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他过段时间会回来

    说到这儿,苏颜兮的表情又突然变得凝重,看着顾西城的目光也带着满满的期待:“所以顾西城,你可不可以原谅司徒朔对你的欺骗”

    顾西城双眸微眯,俊脸看上去很严肃,仿佛在思考苏颜兮的请求。

    苏颜兮见他没有发火的意思,心里便燃起了一团希望的火苗,一脸期待地紧紧看着顾西城,等待着他的回答。

    好一会儿,在苏颜兮快以为自己等不到答案的时候,顾西城才终于开了口:“好”

    “好”苏颜兮一愣,待反应过来后欣喜不已:“你的意思是不生气了对吗”

    “是”顾西城的回答很简单,却很明确:“既然他是你的闺蜜,我自然不会生气不过,以后有什么心事只能和我说”

    “额”苏颜兮微微一愣,半响在理清楚顾西城的话,某人原来在吃醋

    苏颜兮无奈地摇头:“好不过还是谢谢你顾西城,真的谢谢”

    “傻瓜”

    “那你可以帮我找司徒朔吗”想到帮她去国外找妈妈的司徒朔,苏颜兮心里就满满的歉疚,她想告诉他,她已经找到妈妈了,可是却无法与他联系。

    顾西城一眼就能看出苏颜兮的心思,于是他不疾不徐回道:“不用找,他过段时间就应该回来了”

    “啊”

    “他只不过是掉了身身份证和护照,所以延迟了回来的日期”

    “呃原来是这样”苏颜兮惊讶之余,担忧的心放下不少,她还起初还担心着司徒朔是不是在国外盲目地寻找妈妈。

    听顾西城如此说,她真的松了口气。

    在松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感动:“顾西城,你真好原来你并没有忘记司徒朔这个兄弟,否则也不会知道他的一切”

    她求了半天,原来他早已经原谅。

    顾西城因为苏颜兮的话而噎了一下,他目光闪躲不再看向苏颜兮,而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他想,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告诉这个傻丫头,某人的悲惨遭遇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咳咳,快吃吧”

    “呃,好,顾西城你也多吃点”心情愉悦的苏颜兮很主动地夹菜给顾西城。

    顾西城瞧她开心的模样,心情又有些微妙了:“知道司徒朔要回来这么开心”

    “当然开心啊”

    “嗯”

    “呃,一点点,一点点开心”苏颜兮讨的好眼神注视着顾西城,憨憨笑着。

    顾西城莞尔,这才放她一马

    其实他现在很肯定苏颜兮的心意,也知道她和司徒朔之间并不会有什么。

    只不过,听到她说及其他的男人。

    他总会变得敏感,这是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情。

    哪怕她说的是司徒朔,一个和他一起经历过无数岁月的兄弟,他也无法大方起来。

    他对苏颜兮的在乎好像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料。

    回程的路上,顾西城偶然间想起此刻正躺在医院的贺锦兮,眉头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眸光不经意看了一眼苏颜兮。

    “可以跟我说说你的过去吗”

    “嗯”苏颜兮疑惑:“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从知道她身份以来,顾西城从未主动问过她。

    所以,苏颜兮难免有些惊讶

    顾西城的表情很平静,像是在和她随意聊天:“你的每一件事,我都想知道比如,当初你为什么选择和你的母亲离开贺家”

    她难道就不害怕离开贺家后,会过得很辛苦

    为什么不像贺锦兮那样,留在贺家当千金小姐。

    其实,他早在知道苏颜兮的真实身份后,就对她的过去了如指掌。

    知道她被赶出家,和妈妈相依为命,偶然机会下得到了付博雅的帮助等等。

    但是,此刻他还是想亲口听她说。

    苏颜兮清澈的目光看向窗外的霓虹灯,像是在回忆:“我妈妈是一个很会忍的女人,面对宋雅珍的刁难,她从不反驳。我每天看到宋雅珍欺负妈妈,我就很难受。当时的我觉得贺家是一个人间地狱,只有离开才能摆脱。因此我才选择和妈妈一起离开,哪怕我们会沿街乞讨,我也不害怕。只要不被宋雅珍欺负就好。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后来妈妈会变成这样。

    顾西城眸光一沉,心疼地握着她的手:“你恨他们吗”

    “恨”苏颜兮的目光有些迷离:“或许是恨的吧如果不是他们,妈妈就不会变成这样。”

    “那你恨贺锦兮吗”顾西城探究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小脸上,只见她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复杂。

    他微微挑眉,没有逼她:“如果不想回答,可以不用回答”

