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变成杀人凶手

    无意间,顾西城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苏颜兮,她去哪里了

    顾西城放下手中的酒杯,目光更仔细了些,在宴厅每个角落寻找苏颜兮的身影。

    从台上下来的商震还有甩掉纠缠的慕廉川纷纷走到他身边:“有什么不对劲吗”

    商震瞧着顾西城打量四周的表情,还以为是酒店布置不合他的心意。

    顾西城没有回答,在宴厅没有找到苏颜兮的他,连忙朝外走去。

    慕廉川与商震不觉地对看一眼,都对他的行为感到十分的怪异。

    不过,两人很习惯地追随了出去。

    “顾少,你这是去哪里呀”宴会可才刚开始,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找人”顾西城面对兄弟不断的询问,这才回了两个字。

    慕廉川顿时反应过来:“咦,嫂子去哪里了”

    商震一愣,目光扫向四周:“刚才不还在这里吗”

    周围没有人,可商震却看到从走廊对面走来的人。

    他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这家伙终于出现了”

    顾西城蹙眉,视线也在偶然间,看向了走来的某人。

    慕廉川也同样,在打量顾西城表情的时候,手不觉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多年兄弟,既然教训过了,就翻篇吧”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知道某人在美国被人盗走身份证和护照是眼前的顾大公子指示,都忍不住错愕了好半响。

    毕竟,我们的顾大少一向有自己的处事风格。

    而这样的手段,可从来不入他的眼。

    想必,走来的这个家伙是真的把他触怒到了极致

    否则,怎么会受到我们顾大少如此待遇

    此刻,顾西城双眸微眯,沉默不语地同时停下了脚步。

    慕廉川见他如此,倒是松了一口气。

    多年兄弟,自然是明白他此举已经默认了他的话。

    黝黑的双眸不觉地看向走来的人,也替他高兴,总算是回来了。

    一如既往潇洒不羁,着装前卫,引人注目。

    商震哼笑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幸好整层楼被承包了,不然指不定引起一场轰动”

    慕廉川也好笑地调侃:“司徒这个家伙,从来不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

    没错,高调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司徒公子。

    千辛万苦回到a市的他,没有狼狈,有的是一肚子火气。

    因此,刚走到顾西城他们面前,他就忘记何为优雅了。

    “顾老大,你太没有人性了”他愤怒,十分的愤怒

    让他找不到人不说,还让人拿走他的护照和身份证。

    这还是兄弟吗

    顾西城表情从容,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只用冷眸淡淡扫他一眼:“恭喜你活着回来”

    司徒朔吐血,交友不慎的下场就是如此:“顾老大,你难道看到我没有一点内疚”

    “没有”

    “靠”

    “得了”慕廉川充当和事老,挡在顾西城和司徒朔的中间:“司徒,我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居然被顾少扔去了美国,还被特殊对待

    要知道平日里,顾大少爷私下其实最护着的就是司徒朔。

    他们四人当中,也就数他的年龄小那么一点

    面对慕廉川的质问,暴走的司徒少爷突然间沉默下来,甚至刚才的不满也瞬间消失不见。

    他只是抬眸看了顾西城一眼,最后将目光移向了远处。

    而此刻的顾西城双眸微眯,表情也变得十分微妙。

    慕廉川和商震互看一眼,忽然发现,事情似乎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你们”

    “啊,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

    哗

    酒店里的一名男服务员突出从楼道口冲出来,嘴里大声嚷嚷着死人了。

    顾西城等人瞬间被他的喊声怔住,纷纷将目光看向他。

    “发生了什么事”

    “楼上楼上杀人了”服务员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像是被吓得不轻。

    他刚才的喊声也引来了酒店其他的人,包括参加宴会的人。

    大家带着疑惑,纷纷跑到走廊。

    转眼不到三秒的时间,走廊上就已经赌满了人,四大公子为首站在最前面。

    酒店经理也在此刻赶来,面色沉重地询问服务员:“发生了什么事你在乱吼什么”

    “楼上死人了”

    服务员颤抖的话,瞬间让周围嘘声一片。

    顾西城忽然间一怔,锐利的眼眸闪过一丝慌张:“苏颜兮”

    一向稳重从容的顾大少爷,突然间不顾形象朝楼上冲了去。

    大家的目光顿时朝他看去

    原本站在顾西城身旁的司徒朔也猛然愣住,因为他听到了顾西城刚才口中念的三个字。

    苏、颜、兮

    她、难道也在这里

    仿佛想到什么,司徒朔也在顷刻间变得慌张,想也不想连忙推开人群,朝楼上跑去。

    见状,慕廉川等人也纷纷朝跟了去。

    酒店三楼,奇怪的是比二楼还要安静,安静得诡异。

    顾西城冲上楼就忍不住大声呐喊苏颜兮的名字,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任谁也可以听出他语气里透着的担忧。

