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时隔五年再见

    “可以!”顾老夫人笑得很慈祥:“我们A市还有很多很多好女孩,我会再另外为你们挑选,直到让你们觉得有适合的为止。”

    司徒朔与慕廉川顿时扶额,不要吧?还来?

    顾西城从容地坐在哪儿,唯有眉头轻轻地抽了一下。

    恰在这时,天空突然飘下来鲜艳的红玫瑰花瓣,一片一片散落在台下。

    众人都被这突来的一幕怔住,大家一脸好奇地抬起了头,朝玫瑰花瓣飘落的方向看去。

    顾西城双眸微眯,不由自主地摊开手接住了从天空掉下来的玫瑰花瓣。

    此刻,他还能闻到阵阵芳香。

    哗……众人突然惊呼一声。

    顾西城闻声抬头看向台上,刹那间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带着孔雀面具,从半空缓缓地降落到舞台。

    她的长裙被风吹动着,她的手上紧紧抓住一条和衣服相同颜色的白纱,而白纱的最顶端绑在了舞台后面一颗大树树干上。

    就在大家以为白纱会断掉时,她轻轻地甩掉了脚上碍事的高跟鞋,成功安全地落在了舞台前端。

    随着她的降落,她遗弃的高跟鞋也跟着落下,只是高跟鞋没有像她那般轻盈地落在舞台上,而是落在了台下顾西城的手上。

    哗哗……众人被这一幕惊住了,一个个瞪着双眼看着台上带着面具的女人。

    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站直了身体,微风吹过,她的白色裙摆随着飘舞,带着面具的她看不清长相,却透着一种读不懂的神秘。

    面具的精致凸显了她的高贵,而她如果冻般柔软的小嘴居然含着一朵红玫瑰,此刻她给人的感觉不只是神秘,更多的是惊艳。

    “哇,这个人究竟是谁呀?”

    “感觉美美哒!”

    “是啊,行为也真大胆!”

    “可不是,居然敢从树上跳到台上~!”

    “我怎么没有想到这样惊艳的出场方式,哎,笨死了笨死了!”

    ……

    台下的女人们,在此刻激动地嘀咕着,恨不得上去将苏颜兮的面具摘下来,一探究竟。

    可苏颜兮却对她们的话,恍若未闻。

    她那黝黑的双瞳只看着正前方的顾西城,当看到他手上拿着自己的高跟鞋时,眼眸中闪过一丝深意的笑。

    接着,她嘴角微扬,含着玫瑰花的她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走下舞台,来到顾西城面前与他面对面站着。

    她与他就这样近在咫尺……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也看着面前靠近自己的女人,因为对方的脸上有面具挡住,所以他看不清她的长相,可是他却陷在了她那好看的双眼中。

    为什么她的眼睛好熟悉?

    她……究竟是谁?

    苏颜兮没有避开顾西城探究的目光,她眼中的笑淡淡的,下一秒她走过去,伸手将顾西城手中的高跟鞋拿过来。

    顾西城一震,收回了思绪。

    不过,他的目光却没有离开苏颜兮。

    只见,苏颜兮抿唇一笑,倾身向前,然后将自己含着的玫瑰花喂给顾西城。

    顾西城不觉地握紧双手,眸子半阖,头微微朝右边侧了一下,并没有打算接住玫瑰花。

    结果,玫瑰花从苏颜兮唇间滑落,掉在了冰凉的地上。

    而此刻的苏颜兮已经无法挽救,也没法后退,红润的小嘴最终就那样不经意间贴在了顾西城的俊脸上。

    苏颜兮的心跳瞬间加快,整个人却呆住了,一双好看的眸子瞪得大大的,像是对这一状况非常惊讶。

    当然,她的惊讶不及花园里其他的人。

    就连顾老夫人也不可思议地愣在哪儿,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陆安安惊呼一声,下一秒不由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前的画面也太劲爆了吧!

    司徒朔和慕廉川他们更是跌破眼镜,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这个女人未免太主动了吧?

    周围参加宴会的姑娘们却是忍不住跺脚,这个女人居然敢亲她们的顾少,她们都没敢亲,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苏颜兮回神,潜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眸光微闪。

    心里原本慌乱,可仔细一想,却释然了。

    今晚,她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接近眼前这个男人。

    想到此,苏颜兮嘴角再次微扬,黝黑的双瞳与顾西城对视,接着再次倾身向前,在顾西城耳边轻语:“谢谢顾少刚才替我接住高跟鞋!”

    她的声音……

    顾西城猛地一震,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那般,他深邃的眸子更加沉了几分,紧盯着眼前的女人:“你是谁?”

    为什么她的声音那么像……像小兮!

