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失去,永无止境的悲伤

    她坐在别墅小花园的长椅上,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就挨着她最近的地方,关切的目光看着她。

    有时候,苏颜兮因为母亲的存在,她会开口说话,只是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悲伤。

    “妈妈,我心里好难过”

    “妈妈,我好像不能呼吸了。”

    “妈妈,顾西城他一定不会死对不对”

    “妈妈,我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他”

    “那么,我该怎么办”

    难过的声音随风飘走,消失在着看似空荡的天空

    司徒朔来到别墅,无意间听到苏颜兮的声音,表情有些微愣。

    最后,他微微蹙眉,走过在她身边坐下。

    深邃的目光转而看向她:“外面很冷,为什么坐在外面”

    苏颜兮一怔,缓缓抬起头,眼神里带着无人可以体会的悲伤:“我没关系”

    温度再冷,此刻的她也感觉不多,因为她的心比这冬天冷上千百倍。

    听的苏颜兮的回答,司徒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让女佣将苏颜兮的母亲推回房间,而他自己将外套脱下,披在了苏颜兮的身上。

    苏颜兮本想拒绝,不过司徒朔出声制止了她:“就算是为了孩子,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想到孩子,苏颜兮便没有再坚持

    两人并肩坐着,望着远处的被雪覆盖的香山。

    良久,司徒朔才再次开口。

    “付家的人要为南宫琉璃举行葬礼,送她最后一程。”

    苏颜兮眼神一黯,神情难掩悲伤。

    “虽然付家曾经因为付博雅的事情也怨恨过南宫琉璃,不过这一切好像随着南宫琉璃的去世而消失。”司徒朔双眸微眯,心里感触良多,他从来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可是最近却莫名地变得忧愁:“生命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脆弱,谁也不知道明天离开的是不是自己。所以我们要好好珍惜,珍惜这每一天的晨阳。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甚至绝望。不过小兮,你都要坚强下去,因为顾老大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希望你好好的,希望你是快乐的”

    苏颜兮流着眼泪,却微微地笑了:“我知道”

    就因为如此,所以她一直在坚持。

    哪怕偶尔会想要放弃,可到了最后她还是走过去了。

    一天接着一天,就好像此刻,她又看到了一场雪景

    “司徒朔,琉璃小姐的葬礼是什么时候”

    “明天”

    “我想去送她最后一程”

    “好,我陪你去”

    “谢谢你,司徒朔”

    司徒朔深深地看了一眼眼神空洞的苏颜兮,她会对他说我们是闺蜜,她也会对他说谢谢。

    在她心里,早已经将他定格在一个位置不会改变。

    他,又在期待什么

    金瑶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手上拿着红酒杯,轻轻摇曳着那鲜红的红酒。

    此刻,电视里正在报道关于龙神集团的一切。

    当看到顾老夫人出现在电视画面里,金瑶夫人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寒意。

    最后,她将手中的红酒用力地砸在了地板上,摔得粉碎。

    闻声,金管家连忙走进了大厅。

    “夫人,您没事吧”

    金瑶夫人眼神一沉:“我怎么可能没事,原本计划好的一切现在全部被打乱”

    “夫人”

    “到底是为什么,游轮会提早引爆”

    “这个,已经没有办法追查”金管家汗颜,游轮现在都变成废墟了,被海水冲走,怎么能查出来

    金瑶夫人的表情瞬间变得更为不悦:“那么有没有找到顾西城的尸体”

    “没没有”

    “一群蠢货”

    “对不起夫人”

    “对不起有用,要你们这些人做什么”金瑶夫人凌厉的目光瞪向电视里的顾老夫人:“这个老太婆倒是一点没有变,孙子是生是死不知道,倒是先发制人控制住了整个局面,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心。哼”

    金管家也看了新闻报道,心里有些疑惑:“夫人,顾西城会不会没死,正如顾老夫人所说,只是受伤了”

    “不是让你去查了吗”金瑶夫人冷眼射向金管家:“你现在是在问我”

    “这”金管家抹汗:“顾老夫人似乎对我们有所防备,而且她还联合了在a市势力庞大的商家、慕家、司徒家。所以我们根本查不出任何消息也根本无法确定顾西城是生是死”

    “哼”金瑶夫人双眸微眯,透着无尽的冷光:“你们查不出来,并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夫人的意思是”

    “贺锦兮”金瑶夫人将刚才的怒气压抑了下去,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我们去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她,作为顾家的少夫人,应该有权知道这件事”

