聚集在一起,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

    “呃,我们”四大秘书咬着唇角,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余紫欢伸手撞了一下安琪,并且像是在用眼神质问她:“你是怎么把风的”

    安琪黑线,无辜地嘟着嘴,内疚的同时又非常无语。

    她看了半天,总裁大人也不见来。

    怎么她一走,总裁大人就来了呢

    难道总裁大人是透视眼嘛

    “呃,总裁”黎一心抬头面对着顾西城,表情比刚才淡定不少:“刚才总裁夫人说太无聊,所以邀请我们玩了一会儿扑克牌”

    “我”苏颜兮伸手指向自己,一脸无辜的她带着惊讶,不可思议地看向黎一心。

    她什么时候邀请她们玩牌了

    难道不是她们邀请她的吗

    这时,黎一心抱歉的目光看向苏颜兮,悄悄地朝眨了一下眼睛。

    苏颜兮一怔,像是明白了她传送来的信息

    “你的提议”顾西城低眸看向苏颜兮,表情多了几分严肃。

    “嗯,我的提议”苏颜兮不假思索,随口就承认了,而且还傻傻地点了点头。

    四大秘书听到她的回答,顿时松口气,同时心里对苏颜兮的感激之情更是不断膨胀。

    看来以后,小兮才是她们的靠山

    顾西城挑眉,表情没有多少变化,聪明如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真相。

    只不过,既然苏颜兮愿意为她们承担,他也不会不给小丫头面子,再继续追究。

    可是,小小的惩罚还是该有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