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贺锦兮离世

关灯
护眼
    “我一直挺后悔,如果当初我没有让苏颜兮代替我嫁给你,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你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喜欢上我呵可惜,就算后悔,时间也不会重演”

    “顾西城,不要为苏颜兮难过了。告诉你哦,我好像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我想她或许还活着,只是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

    “希望,你能找到她,但愿你会幸福”

    贺锦兮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像是看到了那个一直不被她认可的妹妹苏颜兮。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喊她一声妹妹。

    这一生,她们的姐妹情愿注定浅薄,注定遗憾。

    如果有来世,她们还是不要再做姐妹,不要再遇到,不要再彼此伤害。

    这样,最好不过

    贺锦兮嘴角扬起一抹笑,像是在庆幸,自己的所有的痛苦都要结束了。

    终于,再见再也不见

    顾西城在贺锦兮离世以后,低调地处理了她的后事。

    关于贺锦兮的死,除了四大公子知道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这也是顾西城对贺锦兮的承诺,并且,他给了贺振东和宋雅珍一笔巨款,让他们在a市的某个角落安静地生活。

    “顾少,你真觉得贺锦兮的死可以隐瞒住苏伯母”宫爵包厢里,慕廉川疑惑地问顾西城。

    顾西城喝了一杯酒,淡淡地回道:“不管能不能隐瞒住,都必须隐瞒,一切交由给时间。”

    这个商震他们理解,因为苏颜兮的死,苏染已经倍受打击了。

    如果再知道另外一个女儿也死了,那样的大家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人,为什么要死”司徒朔迷离地目光看着某处,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应该喝了不少。

    而他的话,让整个包厢的气氛突然间变得凝重

    顾西城双眸微沉,看不清他此刻的的情绪。

    慕廉川和商震彼此看了一眼,竟然也无言以对。

    就在此刻,宫爵的服务员推开了包厢的大门,着急地走到慕廉川面前。

    “老板,有个女人硬闯宫爵”

    “嘿”商震放下酒杯,觉得新鲜了:“谁这么大胆,居然连这儿也敢闯”

    “而且还是女的”慕廉川也惊讶了

    岂料,他们的话刚落,当事人就冲进了包厢,熟门熟路似的。

    “顾西城,你跟我出来”一声怒吼,震惊了所有人。

    慕廉川眉头一挑,看向来人。

    商震看到来人后,彻底傻眼了。

    司徒朔被吵醒,不悦地睁开双眼。

    被点名的顾大少,从容地将深邃的眸子移向对方。

    只见对方怒气冲冲地朝他冲过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挥出了拳头。

    “该死的你,把我的兮兮还给我”

    随着拳头的声音,商震他们猛然回神。

    带着一脸惊喜的商震毫不犹豫地上去帮忙,将打人的凶手一把抱住:“安安,你终于回来了”

    没错,来人正是陆安安。

    在知道苏颜兮的事情后,所以她回来了。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兮兮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甚至连再见她一次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样的事实让她难过到了极点,她从上飞机一直哭带下飞机。

    那怕回到a市后,她也完全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她的兮兮死了。

    她的兮兮怎么会死

    她还那么年轻,她还没有好好地幸福过。

    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

    “顾西城,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她,为什么要让她受到伤害,为什么”陆安安使劲地想挣开商震的怀抱,埋怨的目光死死地瞪着愣在哪儿的顾西城。

    “你知道不知兮兮有多么爱你,你为什么不能将她保护好,你把兮兮还给我,还给我”

    陆安安西斯底里地怒吼着,咆哮着,最后眼泪唰唰地掉下来。

    “兮兮,把我的兮兮还给我”

    “都是我的错,当初她答应贺锦兮嫁给你,我就应该阻止她。如果她不遇见你,她就不会死顾西城,我恨你,我恨你,你把我的兮兮还给我”

    “好了,安安”商震被安安的眼泪刺痛,可同时他也担心陆安安的话刺伤到顾西城。

    于是,他抱着安安,不顾她的反抗,想带着她离开包厢。

    岂料,安安突然用尽全力将他推开,然后拿起一个酒瓶狠狠地朝顾西城砸去,她的方向感倒是特别的准,因此酒瓶嗖地一声砸中了顾西城的脑袋。

    一瞬间,鲜血涌出来,顺着顾西城精致的轮廓向下流淌。

    顷刻间,包厢安静下来。

    慕廉川蹙眉,担忧地站起身靠近顾西城。

    司徒朔也瞬间怔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而安安也傻住了,整个人愣住原地:“你你明明可以躲”

