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司徒朔的陪伴

关灯
护眼
    顾老夫人离开警局,面色有些沉重。

    管家见状,连忙迎了上来:“老夫人,少夫人她……”

    “上车再说吧!”顾老夫人坐上车后,双眸微眯,看了管家一眼:“你让人查一查最近有谁接触过南宫琉璃。”

    “好的,老夫人!”

    “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怪异,似乎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老夫人您的意思是……”

    “这是很明显的栽赃嫁祸,可是对方为什么找到南宫琉璃还有锦兮。贺锦兮是我们顾家的人,凶手究竟有什么本事,居然敢与我们顾家为敌?”顾老夫人越想,眉头越发皱紧:“还是说,她本就冲着我们顾家而来!”

    顾家虽然是名门望族,可是得罪的人也不少,但是敢与顾家为敌的却不多。

    一时会儿,顾老夫人还真是想不到,究竟谁会如此做!

    但,无论如何,她顾家的人绝对不可以受到任何伤害。

    想到此,顾老夫人的目光便凌厉了几分。

    苏颜兮刚被送回小屋不到小时,又被看守的人请出去。

    她不解地问警察:“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有人要见你!”

    “……谁?”

    “见到人你就知道是谁了,进去吧!”警察推开房门,示意她进去。

    苏颜兮疑惑地看他一眼,不过还是走了进去。

    让她没有想到,那个要见她的人是司徒朔!

    司徒朔看到苏颜兮,眉头便皱紧,俊脸透着不悦:“把她的手铐解开!”

    警察愣了愣,好似有些犹豫!

    司徒朔的语气瞬间冰冷几分:“难道要我把你们局长找来?”

    “呃。不用!”警察回答着,连忙替苏颜兮解开了手铐,然后退出房间,将空间留给了苏颜兮和司徒朔。

    得到自由的苏颜兮,忍不住揉了揉手腕,黝黑的双瞳却看向了司徒朔。

    从被冤枉杀人,然后被抓到警局,此刻她才难得地露出了一抹微笑。

    “司徒朔,你总算回来了,见到你,我很高兴!”因为顾西城告诉过她,司徒朔会回来,她心里一直期盼着。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两人会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司徒朔语气颇有几分不满地回道:“在这样的地方看到你,我可不怎么高兴!”

    “对不起……”

    “我来不是让你道歉的,而且你道什么歉呀?”司徒朔气,明明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却总是想着别人的感受,傻不傻呀!

    “你为什么不跟老大一起离开?为什么要答应留下?你脑袋被门夹了吗?”越想,司徒朔越气。

    苏颜兮眼神一黯,缓缓地垂下了眼帘:“你认为当时我可以和顾西城一起离开吗?”

    “为什么不行?顾老大要做的事情谁能拦住?”

    “可是这件事不是一般的事情,不是吗?”苏颜兮的神情变得严肃:“这是警局,不是龙神集团,看着他们一个个拿着枪,你觉得我能让顾西城为我冒险吗?”

    司徒朔:“……”

    “你心里明白,如果顾西城执意要带我离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是?也许,他最终可以解决,但是会有多麻烦我们都清楚。司徒朔,你知道吗?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我觉得自己好没用。一直都在制造麻烦,一直都在为顾西城带来困扰,却从来没有任何事可以帮助他,替他分担。我简直是一点用也没有,可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怎么就那么庆幸得到了顾西城的感情?”

    苏颜兮想想就觉得自己把几辈子的福气都用完了:“我想为顾西城做一点事情,哪怕一点点就好。但是似乎他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做得很好,根本没有我可以做的。我想我现在唯有可做的就是替他减少麻烦,减少负担,这样我心里至少还可以有个理由安慰自己,支持着自己,告诉自己,我是可以和顾西城并肩而战,共同进退的!”

    而不是,永远的负担!

    苏颜兮说着,眼眶在不知不觉中湿润,可是她并没有让自己的眼泪肆意流淌。

    因为她不希望自己软弱,不希望顾西城为她担心!

    “傻子!”这是司徒朔此刻唯一想对苏颜兮说的:“你以为顾老大跟你一样是傻子吗?他之所以要如此保护你,不过是因为他在乎你,因为在乎,所以可以付出一切,不计较任何代价。为你遮风挡雨,为你保驾护航,这都是他心甘情愿做的事情。他都没有嫌弃你,你倒是自己开始嫌弃自己。你什么都可以不用做,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我想顾老大就会心满意足了。”

    男人只要在乎这个女人,做什么事情都是甘之如饴!

    司徒朔双眸微眯,眼神有些飘远。

    他似乎现在才明白这句话的道理,以前的他不信爱情。

    但是现在,他相信了,相信这世界上有那种愿意牺牲自己命去爱对方的爱情。

    而让他相信的就是苏颜兮和顾西城!

