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贺锦兮被利用

关灯
护眼
    “我去叫医生”管家着急地跑出了病房

    一时间,整个病房有乱成了套,顾老夫人也再次被送到了抢救室。

    对此,苏颜兮怒到极致,她走到贺锦兮面前,毫不犹豫地一耳光打在了贺锦兮的脸上。

    “贺锦兮,你还有人性吗奶奶已经被我们气得病倒了,你为什么还要来刺激她。如果奶奶有什么闪失,你承担的起吗”

    贺锦兮的手捂住自己被打的脸,带着怒火的目光瞪向苏颜兮:“你居然敢打我”

    “是你逼我的”苏颜兮毫不畏惧,对上了贺锦兮的双眼:“我的忍耐也会限度,你如果再做出伤害奶奶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贺锦兮双眸微眯,射出一抹寒光。

    不过,就在她要发火的时候,商震和慕廉川还有司徒朔从电梯走了出来,打断了她。

    当商震与慕廉川看到站在一起的苏颜兮和贺锦兮时,同时怔住

    “你们”

    “是我眼花了吗”

    司徒朔扶额,巧合真是一桩接一桩。

    “你们为什么会长得一模一样”

    “没错,有什么事我们不知道的吗”

    商震皱了皱眉看向表情没有变化的司徒朔:“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

    司徒朔黑线,最后选择了沉默。

    贺锦兮见到他们,眉头潜意识地皱紧,她来的目的想必也办不到了,思索几秒,她转身,带着律师离开

    “人走了”慕廉川疑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嫂子”

    苏颜兮眼神一黯,尴尬地低下了头。

    司徒朔见她如此,连忙伸手拽着商震和慕廉川去走廊尽头。

    “喂,你推我做什么”商震表示不满。

    司徒朔扫他一眼:“你不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走,我们去好好说”这次改商震与慕廉川拉着司徒朔走。

    三人离开,苏颜兮顿时从来一口气。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终于,不用再伪装。

    “少少夫人”管家走到苏颜兮面前,表情很是纠结。

    苏颜兮微怔,看向他:“你可以叫我苏颜兮,我我不是真的贺锦兮,我”

    “没关系的少夫人,我看得出来你和少爷是真心相爱的。”

    “管家”

    “少夫人,您一定要想办法帮助老夫人。”

    “什么”苏颜兮眉头微皱:“是不是贺锦兮刚才说了什么”

    “是的少夫人,她想要老夫人告诉她少爷的下落,否则她要将整个顾家拱手让给金瑶夫人”

    “金瑶夫人是谁”

    “她,哎”管家皱眉:“少夫人,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您一定要阻止这一切,如果金瑶夫人得到了顾家,那么顾家就算是毁了”

    苏颜兮不解其中缘由,可是她看到管家担忧的表情,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顾老夫人被送出急救室的时候还处于昏迷状态,必须要小心照料,不能再受刺激。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顾老夫人,苏颜兮的心像是被人用针扎那般,隐隐作痛。

    如果可以,她情愿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她。

    看着,让人心里难受

    这一次,苏颜兮守在顾老夫人身边,亲自照顾她老人家。

    顾老夫人因为时常属于沉睡状态,所以并没有机会拒绝苏颜兮。

    可是司徒朔却对苏颜兮十分担心,毕竟,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很特别。

    他试图劝说苏颜兮,将老夫人交由佣人照料。

    但是,被苏颜兮拒绝了,她执意要亲自照顾老夫人。

    转眼一周过去,顾老夫人的病情渐渐得到了稳定,带着氧气管的她虽然很少睁开眼睛,不过气色好了不少。

    只是,一直细心照顾的顾老夫人的苏颜兮,面色却变得异常憔悴。

    这段时间,她像是透支了所有的力气。

    司徒朔再也无法旁观,这一次,他强行将苏颜兮带出了医院。

    “司徒朔,你做什么呀”苏颜兮就连反击的力量也小得出奇。

    “我送你回别墅休息,顾奶奶这儿我会让人好好照顾。”

    “不行,我”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见到,肯定以为自己见到的不是人,而是鬼。”

    “什什么呀”苏颜兮伸手抚摸自己的脸:“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不过是有一点憔悴而已

    “一点也没有夸张,你当你是铁打的吗”司徒朔说着就停不下了:“你就算不顾你自己,也想想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吧,妈妈没有休息好,宝宝能休息好吗”

