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同床共枕

    “这和我们同住并没有关系”

    “可是”

    “你如果是害怕我会对你怎么样,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

    “切,这个谁知道”苏颜兮不屑地瞪顾西城的一样

    顾西城无奈地摇摇头,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你不是会跆拳道吗既然如此你还怕什么”

    “我”

    “行了”顾西城走过去牵着苏颜兮的手,走向床前,然后他伸手指了指大床:“这个床很大,我们一人一半如何”

    苏颜兮蹙眉,盯着大床,总感觉有些诡异

    顾西城趁热打铁,自己先走过躺在了床的一边,接着拍了拍身旁的空位:“你睡这里,我们楚河汉界,各不侵犯”

    苏颜兮双眸微眯,始终有些不放心地盯着顾西城。

    顾西城知道她的担忧,但是仍然不同意分开住,于是他展开了迂回战术

    “我知道你想分开住,可是你仔细想想,如果我们分开住,奶奶和妈一定会很担心我们。你一向孝顺,你难道舍得她们为我们担心”

    苏颜兮咬牙,总感觉自己不应该继续听顾西城说下去,应该直接把他踹出去。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你现在失忆了,所以奶奶和妈的想法对你来说不重要可是苏颜兮,她们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年长的长辈,你作为晚辈难道就应该让她们为你担心还有,你应该知道她们很关心你,你愿意辜负她们对你的关心吗”

    苏颜兮再次咬牙,的确应该将他踹出去

    “你不记得她们,她们已经很难过,如果你还这样和我继续闹脾气,她们定然会很伤心。”

    “顾西城,你这个奸商”苏颜兮咬牙切齿

    顾西城薄唇轻扬,他就知道她会心软,她对任何人都是那么仁慈,唯有对他才能心狠,他是不是该高兴,她对他的方式特殊:“苏颜兮小姐,就让我们在这三个月时间里和平相处吧”

    苏颜兮气不过,走过去拿起床上的枕头砸在顾西城身上:“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如果敢有什么歪心思,我定不饶你”

    顾西城抱着枕头,表情略带几分戏谑:“你放心,除非你主动,否则我不会动、歪、心、思”

    苏颜兮双眸微眯,斜睨顾西城一眼,接着扑过去,将他怀中的枕头抢过来,放在了大床中央挡着:“枕头为界,不准越界”

    “好”

    “手越界,剁手。脚越界,跺脚”

    “好”

    顾西城看着苏颜兮带着怒意的小脸,心情却十分愉悦

    他究竟有多久,没有和她这样相处了

    是五年吗

    为什么他却有种过了一世纪那么久

    此刻,他已经不敢去细数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因为那些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

    不过很庆幸,这一切都已经过去

    孤寂的夜,从此不再孤单

    半夜,顾西城感觉到异样的温暖靠近,深邃的双眸缓缓睁开

    不期然间,看到了他的小丫头,微微愣住的同时,心莫名地快了半拍

    眸光仔细打量了一番,原来某人还在沉睡中,连越界了也不知道,反而双手双脚打在他的身上

    顾西城抿唇轻笑,低眸打量着她熟睡的小脸,只见她紧闭着双眼,不断往自己怀里蹭来蹭去

    她似乎睡得很沉,是不是在做什么样的梦

    然而,梦里面有他吗

    顾西城伸手轻轻将她搂着怀中,然后用薄被将两人包裹住。

    没有梦到他无所谓,以后,他会永远陪伴着她。

    翌日,清晨

    苏颜兮从睡梦中醒来,惺忪的双眼环顾四周。

    好半响,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

    无奈叹息一声,脑中不觉现出昨晚与顾西城之间的谈话。

    她突然像是被什么戳了一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双眸仔细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顾西城的地盘

    她瞬间傻眼了

    从浴室走出来的顾西城,抬眸就看到苏颜兮呆呆地坐在床上。

    他打着领带走过去:“睡醒了”

    苏颜兮一震,抬起头,目光不期然与顾西城的视线撞上:“呃醒、醒了”

    “嗯,那就起来梳洗,下楼用早餐”顾西城的语气好像两人是老夫老妻那般

    苏颜兮有些别扭,轻声咳嗽了两声,没有回答,而悄悄地移动身体,想回到属于她的地盘

    而她的举动被顾西城尽收眼底,顾西城微微挑眉,眼眸中带着明显的笑意,忍不住逗弄她一番:“不用客气,我的地盘也可以给你睡。”

    苏颜兮小脸瞬间涨红:“顾西城你”

    “放心,我不会剁你的手,不会剁你的脚”顾西城倾身向前,靠近苏颜兮,磁性的嗓音低声又说道:“不过,我或许会忍不住要把你”

    苏颜兮瞪大双眼,身体向后移动:“什么”

