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南宫琉璃最后的话

    苏颜兮的举动惊醒了一旁躺在椅子上睡着了的司徒朔,司徒朔闻声嗖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关切的目光看向苏颜兮:“怎么呢?”

    “琉璃小姐她说……”苏颜兮微怔,这才从梦中回到了现实,她揉着额头看了周围一眼,才想到这儿是警局。

    “做噩梦了?”司徒朔见她额头冒着细汗,面色很是苍白,不由地蹙紧了眉头:“梦到了什么?”

    苏颜兮深呼吸,茫然地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脑袋里一片混沌。

    最后,她闭上双眼,双手放在太阳穴上,轻轻揉着,脑中却在回忆。

    她梦到了南宫琉璃,梦到了她奄奄一息的时候。

    看不清楚她的样子,只恍惚间闻到了血腥味。

    “呕……”苏颜兮胃里一阵难受,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你究竟怎么呢?”司徒朔担忧的目光不曾移开:“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苏颜兮再次摇头,就在她想告诉司徒朔自己没事的时候,脑中突然现出一些零碎片段,和刚才的梦境一模一样,而且她听到了南宫琉璃渐渐弱下去的声音……

    “小兮,你醒醒啊,快醒醒啊!”

    “快起来,小兮,你……你快起来离开这里!”

    “小兮,你……你不能在这儿,快走……”

    “快……快去告诉西城,告诉他……”

    “告诉西城,有人要害他……”

    “西城需要你,小兮……快起来啊!”

    “西城有危险……”

    “啊!”苏颜兮一震,猛地地站起身:“顾西城有危险!”

    “什么?”司徒朔一脸不解!

    苏颜兮伸手一把抓住司徒朔的胳膊,表情变得十分着急:“顾西城有危险,他有危险。我想起来了,是琉璃,琉璃小姐临死前告诉我顾西城有危险……”

    “琉璃?这怎么可能,她已经……你只是做了一个梦,别胡思乱想!”

    “不是,不是梦!是真的。”苏颜兮拼命摇头,面色变得苍白,她没有耐心继续和司徒朔解释,她要见顾西城,她要提醒他,有人要害他。

    心里记挂着顾西城,以至于让苏颜兮忘记自己现在是不能离开的。

    在她转身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便被警察拦了下来。

    苏颜兮不理会他们,执意要离开:“我要见顾西城,我要见顾西城……”

    司徒朔被这样的苏颜兮怔住,感觉她像是被什么附体那般!

    见她被警察推了一下,他才回神冲过去,挡住了那些警察,目光却看向了她。

    “你到底怎么了?”司徒朔的声音带着低吼,围过来的警察都被他震住。

    唯有苏颜兮对此毫无感觉,她只是泪眼朦胧地抓住司徒朔的手,语气里透着无力感:“司徒朔,琉璃小姐在临死之前告诉我,有人要伤害顾西城,顾西城现在很危险!虽然当时我迷迷糊糊的,可是我记得,记得她真的说过。琉璃小姐的死,一定是阴谋,一定是……”

    哗……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司徒朔更是震惊:“你说什么?这是琉璃告诉你的?”

    “是的,是她,当时的我虽然昏倒在地,可是我记得隐隐约约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在抓住我的手,在和我说话……”苏颜兮在刚才的梦境里想起了一切。

    当时的琉璃小姐虽然命在旦夕,但是她却努力着要她离开。

    琉璃小姐一定知道有人要害她,甚至有人要将她的死嫁祸于她。

    所以她才会挣扎拼命喊她离开!

    只可惜当时的自己没有争气醒来!

    想到此,苏颜兮就好懊恼,懊恼自己的无用。

    可是,究竟谁要害她?

    还是说,对方最终要对付的人是顾西城,所以琉璃小姐才不断不断告诉她,顾西城有危险!

    苏颜兮摇着她,情愿自己是胡思乱想:“司徒朔,我要见顾西城,我要见他!”

    不管是真是假,她只有见到顾西城才能放心。

    所以,她必须马上见到顾西城。

    “顾少夫人,你暂时不可以离开警局。”唐骏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显然他也听见的苏颜兮的刚才的话:“你请放心,我会亲自通知顾少前来见你。”

    苏颜兮微顿,转而看向他,在听清楚他的意思后,这才微微松口气:“谢……谢谢!”

    只要可以见到顾西城就好,只要见到他就好。

    唐骏颔首,转身离开,前去通知顾西城。

    司徒朔怔了怔,把刚才苏颜兮的话整理了一番,不过最后他多还是觉得苏颜兮只是太担心顾西城,或者是太紧张了,所以才产了这样的幻觉。

    在a市,还有谁敢于顾老大为敌?

