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顾老夫人出面接管集团

    慕廉川和商震还有司徒朔都被顾老夫人的话怔住,他们不约而同看向顾老夫人:“隐瞒”

    “是的”顾老夫人的表情变得非常的严肃,只不过眼眸中带着无尽的悲伤:“西城现在不知道是生还是死,如果有人借由现在的状况对龙神集团不利,那么顾家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所以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不能让西城的事情被其他的人知道。”

    想到金瑶夫人,顾老夫人的目光就变得凌厉几分。

    无论金瑶夫人现在是什么来头,她发誓绝对不会放过她。

    就凭她伤害她的孙子,就不可原谅。

    “可是奶奶,这件事就算隐瞒也隐瞒不了太久,等以后恐怕”

    “现在,唯有走一步算一步”顾老夫人微微皱着眉头,心情异常的沉重:“我会对外宣称西城受伤,在国外接受治疗。至于集团,我会暂时接管”

    现在必须先安内忧才能对付外患

    慕廉川微微点头:“那就按照奶奶的意思,我们全力配合”

    商震耸耸肩:“我没有意见,至于警方那边,我会处理好,不会让这件事外泄”

    司徒朔点了点头:“我也没有意见”

    “嗯”顾老夫人松了一口气,随着她的目光又黯淡了几分。

    商震他们起身告辞的时候,顾老夫人将司徒朔留了下来。

    司徒朔对顾老夫人的举动不解:“奶奶,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小兮她”

    听到顾老夫人要谈及苏颜兮,司徒朔的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顾老夫人微微叹息一声:“西城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我希望这段时间你可以抽空安慰安慰她,小兮似乎很信任你。”

    “我”

    “贺家的人一个个没有靠谱的,我要处理集体的事情,也无暇顾及她,她现在最需要人安慰,奶奶我将这个重任拜托给你了”

    “好”司徒朔双眼微眯,挡去某些不一样的情绪。

    今天的司徒朔,同以往每个时候的司徒朔都不同。

    。。。

    苏颜兮出院后没有回顾家,而是要求回香山别墅。

    司徒朔没有问原因,只是很配合地将她送到了香山。

    原本他想将苏颜兮送进屋,可是苏颜兮却突然停下了加班,转身看向他:“司徒朔,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可是你”

    “我没事”转身,苏颜兮一步一步朝别墅里走去。

    现在的她虽然难过万分,但是她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香山别墅承载着她和顾西城这段时间的美好回忆,此刻她只想安静地独享。

    司徒朔站在原地,默默看着她离开,最终没有强求。

    他知道,现在的苏颜兮就算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坚强下去。

    待苏颜兮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他才收回思绪驾车离开。

    空荡荡的屋子,充满了顾西城的气息。

    苏颜兮每走一步都能在客厅里看到属于她和顾西城的时光,他们一起用餐的情景,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情景,他走她追的情景,他沉默翻阅着杂质的情景,许许多多

    她朝着眼前的身影走过去,眼泪在顷刻间落下,颤抖的手忍不住想去抚摸顾西城的俊脸。

    可惜,当她的手触摸到顾西城时,眼前的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颜兮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空空如也,心痛的无法呼吸

    “顾西城,顾西城,顾西城”

    她绝望地一遍一遍喊着顾西城的名字,因为除了喊他的名字,她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带着无尽的悲伤,她缓缓地蹲下身体,双手将自己环抱着,眼泪从不停止,一颗颗如断线的珍珠,不断地滑落。

    她瘦小的身体在宽敞的大厅里,显得是那么的孤单而凄凉。

    或许是听到苏颜兮的哭泣声,女佣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

    当她看到苏颜兮时,震惊又疑惑:“夫人,您怎么呢”

    女佣担忧地皱着眉头,上前将苏颜兮扶起来

    苏颜兮麻木地站起身,眼神空洞地看向前方,小脸上全是泪。

    “夫人,我扶您上楼休息吧”佣人懂分寸没有询问缘由,直接扶着苏颜兮朝楼上走去。

    此刻的苏颜兮已经耗尽所有的力气哭泣,因此没有拒绝,任由对方带她上楼。

    可是她没有回卧室,而是来到了母亲的房间。

    这个时候,她的母亲正坐在轮椅上。

    当她看到苏颜兮时,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最后忍不住对着苏颜兮啊啊地说着什么。

    苏颜兮缓慢的步伐走过去,在母亲的面前蹲下,然后趴在母亲的腿上继续流着悲伤的泪。

    “妈妈,我找不到顾西城了”她此刻的世界,被阴霾笼罩。

    她现在除了哭泣,似乎也只剩下哭泣

    女佣见她如此,无奈地摇了摇头,退出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了苏颜兮。

    苏颜兮一直趴在母亲的腿上,哭哭停停,不知疲惫。

    像是被她的悲伤渲染,安静的母亲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颤抖的手轻轻放在了苏颜兮的头上,如同在苏颜兮小时候那般,给予她安慰。