    “其实没什么的”苏颜兮强撑起一抹笑,无所谓地耸耸肩,经历这么多事情,她似乎变得坚强,看什么事情也不再那么执着:“贺锦兮是我的姐姐,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可是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到小时候那般亲密。当初妈妈出事的时候,我每天期盼着她能来看看妈妈,看看我,可她从没有来过。后来,她终于来了”

    只是,她的目的却不是为了来看看妈妈还有她。

    苏颜兮想到这些,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难过:“我想,从今以后我和她之间除了拥有相同的血缘,便不会再有其他了。我只希望我们在各自的世界安好。”

    互不打扰,互不伤害,互不关心

    顾西城沉默着,将苏颜兮紧紧地拥入怀中。

    他知道她其实很难过,难过和贺锦兮的关系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但是她却很坚强,明明舍不得,却还是愿意放弃和贺锦兮之间的姐妹情分。

    因为她知道,她们再也回不到过去

    所以,她不愿意期望无法实现的梦。

    不得不说,糊里糊涂的小丫头偶尔却很清楚自己的方向。

    顾西城双眸半阖,关于贺锦兮的事情,他或许知道该如何处理。

    就按照小丫头的意思,让她们在各自的世界,彼此安好吧

    把苏颜兮送回到别墅后,顾西城开车来到医院见贺锦兮。

    岂料,贺锦兮居然悄悄离开了医院。

    顾西城不悦,让人四处寻找贺锦兮的下落。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贺锦兮此刻独自一人开车来到了香山别墅。

    因为贺锦兮和苏颜兮长得一模一样的缘故,所以别墅的女佣轻易地让她走进了别墅。

    佣人只不过有些疑惑,明明记得她们的夫人回来后便没有再出去,为什么突然又从外面回来

    在她们疑惑不解的时候,贺锦兮已经自己穿过大厅,朝楼上走去。

    这时,苏颜兮正陪伴着妈妈,将自己开心的事情分享给她听。

    虽然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但是她还是想像她诉说。

    这或许是每个做女儿的习惯,无论什么事情都喜欢和自己的最亲的人分享。

    “顾西城原谅司徒朔了,我真的好高兴。妈妈,你知道吗司徒朔为了帮我找你,现在还在国外没有办法回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这么担心他,当初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出国”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闯入,打断了苏颜兮的话。

    苏颜兮猛然一震,抬头看向,意外地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居然是贺锦兮。

    她潜意识地站起身,挡在床前,仿佛怕贺锦兮对妈妈不利。

    “你怎么会来这里谁让你进来的”

    “哼”贺锦兮面对苏颜兮的质疑,不屑一顾:“苏颜兮,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算什么东西”

    “你”

    “你不过是一个卑鄙小人,出尔反尔的小人”贺锦兮一步一步逼近苏颜兮:“你答应过我离开顾西城,你居然言而无信,还背着我和他来往。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第三者,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我没有”苏颜兮面色苍白,身体微微轻颤,连带着声音也在颤抖:“我不是,我不是第三者,我和顾西城是真心相爱的,当初是你自己放弃和他结婚,是你逼着我穿上婚纱走进礼堂。现在我们相爱了,我们到底有什么错”

    “苏颜兮,你别忘记,顾西城妻子的名字叫做贺锦兮”

    轰贺锦兮淡淡的一句话却像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了苏颜兮的脸上。

    她狼狈地退后了几步,神情带着一抹受伤。

    是啊,顾西城妻子的名字叫做贺锦兮。

    而她是苏颜兮

    那怕和顾西城走进礼堂的是她。

    戴上婚戒的是她

    一起生活的是她

    可终究名字却不是她的

    她真的是第三者吗

    不,不是这样的

    “我爱顾西城,顾西城也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百度嫂索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苏颜兮,就算顾西城爱你,可是你也不应该爱他。因为他是你名义上的姐夫,如果你们在一起,那就是乱、伦,你们将会受到全世界人的唾骂所以苏颜兮,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和顾西城可以幸福在一起。识趣的最好从顾西城的身边滚开。否则,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不”苏颜兮瘫软地坐在地上,完全无法接受这一切。

    这段时间沉浸在顾西城的宠弱里,她从未想过这些事情,因为她只想单纯的和顾西城在一起。不因为他是龙神集团的总裁,不因为他是名门贵族的顾公子,只因为他是顾西城。

    可是,现实却远比她想的复杂

    很多事情存在,就不能忽视。

    比如,贺锦兮的存在

    见苏颜兮呆住,贺锦兮嘴角不觉的扬起了一抹冷冽的笑,高傲的她倾身上前,冷冷地在苏颜兮耳边说道:“我贺锦兮想要的东西,你苏颜兮别想得到,我贺锦兮得不到的东西,你苏颜兮更别想得到。要是顾西城执意选择你,我保证,我一定会付出一切代价毁了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