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我妈咪叫苏笨笨【本书由*爱*看*小*说*网】

    他们的高雅、帅气、权势、拥有的一切一切成为了让女人们为之尖叫的源头。

    她们开始蠢蠢、欲、动,想拼尽全力获得四大公子的心。

    在宴会之前,所有未婚的姑娘们都可以报名参加,经过筛选后,被选定的人可以拿到宴会邀请卡,邀请卡总共有一百张,所以说有一百个幸运儿有这样的机会。

    这样没有门第之见的宴会,怎么能让女人不心动?

    A市四大公子!

    苏颜兮与苏小北站在广场中央,望着大屏幕上关于四公子的广告,表情微微有些出神。

    而身边那些女人西斯底里的尖叫,让两人不觉地捂住了耳朵。

    苏颜兮双眸半阖,望着屏幕上顾西城的照片。

    原来,他就是顾西城,也是四公子之一!

    他的眼神,他的轮廓……为什么让她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苏颜兮蹙眉,摇了摇头,随着照片的转换,顾西城的照片变成了司徒朔的。

    毋庸置疑,他们都是出色的男人,拥有让其他男人嫉妒,让女人们尖叫的本事。

    只是,为什么他们都让她觉得那么熟悉。

    苏颜兮的手缓缓抬起伸向前面,对着大屏幕,从某种角度看上去,给人一种看去像是触摸到了大屏幕的样子。

    “这种熟悉感是一种错觉吗?还是……”

    “苏笨笨,我们走吧!”苏小北皱了皱眉:“这里吵死了!”

    苏小北小盆友最不喜欢就是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就像在幼儿园,那些一点不可爱的女同学也喜欢动不动就哇哇叫。

    苏颜兮拉回思绪,茫然地看向苏小北,最后反应慢半拍地点了点头。

    “呃,好,我们走!”

    离开前,苏颜兮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大屏幕。

    豪门化妆舞会!!!

    或许,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她可以借此机会接近顾西城,找到小西瓜的下落!

    回到酒店,苏小北黝黑的双瞳打量着苏颜兮。

    “苏笨笨,您要去报名参加吗?”

    “我?”苏颜兮惊讶地看向苏小北:“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您不是想接近顾西城那个大坏蛋吗?”

    苏颜兮嘴角一抽,真是一个聪明到一塌糊涂的小家伙。

    “没错,我是要接近顾西城,不然我们怎么能找到小西瓜?”苏颜兮走到沙发上坐下,眼眸中带着笑意:“可是,我并不打算去参加什么筛选比赛。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是当妈的人了,这去了不也得被人踢回来,所以你妈咪我懒得折腾!”

    “可是妈咪,如果不去报名参加,我们就没有邀请函!”苏小北也走到苏颜兮身旁坐下。

    苏颜兮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脸蛋:“这其实很简单,不就弄一张邀请函,你妈咪我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苏小北双眸微眯,探究的目光看向苏颜兮:“妈咪,您有鬼主意?”

    “咳咳,苏小北,鬼主意是贬义词!”

    “切!”

    ……

    宫爵,包厢

    “四公子寻找命定恋人,此生挚爱!靠,这都是些什么?”司徒朔不悦地将报纸扔到桌上:“怎么不写四大公子招亲啊?这样岂不是跟明显?”

    慕廉川也揉了揉发痛的额头:“问题是,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我什么时候说要找命定恋人了?这都什么玩意儿!”

    “顾老大,我们的商大少爷,你们倒是说说话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司徒朔锐利的目光扫向顾西城和慕廉川。

    顾西城一脸平静,态度从容,深邃的眸子淡淡地看了司徒朔一眼:“我家老夫人的主意,你父亲的授权,陆安安的策划,龙神集团执行!广告出来的时候,我才得知,还有疑问?”

    司徒朔黑线,忍不住咬牙:“我家老头子真是……”

    顾老夫人是长辈,司徒朔不敢忤逆。陆安安一个女人,他也不好计较。龙神集团,得,他不想找死。

    所以,心里的怨气只能找他家的老头子。

    比起司徒朔的不悦,商震更是心尖都是痛的。

    “陆安安,陆安安,这个女人真是铁石心肠,没心没肺!”

    明知道他的心意,她还将他加入招亲团队,他那里需要招亲了呀?

    “在陆安安心里,怕真没有你的位置了。”慕廉川同情地看了商震一眼:“瞧瞧,人家都主动为你选女人了,你做男人做到这份上,我也不得不佩服!”

    “就是,商大少爷,你难道就不能管管你的女人,让她出来瞎起什么哄,还搞的这么隆重!”司徒朔终于找到了出气口,阴阳怪气地说着商震。

    商震向来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可是这件事情上,他实在有些无言以对了。不过,潜意识里他还是维护安安的。

    “你们以为我不想管?可是也得人家让我管呀!再说,她也是听从老夫人的旨意,有本事你们去老夫人哪儿闹腾去!”