    “忍不住把你吃了”

    “啊”苏颜兮吓了一跳,险些从床上摔下去

    顾西城眼明手快将她抱住,也不再继续逗她,而是关切地说道:“小心点”

    苏颜兮回神,一把推开顾西城:“不要你管”

    坏人,坏人

    从床上跳下来,苏颜兮便咚咚咚地跑进了浴室,不再与顾西城多说。

    她发现,每次和顾西城斗嘴都套不了便宜,索性不理他了

    顾西城瞧着苏颜兮逃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小丫头还有一点怕她

    用过早餐,顾西城去了公司,这几天积压的事情还等着他处理。

    虽然他很想留在家里陪着苏颜兮,可是作为一个男人,事业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毕竟,他要给自己爱的人一个优越的生活环境,那么就得付出。

    当然,还有些其他重要的事情,他已经安排好

    苏颜兮和苏染一起,带着小西瓜和小北去在花园里玩耍

    在小西瓜和小北来到顾家后,顾老夫人就让人送来了许多玩具,也将顾家花园稍稍改动了一下,好让两个孩子可以开心玩耍。

    苏颜兮看着小西瓜和小北脸上的笑脸,心里很是满足

    或许,她这个决定是对的

    三个月,让一切都有个了断吧

    “看到小西瓜和小北,我突然像是看到你小时候的身影”苏染突然开口,打断了苏颜兮的思绪。

    苏颜兮转头看向身旁的苏染,发现她脸上带着一丝忧伤,心里有一丝疑惑。

    “您您没事吧”

    “没事。”苏染朝苏颜兮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苏颜兮的手,轻声说道:“我的记忆也有残缺,过去很多事情在我脑海里都很模糊。所以,我明白你的难处。虽然我很想你记起所有一切,但是我也知道,很多事情勉强不来。顺其自然吧,我相信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苏颜兮微怔,忽然间明白过来,她是在安慰自己。

    心中莫名一暖:“谢谢您”

    “傻孩子,我是你的妈妈,母女之间何须说谢谢”

    苏颜兮抿唇轻笑,忍不住上前轻轻抱着苏染:“我除了向您说谢谢,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很抱歉,没有能想起您。其实有像您这样慈爱的妈妈,真的很不错,很幸福。您让我觉得很温暖”

    苏染抿唇,伸手拍了拍苏颜兮的后背:“好孩子”

    苏颜兮眼眸中泛着泪,可是她却微笑着。

    她会觉得苏染很亲切,就像昨晚,她很愿意将自己的事情毫无保留地与她分享。

    没有理由,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说了。

    “兮兮”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声打断了苏颜兮和苏染的谈话。

    苏染轻轻松开苏颜兮,两人同时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陆安安在商震的陪同下朝他们走了。

    苏颜兮悄悄地抹去眼眸中的泪,抬眸看向走近她的陆安安。

    “陆安安小姐”

    陆安安嘴角顿时一抽:“兮兮,虽然你不记得我,可是请你也不要用如此生疏的称呼来称呼我,我会很难过的”

    “呃安安”

    “这还差不多”

    陆安安笑着答应,然后向苏染打了一声招呼。

    苏染笑着看向他们:“你们聊,我下去给你们准备一些点心”

    待苏染离开后,陆安安牵着苏颜兮的手在花园里的长椅上坐下。

    她身后的商震走过来,也想坐下

    岂料,陆安安抬眸送他一记厉眼。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们闺蜜说话,你凑什么热闹去去去,陪小西瓜他们玩去”

    这是打发小孩吗

    商震汗颜,得,又被嫌弃了

    无奈地摇头,转身朝小西瓜和小北走去

    苏颜兮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开始同情起商震来。

    “兮兮,快跟我说说,你当初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呃”

    面对陆安安的问题,苏颜兮不知道从何说起:“我醒过来的时候在医院,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不记得,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死里逃生是怎么回事” 、生

    “我可怜的兮兮”陆安安心疼地抱了抱苏颜兮:“没关系,没关系,我会帮助你找回记忆的。然后找出当年害你的人,将他碎尸万段”

    “找回记忆”苏颜兮微微一顿:“医生说过,我恢复记忆的希望并不大”

    “不怕不怕,就算只有一点点希望,我们也不要放弃”陆安安很希望苏颜兮可以想起她

    可苏颜兮对能不能恢复记忆并不是很在意,想到刚才苏染的话,她便回道:“让一切随缘吧”

    陆安安皱眉:“很多事情是事在人为,我带你去我们常去的地方,好好回忆回忆如何”

    “常去的地方什么地方”苏颜兮疑惑地看向陆安安。

    陆安安送开她,笑着打了一个响指:“第一站,宫爵”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