    不过,他没有说出心里的想法,而是上前劝慰苏颜兮:“既然唐骏出面,你就别太担心了,休息一下,说不定顾老大一会儿就来了。”

    苏颜兮愣了愣,响才点了点头,但是她的心里却在期盼着和顾西城见面。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到隐隐不安。

    或许这样的不安,唯有见到顾西城才能平复了。

    唐骏回到办公室后,就直接打电话给顾西城。

    只可惜,连着两个电话,顾西城也没有接。

    对此,唐骏有些疑惑。

    最后,电话反而有人拨进来。

    唐骏被以为是顾西城,岂料,居然是警局同事的电话。

    他微微挑眉,接起了电话:“我是唐骏!”

    “队长,找到了酒店服务员,他试图坐船离开!我们的人已经前往,试图拦截!“

    “一定要把他截住!”唐骏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立刻赶往海边,听着,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他抓回来。”

    “是,队长!”

    挂断电话,唐骏连忙拿起外套走出办公室,然后召集所有人前往。

    整个a市,气氛突然间变得热闹,警车也变得比平日多。

    金瑶夫人坐在酒店用餐,也能听到外面警车的警报器在不断响起。

    她从容地吃着鱼粥,像是对鱼粥的味道甚是满意,所以扬起了嘴角。

    反倒是跟随着她身边的金管家有些疑惑地皱着眉头,他也听到了警车的叫声,于是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夫人,为何你要让他们知道行踪,万一他们抓到了人,岂不是对我们不利?”

    金瑶夫人闻声,浅浅地笑了,最后放下了手中的瓷碗:“的确,如果抓到了人,对我会很不利。但是可惜……他们抓不打到了!”

    “这……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金瑶夫人转移了话题:“找到贺锦兮了吗?”

    “哦,找到了夫人!”管家恭敬地回答着:“她被顾西城送去了医院。”

    金瑶夫人眉头微挑:“原来顾西城也知道贺锦兮的身体状况,不过倒是很意外,我还以为顾西城对贺锦兮会无动于衷!”

    男人啊,怕是没有几个不花心!

    “夫人,我们要去把她从医院带出来吗?”

    “不用!”金瑶夫人双眸微眯,眼神里带着几分诡异,嘴角冷漠地扬起:“就让她待在医院吧!现在,我们应该去见见该见的人了。”

    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

    久到让她快以为不会等到!

    哈哈哈……

    金瑶夫人站起身,仿佛喝醉了那般,放声大笑起来,那笑声却让人不寒而栗!

    金管家恍然间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表情微微怔了一下。

    在金瑶夫人朝酒店外走去时,他连忙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电话没有几秒便被接通。

    “少爷,夫人已经决定摊牌!”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金管家恭敬地点了点头,连忙回答着:“是!”

    然后挂断了电话,快速地追上金瑶夫人的步伐!……

    顾家老宅

    管家神情慌张地快步走进大厅,手上拿着一个资料袋:“老夫人!”

    此刻,顾老夫人正坐在大厅沙发上沉思,在听到管家的声音后才缓缓收回思绪。

    当她看到管家急匆匆的样子,忍不住出声询问:“什么事,如此慌慌张张?”

    管家走近,将资料袋交给了顾老夫人:“南宫小姐前最后见过的人已经查清楚了。”

    “哦?”顾老夫人表情严肃,伸手接过资料袋,快速地拆开:“她都见过些什么人?有没有可疑的?”

    “除了南宫小姐的同学和付家人以外,还有一位叫……叫金瑶夫人的,这位金瑶夫人长得很像,很像……”管家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可不等他说出来,顾老夫人已经打开了资料袋,看到了这位金瑶夫人照片!

    顾老夫人的眉头瞬间皱紧,眼眸里闪过一抹冷意:“……怎么会是她!”

    仿佛触碰到了时光机,将时间带回到了过去。

    某些回忆,在顾老夫人的脑中开始回放着!

    “顾老夫人,求你让我们留在这儿吧!这里是我们的家,除了这里,我们没有地方可去!”

    “孩子是无辜的,求你不要对他这么残忍。我可以承担所有的错,但是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老夫人,求求你……”

    顾老夫人浑身一震,险些摔倒,幸好管家及时把她扶住:“老夫人,你没事吧?”

    “没……没事!”顾老夫人震惊过后,反而冷静得可怕:“少爷知道这些吗?”

    “这……好像并不知道,少爷现在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抓酒店服务员的身上,似乎有了对方的消息,所以并没有及时查清楚这些线索。”

    “……那就好”顾老夫人眼眸变得深邃了几分:“你……”

    “老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就在此刻,几名女佣快步冲进了大厅,表情和刚才管家一样,非常慌张,并且嘴里大声嚷嚷着:“外面打起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