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做回她喜欢的样子

关灯
护眼
    从衣柜里拿出了苏颜兮的外套,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外套。

    “苏颜兮,一直以来都是你在照顾妈妈,你也是最不舍妈妈受伤的人。可是这一次,你也伤到了她,做了一个不听话的女儿。以后,你已经没有资格骂我了。”

    苏颜兮,如果我们都走了,妈妈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外面的天空总是阴沉沉,像是又会突然下雨。

    贺锦兮透过玻璃窗,安静地看向外面

    这一趟雨最终在傍晚的时候,还是落下来了,并且伴随着雷鸣声。

    突然间,顾西城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晃眼间,他好像看到了苏颜兮站在床边,他不顾一切地上去,伸手将她抱住。

    “小兮”他的小丫头回来了

    “你究竟跑去哪里了,我不是告诉你,在商场等着我吗为什么不听话”

    “你知不知道,看不到你,我很担心”

    顾西城双手越发的用力,好像要将苏颜兮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隐隐约约间,他好像听到了小丫头在跟他说话

    她说:“顾西城,你要好好的,我不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顾西城的眼眶瞬间变得红润:“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好好的”

    轰轰轰突然,一记惊雷又一次响起,震耳欲聋。

    顾西城猛地睁开双眼,他第一反应,便是在病房里搜索苏颜兮的身影。

    刺眼的灯光让他不舒服,他也只是皱了皱眉。

    守候在一旁的顾老夫人见他突然睁开眼睛,连忙上前关切地询问:“西城,你感觉怎么样了”

    顾西城一怔,仿佛被人从梦境拉回到了现实。

    充满药水味的病房里,根本没有小丫头的身影。

    一瞬间,他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

    他的小丫头,已经不在了。

    她,不会在和他斗嘴

    她,不会在对着他微笑

    她,不会在向他撒娇

    她,不会再哭着跑过来抱住他

    都没有了

    “西城,不要再让奶奶担忧了好吗”顾老夫人见顾西城眼神空洞,心里就难受得紧。

    顾西城愣了一会儿,转过头看向顾老夫人。

    良久,他才开口说了几日了第一句话。

    “奶奶,我没事”

    小丫头告诉他,她不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他要变回小丫头喜欢的样子

    他,不能让小丫头失望

    。。。

    在顾老夫人的精心照顾下,顾西城的身体慢慢复原,只是现在的他比以往更冷漠。

    俊脸上除了冷漠,再也没有其他的表情。

    顾老夫人知道,他是心死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他好好活着,其他都不再重要。

    顾西城身体恢复后,便开启了工作模式,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他亲自见过唐骏,询问心里唯一的一丝期望。

    但是最终,他还是失望了。

    唐骏没有在任何出境记录里找到绑匪,或者苏颜兮。

    所以,对苏颜兮还活着那一点侥幸也没有了。

    苏颜兮的意外,除了让顾西城痛不欲生,也让苏染悲痛欲绝。

    本来身体不好苏染,因为苏颜兮的事情,难过得昏过去几次。

    最后,顾西城出面给予了她安慰。

    “妈”顾西城第一次随着苏颜兮叫了苏染一声妈,他的这一声也感动了苏染。

    苏染泪中带笑,欣慰不已。

    “小兮不在,以后请让我代替她照顾您。我的母亲去世很久,所以我不太懂该如何和母亲相处,如果我做的不好,希望您可以见谅。不过,我真的很高兴有您这样慈爱的母亲,从今天开始,顾家就是您的家,您就是我的亲人。”

    顾西城一字一句说着,语气非常的诚恳。

    苏染感动地点了点头,手颤抖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兮,她她是幸运的。”

    因为,她遇到了一个真正爱她的人

    想到苏颜兮,顾西城的神情落寞了几分,眼眶也在渐渐湿润。

    最后,他跪在苏染面前,低着头,任眼泪肆意落下。

    苏染知道他忍了太久,知道他心里的痛,可是她只能拍着他的肩膀给予他薄弱的安慰。

    四公子再聚的时候,苏颜兮已经离开一个月。

    慕廉川起初提议这次聚会,不只是希望顾西城能放松放松,也希望司徒朔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

    自从苏颜兮离开以后,司徒朔也和顾西城一样,将自己关在家里足不出户。

    后来是他父亲吵着将他踢出了司徒家

    随着时间推移,司徒朔慢慢恢复过来,但也只是表面的恢复。

    认识他的人都会发现,他俊脸上再也没有那邪魅的笑容,就算面对美女,表情也淡淡的。

    他的深邃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着某一出,你要是随着他的目光看去,会发现,其实哪儿并没有什么。

