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贺锦兮的道歉

关灯
护眼
    顾西城被送去医院后,顾老夫人也赶到了医院。

    这件事不能让媒体知道,所以顾老夫人让人封锁了一切消息。

    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医生给顾西城打上了营养液。

    现在的顾西城,只是太虚弱了而已,并没有其他。

    顾老夫人听完医生的诉说以后,这才稍稍松口气。

    在同一家医院,贺锦兮也在接受治疗。

    那天她被救回来以后,就一直在医院待着。

    她看过报道,有说关于顾家少夫人的事情,她这才知道,苏颜兮已经死了。

    贺锦兮觉得很奇怪,明明她一直都恨死了苏颜兮,却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死让她高兴不起来。

    反而,心里空落落的,隐隐有些疼痛感。

    她努力想挥去这样的感觉,可是越是想抛弃,心里的感受却越深。

    这一刻,她迷茫了,开始不了解自己了。

    得知消息后的贺振东也来医院看过她,在知道苏颜兮葬身火海的事情后,他的自责更深了。

    贺锦兮突然觉得很可笑,幸运她比不过苏颜兮,就连悲剧也比不过她。

    这一生,她好像注定输给了她。

    前段时间,她总觉得命运是捉弄人的行家,既然有了苏颜兮,为什么还要她来到这个世上。既然让她来到了这个世上,为什么还要有苏颜兮的存在。

    现在,这个存在终于消失了。

    这个世界终于只剩下她贺锦兮一个了。

    可是为什么,她却找不到兴奋的感觉

    贺锦兮,你真的生病了。

    而且,病得非常严重

    无意间,贺锦兮看到顾家的人出现在医院,于是她好奇地跟了过去。

    这才知道顾西城病倒住院的事情,心里莫名的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最后,她总是忍不住来到顾西城的病房外。

    病房门口有人守着,并不容易进去。

    而她,似乎也没有勇气进去。

    整个人就在挣扎、纠结中渡过

    后来,医生告诉她病情有恶化的迹象,她绝望中才鼓起了勇气想见顾西城一面。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看到他多少次。

    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险些将她覆灭。

    当她走到病房门口时,正好遇到从里走出来的慕廉川。

    慕廉川看到贺锦兮的时候微微愣一下,因为她和苏颜兮长得一模一样,恍然间会有种错觉,好像看到了苏颜兮。

    但是也只是很短暂的愣住,慕廉川便很快已经知道她是贺锦兮。

    苏颜兮,此刻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想见他”贺锦兮知道没有他们的允许,她断然是见不到顾西城的,所以她直接说明来意。

    慕廉川深邃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眼,在看到她坚定的目光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既然点了头,同意了贺锦兮的请求。

    或许,多少因为她与苏颜兮的外貌一样,所以他无法拒绝苏颜兮的要求,也没有办法拒绝贺锦兮的请求。

    贺锦兮见慕廉川答应,意外之余平静地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她绕过慕廉川,走进了顾西城的病房。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顾西城,是贺锦兮从未见过的,虚弱到仿佛一碰就会碎,俊脸苍白的让人心疼。

    他这是怎么了

    因为苏颜兮,所以这样折磨自己,放弃自己吗

    苏颜兮对他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顾西城,你不要这样可以吗”贺锦兮走到顾西城的病床边,沙哑的声音喊着顾西城:“你再怎么折磨自己,有用吗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苏颜兮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叫苏颜兮的女人”

    “你、为什么就不能面对你是顾西城,你是那么的强大,任何事情都无法将你摧毁为什么要被一个苏颜兮打败”

    “顾西城,你不是懦夫,你振作起来呀”

    贺锦兮说到最后,变成了西斯底里地怒吼。

    她对此刻的顾西城很不满,她认识的顾西城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苏苏颜兮”原本紧闭着双眼的顾西城,忽然间睁开了眼睛,好像是被刚才贺锦兮的声音吵醒那般。

    贺锦兮微怔,随即着急地靠近顾西城:“你醒了是吗”

    “小兮苏颜兮”顾西城迷离的目光看着贺锦兮,嘴里却喊着苏颜兮的名字。

    他虚弱的抬起手,想要去抚摸贺锦兮的那张脸,只是手刚抬起便无力地掉下去。

    潜意识,他皱了一下眉头。

    可是他的目光却不曾从贺锦兮的容颜上离开:“苏颜兮,你你回来了”

    顾西城说出每一个字都很艰难,不过他还是不断地出声:“你真的回来了吗”

    “他们原来他们都在说谎,你没有没有死”

    “你怎么怎么会死,你还有还有我们的孩子,都会好好的活着”

