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不曾参加,已被淘汰的爱

关灯
护眼
    顾西城俊脸一沉,最终选择了下楼。

    贺锦兮从电话里听到顾西城的脚步声,嘴角邪魅的微扬。

    兰博基尼冲出顾家老宅,最后停在了贺锦兮的面前。

    车窗瞬间滑落,顾西城冷冽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上车!”

    贺锦兮微笑着,打开车门,坐上了车!

    就在她准备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车子猛地看了出去,让她险些撞到车窗!

    带着一丝怒意,她转过头看向了顾西城。

    此刻的顾西城沉着俊脸,一言不发,只顾开车!

    甚至闯了红灯,他也毫不在乎。

    他开车的速度极快,一般人定然会被这样的车速吓到。

    贺锦兮知道,他在气,但是无所谓,只要他愿意见她就成。

    想到此,贺锦兮的笑容又展现在脸上。

    在车子转路口的时候,她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听说苏颜兮杀了人,现在被关在牢里?”

    “她的胆子可真不小,居然会杀人!不过,现在大家都以为是顾家少夫人贺锦兮杀人,要是大家知道了其实杀人的不是我,想必会引起一场轰动吧?”

    “哦,对了,听说龙神集团因此股市大跌?”贺锦兮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向顾西城:“需要我帮忙吗?只要我出现在他们面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所有的真相都会被大家知道。这样,就算苏颜兮是杀人凶手,也影响不了顾家,这样岂不是很好?”

    吱……车子突然急刹,发出一声巨响,划破了夜的宁静。

    贺锦兮的身体猛地晃动了一下,险些再次被撞到。

    她难受地皱了皱眉,面色变得苍白了许多!

    “顾西城,你……”

    “下车!”顾西城冷声命令,带着不容拒绝的气息。

    贺锦兮双眸微沉,转头看向外面,居然发现顾西城将她带到了医院。

    瞬间,她的表情变得不悦!

    质问的目光再次移向顾西城:“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顾西城淡淡地看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下车,绕过车头,来到贺锦兮这边,打开车门,将她从车上拽了下来。

    接着,直接拽着她朝医院里走去。

    “放手,你干什么?”贺锦兮刚才的耀武扬威,刚才的淡定瞬间消失不见,剩下的全是慌乱:“我不要进去,你放开我!”

    贺锦兮义无反顾地甩开了顾西城的手!

    她脸上带着害怕的表情,然后朝后连连退后了几步,拉开了与顾西城之前的距离,慌乱的眼神看向顾西城。

    “你明知道我的病已经无药可医,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受折磨?”

    他难道不知道,她现在看见医院就觉得讽刺吗?

    对自己命即将消失的那种无能为力,对自己的命运不公,对上帝的不满……所有的所有,谁能体会?

    顾西城深邃的眸光微眯,直接盯着她:“病的人就该接受治疗!”

    话落,他再次拽着贺锦兮走进医院。

    因为是深夜,医院的人并不多,比白天安静许多。

    走进电梯,只有顾西城和贺锦兮两人。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刹那,顾西城才松开了贺锦兮的手。

    因为,此刻她已经走不了!

    再一次,贺锦兮回到了原来住的病房,在值班医的检查下,重新成为了这儿的病人。

    开始,贺锦兮还反抗着,后来她便选择了沉默。

    身体疲惫之外,她想将这一切当成是顾西城对她的关心。

    医护士离开后,病房里只剩下她和顾西城。

    于是,她的期待的目光不觉地落在了顾西城的俊脸上:“为什么你执意要我住院?”

    因为关心她的身体吗?

    顾西城对上贺锦兮的目光,眼神里没有一丝波澜:“我不希望你让她觉得有一丝难过,因为你不值得她为你难过。”

    贺锦兮原本就苍白的脸,变得更加苍白:“她?谁?苏颜兮?”

    原来如此,他并不是因为关心她才如此,而是担心苏颜兮会难过,所以才如此。

    哈哈哈,真是讽刺!

    “她怎么会难过,顾西城,你想太多了吧!我对她那么坏,她恨不得我早点死吧!”又怎么会因为她病而难过?

    贺锦兮忍不住笑出声,觉得这简直是最好笑的笑话。

    “你们两个长得很像,可是有一点却不一样!”顾西城突然开口说话的声音打断了贺锦兮的笑。

    她微怔,再次看向顾西城:“什么不一样?”

    “心!”顾西城双眸微眯:“你的心里装着的永远是你自己,而她的心,装着的是她爱的人。虽然你对她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可是她从未想过要伤害你,因为在她心里也装着你,她始终没有忘记过,你是她的姐姐!贺锦兮,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伤害她。我可以为了她一次次容忍你,可不代表我会一次次容忍你继续伤害她!”