    商震搬出顾老夫人,司徒朔与慕廉川唯有狠狠瞪他一眼。

    最后,大家齐齐将目光转向稳若泰山的顾西城。

    顾西城在他们的注视下,不得不做出反应,眉头微挑,也看向他们:“一起去顾家吧!”

    这件事的起因是谁,那就找谁,这是唯一可以解决事情的方法!

    于是,顾家今晚变得比往常热闹了几分。

    因为除了四大公子齐聚,还有陆安安的到来。

    陆安安本想汇报工作给顾老夫人,却不想遇到了四公子,目光无意间与商震对上时,眼中有几分不自在。

    A市,其实非常小!

    “你们怎么都来了?”顾老夫人看到司徒朔他们,心里也明白他们来的目的,不过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

    司徒朔摸了摸鼻子走过去:“顾奶奶,为什么您老人家要为我们选妻子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呀?”

    “我的通知还不明显?”顾老夫人故作惊讶:“整个A市都知道了,你们怎么不知道?而且你父亲说这件事交由我处理,我以为他已经跟你商量过,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

    司徒朔顿时被噎住:“奶奶,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头子就爱凑热闹。他也不想想,这点小事怎么能劳您操心……”

    “司徒啊,你也别跟奶奶说这些。”顾老夫人淡淡地笑了,也不装了,目光扫向四公子,一个也不放过:“你们都老大不小了,人家都说成家立业,事业倒是做得风风火火,就这个‘家’却始终没有着落。我不管你们乐意还不乐意,这次的宴会你们必须出现。到时候谁不参加,也就是不给我这个老太婆面子。”

    四公子嘴角一抽,顿时无语!

    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原来所言非虚。

    陆安安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当看到四公子吃瘪,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咳咳,老夫人,这是我们初定的千人选资料。我特地拿来给你过目一下。”

    顾老夫人听安安这么说,脸上瞬间挂满了笑容:“成,我们去书房谈,这些小事啊我们多费心就成,等选定好人选后,再给你们四个瞧瞧。”

    说着,她老人家从沙发上站起来,伸手指了指四人。

    商震摸了摸后脑勺,目光打量着陆安安,最后看着她与老夫人一同走上楼去了。

    顾西城伟岸的身影向前一步,便轻而易举地挡住了商震的视线,接着他深邃的目光扫向商震。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也让商震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咳咳,你们也别指望我。说服安安比说服老夫人更难!”

    “切,我看这一切都是陆安安出的鬼点子!”司徒朔不屑地扫商震一眼:“真是丢脸死了,搞得人尽皆知,爷的俊脸都丢去太平洋了。”

    咚咚咚……小西瓜这时从楼上跑下楼。

    当她看到顾西城时,小脸顿时笑得灿烂。

    “爸爸……”穿着背背裤的她,连忙朝顾西城跑过去。

    身后跟着的苏染见她这样,提心吊胆,就怕她摔倒。

    幸好,最后她被顾西城稳稳接住!

    不过,顾西城还是适时地提醒她:“下次不可以这样跑,摔倒了会受伤!”

    小西瓜对顾西城的话置若未闻,反而搂着他的脖子好奇地问:“爸爸,您和漂亮叔叔他们要选妻子吗?”

    顾西城听她这么一说,眉头微蹙:“谁告诉你的?”

    “我听女佣阿姨说的,女佣阿姨说妻子就是老婆,就是漂亮阿姨。”

    “哟,小西瓜居然连这都知道!”司徒朔轻笑,慵懒地坐在沙发上。

    慕廉川和商震也不觉感动好像,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样深奥的问题不适合他们回答,还是留给顾少吧。

    于是,他们朝苏染点了点头,也朝沙发的方向走过去,在司徒朔身旁坐下,心安理得地品茶。

    苏染上前,笑着对顾西城解释道:“也不知道她听了多少,一整天就在问着这些问题。还问我是不是你不要她了,是不是要赶她走。我怎么解释,她也不相信,整个人闷闷不乐的。现在你回来了,她倒是开心了。”

    苏染说着,伸手揉了揉小西瓜的头发,真是一个敏感的孩子。

    每每看到小西瓜,她就会不觉地想起自己的两个女儿。

    只是,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无论她怎么去回想,过去都是那么模糊不清,甚至想不起她们小时候的一颦一笑。

    唯一记得颜兮的敏感,因为没有父爱,所以一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孩子,但是很庆幸,她是一个好孩子,有孝心有爱心的孩子。

    而锦兮,她一直是一个骄傲的孩子,坚强的孩子,这也是她这个母亲的失败,让她每天过得惶惶不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