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陆安安,你是我的

    其实伤的不是很严重,就是破了一点皮。

    司徒朔挑眉看了顾西城一眼:“你不会太紧张了?”

    顾西城横他一眼:“小伤也是伤!

    万一没有处理好,留下疤痕什么的,那怎么成?

    想到此,顾西城心里就有几分愧疚,他刚才不应该走开的!

    “爸爸,抱抱!”受伤的小西瓜此刻是脆弱的,所以趁机向顾西城撒娇。

    顾西城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小西瓜,所以很自然地将小西瓜拦腰抱起,避开触碰她的伤口。

    看到亲密的两人,司徒朔才恍然回神:“对了,顾老大,你还没有回答我,这个小丫头是谁?”

    什么时候他多了一个女儿?

    还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

    顾西城正想回答司徒朔的时候,小西瓜却抢先回答了:“漂亮叔叔,我不叫小丫头,我叫小西瓜。”

    司徒朔嘴角一抽:“小西瓜,这什么名……”

    顾西城一眼横过来,司徒朔不觉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咳咳,好吧!我们说重点!顾老大,她是谁家的孩子?”

    “不知道!”

    “啥?”

    “她在机场迷路了,暂时住在顾家。”

    “原来如此!”

    司徒朔恍惚,他就说嘛,顾老大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

    不过,这孩子还蛮可爱的!

    想到此,司徒朔就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小西瓜的小脸蛋。

    小西瓜瞥嘴:“漂亮叔叔,不要顽皮!”

    “噗……”司徒朔也是醉了:“我说小丫头,呃,不是,小西瓜,你能不能只叫我叔叔,把漂亮去掉?”

    靠,有那个大男人愿意听到别人夸他漂亮?

    “可是叔叔你本来就长得很漂亮啊!”小西瓜的语气非常诚恳。

    顾西城看了她一眼,嘴角莞尔。

    司徒朔黑线:“叔叔这叫帅,不是漂亮。”

    “才不是,我爸爸才是最帅的!”小西瓜说着,双手搂着顾西城的颈项,然后在他俊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顾西城心里一暖,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小西瓜的举动再次让司徒朔有种想吐血的冲动,莫名的,他倒是有几分羡慕顾老大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

    不对,小西瓜又不是顾老大的女儿!

    司徒朔双眼半阖,看向小西瓜,开始他有目的诱惑:“小西瓜,你喜欢去游乐场玩吗?”

    小西瓜眼前一亮:“喜欢呀!”

    “你喜欢买漂亮衣服吗?”

    “喜欢喜欢!”

    “你喜欢可爱的玩具娃娃吗?”

    “恩恩,很喜欢。”

    “那你叫我爸爸,我立刻给你买一屋子的漂亮衣服,玩具娃娃,然后带你去游乐场玩!”

    “不要!”小西瓜拒绝得干脆利落,完全不带一丝犹豫。

    司徒朔嘴角一抽:“为什么呀?”

    “小西瓜已经有爸爸了!”小西瓜说着,又在顾西城的俊脸上亲了一口,像是在向全世界宣布,顾西城就是她的爸爸。

    司徒朔无语……

    顾西城颇有几分炫耀地扫了司徒朔一眼,最后抱着小西瓜离开。

    从司徒朔身边走过的时候,还忍不住送了一句话给她:“幼稚!”

    “我……”司徒朔嘴角一抽,他怎么就幼稚了?

    抬眸看去,顾西城已经抱着小西瓜走出了休息室。

    他连忙也追了出去:“顾老大,别这么就走了呀。难道你有时间,我们去宫爵聚聚!”

    顾西城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司徒朔:“你刚才不是晕倒了?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去宫爵做什么?”

    “额!”想到自己刚才的事情,司徒朔就好像又被人过肩摔了那般,真痛。

    “没事,只是刚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司徒朔突然间顿住,像是触及到了一个不能说的话题。

    他俊脸上的表情一僵,最终沉默下来。

    “熟悉的身影?”

    “呃,没什么,看错了而已!”

    “走吧!”

    “去哪儿?”

    “不是说去宫爵?”

    “呃,好!”

    于是,顾西城抱着小西瓜与司徒朔从酒店转换到了宫爵。

    一路上,小西瓜就坐在顾西城双膝上叽叽喳喳说过不停。

    顾西城一直耐心听着,时不时还带着微笑!

    司徒朔揉着太阳穴却是无言地笑了。

    果然,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将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就连以前那个冷漠淡然的顾老大,也改变了不少。

    当他们走进宫爵包厢的时候,包厢里正在上演一场这几年时常会上演的戏码。

    “安安,他是谁?”商震俊脸黑黑的,如鹰般锐利的目光盯着坐在安安身旁的外籍男子。

    安安品着酒,经过五年的岁月,她的模样更加成熟了几分,看上去多了几分妩媚,更加的明艳动人,她璀璨的双眸斜睨商震一眼。

    “他是谁,你管不着!”