    。。。

    顾西城受伤的消息在次日被媒体大肆渲染,像是可以安排好的那般。

    龙神集团的股市也因此受到了影响,集团的股东们纷纷前往龙神本部,要一个说法。

    只是让他们意外,顾老夫人此刻正坐守在龙神集团,并且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对龙神集团的变动进行了一番解释。

    面对记者的问题,顾老夫人应对如流,让人完全看不透这件事有什么不寻常。

    不管怎么说,顾老夫人的存在就能说服一大群人,毕竟她老人家是曾经将龙神集团挽救的人。

    因此,大家算是在顾老夫人的一番说辞中平复下来。

    给予了外面的人一个交代,顾老夫人又召开了内部会议,宣布暂代龙神集团总裁一职,直到顾西城回来为止

    集团的股东们虽然疑惑,可是有老夫人在,他们多少是安心的。

    当然,也有个别不愿意去相信。

    于是,顾老夫人将早已准备的录音放给了大家听。

    那是一段顾西城的话,亲口告诉大家暂时将公司交由顾老夫人打理。

    因此,堵住了大家的嘴

    会议结束后,顾老夫人整个人疲惫不堪地坐在会议室里,她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安静地待着。

    身体的疲惫让她不得不认老,严肃的表情下带着几分苦涩。

    她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外面飘着雪的天空,神情变得落寞。

    在外人看来,她这一生是多么的光耀闪烁。可是谁又知道,她带着光环背后的悲苦故事

    在她最美好的年华里,失去了心爱的男人。在她以为自己苦难结束的时刻,她失去了儿子,她以为可以安享晚年的时候,她失去了孙子

    这一切,究竟是他们的不幸,还是她的错

    她找不到答案,也找不回他们。

    大家都说人生很短,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一生太长。

    别人经历过的,她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过的,她也经历了。

    她的心早已经千疮百孔,可是她仍然咬牙坚持至今,因为她一直相信老天总会给予她一丝丝的眷顾。

    可为什么,她等来的却是这样的不幸

    为什么,她一生都在独自品尝失去他们的痛苦

    为什么

    “老夫人”欧阳浩在此刻走进会议室,无意间打断了顾老夫人的思绪。

    顾老夫人回神,微微垂下眼帘,挡去了眼中的惆怅:“事情处理得怎样了”

    “公司的员工虽然震惊,可是他们仍然相信老夫人您,所以并没有什么差错”

    “嗯,那就好”

    “老夫人,我安排车子送您回顾宅吧”

    顾老夫人没有立刻回答欧阳浩,而是拿起一旁的手机,重新播放了顾西城的录音。

    他醇厚的嗓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却牵动着顾老夫人的情绪。

    “如果,这真的是他的声音该有多好”

    “老夫人”欧阳浩微微蹙眉,表情带着满满的担忧。

    对他来说,顾西城不仅是他的老板,他一直将顾西城视如亲人,对老夫人更是尊敬,看到老夫人如此,他也深深的难过。

    可是,他现在却无法改变这样的局面。

    唯有叹息

    天亮醒来,苏颜兮习惯性地侧身,看向床的另一边。

    她希望,可是看到安静躺在她身边的顾西城,如同以往那般。

    只可惜,她一次次的侧身,却只能看到空荡荡的床。

    她的心一点点裂开,眼泪忍不住悄悄落下,悲伤地看着顾西城曾经睡过的地方,她伸手过去轻轻抚摸,枕头的冰凉提醒着她残酷的事实。

    这一刻,她好希望自己不要醒过来,只要不醒过来,就可以不用面对这样的失去的痛。  . 首发

    但是她知道,现在的她不能懦弱,因为她还有孩子,她和顾西城的孩子。

    顾西城不在她身边,她要代替顾西城照顾自己,照顾孩子。

    虽然苏颜兮一直提醒着自己坚强,提醒着自己要努力生活下去。

    可触及到关于顾西城的事情,她还是忍不住崩溃,最后犹如行尸走肉那般存在着。

    她的眼神时常是空洞的,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曾经那般美好的笑容。

    现在的她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地方发呆,一坐就是很久。

    不过幸好,她还有母亲陪伴着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