    想到孩子,苏颜兮的心便软了下来,手不觉地放在了小腹上。

    对孩子,她也有着深深的歉疚

    嘀嘀嘀司徒朔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他不悦地接通电话:“你t好有重要的事情,否则”

    “你知道一个叫金瑶夫人的吗”电话是商震打来的。

    司徒朔拧眉:“不认识,什么人啊”

    “我正在让人调查,对方似乎来者不善,想要吞并龙神集团”

    “什么”司徒朔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胆挺肥的,居然打主意到龙神集团头上,找死吗”

    商震的语气有几分严肃:“一个金瑶夫人或许可以对付,可是加上一个贺锦兮,可就棘手了。”

    “贺锦兮这又关她什么事”司徒朔黑线,这人怎么走到哪儿都喜欢插一脚。

    苏颜兮听到贺锦兮三个字,微微一怔,目光看向了司徒朔。

    电话那边的商震继而又说道:“她们联手,贺锦兮似乎故意要将龙神集团交到金瑶夫人的手上”

    “她贺锦兮有什么资格做这些”

    “你不要忘记,现在顾老大不在,顾奶奶又病重,她身为顾家少夫人,想要掌控顾家又有什么难。而且更奇妙的是关于南宫琉璃被杀一案,警方找出了证据证明了凶手另有其人,因此顾家少夫人无罪释放,因此龙神集团的股东也没有追究这件事。这些事情太诡异,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金瑶夫人在捣鬼。还有贺锦兮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当初可以将面临倒闭的贺氏支撑下去,想必也有她的过人之处。”

    “知道了,我会派人盯着”切断电话,司徒朔转而看了一眼苏颜兮。

    见她像是在沉思什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其实苏颜兮在想,贺锦兮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还有琉璃小姐被杀一案,她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她之所以可以离开警局,是因为她怀孕的缘故,所以警方同意保释,但是也没洗清她的罪名。

    而她被误认为是顾家少夫人,所以这件事和顾家也有所牵连。

    贺锦兮要进入龙神集团,必须洗清这个罪名。

    只是没想到,她们居然做到了。

    究竟是什么证据

    还是说,琉璃小姐被杀原本就与她们有关

    苏颜兮一怔,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她摇了摇头,试图抛开这些烦乱的思绪,一定是最近太累,所以想太多。

    “别太担心,我们会全力以赴,替顾老大守住顾家”司徒朔以为苏颜兮是担心顾家,所以开口安慰着苏颜兮。

    “谢谢”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所以以后你不要对我说谢谢好吗”他不喜欢她这样的生疏。

    苏颜兮茫然地看向他,最后点了点头:“好”

    司徒朔将苏颜兮送回到香山别墅后,就调转车头离开了。

    带着疲惫回到别墅的苏颜兮没有回卧室,而是来到了母亲的房间。

    这个时间,她的母亲已经睡着了。

    她轻轻地在床边坐下,复杂的目光看着母亲的睡颜。

    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让她仿佛觉得做了一场梦,很长很长的梦。

    苏颜兮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那个自己了。

    想到顾西城,她眼泪不觉地夺眶而出。

    伸手握住了母亲的手,仿佛像借此给自己一些温暖。

    黑暗的房间里,回荡着她的低声细语:“妈妈,我很害怕,顾西城不在我的身边,奶奶病倒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和贺姐姐的错,如果不是我们,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现在,姐姐联合外人想要夺走顾家的一切,我很担心,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如何去保护顾家,妈妈,您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吗”

    苏颜兮无助地趴在母亲的肩膀上,眼泪一颗颗顺着眼角落下。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暗的屋子里仿佛被悲伤笼罩。

    突然,苏颜兮感觉头上有一只温暖的手在轻轻抚摸着她头发。

    泪眼朦脓的她,不觉地扬起了嘴角。 360搜索:\\

    a市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那就是商业王国龙神集团要易主了。

    各大媒体都在争锋报道,电视上、报纸上全是关于龙神集团的新闻。

    顾家少夫人也就是龙神集团的总裁夫人,决定将属于龙神集团交由金瑶夫人打理,而金瑶夫人收购了龙神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成为龙神集团的一员,正式进入龙神

    商震他们极力地阻止这一切发生,可是最终还是发生。

    虽然他们势力强大,可是毕竟不属于龙神集团的股东。

    而这位金瑶夫人资金庞大,因此得到了龙神集团许多股东的支持,尤其是那些一直暗想着要扳倒顾家的人,更是在这个时候露出了狼子野心。

    苏颜兮看着电视上的报道,双手在潜意识中握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