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商震那点心思

关灯
护眼
    顾西城望向苏颜兮,对司徒朔的话,毫不在意。

    司徒朔锲而不舍地劝说:“你如果有什么话想对小嫂子说,那你就找她说清楚,你们这样算怎么回事”

    “她现在根本不想听我说,我又何必勉强她”

    “你”司徒朔无语了,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顾西城。

    这这这这还是他认识的顾老大吗

    当初因为苏颜兮身份被揭穿,他可以强行将苏颜兮囚禁在岛上。

    在各种的困难下,他坚决将苏颜兮留在他身边,始终不离不弃。

    而现在,他却情愿站在这儿淋雨,也不敢上去。

    司徒朔双眸微眯,喃喃自语那般说道:“究竟是什么,让你改变原本强势的性格如果不舍得,那就把她囚禁好了”

    总之不要像现在这般,让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趁虚而入。

    “我不想再逼她”顾西城永远不会再用过去囚禁那般的方法逼她,再也不会了。

    因为,他想给她的只有爱

    “你不逼她,难道要反过来逼自己,你可以对她放手吗”

    “我想,可是我做不到”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顾及那么多”司徒朔低吼:“如果是男人,你就上去把她绑回家,在这儿折磨自己,那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所为。”

    话落,司徒朔气恼地把转身走了,雨伞也一并带走了。

    随着脚步离开,他最后丢出一句气话:“你爱淋雨就淋吧,等你倒下我会叫救护车”

    顾西城看了一眼司徒朔离开的背影,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他可以上去将她绑回家,可是她的心又岂能是他可以绑回去的

    苏颜兮趴在围栏上,皱眉看着楼下的一切。

    她就不明白了,这个司徒朔是这么回事,他不是和顾西城是好兄弟吗

    这人走就走吧,干嘛还把雨伞带走呀

    真是个小气又笨的家伙

    “阿嚏”司徒朔回答酒店就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

    酒店经理见状,连忙走了过来。

    “总裁,您没事吧”

    司徒朔俊脸黑黑的:“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外面那个,真是服了他了。”

    酒店经理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向外面站着的顾西城,忍不住感叹:“总裁,顾少已经站着哪儿淋了许久的雨了,再这样下去,恐怕”

    “你以为我不知道,可我能拿他怎么办就我能治得住他”司徒朔气恼,打不过,斗不过,这辈子他就在顾西城的手上栽的跟头最多。

    酒店经理挠了挠后脑勺,感叹:“总裁治不住,那谁能治得住”

    司徒朔双眸微眯,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斜睨一眼酒店经理:“我发现就今天你说了一句爷我合心意的话。”

    “啊”酒店经理傻眼:“总裁,我我”

    “得了,忙你的去吧”司徒朔走到门口,看向外面的顾西城。

    是啊,他治不了,总有人是治得了的。

    司徒朔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地拨打了顾宅的电话。

    虽然此刻已经很晚,可是这件事唯有老夫人可以治得了啊

    让司徒朔没有想到的是,他将整件事跟老夫人说了一遍,然后希望她老人家出面制止顾老大自虐的行为,却不想老夫人的态度却是尊重顾老大的选择,而她老人家的态度是坐视不管。

    嘿,这个世界难道就他司徒朔着急

    司徒朔皱眉,抬头看向外面的大雨倾盆。

    得,他真着急

    左思右想,无奈之下,司徒朔将电话打到了商震哪儿。

    这家伙,一向鬼点子最多

    接到电话的商震正处在郁闷的时候,因为陆安安总是对他避而不见,加上这也的天气,正适合伤春悲秋。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我们的顾少正在淋雨的消息,他心里倒是开心了几分。

    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悲剧的。

    商震沉思了几秒,然后对司徒朔说道:“我马上就过去,你还是让救护车随时候着吧”

    万一有什么状况,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司徒朔仔细一想,救护车似乎是该叫了。

    挂断电话的商震,没有直接去酒店,反而去了陆安安的家。

    这件事,他去也解决不了什么,或许陆安安这个狠心的丫头可以帮上忙。

    毕竟要劝说苏颜兮,他们几个大爷们也没有办法

    当商震得好,本性难移。

    这样不专一的男人,是不值得信任的。

    不过,他的宝贝女儿一直不愿意结婚,大概也和这个家伙有关。

    不行,他得想办法让这家伙彻底断了对他家女儿的心思。

    “伯父,我和安安的事情可以暂时放在以后细谈,现在希望您可以让我见安安。”商震也不傻,在这时候,他也不会对陆父承诺什么。

    否则,以后就麻烦不断了。

    陆父回神,看了他一眼:“你等着”

    最后陆父来到了安安的房间,将商震找她的事情告诉了她。

    安安正趴在床上扶着面膜,翻阅着杂志。

    当听到商震找她的事,她第一反应是这家伙疯了吧

    大半夜,下着大雨,来找她作甚

    “我也觉得他脑袋有问题”陆父对商震完全无好感:“不过,他说是因为顾少夫人的事情,所以找你。”

    “顾少夫人”原本不在意的陆安安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扯下了面膜:“顾少夫人不就是兮兮吗”

    “对啊”

    “兮兮发生什么事了”

    “那家伙没说”

    听到陆父的回答,陆安安更是着急了:“一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否则商震不会这么晚来找我”

    说着,她穿着鞋子就朝楼下跑去。

    “安安”陆父想拦住她都没有机会。

    商震看到从大门口出来的人,嘴角瞬间扬起了一抹笑。

    他就知道,她会见他。

    只是,当他看到陆安安此刻的穿着时,眉头又瞬间蹙紧了。

    “商震,兮兮她怎么了”

    “你怎么穿着睡裙就跑出来了,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商震很想为安安趁着雨伞,只可惜他们之间隔着雕花铁门。

    “少废话,兮兮她究竟怎么了,难道又晕倒了”

    “没有”商震没有好气地回答着,这丫头心里眼里就只有苏颜兮吗

    “那是什么”陆安安耐心已经用完:“商震,你能一次性说完吗”

    商震黑线:“没什么,就是你那个好闺蜜离家出走了”

    “哈”

    “现在情况比较复杂,如果你不想她走,那么现在你就跟我走吧”

    “跟你走”

    “你别乱想,我只是带你去见她”

    “好,我们走”陆安安一把打开大门,就那样走了出去,衣服被淋湿了也不在意。

    商震走过去,为她撑起雨伞,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走,回去,把衣服换了。”

    陆安安微怔,低眸看向自己,因为刚才没有打雨伞的缘故,衣服都湿透了,也因为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看上去有些透。

    陆安安尴尬地双手护胸,瞪了商震一眼:“不许看”

    商震一脸认真的回道:“我不看也记得你的”

    “闭嘴吧你,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出来”陆安安说完转身回去换衣服。

    商震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息一声。

    男人啊,这叫犯、贱

    当年,她把你当成生命的唯一,你却视而不见。

    现在,你想成为她生命的唯一,她却视而不见。

    因果循环,你这是咎由自取,活该  .{.

    。。。

    当商震和陆安安赶到酒店的时候,顾西城还站在雨中。

    这场雨下了多少个小时,顾西城就站了几个小时。

    而且,丝毫没有移动一下的痕迹。

    陆安安在路上也听商震将整件事大致地说了一遍,不过在看到顾西城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摇头叹息。

    “顾少这是犯了什么错啊,兮兮居然如此狠心的惩罚他”

    “是够狠心的”商震瞥嘴,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吃苦,颇为不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