    “活着”最终,顾西城再次疲惫地睡了过去,双眼也渐渐地闭上,不再看着贺锦兮。

    贺锦兮愣住原地,眼泪却在无意间滚落下来。

    他将她当成了苏颜兮,无论在什么时刻,他想着的念着的都是苏颜兮。

    而她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

    她该恨吗

    可她要恨的人,已经不再了,叫她如何恨

    苏颜兮活着的时候,她争不过。

    现在苏颜兮死了,她还能争得过吗

    一种绝望,在贺锦兮的心里蔓延,将她仅存的一点希望也彻底的浇灭。

    她低眸,看向顾西城。

    最后,她轻轻弯腰,靠近他,在他耳边低语。

    “顾西城,苏颜兮没有死她没有死”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能继续活下去,那么就给你一个希望吧

    顾老夫人和苏染来到医院的时候,贺锦兮刚走出顾西城的病房。

    现在在贺锦兮心里,似乎什么都不再畏惧。

    不畏惧顾老夫人的威严,不再畏惧面对自己的母亲。

    因此,看到顾老夫人和苏染,她的表情非常平静。

    倒是苏染的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滑落:“锦锦兮”

    贺锦兮抬眸,目光与苏染对视,可她却没有说一个字,表情依旧平静。

    顾老夫人皱眉看了贺锦兮一眼,看在苏颜兮和苏染的面子上,她老人家也没有为难贺锦兮。她也知道苏染或许有话要对贺锦兮说,因此她将空间留给了她们两人,而她自己先一步走朝顾西城的病房走去。

    苏染的目光一直落在贺锦兮的容颜上:“可以可以和妈妈聊聊吗”

    贺锦兮双眸微眯,深邃的目光打量着苏染。

    半响,她才终于点了点头。

    苏染见她答应,流着泪的同时却扬起了嘴角。

    贺锦兮推着苏染的轮椅来到了医院的花园,她们并肩坐着,目光看着花园里极少的盛开的花。

    “锦兮,你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自有医生操心,你不用管。”

    “对对不起,是妈妈妈妈对不起你。”苏染看到眼前的贺锦兮,眼泪便控制不住。

    她的一个宝贝女儿死了,另一个宝贝女儿也在承受着病魔的折磨。

    可是,作为她们妈妈的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在她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没有办法帮助她们。

    这种无力感,让苏染心如刀割。

    如果可以,她情愿代替她们承受这一切。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多人说对不起。”贺锦兮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冷笑:“可是对不起,又能改变什么”

    说着,贺锦兮转过头看向了苏染,当看到她满脸的泪痕,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并不需要这些。”

    “锦兮”

    “我知道您心里此刻非常难过,因为您最爱的女儿死了。可是我还是想告诉您好好保重”贺锦兮仰望天空,希望可以让不听话的眼泪回去:“您这一辈子都没有幸福过,既然能再次醒过来,那么就好好的幸福一次吧就算就算我和苏颜兮都不在您的身边,您也要幸福”

    “不,不会不会的锦兮”苏染已经泣不成声:“不要不要离开妈妈”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她不想在失去另一个女儿。

    老天爷,求求你仁慈一点吧

    所有的痛苦都加注在我的身上吧,让我代替她们承受。

    贺锦兮伸手抱住自己的母亲:“苏颜兮那个丫头要是知道我惹您哭了,一定会气得跳出来骂我所有,妈妈,不要哭泣”

    “锦兮,我的孩子”

    “过去,对不起。您永远都不要原谅我,永远都不要”

    “妈妈没有怪你”天下没有那个父母会真的恨自己的孩子,因为对他们来说,什么也比不上孩子重要。

    贺锦兮在听到苏染说的那句没有怪你时,眼泪终于控制不住落了下来,她双手紧紧抱着苏染:“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一直以来,贺锦兮为了骄傲地活下去,所以她习惯将所以的过错都归咎于别人。

    其实,她内心深处知道,她错了。

    只是,她没有勇气承认吧了。

    因为她害怕承认后,她就会失去一切。

    骄傲、不服输、自私、执着,这就是她贺锦兮

    不远处,贺振东默默地站在哪儿,当他看到苏染和贺锦兮两人抱着痛哭时,心里也跟着抽痛。  . 首发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贺锦兮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她的身体已经快支撑不住。

    不过,她的心却轻松了不少。

    这一刻她才发现,心里轻松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自己以前活得原来那么累。

    她冷漠的脸上,不觉地扬起了一抹笑。

    虽然浅浅的,可是却磨掉了她容颜的棱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