    三楼是酒店的住房,房间很多,可是唯有一间的房门敞开着。

    毫不犹豫,顾西城冲进了那敞开着房门的房间。

    刹那间,让人惊讶的一幕闯入了他的眼帘。

    我们伟大的顾少也被这一幕震住,怔在了门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而就在他愣住的那一瞬间,司徒朔以及酒店里的人匆匆的都来到了三楼。

    走在前面围过来的人也看到房间里的一幕,一时间,有的人尖叫,有的人捂住嘴巴张大了眼睛,还有的人吓到转身离开。

    唯有司徒朔以及商震还有慕廉川三人走向前,来到了顾西城身边。

    他们的目光随着顾西城的视线看去,眼前的一幕让他们这样堂堂的男子汉大丈夫也不由得惊呆。

    卧室中央,许久不见的南宫琉璃悄无声息地躺在血泊里,安静地闭着双眼,一张脸惨白如纸。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南宫琉璃身边坐着满身鲜血的苏颜兮,而她手上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水果刀。

    “这这是怎么回事”商震半响才回过神,愣愣地开口问了一句。

    而他的声音成功地拉回了顾西城的思绪

    顾西城双手紧握,迈步走了过去,最后在苏颜兮身边缓缓蹲下。

    他深邃的目光看向苏颜兮,紧握的手轻轻放到苏颜兮肩上,语气带着几分沉重:“苏颜兮”

    苏颜兮听到顾西城的喊声,不觉地浑身一颤,像是被吓到了那般,随着她的颤抖,手中的水果刀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紧接着,她双手捂住嘴,却不知不觉尖叫出声:“啊啊”

    “小兮”顾西城连忙伸手将她紧抱住:“冷静一点,别怕小兮,别怕”

    “啊啊”苏颜兮仿佛没有听到顾西城的声音,犹如失去了神智那般,始终不断地尖叫着,而她带着泪光的双眼紧紧盯着躺在血泊中的南宫琉璃不曾移开。

    此刻,她的眸子里带着复杂的情绪,有震惊,有惊恐,有惊讶,有迷茫,还有悲伤

    瞧着她受惊的样子,顾西城心疼地再次将她抱紧,并且在她耳边不断说着:“没事,没事”

    坚定的话语,不知道是在告诉自己,还是安慰苏颜兮。

    顾西城的目光里酝酿着复杂的情绪,看向血泊中的南宫琉璃时,一滴眼泪顷刻间滑落下来。

    琉璃

    司徒朔从震惊中回神,他快步跑过去在南宫琉璃身旁蹲下,用手去探她的气息。

    可惜,此刻的南宫琉璃已经好无声息。

    司徒朔的手一抖,俊脸变得比刚才还要惨白

    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顾西城,艰难地开了口:“死了”

    顾西城手一颤,闭上了双眼,顷刻间挡去了眼眸中的悲痛

    “不不会的”倒在顾西城怀中的苏颜兮停下了尖叫,眼泪却猛地流淌下来。

    “她她怎么会死,不不会的”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司徒朔眉头一皱,目光看向苏颜兮,着急地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苏颜兮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在挣扎:“我我不知道”

    她什么也不知道

    “警察办案,全部退开”随着一道威严的声音,一群警察走进了酒店房间,将外面围观的人全部驱散。

    就在他们想着赶走房间里的人时,才发现屋里的人都是他们不能得罪的。

    a市四大公子呀,妈呀,今天是走什么运,见到这几位爷

    前来的警察纷纷带着一副震惊的表情,目光打量着四大公子。

    他们正犹豫着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他们的老大从外走了进来。 :\\

    高大伟岸的身材,严肃的俊脸,身着一身正气凛然的警服,将周围观察一番后,低声简单吩咐了一句:“把凶手带回警局”

    “呃”其余几名警察傻眼了,他们老大难道没有看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据服务员说,凶手是女人,而房间里除了躺在地上死去的女人外,就只剩下顾少怀中的女人。

    可是那女人的靠山是顾少耶,叫他们如何抓呀

    “凶手什么凶手”司徒朔收回目光,站起身,不悦地看向屋里一群穿着警服的家伙:“谁让你们来的”

    “司徒公子,警方办案,我劝你最好不要妨碍”说话的人是带头的警察,严肃的表情下没有一丝畏惧。

    而他的浩然正气的样子瞬间赢得了其余警察的敬畏,他们老大太了不起了,居然敢跟四大公子呛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