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宋雅珍挑事

关灯
护眼
    她很笨,所以她希望可以用这样简单的方式去过完自己的一生。

    在有限的时间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有限的时间里爱自己想爱的人。

    。。。

    贺家倒闭以后,贺振东与宋雅珍过得极其狼狈。

    当他们得知这件事是因为顾家而起,于是厚着脸皮来到了顾家。

    无意间,贺振东看到了苏颜兮的母亲。

    震惊中的他,瞬间忘记来顾家的目的,第一反应是看看自己的穿着有没有什么地方失礼。

    反倒是宋雅珍,一脸怒气地冲到了苏颜兮母亲的面前:“苏染,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颜兮的母亲苏染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倒是从楼上走下来的顾老夫人不悦地皱了皱眉:“贺夫人,这里是顾家,不是你该大呼小叫的地方”

    “我”

    “雅珍,闭嘴”贺振东从震惊中回神,出声制止了宋雅珍。

    可是宋雅珍根本不听,反而对他的语气非常不满:“你居然朝我吼哦,是不是看到你的老情人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你你不可理喻”贺振东这段时间也受了不少窝囊气,所以脾气也上来了:“这里是顾家,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你这脾气就不能改一改”

    “现在嫌弃我的脾气不好,当初你干嘛去了”宋雅珍气势凌人:“贺振东,当初可是你厚着脸皮要我嫁给你,现在你看到这个贱人,就把过去的一切都忘记了哼,你忘记了,可人家没忘,是你把她们赶出贺家”

    贺振东被堵得哑口无言,只能带着愧疚的眼神看向苏颜兮的母亲。

    他怎么会忘记是自己将他们母女赶出贺家,这些年随着时间推移,他逐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心里也后悔对她们母女所做的一切,可是他也知道,无论他多么的后悔,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带着歉疚,贺振东走向苏染,当看到苏染坐在轮椅上,他的眉头便瞬间皱紧。

    “阿染,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苏染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表情带着几分复杂,他们到底有多久没见面了

    记不清,也想不起了。

    沉默片刻,她朝他摇了摇头:“我、我没事”

    过去种种,早已成为过眼云烟,早已无关紧要

    谁对谁错,再追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等等”宋雅珍突然带着疑惑的表情走到苏染身边:“你在顾家,那么现在的顾少夫人究竟是贺锦兮,还是苏颜兮难道如果外界所传,是苏颜兮那个臭丫头”

    “荒唐”顾老夫人再次出声,语气中带着怒意:“我顾家的人是你可以随意骂的”

    说着,顾老夫的厉眼扫向宋雅珍:“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马上离开顾家”

    在知道苏颜兮吃过的那些苦头后,顾老夫人对贺振东夫妇完全没有好感。

    甚至,替苏颜兮不平

    经顾老夫人的话提醒,宋雅珍才想到他们来顾家的目的。

    于是,她压抑着怒气,强挤出了一抹笑脸。

    “顾老夫人,瞧您说的,我们可是亲家”

    “我的亲家是谁,我非常清楚,这就不劳贺夫人费心,你们还有别的事吗”

    “您”宋雅珍气结,本来被她压下去的怒气再次被挑起,顾老夫人话里的意思明明就是告诉她,她只认苏染是亲家,而不是她。

    想到此,她索性豁出去了。

    “当然有事,没事我了不屑来你们顾家。顾老夫人,因为您儿子的风流债,惹上那个什么金瑶夫人,害得我们贺家倒闭。虽然我们是亲家,也不能把我们贺家当成冤大头啊,您也好歹给个说法吧”

    “宋雅珍,我劝你最好别在这儿胡言乱语”顾老夫人最不愿提及的就是这件事,可这个宋雅珍偏偏要提,让她老人家也忍不住生气:“你们贺家早已经摇摇欲坠,如果不是顾家,你认为你们可以撑到现在你倒是好意思在我面前理直气壮说这些”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没错,我们贺家是一直得到你们顾家的帮助,可是我们也不是白拿,不管怎么说,贺锦兮可是我们贺家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

    “住口”苏染蹙眉,抬眸看向宋雅珍,她本不想与她计较,可是宋雅珍偏偏提起了她的女儿:“锦兮,她她不是商品”

    宋雅珍被苏染的话怔住,想当初她可是不会如此大胆地跟她说话:“苏染,你该不是以为锦兮成了顾家少夫人,你就可以嚣张了吧”

    “雅珍”贺振东怒,他怎么就娶了这样一个老婆,纠结着表情瞪了宋雅珍一眼,然后又看向苏染,目光打量着她。

    “阿染,你为什么坐在轮椅上还有,你说话怎么”