    伤害、谎言、离别,似乎都没有将他们分开,反而让他们更加相爱。

    想想,司徒朔都想骂一句:见鬼了!

    不过心里最深处却被他们的感情触动了,也……羡慕他们如此!

    他也愿意为眼前这个傻瓜做任何事,不惜以命为代价!

    只是他悲哀地发现,就算他将自己的命弃之不顾,眼前这个女人也不会将他装进心里。

    心里的酸涩难以诉说,唯有独自品尝。

    司徒朔从出至今,第一次尝到了想得而不能得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tm让人难受!却让人不得不接受!

    “谢谢你司徒朔!”苏颜兮清澈的目光望向司徒朔,刚才心里的沉重渐渐驱散,她知道司徒朔是在安慰她,她心里很感动,也很感激。

    司徒朔收回思绪,目光落在苏颜兮的小脸上,当看到她脸上浅浅的笑意时,他将心里的感觉都强制压了下去。

    什么都无所谓了。

    只要她开心,只要平安!

    如此,就好!

    他,只要默默承受心里的那种失落就好。

    “对了,司徒朔,我听顾西城说,你在美国的时候,被人偷走了护照和身份证。我真的好抱歉,都是因为我……”

    “没关系!”司徒朔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我现在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所以你不必道歉!”

    其实他并没有后悔这一趟美国之行,虽然他没有找到苏颜兮的母亲。

    但是,他看清楚了自己的心。

    “听说你母亲醒了,你一定很高兴吧?”

    “嗯,我很开心!”想到自己的母亲,苏颜兮的模样看上去轻松了不少:“到现在,我都还以为这是一场梦,一场美梦!”

    “要不要我拿针扎你一下,让你分清现实还是梦?”

    “啊?”苏颜兮错愕:“不要,司徒朔你是容嬷嬷吗?干嘛想着扎人呀……”

    “哧,胆小!”

    “喂,这不是胆小好不好!”苏颜兮仰着头反驳,那样子倒是像极了司徒朔刚认识她那会儿。

    司徒朔偶尔会想,是不是就在刚见面的那个时候,他就已经被她吸引?

    “喂,你发什么愣呀?”苏颜兮见司徒朔不说话,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司徒朔微怔,猛地回神:“你做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你发什么呆呀!”

    “我哪有!”

    “好吧好吧,没有就算了,你快走吧!”苏颜兮想到这儿是警察局,怕对他司徒公子的形象有影响,因此主动赶他走。

    岂料,我们的司徒公子不但不走,反而拉出一张椅子坐着。

    “走什么走呀,我在这里陪你!”

    “啊?”苏颜兮傻眼了:“司徒朔,这里是警局!”

    “警局又如何!”

    “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留就留的地方呀!”

    “谁说的?”司徒朔不服气了:“不都说警察是人民公仆吗?我们来警局不就是该有有种回家的感觉吗?所以为什么不能想留就留?”

    苏颜兮汗颜,无语地看着司徒朔,他这是什么理论啊?

    真是让人醉了!

    完全不理会苏颜兮怪异的表情,司徒朔站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然后朝着外面的警察喊道:“那谁谁,我要电脑,零食,再给我准备一份午餐!”

    苏颜兮……

    小时以后!

    苏颜兮坐在椅子上,吃着零食,然后看着某人正优哉游哉地打着游戏。

    嘴里还不时地嘀咕着:“你居然不会玩游戏,真是名副其实的笨!

    苏颜兮嘴角一抽,有种想将手中的零食砸过去的冲动。

    比起此刻他们的悠闲,外面简直是挂起了一场狂风。

    新闻不断地报道顾少夫人杀人的事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甚至有的女人组团,摇旗呐喊,希望顾西城能远离这样的妻子,要求他离婚。

    而且,因为这件事,龙神集团的股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下跌。集团的股东也都忍不住站出来质问!

    面对众多压力,顾西城都弃之不理,完全将心思放在了找出真凶的事情上。[ba^].首发

    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将苏颜兮从警察局救出来……

    贺锦兮也看到新闻报道,震惊的同时又有些疑惑。

    她转过目光,看向坐在沙发另一端的金瑶夫人:“别告诉我,这件事是你的杰作!”

    此刻的金瑶夫人正品尝着咖啡,悠闲地看着电视:“这个礼物怎么样?”

    “你居然杀人!”

    “我的顾少夫人,话可不要乱说!你什么时候见到我杀人了,杀人的不是她吗?”金瑶夫人的伸手指向电视屏幕里的苏颜兮:“记住杀人的可是你的妹妹,听说当时看到的人很多,可谓是证据确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