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小西瓜,你到底在哪里?

关灯
护眼
    越想,他越觉得奇了怪了。

    不过,顾西城的话,他也一向尊重。

    目光看向他们,发现几人还在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

    慕廉川嘴角淡淡上扬:“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以前你们玩、女人的时候,我可没有这样好奇地盯着你们瞧!”

    商震和司徒朔不屑一顾,纷纷朝他冷哼一声。

    以前他们是渣过,可这几年,他们敢拍着胸膛保证,绝不是与他为伍的人!

    所以,鄙视的目光毫不吝啬地送给慕廉川。

    慕廉川嘴角抽了几下,也懒得与他们计较,目光转而看向了顾西城,这才无意间看到顾西城牵着的小西瓜!

    见小西瓜也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他才有了几分不自然。

    这究竟什么情况???

    顾西城没有理会他,而是带着小西瓜去沙发上坐着。

    司徒朔与商震互看一眼,然后很有默契地上前,一个搂着陆安安,一个拽着安安的学长。

    “来来来,今晚我们慕少请客,好好玩一玩!”

    搂着陆安安的商震也配合地说道:“安安,现在时间还早,晚点我开车送你!”

    “哟,不敢劳烦商大少爷!”

    “我乐意为你效劳,这是我的荣幸!”

    慕廉川和司徒朔同时嘴角一抽,男人啊,也有犯、贱的时候!

    “小西瓜,叔叔唱歌给你听好吗?”司徒朔毫不犹豫选择坐在小西瓜身边,一脸的讨好。

    却不想,小西瓜摇摇头,转而望向身旁的顾西城:“我要听爸爸唱歌!”

    哗哗……一时间,包厢里安静得出奇。

    “爸爸?”商震,安安,还有慕廉川都震住了。

    安安刚才还没有注意,这才想起来,起先小可爱也是叫顾西城爸爸。

    奇怪,顾西城什么时候当爸爸的?

    她心里的疑惑,和大家一样。

    而面对他们的好奇,顾西城早已经习惯,也没有想特意去解释什么。

    反倒是司徒朔,连忙挥挥手解释:“你们想什么都打住,绝对不是你们想想的那样!”

    虽然司徒朔也不太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不过,他还是非常有耐心地将知道的说了一遍。

    陆安安听完后,暗暗松口气。

    幸好,不是顾西城的私生女。

    如果这孩子真是顾西城的,她一定为了兮兮,跟顾西城拼命。

    瞧这孩子的年龄,要真是顾西城的女儿,那还得了!

    “叔叔阿姨,虽然我长得很可爱,但是请你们不要一直这样盯着我。”小西瓜瞥瞥小嘴,发出抗议的声音。

    因为此刻,除了顾西城,大家都一直盯着她。

    所以,她当然会觉得不自在。

    她的话一出,安安和商震他们也被尴尬到了。

    这孩子说话,未免也太直接了吧!

    “咳咳,顾少这是打算一直将小西瓜留在身边照顾?”慕廉川转移话题,看向了顾西城。

    顾西城将桌上的零食递给小西瓜,一边回答道:“我已经让唐骏和她的家人联系。”

    “哎,我真好奇小西瓜的父母是谁,居然可以有像小西瓜这么可爱的女儿!”司徒朔突然发现,有个女儿还不错。

    安安也微微点头:“真的……很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西瓜,她总是容易想起小兮,第一次见面时的小兮。

    “怎么了?”商震轻轻拍了陆安安一下。

    陆安安回神,摇摇头:“没事!”

    小西瓜没有在意大家的话,反而转身趴在顾西城的身上,用拿过糖的手玩着顾西城的纽扣。

    “爸爸,小西瓜想唱歌!”

    “唱歌?”顾西城微微挑眉:“你会唱歌?”

    “恩恩,老师说小西瓜唱歌比哥哥唱得好听哦!”小西瓜一脸的炫耀,那表情非常可爱。

    顾西城抿唇,微微点头:“那就唱吧!”

    司徒朔听到他们的对话,连忙主动询问:“小西瓜想唱什么歌?”

    小西瓜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我要唱两只老虎!”

    “好嘞,叔叔帮你放音乐!”司徒朔非常积极,本可以让服务员来,可是他却亲自为小西瓜点歌,放歌,甚至陪着小西瓜唱。

    小西瓜一听音乐就开心得不得了,站在沙发上又蹦又跳。

    司徒朔绝对是一个好玩伴,那活跃程度不比小西瓜差。

    两个一大一小玩得非常的嗨!

    顾西城的目光一直看着小西瓜,像是防备着她跌倒。

    心里倒是被她折服了,明明膝盖上还有伤,现在却忘记疼了。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一只没有耳朵,一直没有尾巴!

    真奇怪……”

    慕廉川和商震互看一眼,瞧着活跃的司徒朔,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这家伙,什么时候连儿歌也会唱了?