    顾西城修长的手微微一颤,伸过去想揭开苏颜兮的面具。

    幸好苏颜兮反应极快,避开了他的手。

    苏颜兮被顾西城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过,此刻也容不得她有丝毫的退宿。

    她轻轻挥开顾西城的手,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最后,提着高跟鞋的手却向前攀上了顾西城的脖子,接着红唇轻启,带着浓浓的诱、惑:“顾少,你似乎忘记了宴会的规矩,面具要在最后揭开。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成为顾少你今晚的舞伴?”

    顾西城被这熟悉的声音蛊惑,在众人的目光中突然站起身,迈步走近苏颜兮。

    他的目的很直接,与宴会无关,只想看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模样,只想揭开她脸上那张碍眼的面具。

    苏颜兮察觉到他明显的意图,在他的手再次朝她伸过来时,她丢掉了高跟鞋,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故作轻松地调侃:“顾少既然想跳舞,那么我们就去台上吧!”

    苏颜兮假装不懂顾西城的用意,主动抓住他的手就朝舞台上走去。

    顾西城始终沉默,却也不放弃自己的目的,对方的声音像是一种魔咒,指引着他势必要揭开她的面具。

    她退一步,他逼近一步!

    她上台,他也跟着上台。

    她想避开他,他不给她机会。

    于是,转眼间,两人站在了舞台中央。

    此刻,除了慢悠悠的音乐,周围一片安静,大家都像是被眼前这一幕定住了那般,纷纷将目光落在台上顾西城与苏颜兮的身上。

    他们……这是跳的什么舞?

    顾西城揽住苏颜兮的腰,想将她控制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

    岂料,苏颜兮娇小的身影灵巧地转了一圈,巧妙地从顾西城的怀中逃脱。

    然后,顾西城并没有就此放弃,仍然步步紧逼,想再次抓住她。

    退出一步远的苏颜兮见状,连忙抬起自己的右脚,用赤着的脚尖抵住顾西城的心口,阻止他逼近。

    顾西城低眸,看了一眼她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目光闪动,将其小巧可爱的脚一把握在掌心,然后用力朝自己的方向一拉。

    苏颜兮毫无预兆地跌进顾西城的怀里,他放开了她的脚,改而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快速却揭面具。

    就在顾西城的手碰到面具边缘时,苏颜兮一惊,连忙伸手抵住顾西城的胸膛,用力将他推开。

    顾西城眼看就要揭下苏颜兮的面具,却因为她此举而错失了机会。

    险些陷入困境的苏颜兮连连后退,想避开顾西城。

    她突然发现,顾西城比她想象的要难对付。

    一时失神的苏颜兮,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了舞台边缘,直到一脚踩空,身体向后倒去,她才猛然惊醒,一双美丽的眸子瞬间收紧。

    糟糕……

    “小心!”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接着,苏颜兮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抓住了她的手,而她的身体也没有如预料那般摔下台。

    苏颜兮猛地一震,睁开了双眼,目光在不期然中与顾西城对上。

    他……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顾老夫人完全被眼前这一幕怔住了。

    其实不只老夫人,就连司徒朔他们也傻眼了。

    今晚的顾老大似乎有些失常!

    他和这个女人……

    只见,苏颜兮整个人唯有一只脚还踩在舞台上,整个身体已经脱离舞台,向后倾倒,若不是顾西城抓住她的手,她恐怕已经摔下舞台。

    最后,伴随着众人的惊呼声,顾西城用力一拉,将苏颜兮重新拉回到舞台上。

    而这一次,他不再给她任何机会,手快狠准地伸过去,一把揭开了苏颜兮的面具。

    随着孔雀面具渐渐滑落,苏颜兮的容颜也慢慢地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顾西城不愿眨眼,紧紧地看着眼前这个让他觉得熟悉的女人,看着面具从她脸上落下,看着她的……真面目出现在眼前。

    刹那间,顾西城犹如被电击中那般,整个人呆住了,彻彻底底的地呆住了,从未有过慌乱无措,只因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

    相似的秀眉,相似的眼睛,相似的鼻子,相似小嘴,完全一样的……容貌。

    就算他忘记自己,也无法忘记的熟悉五官。

    苏颜兮,是你对不对?

    恍如隔世,又好像从未被时间隔开。

    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梦醒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而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眼前,这张曾经被他深深刻入脑海里的容颜,那么不真实,却又真实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她们拥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她是苏颜兮,她就是他的苏颜兮!

    谁来告诉他,不是梦!

    谁来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苏颜兮,他的苏颜兮!

    “你终于……终于回来了!”

    沙哑带着颤抖的声音,完全不像是顾西城的声音,却的的确确是他的声音。

    激动二字已经完全不能形容此刻顾西城的心情,他那一双黝黑的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紧紧看着这张熟悉的脸蛋。

    “小兮,谢谢你回来。”

    没等苏颜兮反应过来,顾西城已经伸手将她拉入了怀中。

    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温柔诉说:“苏颜兮,我很想你!”

    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