    “请带着带着你的妻子离开”苏染不想解释什么,她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让苏颜兮为难。

    “不,你先告诉我你怎么呢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

    “你连说话都不清楚,还没事”贺振东摇头:“我不相信”

    “贺振东,你居然还关心她,他把我宋雅珍当什么了”宋雅珍上前将贺振东从苏染面前推开。

    接着,她厉眼瞪向苏染:“你这个贱、人,离我老公远一点”

    说着,她愤怒将苏染的轮椅也推开。

    只是没想到,她太过用力,轮椅轮子撞到茶几震了一下,苏染整个人从轮椅上摔到了地上。

    “你这是在干什么”顾老夫人见苏染摔倒,连忙走过去挡在她面前,一双锐利的眸光射向宋雅珍:“宋雅珍,你再敢嚣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宋雅珍一震,有些愣住,毕竟她没有想到会将苏染推倒。

    顾老夫人和管家试着去扶苏染起身

    而贺振东看着此刻的苏染,有些惊讶,他突然想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爷,少夫人”伴随着佣人的声音,顾西城和苏颜兮此刻从外走了进来。

    当苏颜兮抬眸看到贺振东时,笑容僵住。当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地上的时候,她着急愤怒。

    “妈妈”松开顾西城的手,苏颜兮快速地小跑过去。

    她本想出手和老夫人他们一起扶起妈妈,可是就在她伸手的那一瞬间,顾西城快一步制止了她,然后很迅速地扶起了苏染,将她安置在轮椅上。

    苏颜兮回神,连忙蹲在苏染面前,关切地询问。

    “妈妈,您有没有那里受伤”

    苏染摇了摇头:“妈妈没受伤”

    听她如此说,苏颜兮这才松口气。

    她深呼吸一口气,站起身看向贺振东和宋雅珍:“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我妈妈不想见到你们,请亲们立刻离开”

    “你是颜兮”贺振东微眯着双眼,打量着苏颜兮,虽然他有些震惊,但是唯有这也才能解释一切。

    当初他厚着脸皮向苏颜兮要钱,可是她总是冷漠以对。换做是贺锦兮,断然不会这样对他,在贺锦兮心里多少还是将他当成了父亲看待,唯有苏颜兮对他只有恨,没有半点父亲之情。

    不过,贺振东也没有怪苏颜兮,毕竟是他先对不起他们母女,所以她恨他,也是人之常情。

    “颜兮,你妈妈她是怎么了为什么”

    “闭嘴,你没有资格问这些”苏颜兮冷声制止贺振东继续说小去

    顾西城见苏颜兮有些生气,于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太激动”

    他可不希望她和孩子,因为眼前的人而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居然苏颜兮”宋雅珍算是忘记这儿是谁的地盘了:“你居然真的冒充贺锦兮嫁到顾家,你这个人还真是没有道德”

    说着,她便伸手想扇苏颜兮耳光。

    结果,手刚扬起,就被顾西城迅速制止。

    顾西城俊脸一沉,将她的手甩开,本来还念着他们是小丫头的亲人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他们居然当他的面欺负小丫头,简直不可原谅。“管家,将他们赶出顾家”

    “是,少爷”管家早已经想这么做,得到顾西城的吩咐后,他连忙叫来保镖。

    不到一分钟,保镖便将两人架了出去。

    宋雅珍愤怒地破开大骂,早已经将自己的身份就到了脑后。

    而贺振东并没有过多反抗,只是一双带着悔恨的目光紧紧地看着苏染和苏颜兮。

    他,终究做错了太多

    苏颜兮深呼吸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快挥去,转而看向母亲。

    “妈妈,我送你回房间吧”

    苏染微微点头:“好”

    在和顾老夫人打个招呼后,苏颜兮便让佣人推着母亲的轮椅,朝母亲的房间走去。 http:

    因为不太方便的缘故,所以苏颜兮的母亲被安排在顾家主宅旁边的小楼,每天有专人伺候着她。

    要去小楼,就要经过一段花园的路。

    苏颜兮走在母亲的身边,最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妈妈,你恨他吗”

    这个他自然是指贺振东

    以前苏颜兮不懂什么叫爱的时候,她因贺振东将她和妈妈赶出贺家而生气。现在她懂得什么叫爱了,却又因为他背叛妈妈的爱而生气。

    总之,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再继续这段父女缘分

    “小兮啊”苏染突然表情变得凝重,深邃的目光望向了远处:“你不要恨他,他其实并没有错。这一切、都是妈妈是妈妈的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