    四大公子哥以前就数司徒朔最爱玩,现在他和顾西城一样,每天都将精力放在工作上。

    唯有他那不知道事实的父亲高兴坏了,他没想到在他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己的儿子改邪归正,发愤图强,简直祖宗保佑。

    曾经司徒朔的父亲一度以为,等他老去以后,司徒朔一定会败光司徒家。

    现在看来,他是可以放心了。

    当然,我们话题扯远了,还是说回来吧

    四大公子时常聚会,可是从来没有那一次的聚会,像现在这般沉重。

    除了慕廉川和商震找话题聊了两句,便陷入了沉默。

    如果换做以往,不用找话题,司徒朔一个人的话已经够多。

    可现在,他变得比任何人都沉默。

    最后的最后,他总算说话了,可他的话却是对顾西城说的。

    “顾老大,塞一次车如何”

    顾西城深邃的目光总算有了交集,随意地看了司徒朔一眼:“可以”

    于是,四公子的聚会,最后辗转到了高速路上。

    老规矩,只不过这次只有顾西城和司徒朔两人参与。

    而慕廉川和商震荣升为裁判

    顾西城与司徒朔的车技都是极好的,所以他们的比赛也极为精彩,你追我赶,谁也不认输,飞快地行驶在跑道上。

    原本认真开车的顾西城,突然想起了苏颜兮。

    那是在他们结婚后的夜晚,她开车硬闯跑道,最后和司徒朔的车子撞上。

    那天晚上的她很失态,而且对着天空悲伤地哭了。

    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贺锦兮将母亲带走的缘故吧

    过去她的种种怪异举动,现在时候都能想透彻。

    顾西城的眼神一黯,心再次开始痛起来。

    随即,他减掉了车速

    比赛的结果让慕廉川和商震非常吃惊,要知道,司徒朔赢顾西城的机会更是少得又少。

    可这一次,司徒朔居然赢了。

    真是一场看不懂的比赛

    比赛结束,顾西城和司徒朔两人并肩靠着车子,手上拿着啤酒。

    然后,两人碰了一杯。

    “顾老大,谢谢你让我赢一次”司徒朔这一个月来,第一次露出了以往的笑容。

    顾西城看了他一眼,与他碰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的一切。以后不要再惦记不该惦记的”

    “呵,放心吧,我已经放下了。”

    “最好如此”

    “对不起”

    “什么”

    “关于小嫂子那天,是我没有保护好她”如果他没有那么多的犹豫,如果他早一步找到她,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每每想到此,司徒朔的心就疼得让他无法呼吸。

    他也从来没有发现,其实他是那么的无用。

    连他最想保护的人,也无力保护

    听到司徒朔的话,顾西城将拉罐里的酒一饮而尽。

    其实他并没有怪过司徒朔,因为他知道,这是对方早已经精心安排好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在商场带走他的小丫头。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一直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在必要的时候,绑走了苏颜兮。

    这一切如果要怪谁,顾西城也只会怪自己。

    因为,他没有拼尽全力保护好他的妻子。

    以至于,他失去了她

    顾西城的手不觉地放在了他疼痛的心口,他知道,这样的痛将会一直伴随着他。

    翌日,清晨。

    顾西城刚走进办公室,就迎来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唐骏。

    或许和职业有关,唐骏严肃的表情和顾西城不分上下。

    唐骏告诉顾西城,贺锦兮的病情变得很严重。

    她或许只有一个月的生命,也或许更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西城愣了很久,好像是在想贺锦兮究竟是谁。

    半响,他才淡淡地出声应了一声。

    不过,在唐骏走后,顾西城便将工作放到了一边,整个人靠着大班椅,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后来在下午的时候,顾西城终是开车去了医院。

    现在的贺锦兮已经被病魔折磨得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面色也苍白得可可怕。

    当她看到突然出现的顾西城的,整个人呆住,完全忘记了言语。

    他们一个站着,一个躺在病床上,中间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良久,贺锦兮才回过神,她撑着自己的身体,从床上下来。

    然后,一步一步走向顾西城。

    顾西城始终沉默着,目光也一直看着熟悉的一张容颜。

    仿佛透过贺锦兮,看向了另一个人。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直到贺锦兮靠近,直到她伸手想触碰他。

    他才微眯着深邃的眸子,身体自然地朝后移动了一步,避开了贺锦兮的触碰

    贺锦兮一震,手僵在半空,失落的目光望向顾西城。

    当与他空洞的眼眸对上,她才惊觉的发现,他的黑瞳中并没有她的影子。

    心像是被人用针狠狠地刺了一下,最终,她收回了手,无力地坐到了床上。

    “既然如此讨厌我,为什么又要出现

    让她以为看到了希望,却不想只是无尽的绝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