    这几年还以为他变得和过去不一样,没想到只是伪装太好了。

    陆安安原本还稳住,在商震面前故作冷漠。

    可是在看到小西瓜和司徒朔又蹦又跳,又唱又笑的画面,她也按耐不住了。

    站起身,也加入了小西瓜和司徒朔的队伍,将儿歌唱到底。

    于是一晚上,包厢里都在演唱着不同的儿歌,各种声音混搭,听着倒是让人心情愉悦。

    酒店

    苏颜兮刚刚洗去一身疲惫走出浴室,就听到房门敲响的声音。

    她微微怔了一下,难道是服务员?

    可是,她并没有提出任何服务呀!

    带着疑惑,她最终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

    奇怪的是,外面并没有人!

    苏颜兮站在门口,看了看四处的走道,空荡荡一片,此刻已经是半夜,所以显得特别的安静。

    “苏笨笨,怎么了?”原本在阳台的苏小北小盆友在这时跑了过来。

    “没事!”苏颜兮收回目光,顺手想将房门关上。

    突然,晃眼间看到地上安静地躺着一个信封。

    她潜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弯腰捡起了信封。

    深邃的目光打量了一眼信封,居然是没有署名的。

    带着满心的好奇,苏颜兮打开了信封。

    让苏颜兮惊讶的是,信纸和字体与上次绑走小西瓜那封信一模一样。

    完全不用质疑,这一点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苏颜兮快速地扫了一眼信封内容:如果想见你的女儿,那么就去找一个叫顾西城的男人,让他爱上你!

    “苏笨笨,信上写的什么?”苏小北好奇地望着苏颜兮。

    苏颜兮面色一白,心里咯咚一声:“没什么,小北,你待在屋子里哪儿也不许去,等妈咪回来,知道吗?”

    说着,苏颜兮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然后快速地朝外跑去。

    对方究竟是谁?

    为什么要绑走小西瓜?

    他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他怎么知道她已经到了A市,并且知道她住在这家酒店?

    难道,对方一直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这个想法让苏颜兮忍不住心里微微颤抖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和宝贝的处境就太危险了,而且非常被动。

    这几年,她一直带着两个宝贝在瑞士安静地生活,虽然为了养活孩子,才答应做连城先生的保镖,可是,期间她没有的罪过谁。

    因为重要场合的时候,连城先生从不会带她一起去。

    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来招惹他们?

    苏颜兮想不明白,完全想不明白!

    还是说,对方与她的过去有关?

    跑出酒店,苏颜兮的目光环顾四周,不放过任何可以的人。

    但,静夜的街上,并没有什么人,更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站在风中,苏颜兮陷入了迷茫。

    她究竟该怎么办?

    小西瓜,你到底在哪里?

    妈咪想你了!

    顾家,老宅。

    顾老夫人回答顾家后,就心情不悦,整个人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苏染给了她老人家一些时间,知道她在想事情。

    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她才走过去询问。

    “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顾老夫人微怔,抬眸看向了苏染,随即收回了思绪:“哎,你坐在陪我聊聊吧!”

    “好的!”苏染在顾老夫人身边坐下:“老夫人在为什么烦恼?”

    “除了西城,还能是谁!”顾老夫人忍不住叹息一声:“今天我也去见了那我周小姐!”

    “咦,老夫人您也去了,那老夫人是觉得周小姐不好吗?”苏染猜测着,不然老夫人回到家中怎么闷闷不乐!

    “可惜了一副好容貌!”顾老夫人想到她绊倒小西瓜的那一幕,就忍不住蹙紧额头。

    到底还是不适合做顾家的人!

    “老夫人的意思,周小姐不适合西城?”

    “嗯,这位周小姐的电话以后就不用接了!”

    “好的,老夫人!”苏染心里已经明了!

    顾老夫人揉了揉额头:“这年头的千金小姐,一个个都是被**坏了的主,外表美丽动人,内心指不定是在想写什么。顾家,好歹在A市也算是名门望族,我只怕有心人钻了空子!给我们顾家带来不安宁!”

    “老夫人,您多虑了。我相信西城,能让他看上的女孩,一定是值得人喜欢的!”苏染安慰着顾老夫人,也希望着顾西城能找个适合的女孩过一生:“这世界上好女孩还是很多,老夫人不要灰心,西城一定能找到一个好女孩陪着他。”

    顾老夫人微微摇头:“我只怕他没有这个心思!”

    晚上的时候,看到顾西城和周品心的零交流,顾老夫人又是忍不住担心。

    “万一,西城他只是敷衍我们,那可怎么办?”

    “这……西城应该不会吧!”

    “哎,不管他会不会,如果他不积极去与对方相处,我们在一旁努力也是徒劳无功。”

    “那我们多为他制造一些机会,让他多看几个女孩,总会有适合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