    为什么不躲

    “安安,你疯了”商震没想到安安会真动手,而且还把顾西城伤了,简直是

    “顾少,很抱歉,安安她只是对嫂子的事情太伤心,所以才会如此冲动,我代她向你道歉,我现在就带她离开”

    说完,商震赶紧拿着呆愣中的安安离开包厢。

    好像生怕顾西城会为难安安那般

    其实顾西城坐在哪儿一动也没动,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甚至半边俊脸被鲜血染红,他的表情始终没有丝毫变化。

    此刻,他唯有感觉像是有一把尖刀刺在他的心口那般,痛,渐渐蔓延全身

    这样的痛,远远比他头上的伤带给他的痛多许多。

    明明以为随着时间,心不会继续痛,可是任何与苏颜兮有关的事情,顾西城都无法忽视。

    安安的出现,让他恍然明白,心里的痛其实有增无减,一直存在。

    苏颜兮,我想你。

    很想很想很想

    “顾老大,我送你去医院”司徒朔仿佛整个人清醒了那般,看着顾西城脸上的鲜血,潜意识地皱紧眉头。

    然后,执意负责送顾西城去了附近的医院。

    医院在晚上的时候人流比较少,所以相对来说,比白天安静。

    顾西城的伤口虽然经过简单处理,但是到医院后,医生还是让他拍片看看有没有脑震荡或者其他问题。

    本来顾西城不想如此麻烦,可是司徒朔却坚持让医生替他进行检查。

    检查室在二楼,于是他们一起上了二楼。

    电梯到达二楼,电梯门缓缓打开。

    正在顾西城和司徒朔走出电梯时,两名护士推着躺着病人的移动床与他们擦肩而过。

    因为护士的身体挡着,所以顾西城他们没有看清楚床上躺着的人是谁,也并未注意到病人放在被子上的手,那手上带着一串紫色水晶手链,在走廊的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突然间,顾西城只觉得心跳加快了一拍,因此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

    司徒朔见他如此,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舒服”

    顾西城微怔,条件反射地转过头看了一眼,深邃的眼眸带着几分疑惑。

    为什么,好像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奇怪,他这是怎么呢

    身后除了消失在转角的移动床和护士,明明什么都没有

    “顾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

    司徒朔的话将顾西城的思绪拉回,他收回目光,继续迈步朝检查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群医生,正在低声交谈。

    而当中一个身着银灰色西服的俊朗男人却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

    或许是因为医生都穿着白大褂,而只有他没有。

    顾西城无意间的视线在他的身上定格了几秒钟,可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对方也同样看向了他。

    不知道为何,顾西城没有立刻收回视线,而对方也没有,两人就这样看着彼此,不觉地突然,也不觉地意外。

    顷刻间,周围的气氛因此变得诡异。

    最后,他们擦身而过

    虽然目光不再对视,可是对方的交谈却能清晰听见。

    “连城先生,病人的状况并不是很乐观希望你有心里准备”

    “她会醒过来吗”

    “病人的头部受到重创,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怕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不过庆幸的是并没有伤及到她腹中的孩子,这个孩子的生命力很顽强,他的存活可以说是一种奇迹”

    随着对方交谈声渐行渐远,顾西城却再一次停下了脚步。

    心里的感觉有几分奇怪,可是究竟什么地方奇怪,他却无法理清。

    他想,或许自己真的伤的不轻。

    所以,心里总是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感觉。

    潜意识中,顾西城皱紧了眉头。

    司徒朔见顾西城又一次停下脚步,他也自然地停下。

    这一次,他没有催促顾西城,而是转过头看向远离的医生。

    还有那个被唤作连城先生的男人。

    意外的是,对方也带着浅笑,回头看向他们。

    一时间,司徒朔觉得他的五官十分的眼熟。

    可是,他非常确定,他们并未见过。

    医院,病房  .{.

    当医生全部走开以后,连城才来到病床前。

    他的步伐很缓慢,仔细看会发现他的左脚不如右脚那般灵活。

    但是,西装革履下的他,依旧俊逸非凡。

    站在病床前,他深邃的目光看向床上躺着的人儿。

    或许是因为闭着双眼,所以很清楚的看到对方的眼睫毛非常的长。

    连城沉默半响,最后缓缓开口,低沉的嗓音极为好听,可是却又带着几分诡异。

    “医生说你醒来的几率不是很大,这样的情况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或许我不应该救你,这样你也不用躺在这儿受罪。可是既然救了你,就没有理由在这样的情况下放弃你。以前你是谁我想已经不重要,从今天开始,我会给你一个新身份,希望你能浴火重生,重新站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