    她倒是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一张好牌。

    想到此,金瑶夫人的目光射向了电视屏幕:“顾老夫人,你想粉饰太平,保护龙神。我非要打破这一切,将你从高处拉下来”

    金瑶夫人手下的人找不到顾西城,但是可以轻易找到贺锦兮。

    守候贺锦兮的保镖就算再厉害,也寡不敌众,轻而易举被金瑶夫人的人制服。

    因此,金瑶夫人畅通无阻地来到贺锦兮的病房。

    现在的贺锦兮心如死灰,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生气那般,犹如木偶坐在床上发呆,打着吊针的她面色依旧的苍白。

    当她看到走进来的金瑶夫人,淡淡的表情仍然没有丝毫变化,沉默着,看向某处。

    金瑶夫人对此没有计较,反而笑着走了过去。

    “这里还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不过,顾少夫人你待在这儿就不闷吗”说着,她不顾贺锦兮的反应,捡起地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很快,关于顾西城和龙神集团的新闻便唰唰地报道出来,仿佛整个a市的电视台都在争锋报道,每天随时你都能看到这些新闻。

    金瑶夫人耸耸肩,不以为然地看向贺锦兮:“外面的世界其实真的很乱”

    “顾西城受伤”贺锦兮被这几个字眼刺伤了眼睛,她神情从刚才的平静变得着急:“顾西城他怎么呢为什么会受伤”

    他那天送她到医院明明还好好的,转眼怎么就受伤了

    贺锦兮再也无法平静,反而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激动:“不,他不能受伤,他不能有事”

    他是顾西城,是她想耗尽生命抓住的一个人,他怎么可以有事

    情急之下,贺锦兮义无反顾都拔掉了针头,跳下床,一把抓住金瑶夫人:“快告诉我,顾西城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金瑶夫人很满意此刻失去理智的贺锦兮:“除了顾老夫人,并没有人知道顾西城在哪里。大概是伤的非常严重,所以对外界有所隐瞒。毕竟,顾西城的命关系着整个龙神集团,谁叫他是顾家的继承人呢”

    “非常严重”贺锦兮的面色变得比刚才更加苍白:“不行,我要去找顾西城”

    她要知道他此刻平安无事,她要知道他好好的活着

    贺锦兮神情恍惚,不顾此刻自己穿着的是病房,毫不犹豫地跑出了病房。因为有金瑶夫人的刻意安排,所以一路无人阻拦她的离开。

    看到贺锦兮离开的背影,金瑶夫人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金管家走过来询问:“夫人,需要派人跟着她吗”

    “不用了让她去吧我们在一旁看好戏就好”

    虽然认识贺锦兮不久,金瑶夫人却非常了解她。

    她和现在的她一样,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因为她们都学会了更爱自己。

    这个世界上给不了她们安全感,唯有自己给自己寻找安慰。

    在贺锦兮的心里,顾西城就是她活着的动力,那个可以安慰她恐惧心灵的人。

    所以她必定会想方设法找到顾西城,到时候,顾西城是生是死,大家都会知道。

    他顾西城最好活着,否则龙神集团将会彻彻底底属于她

    “对了,听说贺锦兮有个爱赌博的父亲”

    “是的,夫人”

    “哼,这对我们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

    南宫琉璃的葬礼举办得非常隆重,由此可见付家的用心。

    苏颜兮替南宫琉璃感到欣慰,在她离开以后,付家终是接受了她。

    而且付家的人将她埋葬在付博雅墓碑的旁边,让他们可以永永远远在一起。

    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种幸福。  . 首发

    待所有送葬的人离开后,身着一身黑色衣服的苏颜兮才缓缓走上前。

    她将手中两只白菊,分别放在了南宫琉璃和付博雅的墓碑上。

    冷风吹过,苏颜兮却没有感觉到寒冷,清澈的目光始终看着他们墓碑上的照片。

    好似,他们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司徒朔穿着黑色西服,看上去非常严肃,带着墨镜的他没有上前,默默地站在一旁陪着是苏颜兮。

    苏颜兮伸手轻轻抹掉墓碑上的白雪:“博雅哥哥,你见到琉璃小姐了吗现在她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有琉璃小姐陪着你,你很幸福对不对以后,你要一直对她好知不知道,我会永远祝福你们。”

    “琉璃小姐,我一定会找到凶手,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你安息吧你以后终于不用再过得那么辛苦了。我想,有博雅哥哥陪着你,你会是最幸福的女人。从今以后,你不会受伤,不会难过,不会无助,所有的痛苦都远离你。在博雅哥哥的陪伴下,在天堂永远幸福下去知道吗还有,我可以请你保佑顾西城吗保佑他平安回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