    “嘿,陆安安,我可是你男人!”他怎么就管不着了?他不管,谁管呀?商震气结。

    陆安安冷哼一声:“拜托商少,这都过去五六年的陈年旧事,你老就别提了行不?”

    商震黑线,你老你老,他很老吗?

    “我不管,陆安安,这几年我只有你,你也只能是我的,叫这个洋鬼子立马滚蛋!”

    “what?”不懂中文的外国人,皱眉询问!

    “该死的洋鬼子,我和安安说话,你插什么嘴?”

    “what?”继续没有听懂的外国男人看向安安,问她刚才商震说什么,气势汹汹的!

    安安带着迷人的微笑看向外国朋友,用外语回答他:“商少夸你长得帅!”

    噗……商震气得吐血!

    “谁夸他,他长得比我帅吗?分分钟秒死他!”

    “够了商震!”陆安安瞪向商震:“你有完没完!”

    “没完!”对那个该死的洋鬼子就温柔地笑,对她就凶巴巴的,这几年他对她的好都喂狗去了吗?

    此刻安安对商震无语,忍不住送了他一记白眼:“你自己慢慢玩吧!”

    说着,她挽着国外友人的手,亲昵地对他说了一句,然后两人起身离开。

    商震本想拦下安安,岂料,顾西城和司徒朔就在此刻走进了包厢。

    陆安安看到顾西城,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每次看到顾西城,她就会想起苏颜兮,她最好的姐妹。

    想到她遇难离去的事情,心仍然会隐隐作痛。

    虽然商震告诉她,苏颜兮的死与顾西城无关。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埋怨他。

    四少的聚会,她也不再愿意参加,只因不想再去回忆过去。

    可是商震总会想方设法让她来,比如今天,为了尽地主之谊,她带着来A市的学长到A市最热闹的娱乐场所宫爵玩一下,可是却碰到了商震。

    然后,他非要将她拉到这儿来。

    每每待在这个包厢,她脑子里总会出现苏颜兮的身影。

    顾西城看到陆安安,微微朝她点了一下头。

    大概是因为苏颜兮的原因,所以向来冷淡的顾西城,对陆安安却是非常的客气。

    陆安安站在原地,也礼貌地回以浅浅的微笑。

    司徒朔扫了陆安安和商震一眼,心里就明白过来,这两人又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呃,也可以说是老鼠调戏猫的游戏!

    想到以前稳重的商震,现在变得就像一个怨夫,司徒朔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过,还是想帮一把好兄弟!

    “陆大美女,你这是要走吗?我们可才来,这是不是也太不给面子了,怎么说也玩一下吧!”

    “对对对!”商震上前,语气也缓和了几分:“既然顾老大和司徒朔来了,你就坐坐再走吧!”

    陆安安蹙眉,表情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小西瓜的小身影从顾西城和司徒朔中间挤出来,一张可爱的小脸蛋瞬间出现在大家眼睛,她那黝黑的双瞳左右张望,像是发现了新鲜事物那般,看上去异常可爱。

    陆安安无意间看到小西瓜,突然间怔住。

    她……好可爱的小女孩!

    长得怎么那么像……像兮兮小时候呀!

    天哪,陆安安被自己的想法怔住,目光直直地打量小西瓜。

    这孩子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爸爸,那个阿姨没有穿衣服,还骑在叔叔的腿上!”小西瓜突然出声,震惊了所有人。

    顾西城以及所有人都朝她小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包厢角落里幽暗的地方,一个衣服脱掉所剩无几的女人真做作慕廉川双腿上。

    这这这……真是儿童不宜的画面。

    顾西城俊脸一黑,眸光一沉,伸手蒙住了小西瓜的大眼睛。

    司徒朔也嘴角抽搐了一下,商震更是扶额!

    陆安安和她的学长皱着眉头,也同时摇了摇头!

    接着,几分不约而同地朝慕廉川吼道:“禽兽!”

    慕廉川一震,伸手将引诱他的女人推开,伟岸的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

    透过包厢的光,他看到了站在包厢门口的几位好兄弟!

    接着,他整理了一下外套,从容地走过去:“你们都来了。”

    顾西城俊脸带着不悦:“让她出去!”

    “她?谁?”慕廉川一脸茫然,直到他发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正在穿衣服的女人时,才恍悟,

    于是,他转身朝身后的女人冷漠地吩咐道:“三秒钟给我消失!”

    所以说啊,男人,总是这般无情的!

    女子没等穿好衣服,已经拿着衣服赶紧消失在了包厢。

    慕廉川耸耸肩:“走了,现在没事了吧?”

    “你们平时想怎么都可以,但是不能带到包厢里,破坏空气!”顾西城的表情非常严肃,其实他心里有些懊恼,不应该将小西瓜带到这儿来。

    慕廉川黑线,他和女人玩玩怎么呢?

    他可是这儿的老板,怎么搞得他好像是来偷、情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