    顾西城说完,转身离开:“待在医院,是你最好的选择!”

    病**上的贺锦兮愣住,完全忘记该如何反应。

    这是顾西城第一次对她说这么多的话,可是他的话里全是对苏颜兮**弱与爱,唯一给她却是警告。

    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将一向骄傲坚强的贺锦兮伤的体无完肤。

    为什么,她就得不到这样的**爱?

    什么叫她心里装着的是她自己,她心里还有他啊。

    从他在医院温柔将她抱起那一刻,她就放不下。

    当他对她说出关切的话时,他就住进了她的心里,温暖了她的心。

    她只是希望在死亡来临前,他可以一直陪伴着她,让她不害怕。

    难道,这样也太奢侈了吗?

    她不断不断放低自己,只不过是希望得到他一点点的关心。

    为什么就那么难?

    突然,贺锦兮跳下**,追了出去。

    这时候的顾西城正好走进电梯,在电梯门要关上的那一瞬间,她跑过去挡住了电梯门。

    带泪的双瞳望向站在她面前的顾西城:“苏颜兮究竟做过什么,可以让你这样爱她?你告诉我,我也愿意为你做,无论什么都愿意!你告诉我……”

    顾西城低眸看向她,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我不需要她做什么,只要她在我身边就好。”

    话落,他按下了电梯按钮,不愿在多说。

    就这样,贺锦兮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看着顾西城离开,却无能为力,无法挽留。

    一种无力感袭上心头,比她无法挽留自己的命更加可悲。

    在顾西城心里,她居然连和苏颜兮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她已经被淘汰,输得彻彻底底。

    贺锦兮被这样的一个事实击垮,身体摇晃着,最后终于还是倒下了。

    离开医院的顾西城,开车围绕着a市行驶着,漫无目的地行驶着。

    耳边响起贺锦兮刚才的话:苏颜兮究竟做过什么,可以让你这样爱他?

    其实他可以想起的只有小丫头闯下的祸,和他斗嘴是的嚣张表情,还有傻傻的可怜样子。

    但是这样的她,就莫名其妙地走进了她的心里,再也舍不得抛开。

    像她这样性格的女人,他从未见过,在他的世界里,唯有利益当先。

    哪怕身边的女人成天说着爱他,也不过是因为他背后的光环,以及可以给她们带来的价值,所以他从来不屑一顾。

    他这一只有两个女人说着爱他,却不是因为他的身份。

    一个是南宫琉璃,只是他的心将她定格成了亲人。

    一个就是苏颜兮,可以牵动他喜怒哀乐的女人,最后他深深爱上了。

    她让他知道,爱没有对和错,爱上了就是爱上了。也让他知道用心去爱一个人,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只是现在,他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已经无法回来,一个等着他去救她。

    这一切,仿佛是命运在跟他们开一个玩笑。

    而他们必须承载这个玩笑给他们带来的喜怒哀乐!

    车子最后停在了警察局门口,顾西城疲惫地靠着椅背,并没有下车的打算。

    原本烦乱的心在此刻莫名的平静下来,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假寐,忽然间才明白过来,有她的地方,他才能安心。

    警察局里面,苏颜兮在不知不觉中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司徒朔早已停下了玩游戏的心思,默默地注视着她。

    像是要将她睡颜刻画在脑海中那般……

    良久,他才站起身,将自己的外套脱下,为她披上。

    心里默默地说着:睡吧,晚安美梦!

    翌日,清晨!

    嘀嘀嘀……

    随着手机铃声的响起,顾西城猛地睁开了眼睛,就在他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看到了窗外飘起的大雪。

    他微微一怔,想起了喜欢雪的苏颜兮。

    恍惚间才想起自己此刻在哪里,他侧过头,看向警察局的大门,眼神复杂了几分。

    在手机铃声不断回荡在车里的时候,他终于接起了电话。

    “喂?”

    “总裁,找到了酒店服务员的消息。”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顾西城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百度搜索:㊣\\-_//㊣

    “他想坐游轮离开,我们正在往海边赶去……”

    顾西城如鹰般锐利的眼睛闪过一丝寒光,接着他将手机丢到了一边,立即发动了车子!

    在a市要坐游轮,必须在西城临县的海边才可以。

    从警察局到海边要两个小时的车程,顾西城皱眉,心里有几分着急。

    他绝对不会让对方逃走!……

    “琉璃小姐,琉璃……”苏颜兮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伴随着着急的尖叫声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